第222章、人生何时不释怀

听见法海这么问,白少流想了想答道:“神弓在手,自不想失去,但若能救赤瑶脱困,也无不可。”

法海追问:“白庄主还有很多大事要做,是不是?”

小白苦笑:“做就做呗,我本来也没有赤炼神弓。”

法澄在一旁抚掌道:“听小白庄主这番话,与我佛有缘啊!”

法海也笑道:“白庄主不要介意,我师弟自幼脾气如此,见到天下众生都觉得与佛有缘。”

白少流:“不仅不介意还十分感激,刚才法澄大师指点我一番话,正与我修行的净白莲台大法第五层次第‘升座’心法相通,闻言一念,我想已经可以入此境界了。”

法海眼神中有凌厉的光芒闪过:“原来你修炼的是净白莲台大法,此世间法也非外道,希望你善护念之。……赤瑶之事你能守信不与人言,很好,不过你为什么不去请教梅盟主呢?”

法澄道:“对呀,你为什么不问问梅盟主呢?三梦宗的修行弟子各式各样,说不定有什么古怪的法门能帮赤瑶。”

白少流:“我这就与赤瑶商量,如果赤瑶愿意将神弓的秘密说给梅盟主听,我立刻就去请教。”

法海:“不急,你稍后再去,我的话还没问完。……假如你失去赤炼神弓的依仗,是否会一时处事艰难?”

白少流仔细想了想:“确实会,离了赤炼神弓真的很难,至少我现在想飞都飞不了。”

法海一笑:“这倒是实话,可我要告诉你,你就要历此磨难,所以才让你善护念之。”

白少流有些吃惊:“大师此言何意?”

法海:“不要告诉我你不知修行中的真空天劫,你有赤炼神弓在手,恐永远穿凿不透,神弓是你的助力,也是你的业障。此障何解,需要你自己去解,贫僧也说不了太多。……在你去请教梅盟主之前,我传你一套法诀,请白庄主闭目收心。”

法海以大神通在小白的神念中印下一套法诀,传法完毕之后小白睁开眼睛有些疑惑,没等他开口,法海首先说道:“我所传法诀,既有用也无用,对吗?”

白少流深施一礼道:“多谢大师赐教,法诀当然有用,至于能否用在于我和赤瑶了。”为什么这么说?法海所授并不是什么修行法门,而就是一种应用法术,但是小白现在用不了。一是他的修为境界不够,根本施展不了那样的神通,依他自己估计至少要突破净白莲台大法第五层“升座”境界之后。二是赤瑶的条件还不具备。

法海传的是什么法诀?实际上是一种解印术。赤蛟元神被封印在赤炼神弓中,是不可以自主行动的,这张弓以及运用这张弓施展的法术,都是由小白控制。但是最特别的是,赤蛟元神的神识未灭。七叶自己炼制的赤蛇鞭以及教小白炼制的赤炼神弓,都是取法于风君子手中的那柄黑如意,但赤瑶与大小黑龙魂不同,她还有自主意识。

法海所授法诀,就是教小白解开炼器时的封印,让赤瑶自己控制身体,所谓身体就是那张弓,这样一来炼器之时的认主之誓也就不再是一种强迫。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切菜的时候要用切菜刀,但是想像一下,你家的菜刀自己会洗菜切菜那是一种什么情况?那就是赤瑶解印之后的情况。那时候菜刀就不是菜刀了,成了以菜刀为身体的厨师,而赤炼神弓也就不再是神弓了,赤瑶既是这张弓也是使用这张弓的“弓手”。

前提条件有两个:第一是小白的修为足够高,能够使出法海所传的法术,别人还代替不了,赤炼神弓是他亲手所炼,必须也是他亲手“解放”赤瑶。第二是赤瑶已经得到自主修行之法,以神弓之身而修行,并且突破一定的境界,而非是一件简单的为人所用的神器。可惜这两个条件现在还不具备,所以法海说有用也无用。

这时法澄道:“小白,假如你用我师兄所传法诀放开了赤瑶,可以让她来找我,重新凝聚身形八触,老衲倒是还有一点办法的。……你现在可以去请教梅盟主了,能否帮得了赤瑶,首先还是需要他来想办法。”

……

“赤瑶的情况,让我想起我的一位亲人,就是三梦宗的护法石之秀,她是瑞兽望天吼化成人形,后来为救我损失了肉身炉鼎,元神被我风仙师收入黑如意中,也未炼化。”这是梅野石站在山谷中对小白说的话。

“后来呢?她是如何得救的?”小白追问道。

梅野石:“绯焱你见过吧?她还送了你润物枝。……当初石之秀就是损于绯焱之手,风仙师为了罚她,让她亲手去偷观音菩萨的灵签,用这支灵签施展仙神通,借来了金毛犼的化身。……为了赔观音的灵签,风仙师用自己的心头血化为一品红莲供奉。……又为了化解绯焱偷灵签的业力,风仙师又用灵药九转紫金丹救了她。……其中之复杂,你听懂了吗?”

