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卿事于我当相待

常武想了想道:“你提的也是合理要求,你需要的这些信息我尽量提供给河洛集团的安全负责人罗兵。……从私人角度,杀手清尘有些地方我也很佩服,我指的不是她行凶,而是她发的这些帖子,这张帖子我就很感谢!……职责所在,如果看见她行刺警察还是要抓她的,所以,小白你有办法将我刚才的意思私下传出去的话,就尽量试一试。”

话说到这里,庄茹买菜回来了,左右手都提了一大兜东西,小白到门前说声辛苦接了过来送到厨房。常武起身想告辞,小白劝道:“反正都到中午了,干什么工作也得吃饭,吃完饭再走。”萧正容笑着也劝常武留下吃午饭,以萧正容和小白的关系,上门吃顿饭还要推辞就矫情了。

常武留下了,小白想去厨房帮忙,被庄茹推了出来,叫他好好陪客人聊天就行。庄茹见小白与常武很熟,不像是有麻烦的样子,也放下心来,见他要留客人一起在家吃饭,甚至感到很高兴。午饭还算丰盛,小白道:“二位如果没有开车来,就喝一杯吧。”几人喝了两瓶啤酒,而没有再聊清尘的事情。

“小庄,手艺不错呀,这菜做的,比我家晓霞强。”萧正容夸了庄茹一句,晓霞就是萧正容的妻子袁晓霞,也是一名警官,与常武是同事。

常武也夸道:“比我家真真也强多了,好手艺!”

“就是几个小炒而已,哪有那么夸张!”庄茹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却一脸幸福的看了小白一眼。

常武又说:“小白,你家里收拾的可真仔细,不仅干净而且整齐,看着就舒服。”

白少流:“我很少做家务,都是庄茹天天收拾,每次回家,确实挺舒服的。”

萧正容:“小白,那你就不对了,再忙也得抽空干点家务活呀,哪怕洗个碗也好,总享受现成的吗?”

常武笑了:“萧正容,这话恐怕是袁晓霞的训夫语录吧?我可听晓霞抱怨过你经常不着家,今天跑这里教训起小白来了。”

庄茹笑道:“小白很忙,我又没什么大事要做,其实小白在家的时候很勤快的。……酒没了,我再去拿,要冰镇的吗?”

小白起身道:“我来拿,庄茹,你吃你的。”

饭桌上的话有些微妙,小白不自觉的就换了称呼,不再叫“庄姐”而是直呼其名庄茹,庄茹很敏感的意识到了,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暖融融喜滋滋的透着难以形容的甜蜜感。小白当然感觉到了,也明白为什么,因为常武不仅在夸庄茹的菜,也在夸“小白的家”,而小白这一换称呼感觉庄茹和他就是一家。

家就是房子吗?就是住处吗?不对,是一种感觉,一种内容。这套房子是庄茹的,小白就是个不交房租的房客而已,可是不知不觉中庄茹已经把小白当作“家中”的主心骨,小白也自然而然的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很舒适很温馨。如果有人问起小白在乌由的家,小白想到的不会是坐怀山庄,而是这里。这种感觉是很难形容出来的,有意思的是,清尘也一样,她一怒不见小白,却仍然把这里当自己的家。

萧正容与常武告辞之后,庄茹关上门就准备进厨房,走过沙发前却被小白一把拉住了,庄茹吓了一跳:“有事吗?我先去洗碗。”

小白用手很温柔的却也很有力的按住了庄茹的肩膀,庄茹哪有他力气大,腿一软就倒坐在沙发上,涨红了脸问道:“小白,你……要做什么?”

小白微微一笑:“刚才常警官吃饭时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我难得在家,总得洗个碗吧?我去洗碗,你就坐着休息,不许动!”

小白让庄茹坐在沙发上不许动,庄茹真就坐着不动了,看见小白走进厨房有些不放心的叮嘱:“小心些,别把盘子给打了。”

小白笑道:“以我的身手还能摔了盘子,我就把盘子都给吃了,不知道我是乌由第一高手吗?”

庄茹打趣道:“那又不是说你是乌由第一洗碗高手!”

白少流:“那可未必,人不可貌相。”

庄茹笑了:“怎么个貌相?会不会洗碗和相貌有关系吗?”

小白胡扯道:“象我这么帅的人,碗洗的当然也干净。”

两人隔着厨房的门说话,功夫不大,小白拿了个托盘,上面放着两个苹果一把刀走进客厅,把东西放在茶几上,人在庄茹身边坐下。庄茹讶道:“我还真以为你去洗碗,原来是洗水果去了。”

白少流:“碗已经洗好了,不信你去看一眼。”

这么快?庄茹不敢相信,跑进厨房一看,所有的碗碟已经洗的干干净净,并且在消毒柜中摆的整整齐齐。小白在客厅里心中暗道:“不知道在自家厨房用神通洗碗,算不算违戒?即使是滥用神通,估计谁也懒得管我吧?”

