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顾影万里心羁谁

清尘最后说的那句话是:“白少流,你等着,我不会轻易饶了你的!”

她很生气,这也正常,本来就应该怪小白有失检点,让小白等着那就等着吧,总比“你不用再追我了!”这样说要好,不会轻易饶了他,言下之意不轻易的话还是可以饶了他的。清尘一怒脱口而言,但小白还是听出破绽了。

可是清尘毕竟是负气而走,她的脾气小白是知道的,想当初没得罪她的时候清尘也是说走就走我行我素,直到受伤武功法力全失,才好不容易被领回家中照顾不再四处闯。今日武功恢复修为大进,这一口气不知何时才能消了,想把她抓回来又更难了。

带着肩背的疼痛回到家中,有一人来的更早,顾影已经找到庄茹说了她和小白的事情以及清尘负气而走,她请求庄茹的谅解,并希望庄茹能劝解清尘。

这对庄茹来说也是意外,刚刚恢复容颜,满心欢喜的等着清尘找小白回家,结果来的是顾影,还出了这么档子事,庄茹的心里其实也很委屈,却又没法说出来。顾影看出来了,拉着她的手道:“姐姐,我知道你对小白好,对清尘就像亲人一样,你说话清尘妹妹会听的。”

庄茹低着头,似是自言自语道:“顾小姐,你和小白的事情我说不出什么来,你希望我对清尘说什么?”

顾影:“不要叫我顾小姐,就像叫清尘一样叫我妹妹好不好,我只希望清尘不要责怪小白,原谅他。”

原谅小白?这不等于原谅了小白和顾影的事情吗?庄茹抬起头问道:“顾影妹妹,你真的那么喜欢他?”

顾影点了点头道:“是的,要不然我怎会那么做?姐姐,我知道你和小白的关系,一直都是知道的,所以也请求你……”

庄茹幽幽叹了口气:“你不用请求我什么,小白确实很可爱,而且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虽然知道却并不清楚我和清尘与小白的关系,说实话不怕你笑话,我曾经走投无路,夜晚一个人在街边一头撞在了树上,就像被世界抛弃的垃圾,是小白把我拣回家让我重新又活了一次,他从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他在我眼中不仅仅是个可爱的男人,而是我找回的新世界。”

顾影拉着她的手没放:“我没想把这个世界拿走,你还拥有你的世界。……那清尘妹妹呢?”

庄茹:“虽然我不太清楚,但也知道小白的事情很多,做的事业也很大,听清尘说你帮了他很多。……可是清尘不一样,小白一直在担心她,当初费了很大的心思才把她接回家,希望我好好照顾,小白不指望清尘能给他什么,只是担心她在外面闯祸,给她自己带来收拾不了的麻烦。清尘妹妹这一走,小白又要担心了,我也一样担心。……顾影,你在想什么呢?”

顾影有点走神,闻言若有所思道:“我在想,如果我走了,他会不会一样担心呢?”

此时门铃响了,小白追清尘未果,终于回家了。一进家门庄茹与顾影同时迎上来问:“清尘妹妹哪去了?”

看见顾影也在,再看庄茹有些幽怨的眼神,看来发生的事情她也知道了,小白尴尬的苦笑:“她的功夫太高,我拦不住。”

顾影看了一眼庄茹道:“小白,你回家了,先休息一会吧,昨天到现在,你……你也累了。我先去坐怀山庄,大家没见到我们露面一定很担心。姐姐,先告辞了,回头再来看你们。”

白少流欲言又止:“顾影,你,你去山庄也好好休息,我等会也去……”他心中也有怜惜和歉意,刚刚那放纵的一夜,婉转娇吟的玉体上淋漓尽致的销魂刻骨铭心,毕竟是他和她的第一次。可是刚刚醒来,还未及温存抚慰,就让顾影来回操心这么多事,也真对不住人家。

顾影走了,庄茹看了小白一眼,然后坐在沙发不说话。小白凑过去呐呐道:“庄姐,你也在生我的气吗?我和顾影的事,其实……”

庄茹:“你和顾小姐怎样我知道,她对你的好,我早半年就看出来了,但是清尘妹妹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撞见,你知道她昨天去找你的时候有多兴奋?你们就不能换个时间换种方式吗?”

白少流:“事发突然,是我的错,我做的事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如果见到清尘,你能不能帮我?求你了!”

庄茹:“你都找不到清尘,我怎么帮你劝她?”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谁来劝我呢?

小白听出来了,在她身边坐下柔声道:“我感觉清尘会回来的,她不见我也会找你,我的事情不拜托你又拜托谁?……你的脸已经好了,让我看看,和我印象中的一样,不,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庄茹扭过脸去:“今天这一刻,我等了大半年,你……不说了,你真的在乎么?”