这都是哪跟哪?就算白少流心念通透也听得是一片糊涂,连观音菩萨都扯进去了!小白皱了皱眉头道:“没听太明白,我就听清楚风先生救了石护法。……这么说赤瑶也有救?”

梅野石:“情况不同,就算我风仙师恢复神识,恐怕也很难这么救她。我没有仙人神通,但是可以想别的办法,赤瑶是修行八百年的赤蛟,被人斩杀只余一缕元神,宛如人之阴身。可是她又与阴神之身不同,被你炼化成神弓之身,幸亏一件事留有转机。”

白少流:“什么事?”

梅野石:“炼制赤炼神弓的材料,都得自赤瑶原先的身体,你相当于帮她修复了炉鼎,却成了一件法器,倘若不是如此就更麻烦了。……我风仙师神通广大,可能有办法,但是我没办法。”

白少流:“难道一定要等风先生神识恢复,赤瑶才有救吗?”

梅野石:“看你急的,也不必如此,风君子又不止我一个徒弟。我的柳师妹,她是阴神出身,修行法门很特殊与世人不同,可能适合于赤瑶。但是有个问题,赤瑶要想习法,不能门外别传,只能拜我师妹柳依依为师。”

白少流:“我会和赤瑶商量的,能拜三梦宗仙人高弟为师,赤瑶一定会愿意的。”

梅野石:“你先别高兴,这不是赤瑶愿不愿的事情,而是我柳师妹愿不愿收徒。这样吧,你把赤炼神弓交给我,我去找我师妹一趟,别人去求她没用。”

白少流:“我也随你去好不好?”

梅野石:“你就不必去了,我师妹一人能不能想出办法很难说,可能还需要请几个人来帮忙。”

白少流:“都是谁?需不需要我去请?”

梅野石笑着摇头:“你请不到,还是我去吧。除了我师妹之外,第二个人就是忘情宫弟子云中仙,她曾经是白龙化形修成正果,修行与赤瑶曾经的经历相似,第三个人就是三梦宗护法石之秀,她被困黑如意的经历与赤瑶相似。她们三人如果一起参研,会有办法的,只是需要一些时日。”

白少流双膝跪地道:“多谢梅先生!”

梅野石低头看他:“何故下跪?”

白少流:“非为我,赤瑶不能跪,我替她跪。”

梅先生笑了笑:“跪都跪了,为什么不替她磕头呢?”

白少流闻言恭恭敬敬的叩首于地,梅野石哈哈一笑把他拉了起来。小白又问道:“这需要多长时间?”

梅野石:“多长时间我也说不准,说不定要一年半载,创前人未创之法,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这段时间你就没有赤炼神弓可用了,能不能舍得?”

说话的时候白少流一直在暗中与袖子里的赤瑶交流,将梅野石的意思都同时转告了她,拜师的事情赤瑶当然满心愿意,小白替赤瑶向梅野石跪谢,赤瑶也感激不已。可是听到这里赤瑶却犹豫了一下,在神念中对小白道:“小白,多事之秋,你的安危为重,你不能没有赤炼神弓,要不过了这一段时间,我们再求梅先生如何?”

小白叹息道:“此时有事,难道将来就无事吗?我答应救你脱困,有机会就必然帮你,怎能贪图神弓之用而强留你在身边?你今日就随梅盟主去吧,这就是机缘。……你不要再说了,既然已认主,此时应该听我之命。”

白少流从袖中取出弧形短枝状的赤炼神弓双手递给梅先生道:“赤炼神弓在此,有劳梅盟主了,百忙之中还能援手此事!……只是赤瑶情形特殊,不是人人都能与她交流。”

梅野石接过神弓道:“这你就放心好了,你的天生神通,我柳师妹都有,赤瑶见她其实与见你一样。……这事你做的倒干脆,身处动荡乌由,赤炼神弓说放就放,别人就算想做恐怕也是做不来的。”