庄茹跑回来坐下道:“你的身手好神奇!”

白少流:“现在相信我是乌由第一洗碗高手了吧?我这身手,要是不去饭店洗碗是不是可惜了?”

庄茹扑哧一笑:“你要是去饭店洗碗,那才叫可惜呢!……吃苹果吗?我来削皮。”

白少流:“你别动,我来,今天我来伺候你。”他从托盘里抓起一个苹果向上一抛,另一只手拿刀一挥,等苹果落下接住,已经削的干干净净,而苹果皮落在盘子里,细长的螺旋状连而不断,竟是一刀削成。这倒没用什么神通,以小白今日的手眼之快之灵活,削个苹果自然是不在话下。

庄茹赞叹道:“好快的刀法,神了!”

小白问:“看你的反应,就像看戏法,不是特别惊讶啊?”

庄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在你身上发生任何奇迹,我都不会感到意外。……我还想看,把这个苹果也削了好不好?”

小白如法炮制又削了另外一个苹果,他和庄茹一人一个并肩坐在沙发上啃苹果,庄茹觉得今天这个苹果特别爽口特别甜,记忆中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苹果。小白又笑着问:“庄茹,你说我这么好的刀法,不去卖水果是不是可惜了?”

庄茹:“你又说这个逗我,我给你讲个笑话好不好?”

白少流:“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听笑话了。”

庄茹讲了个故事——

话说某朝太祖,原是山村中一个做鞋卖鞋的,后来举业得了天下。江山坐稳之后衣锦还乡,家乡父老出百里相迎,太祖尽极尊荣。一日太祖悄悄微服私访来到曾经卖鞋的那个村子,遇到一位以前相熟的长者,乡音面貌已改长者已经不认识太祖。

太祖问长者:“老人家,听闻当朝天子出自你们村,你感觉有多么荣幸?”长者却长叹一声,太祖不解的问他因何叹息?

长者指着自己的鞋道:“他本来可以成为本村最好的鞋匠的,可惜了!”

庄茹的故事说完了,小白呵呵直乐道:“确实可惜了,不过今时不比往日,就是总统干完任期也是要下来的,还可以回去卖鞋。”

庄茹推了他一把:“你今天怎么尽逗我开心来着?你没有事情要忙吗?”不自觉的身体偎了过来靠在小白的肩上。她的脸色与身体散发的气息就像熟透了的鲜嫩的水果,小白看着心里痒痒的也有些酸酸的,从沙发背上伸手过去搂住了她的肩膀。庄茹轻轻动了动,以最舒服的姿势倚在小白身上,心跳的慌,竟是久违了的少女时代的娇羞。

“你受过很多委屈,今时不比往日,你不必再委屈自己,也不必为我受委屈。”小白脉脉的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不许再和我说这种话好不好,除非你真的下狠心想赶我走。”庄茹突然不安起来,想起身却靠小白身上没动,心里真的有了一丝委屈。

白少流:“你误会了,这里就是你的家,我怎么能赶你走?”

“那你呢?”庄茹的声音紧张起来。

白少流:“这里也是我的家,我不会走,除非你赶我。”

庄茹嗔道:“我赶你干什么?想求你有空多呆一会还来不及呢!”她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那一手削苹果的功夫,清尘也会。”小白很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庄茹闻言脸色一变坐了起来:“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今天早上看见警察来我家心里好紧张,清尘妹妹又发杀人帖了,她不会有事吧?”

白少流:“你也不希望她有事,对吗?”

庄茹:“我知道她的本事很大,你们都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如果不是就在身边我简直不敢相信,可我还是担心。”

白少流:“我也担心,可我做错事情了,对不住她,她生气是应该的,但是我找不到她,也劝不了她。”

庄茹:“顾影姑娘的事情,清尘恼你也正常,有机会我好好劝劝她,可是关键还要看你怎么做,我知道你不能辜负了顾影,那清尘妹妹的性子你比我了解。”

白少流:“有机会你好好劝劝她?她其实就住在家里对不对?你说实话!”

庄茹低下头弱弱道:“清尘妹妹根本没走,她就住在家里,但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一直没有看见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回来?……我看你这几天买回家的菜,有不少都是清尘妹妹爱吃的,想必你心里也清楚。”

白少流:“我当然清楚,你突然不让我回家住,我就明白了,求你一件事好不好?”