白少流:“我不在乎你曾经是什么样,但是你这个人我是在乎的,你不知道吗?”小白伸手扶着她的肩膀说。

庄茹小声说:“知道!……可清尘妹妹生气也是应该的,我不生气,但是替清尘妹妹生你的气,你不把她找回来,就不要理我,否则她会更生气。”

小白讪讪的说道:“庄姐,我饿了!”

庄茹闻言刚要起身却又坐下了,撅着嘴道:“厨房里有面条,饿了自己下面吃。”她不会和小白发火,但脾气也是有一点点的。

小白很听话的自己去厨房下面,找了半天没找着,找到了开始烧水,显得有点笨手笨脚,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家务了,但现在这样子多少是装的。水还没开就准备下面,庄茹终于坐不住走了进来将面条拿过去道:“我来吧!”

“那我炸点鸡蛋酱,再切点黄瓜丝,今天突然想吃过水炸酱面。”小白又去翻冰箱。

庄茹又阻止道:“酱还是我来弄吧,你老老实实等着吃就行……家里没有黄瓜,你下楼去买点,门口的小市场就有,买回来时间正好。”

小白很听话的出门了,出门的时候好像听见里屋的窗户有点动静。小白刚走,清尘的身形就像一阵烟推开里屋的房门溜进了厨房,庄茹被吓了一跳,手中的面条全部散落。清尘一招手,四散的面条还没落地就让她整齐的接在手中成为一束,这才听见庄茹拍着胸口道:“妹妹,你这样进来吓死我了,小白刚出去,你看见了吗?”

清尘气哼哼的说:“我知道,他追了我八百里没追上,然后我跟在后面又回来了。”

庄茹:“老天,八百里啊?……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到底想把小白怎么样,该打该怨我不拦着,但是别这样躲着让他干着急啊!”

清尘:“我还没想好呢,反正不能便宜了他!”

庄茹:“我说妹妹呀,姐姐是过来人,有些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小白不是坏人,你不让他碰你也不让他碰我,他就不碰,这已经很难得了,可是你管得了顾影吗?这可不是谁占谁便宜的事情,你这个样子,说不定便宜谁了!你怪他,他还怪你呢,你自己仔细想想,小白天生欠你什么吗,好端端一个大小伙子,他为你做的那么多事真的对不起你吗?”

清尘:“姐姐说的也许有道理,反正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他就那么急吗?”

庄茹:“不是他急,是人家顾影做事有手段,也看准了小白!……我问你,假如今天你看见的不是顾影,是我或者是黄静,你会生这么大气吗?”说到这里,庄茹的脸也有点发红。

清尘:“他和黄静干什么?他又不喜欢她!如果他是和姐姐,我当然不会……”清尘的脸也红了。

庄茹:“你们都不是一般人,事情我也搞不明白,但你的意思我算是听明白了,你就是生气,那你总得让他有交代吧,否则真是苦了小白,知道小白很担心你吗?”

清尘想了想,又甩了甩头道:“反正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就让他担心一阵子。”

庄茹:“那你呢,你又要去哪里,让他满世界去找吗?”

清尘:“我哪也不去,我就呆家里,姐姐,能不能求你件事?……这阵子也别给他好脸,不让他在家里住,这样他就发现不了我了,也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好糊弄的,以后对姐姐也好点!”

庄茹心中暗道:“不懂事的妹妹呀,你不见他,可是我想他呀!你还想他怎么对我好点?”表面上却只能苦笑道:“好吧,你躲在家里我还能放心点,你早点消气,到底想怎么样,早点和他把话说清楚。……小白就快回来了,你也别闲着,帮我炸鸡蛋酱。”

小白回到家中,庄茹已经准备好面条和鸡蛋酱,又开始切黄瓜丝,拌好炸酱面端到小白面前。小白吃面,庄茹坐在餐桌对面看他,几次欲言又止。小白放下筷子问道:“庄姐,你有话就说,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吗?”

庄茹看了一眼客厅方向,有些吞吐的说道:“清尘妹妹让你气走了,我也生气,你不把她找回来,就不要回家。”

白少流:“庄姐,你说真的?”

庄茹低下头:“当然是真的,她不答应,你就不要回家住。……回来吃顿饭、换身衣服也行,就是不要在这里住,你明白了吗?”