梅野石刚刚收起赤炼神弓,有坐怀丘弟子禀报,阿芙忒娜前来拜会,小白赶紧有请。阿芙忒娜走进坐怀丘,看见的梅野石与小白站在一起,有些意外也有些尴尬。梅野石上前行礼道:“维纳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海岛一战多有得罪之处请您见谅,听说后来您遇到不少麻烦,梅某人也十分抱歉。”

阿芙忒娜轻轻摇头,眼神中有一丝落寞之色:“不必抱歉,现在想来你没做错什么,这也许是上帝对我的考验。……白庄主,今天是来打声招呼告辞的,我明日就要离开乌由回国了,和伊娃一起走,顾影已经在郁金香公国等我了。我走之后,就要拜托白庄主看护那个人的清静了,他无心也无辜,对往事不知情,莫要因为无关的事情再去滋扰他。”

白少流:“风先生的清静,我自当护持,祝维纳小姐一路顺风。……您临走之前,难道不去看看风先生吗?”

阿芙忒娜心中有一种酸涩苦楚之意,掩饰不住的流露出来,喟叹道:“我去了也不能改变什么,见了他又能如何?也许万能的主可能让我们的内心真正宁静。”

梅野石笑道:“我打算今日就去拜访风君子,非以弟子的身份,而是以同学的身份,维纳小姐不妨跟我一起去吧,就以一个朋友的身份,临走之前,还是见一面的好。”

阿芙忒娜本来就很犹豫,想见风君子一面又不想去,听梅野石这么一说又有些动心了。她还没说话又有坐怀山庄弟子来报:“风先生带着夫人来了!”

你说巧不巧,梅野石还没去呢,风君子自己溜达来了,阿芙忒娜想不见也得见了,更有意思的是风君子带着萧云衣一起来的。没有等小白说请不请,风君子已经进来了,坐怀丘的法阵根本挡不住他,只要风君子知道门在哪里就能进来,对他来说就像走进了坐怀山庄的后花园一样。

只见风君子穿着一件褐色的盘龙图案的绛云纱,左手拎着一个系着金黄丝带的大白葫芦,右手挽着萧云衣,已经笑眯眯的走进了坐怀丘。绕过洞天斑竹林,大老远在白石桥上就喊道:“白少流,当了河洛集团的董事,你是发财了!看你这个庄园修的,已经这么漂亮了?……维纳小姐,你也在这?……咦,这不是石野吗?你到乌由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

石野迎上前去,没有施礼,而是伸手相握:“偶尔路过此地,与河洛集团谈点生意,来参观参观小白的这个庄园,正准备下午去看你呢,没想到你也来了。……这次我又给你带了几坛老春黄,就在这个山庄里,回头你就捎家去。”

风君子笑道:“你也是来谈生意的?前几天老张也来谈生意,都凑一块了。……难得你还记得我好那口,几坛就不用了,你把我这一葫芦装满就行。……老婆,我告诉你,芜城老春黄酒厂就是石野家开的,他家的酒放在我的葫芦里,味道绝了!”

萧云衣也笑:“我说今天你怎么拎这个葫芦出门?是不是早就预感到有酒要装啊?”

风君子拍拍胸口自得道:“我是谁?我是半仙!”

梅野石接过这个白葫芦,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白少流上前问道:“你们夫妇二位今天怎么想起来到我这里来了?”

萧云衣:“没什么,就是到附近办点事,听风君子说你在此处建了个庄园,很漂亮!我也想看看,就拉着他来了。……维纳小姐,你也在这里?”

阿芙忒娜看了萧云衣一眼,又看着风君子,心情十分复杂,神色却很平和的答道:“这个庄园的,它确实非常典雅,我也很喜欢。……其实我今天来也是和白先生告辞,本打算今天下午也去你那里告辞,我明天就要回郁金香公国了。”

萧云衣上前拉住阿芙忒娜的手:“你要回国了?怎么不早打招呼,也好为你送行啊,什么时候还回来吗?”

风君子在一旁笑道:“当然要回来了,阿娜小姐在乌由还有生意要做。”

萧云衣:“这个庄园真漂亮,阿娜姐姐,我们一起去参观参观。……小白,你不用陪我们俩,我们自己四处看看。……风君子,碰到老同学,就好好叙叙旧吧,我不管你了。”萧云衣将阿芙忒娜拉走了,走出山谷参观坐怀丘各处园林景致。

他们说话时小白心里感觉怪怪的,就像有什么尘封已久的记忆在脑海中萌动,又像一个消失的梦境被唤醒。原因很特别,是因为风君子刚才喊梅野石的名字不对,他竟然叫梅先生石野。风君子与阿芙忒娜说话时小白悄声问梅先生:“梅先生,风先生怎么叫你石野?”