庄茹:“嗯,你说。”

白少流:“我刚才看了,清尘的紫金枪还藏在家中,她昨夜出去发帖,今天一定会回来取的。你看见她就告诉她,说我明天下午和洛兮去河洛集团开股东会,那个场合万万不可动手,散会之后我立刻回家,有话要对她说,如果我回不来也会打电话回来,很重要,涉及我们一家人的安危。……你原话转告,劝她在这里等我。”

庄茹抱着小白的一只胳膊道:“如果你回不来?这是什么意思?一家人的安危?你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小白安慰道:“你想哪去了,我怎会出事,就是怕开完会有别的事耽搁回来晚了。”说话时心中叹息,他已经决定明天趁着开股东会的机会杀了黄亚苏,会不会失手有没有办法脱身心里也没十足把握。但是小白已经打定主意,万一暴露他也不会做无谓的反抗,束手就擒承认自己就是杀手清尘,然后再想别的办法。——只是这些话他现在不会对庄茹说。

庄茹:“如果清尘妹妹不听我的,怎么办?”

小白叹了一口气:“如果这么说,她还不听,我也没办法了。”

庄茹:“知道了,我会尽力的,就算我和她发一次火,也会把她留下的。”

小白拉住庄茹的一只手,握在手心道:“我对不住清尘,你一直在照顾她,清尘是个好姑娘,年纪小身世也可怜,她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希望你不要介意,以后还能好好照顾她。……你们都是好人,包括顾影,有什么错都是我做的不好。……其实,我觉得最对不住的人是你。”

庄茹低下头,俯身到了小白的胸前:“为什么要这么想呢?你有什么对不住我的?我倒宁愿你真做了什么你自认为对不住我的事情,让我有个机会原谅你,可是你不会。……人只能活一辈子,这一辈子什么是我想要的,我自己心里清楚。”

这天下午,小白去了洛园一趟,洛兮在沙滩与麻花辫看着白毛写字玩,看见小白鼓着小脸道:“你还没把顾姐姐哄回来,怎么又来找我?”

小白笑着说:“顾影是有事没办完,不是和我生气。……我来是想问你,杀手清尘发帖要杀黄亚苏的而事情你知道了吗?明天的股东会可能有危险,要不你就别去了,委托我或者罗兵就行。”

洛兮发出她这个年纪很少有的叹息声:“黄亚苏做了坏事,清尘要杀他,河洛集团的声誉也蒙羞。如果连我都不出席股东会,那些叔叔伯伯长辈股东们会怎么想?那些为河洛集团卖力的员工会怎么看?那些买了河洛集团下属企业股票的投资商会是什么反应?如果爸爸还在世,他一定会大大方方坦然的出席,我也必须这么做。”

白少流看着她:“洛兮,你真的长大了,我不能再把你当小姑娘看了。”

洛兮笑了:“有小白哥哥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用怕,对不对?……其实我也不小了,不要总当我是小女孩!”说话的时候一低头,眼神落在自己已经发育隆起的少女胸前,果然不算很小了,莫名的脸上一红。

小白清了清嗓子道:“不小了,不小了。……还有件事,我曾看见洛先生有一支万宝梵克钢笔,还在洛园的书房吗?我想借来用几天。”

洛兮:“书房里面爸爸的东西一点没动,我不想让别人碰,但小白哥哥你无所谓,借什么借,送你就是了,自己去书房找吧。”

一辆十几万的车,可能只是经济实用型,但是一支十几万的笔,绝对是顶级奢侈品,就算想买也要专门订制,一时半会到不了手。那款笔,小白有一支一摸一样的,只是出厂编号不同,内部结构经过了改装。那支笔得自灵顿侯爵之手,是一支暗杀用的钢珠枪,正是小白计划用来对付黄亚苏事后再销毁的武器——他不想用任何神通,也不想留任何破绽。

在书房很轻松就找到那支笔,刚放进兜里手机就响了,是顾影远隔重洋打来的电话,网络传播的速度就是快,清尘发帖杀人的事情顾影下午就听说了。顾影第一句话就是:“小白,你还好吗?我刚刚听说……”

小白赶紧打断她的话:“顾影,我很好,电话里说太多不好,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为什么电话里面说太多不好?因为这次清尘事件志虚秘勤局插手了,难保不会用技术手段对河洛集团有关人员进行监听,小白受过罗兵的训练,知道情报部门有一套截获关键词自动追踪通讯信号的录音系统,唯恐顾影说漏了嘴带来万一的麻烦。

顾影冰雪聪明,当即会意,改口道:“事情我都知道了,她那么做,一定也是因为我们的缘故,你一定要想办法劝阻她,这一次情况和以前不同,万一有什么意外,怎么也对不起人家,我真恨不得立刻回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