小白刚要说话,电话突然响了,庄茹起身去接,却是找小白的,打电话的是张先生,居然将电话打到了家里。张先生在电话里告诉小白,河洛集团与坐怀山庄都有事发生,与顾影有关,让他立刻赶到坐怀山庄,张先生要找他商量。

顾影又出了什么事?小白面都没吃完,很抱歉的对庄茹说有事要办,什么话回头再说。庄茹送他到门口,低声道:“如果我是顾影,也会那么做,不论怎样,你别委屈了人家。”

小白无言,伸双手捧起了庄茹的脸,庄茹身体突然变软了,倚向他,一动也不能动,小白低下头在她娇艳新生的右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在她耳边悄声道:“谢谢你!”

小白走了,庄茹出神的站在那里,身体还是软软的好半天没有力气,直到清尘走进客厅招呼她才回过神来。

……

坐怀丘,东山梁中七座温泉连池已成,张先生坐在连池旁的石凳上正在对顾影说话:“我建议你去罗巴联盟一趟,目前河洛集团最重要的生意,就是从维纳家族基金会手中收购万国摩通银行的股份,协议已经草签,正式手续还要到郁金香公国去办。维纳小姐近日也要回国处理事务,代表河洛集团去的人,只有你最合适。”

顾影有些犹豫道:“那么急,明天就走吗?”

张先生一笑:“你还是放心不下他?他做的事如果敢不负责,别说你,我也不会轻饶了他!你不就是想知道他是否珍惜吗,现在这种情况,我也建议你离开试试,让他自己把事情处理好。如果你一走,他对你就变了,这种人也不值得你怎样。”

顾影:“可是,可是,可是这里还有很多事。”

张先生:“这你就放心好了,反正芜城没什么事,我就在乌由多留两个月,坐怀山庄离了你也不会有问题。洛水寒是我的多年老友,河洛集团有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你还不放心吗?”

顾影:“我这一去要多长时间?”

张先生:“恐怕时间不能短了,罗巴联盟还有另外一些投资事务需要你顺便处理,我再给你一部秘籍,有空你自己修学,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将来再问我吧。……至于白少流,明知道你在可以找到的地方,我看他去不去找你?”

顾影:“谢谢张先生……可是小白离不开乌由。”

张先生:“现在离不开,永远离不开吗?他总有得空的时候!”

正在此时,白庄主大步走进了坐怀丘,高声道:“张先生,顾影遇到什么事了?”

张先生对顾影道:“还算小子有点良心,第一句不问我找他何事,而是问你有没有事?他来了,你先别说话,听我说。”然后高声回道:“我在这里,顾影也在这里,你快过来吧!”

白少流紧走几步登上山梁,看见张先生先施了一礼,走到顾影身边上下看着她道:“听张先生招呼,我马上赶紧来了,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吗?”

顾影被他这么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牵了一下他的衣角道:“我没有不舒服,是张先生找我有事和你商量。”

小白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张荣道,张先生笑了两声说道:“确实有事找你,都与顾影有关,第一件事,我想收顾影为徒,让我一生所学好有个传人。”

两人闻言同时啊了一声,顾影讶道:“张先生,您,您……”这句话来的太突然,顾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张先生:“怎么,你不愿意吗?是不是该征求一下你的老师阿芙忒娜的意见?”

顾影:“不是不是,我是没有想到,我和维纳老师的师生关系,与昆仑修行人的传法师徒关系是不一样的,她也不会反对我拜您为师。这段日子来,得到您的悉心指点,我一直很感激,早就把你视作良师。”此时小白在一旁也为顾影高兴,张先生开口收徒,那是难得的福缘,他轻轻碰了碰顾影,对她直使眼色。

张先生站了起来:“既然愿意,那就定下来了!”

顾影很乖巧,立刻按照昆仑修士的礼节下拜:“弟子顾影拜见师父!”她反应倒挺快,马上改了称呼,其实刚才张先生要传她一部秘籍的时候,已经是收徒的意思了,但这句话等小白赶到后才说了出来。

张先生呵呵笑着扶着了她:“先别急着跪拜,等正式仪式再说,今日师徒名分已定,小白,以后你可不能欺负我的徒弟。”

白少流赶紧道:“恭喜张先生门下添高足,我哪里敢欺负,只有爱护!……请问您的收徒仪式就在坐怀山庄举行吗?这是大事,我马上就去准备。”他是满心为顾影高兴,同时心中也在苦笑,张先生那句话有点耳熟,差不多的话于苍梧也向小白说过,让他不要欺负清尘。

张先生摆手道:“不急,不急,顾影明天就要离开志虚,去罗巴联盟一段时间,等她回来后再举行拜师仪式不迟。”这声音不大的一句话,听在小白耳中竟有些嗡嗡响,他愣了半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