梅野石没有说话,看了小白一眼表情有些无奈,却用无语观音术答道:“没错,我就叫石野,我是芜城梅氏的遗孤,从小被石柱村的父母养大,名字叫石野,现在仍然叫这个名字。至于梅野石是修行界对我的称呼,也是我亲生父母给我起的原名。”

“石野”这两个字本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可听在小白的耳中感觉不太一样,有一种久违的亲切和熟悉,也不知道是何时留下的记忆,这种情况对于小白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他有回魂仙梦的神通,不可能忘记这一生任何的事情。他看着梅野石,莫名其妙又有一种想跪下去的冲动,此时目光正好迎住了梅野石的眼神。

梅野石看着他眼神似乎在无声的说话:“你想的没错,我这个名字对你来说确实很特殊,但是此时就不要再提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小白的他心通之术完全读懂了这种眼神。

萧云衣拉着阿芙忒娜去西山梁上看三叠瀑,山谷中只剩下三个人,风君子还没说话,右边山林中突然钻出来一男一女,来到身前跪倒在地就磕头道:“风爷爷好,陶奇、陶宝给您行礼了!”

风君子吓了一跳,往后面蹦了一步道:“这是谁家孩子?不过年不过节磕什么头?快起来!”

陶奇、陶宝站起身来,风君子看清楚之后又吃了一惊,陶奇、陶宝的年纪其实不小,仅仅是在陶然客身边做药园童子就有三十年,但他们的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左右。二十左右也不能叫风君子爷爷啊?勉强叫声叔叔还可以。风君子诧异的问道:“你们怎么叫我爷爷,我看上去很老吗?”

梅野石笑着上前圆场:“不老不老,不仅不老还很帅,这俩孩子是山村来的,我的一位长辈的晚辈,辈份很低,所以叫你一声爷爷,他们听说过你的名字。”

风君子笑:“这是谁家的辈份论到我头上来了,你们俩个可真幽默,以后见人可不带这样的。……头既然已经磕了,我也不能不给红包,来来来,一人二百,不要嫌少。”风君子居然要掏钱包给钱,竟真的像哄小孩一样,而陶奇、陶宝不推辞说了声谢谢就接了。

风君子的情况天下修行人皆知,如果换别的人也不会这么冒失喊破他的身份,可是陶奇、陶宝是第一次离开西昆仑行走人世间,有些事情还真不太注意。梅野石在暗中喝住陶奇、陶宝和他们解释了几句,陶奇、陶宝对望一眼同时吐了吐舌头,样子还真像两个小孩。

风君子看着他们很感兴趣的问道:“你们哪来的,怎么会跑到这?”

白少流赶紧开口解释道:“亲戚家的,在上学呢,趁着放假来勤工俭学,帮着在庄园里干点活。”

风君子:“干活?当花匠吗?”

陶宝点头:“就是当花匠,我们还有工具呢!”她拉着陶奇去山林边拿来了百草锄和捣药杵。

风君子一看这两件东西皱了皱眉头然后又笑了:“干活也不能糊弄人呀,你们把家伙都拿倒了。”

陶奇将手中的捣药杵倒过来拿着问道:“怎么拿到了,应该这么拿吗?”

风君子摇头:“不是正反拿倒了,是人拿错了,你的东西应该在她手里,她的东西应该在你手里。”

风君子的意思是陶奇应该拿着百草锄,而陶宝应该拿着捣药杵,这些话有些奇特,白少流试探着问道:“风先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你怎么知道他们拿倒了?”

风君子:“考我是不是?这一件叫鹤喙百草锄,那一件叫群芳点颜笔,其实是一支研杵,锄头当然是男人拿的,研药研香的点颜笔当然是女人拿的,他们拿倒了!”

梅野石也面露不解之色:“风君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风君子哈哈一笑:“白少流以古法造林园,用的工具都是古物,我恰恰从小在废纸堆里打滚,读过不少古书,见过这两件东西的图样,什么时候看的什么书记不清了。”

陶宝递过百草锄道:“风——先生,这锄头把上有两个字你认识吗?”

风君子接过百草锄仔细看了看:“差一点就被你考住了,可惜我认识,这不是金文也不是大篆,是古时东海之滨某诸侯国的文字,志虚一统书同文之后就很少见了,这两个字是‘青帝’。”

陶奇也递过捣药杵问:“这上面只有一个字,我看像个月亮的‘月’字,风先生看是不是?”

