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倾城一怒紫气飞

清尘手提紫金枪,穿着黑色劲装,身披紫电金光凌空而立。

此番破关而出,十一年精修由武入道,小小年纪竟有了御器飞天之能。而且还有一件让她高兴的事情,那就是她的眼珠终于恢复了正常的颜色——有着琥珀光泽的深褐色,小白哥一定会喜欢的。当她从坐怀丘密室走出,整个坐怀丘洞天在一个多月中竟然大变模样,林泉奇秀、亭阁掩映,更似仙家福地。

坐怀丘中众人见清尘出关,纷纷向她道贺,对阿芙忒娜也很尊敬。阿芙忒娜问此处为何变化如此之大?众人答道坐怀山庄已经立派,白少流代海南派掌门,在诸位修行同道的帮助下,坐怀丘道场建造很快,这主要都是顾影在操办。这期间发生的事非三言两语都能说清,众人只是简单讲了个大概,清尘听了觉得顾影真的很能干,甚至有些暗暗的感激她。

不想失礼也不想被人笑话,清尘耐着性子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小白哪去了?阿芙忒娜也问顾影在什么地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还要详细问了顾影才知道。墨氏三兄弟神色有异,说今天顾影出了点意外,在一家实验室中不小心吸入一种药雾,幸亏白庄主及时赶到,将顾小姐送到附近山中一栋别墅中调息并亲自为她护法,明天凌晨就可无事,叫清尘不必担心云云。

这墨氏兄弟说的是实话,但他们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那样,清尘没什么不相信的,仍然喜滋滋的等着与小白见面。阿芙忒娜告辞后,清尘回家见了庄茹,告诉她自己的“伤病”好了回来了。而庄茹恰在今天拆下了脸上所有的胶带,完全了恢复以前的娇艳容颜,面带春色的照着镜子遐想,一边红着脸偷笑一边看着那淡淡的断眉痕迹叹息。

清尘突然回家,庄茹喜出望外,姐妹俩说了许多私房话,包括清尘以前和小白的“两条约定”,而那个“傻子”竟然就老老实实遵守了,两人都羞红了脸吃吃笑。后来清尘坐不住了,想去找小白,庄茹本想阻止可还是让她去了,因为庄茹也想早点见到小白。

清尘提着紫金枪出门前,还沐浴更衣特意梳洗了一番,她本就天生丽质无需多收拾就是个美丽迷人的小精灵,但还是想给小白留个好印象。她很兴奋甚至有些暗暗的春情萌动,知道小白在山中为顾影护法,不是想打扰他,而是想就在外面守着,第一时间见到他,见不到小白,清尘心里总有些不安。

墨氏兄弟没有说别墅的具体位置,可是知道大概的地方那栋别墅并不难找,没想到找着之后,清尘会看见那样一幕!

关于小白与顾影之间的暧昧关系,清尘心里是明白的,想当初在海滨栈桥之上,顾影与清尘每夜为小白护法,互相不说话谁也不退,清尘就能看出顾影对小白的感觉不一般。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直到小白在坐怀山庄“立书为记”时,顾影又站在了小白身边,历史仿佛是个轮回。一样东西假如有人抢的话,也许会更觉珍贵,小白还真是个宝贝疙瘩,至于更远的事情清尘还没来得及多想就闭关了。今夜听说小白为顾影护法,她心中隐约觉得不安不是没有原因的。

心里明白是一回事,撞破了“奸情”又是另一回事,何况是在清尘满心欢喜与期待而来的时候?清尘在窗外站了很长时间,想转身就走,可脚下没动,提着紫金枪的手气得都有些发抖。眼看顾影和小白又要来一番缠绵,清尘终于忍不住涨红了脸喝了一声。

小白也够倒霉的,而顾影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想到清尘会在这一天出关。同样一件事,在什么情况下发生,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假如清尘没有亲眼撞见,而是事后听说,比如是小白厚着脸皮向她“承认错误”,低声下气的向她说出此事来龙去脉,再比如是顾影亲自找清尘去“解释”这如何是个意外,是自己不对,请她原谅小白云云,清尘可能还不至于当场翻脸。

小白推开窗户看见外面不远凌空而立的清尘,她俏脸通红眼神带着怒意,紫金枪在朝霞下闪着寒光,人心通透的白少流就暗道一声不好。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悄然的脚踏赤焰飞出迎了上去,呐呐道:“清尘,对不起!……你的伤好了?还会飞天了?……你的眼睛也……”

小白说话很结巴,他说了半天,清尘的胸脯起伏,就是这么瞪着他不说话,嘴角一嘟眼圈突然有点红了,低头转身作势欲走。

顾影在干什么呢?她看见清尘也想出去解释两句,可是光着身子披着床单站在窗前很尴尬又不方便出去。此时天空上有人叹息一声,是阿芙忒娜的声音,然后有几件东西从天空飘下飞进窗户落在顾影身边,是一套白色衣裙、一支白魔法杖、红黄蓝三枚晶石。

清尘找小白,阿芙忒娜也在找顾影,她听说顾影出了点小意外也有点不放心,何况早就过了本应平安而回的时间。阿芙忒娜找到了这个地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也看见了手持紫金枪的清尘,她谁也没有惊动,却给顾影取来了这几件东西。