风君子看了一眼:“和锄头上是一种字体,不过确实是一个‘月’字,古时诸国文字,也有相通之处,月字的写法都差不多。”

陶奇、陶宝对望一眼道:“看来我们是把东西拿倒了,连名字都不清楚,换过来吧,难怪总觉得有些不顺手。”

小白觉得很奇怪,这两件东西可是西昆仑闻醉山药田中千年流传的法器,风君子说的也不知是真是假。他看了一眼梅野石,发现梅野石眼中也尽是思索之色,似乎觉得风君子能随口叫出这两件法器奇怪的名字,又能认出法器身上奇怪的字,非常不可思议!

这时萧云衣拉着阿芙忒娜从西山梁上下来,也向这边走了过来,梅野石赶紧暗中道:“陶奇陶宝,千万不要再叫风夫人奶奶!”那萧云衣的年纪看上去比陶奇、陶宝大不了几岁,顶多叫声姐姐,假如这两位再叫一声风奶奶那可真闹笑话了。

一行人又到东山梁上去观参温泉莲池,这是风君子上次来还没有的景观,夫妻二人不住的称赞设计的精妙。阿芙忒娜不知不觉走在风君子的身边,有些黯然的说道:“风先生,我这一回国,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希望你多保重。”

风君子看了她一眼小声道:“我送你的书,你读了吗?”

阿芙忒娜:“你说的是那本《道德经》吗?我以前就看过。”他们说的那本书就是风君子上次在家中送给阿芙忒娜的那本《道德经》,书页边缘破破烂烂有像是被狗啃过的痕迹。阿芙忒娜把这本书当作纪念品收藏,但是书中的内容她早就看过,所以并没有拿出来研读。

风君子直视前方口中说道:“可以多看几遍,那本书,晚上睡觉的时候放在枕头底下,临睡前读一段可以安神,这是我的经验,你不妨试试。”

……

吴桐走了,梅野石带着赤炼神弓与三位神僧也告辞了,在乌由唯一能够制住杜寒枫的高手阿芙忒娜也回国了。白少流失去了一直以来最有力的凭借,黄亚苏一死,杜寒枫肯定会暗中报复,可是小白手中已经没有了赤炼神弓。

梅野石走后,白毛才踏踏实实回到坐怀丘,听说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急得四蹄乱蹦,冲白少流吼道:“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和我商量商量,你擅自杀了黄亚苏,还让梅野石带走了赤炼神弓!……现在倒好,能帮你的人差不多都快走空了,我看你怎么应付?”

白少流:“你天天都不着家,出的都是急事,我想找你商量也来不及。杀黄亚苏之前,我问过梅盟主,实际上就是他出的主意。”

白毛:“他能出什么好主意?就算没有证据是你干的,杜寒枫能猜不到?猜到了就能咽下这口气?你就等着麻烦吧!姓梅的倒好,拍拍屁股自己走了,一堆乱摊子还不得我帮你想办法收拾?”

白少流:“话不能这么说,梅盟主也没有害我。我阻止不了清尘行刺,又不想她落入杜寒枫之手,只能如此。”

白毛:“这件事,我就不说你了!可是你怎么能把赤炼神弓交给梅野石带走?还有,赤蛟元神并未灭去,这么大的事你居然没有告诉我?”

白少流:“真不好意思,当时情况特殊也没法和你商量,后来是赤瑶要我保守的秘密。”

白毛一翻驴眼:“见过傻子,没见过你这么傻的!既然是秘密,你怎么告诉了那两个和尚,又告诉了梅野石,现在才对我说?有种就永远别说,赤炼神弓就永远在你手中不会失去。”

白少流:“可是我答应过赤瑶要帮她!……你放心,你与宣一笑前世虽然与赤瑶有杀身之仇,但是宣一笑已死,你已经三世为驴,赤瑶早已答应我忘记这段仇怨,就算她脱困而出,也不会与你为难的。”

白毛叹了一口气:“我倒是不反对你帮她,弄不好你往后更得强助,她是绝对不会像清尘那样一生气就离开你。……但是你就不能等等吗?等过了紧要关头再帮她不迟。”

白少流:“其实我也想,可是人生何处不是紧要关头?梅野石身为昆仑盟主,不可能天天无事就等着来帮我,此机缘一失,赤瑶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白毛:“我当初冒险让你炼制赤炼神弓,一个最主要的目地就是为现在这种情况考虑,你知道净白莲台大法的讲究,一旦你开始修炼第五层‘升座’次第,有一段时间是不可使用神通法力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