窗外清尘欲走,小白知她气极,恐怕这一去又要失踪很久了,心里着急赶紧飞上前去伸手拉道:“清尘别走,你听我说……”

他的指尖刚刚碰到清尘的肩头,她突然哼了一声,回手就是一枪当空刺来。小白不好与她相斗,情急之下只祭出精气莲花护身,而这一枪威猛无比一抖枪花竟震碎了小白的护身莲花。小白立足不稳故意从空跌落想让清尘消消气,清尘也吓了一跳正想追下。别墅那边顾影身披三色光环惊呼一声飞出窗外,一挥手中白魔法杖施法卷起小白的身形。

清尘见顾影出现接住小白,一言不发转身又走,小白稳住身形疾飞而上,绕前拦住清尘。清尘又是一枪扫来道:“不要挡我的路!”

小白揉身而上,凌空施展八卦游身掌与三十六路擒蛇手,空手就要去夺紫金枪,口中道:“有话好好说,别走!”

以清尘的武功再加上此时的修为,想近身格斗夺她手中的紫金枪几乎不可能,但小白就是缠住不放。清尘紫金枪展开如满天枪影,刺、拨、挑、崩、劈一招狠似一招,小白凭借身法游斗险象环生,看似随时都有被一枪刺个对穿的可能。

其实小白和清尘这么动手,清尘要想伤人早就一枪取了性命,她心中虽有怒意并无杀意,有几次枪尖着体只用内劲将小白震开而已,可小白却死缠着不放。小白想的明白,缠住清尘去路她此时可能会更生气,但如果今天不拦住她的去路歉解,清尘将来会更不高兴,还是厚着脸皮考虑长远一点吧。小白与清尘这种纠缠式的相斗已经不止一次,看似惊险但出手都有分寸,互相不会伤了对方,清尘也没办法摆脱。

小白心里有数,但顾影不清楚,在不远处看着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唯恐一招不慎伤了小白,想过去帮忙吧也实在不好与清尘动手。见小白片刻之间连番遇险,顾影终于忍不住颤声喊道:“清尘姑娘,莫要伤了小白,今日事出有因,全是我的错。”

她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清尘脸色一寒,一挥紫金枪倒转枪柄横扫在小白的肩背,这一击白少流没躲开。清尘未施法力也收了内劲,但是仅以紫金枪之沉力道也不小,小白怪叫一声横飞而出,刚才被打落多少是装的,这一次倒是真的。清尘也不担心他会砸伤,因为小白被打飞的方向就是冲着顾影去的。

顾影一惊,以为清尘真的伤了小白,这下也出手了。她一挥左袖,一道风力升起迎住小白,右手一挥魔法杖,四面白光发出卷成一束直射清尘。清尘似乎料到她要出手早有准备,一舞紫金枪散出一片紫电金光回击顾影的法术。

此时就听半空中一声龙吟嘶吼,小白的身形突然一折上飞,赤焰蛟龙环绕拦在了顾影与清尘之间。小白与清尘缠斗,哪怕受了伤也没关系,可是万万不能让清尘与顾影动手,就算她们不想伤人哪怕出了一点差错以后也不好办,况且真要论临敌斗法,顾影不是清尘的对手。小白站在中间,同时接下顾影的白光射束与清尘的紫电卷潮,叫了一声:“我该死,别动手,都打我得了!”

见小白拦在中间“挨揍”,两人同时收了法术,清尘御紫金枪化作一道紫气飞去,这次小白是拦不住了。他和顾影同时落地,向顾影道:“真对不起,我对不住你!不要和她计较,要怪就全怪我。”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虽说顾影主动投怀,但上床是小白自愿的,一夜风流以身心相托,刚刚醒来就闹了这么一出,哪个女人愿意看见这个场景,顾影也有委屈之处啊。她低下头幽幽道:“清尘妹妹生气是我的错,我事先没有想到,她在气头上,等她气消了,我会亲自向她解释的。……小白,你不要紧吧?”

小白让紫金枪杆硬生生抽了一记,肩胛到后背钻心的疼,深吸气还隐约感觉前胸发闷。但此时只能忍着说:“我没事,清尘的事是我们的事,顾影,你对我的心与情意,我必不相负,只能求你……”

顾影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必求我,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说的对,清尘的事是我们的事。”小白说话用了“我们”两个字,这让顾影很高兴,心下一片释然。顾影利用黄亚苏的阴谋算计了小白一回,却没料到清尘此时出关,心里多少有些不安。小白清楚这里面的花样,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这种事情,男人似乎也不该怪女人什么,况且顾影等于把什么都给他了。

这时天空有人轻轻咳嗽一声,阿芙忒娜现身形飘然而下,指着清尘消失的方向道:“白少流,你还不去追她!……顾影,你留下,我有话对你说。”小白看了顾影一眼,顾影点了点头,他一跺脚驾起赤焰蛟龙飞空而去。

“维纳老师,怎么偏偏是今天?”顾影有些无奈的问道。也是,假如不是这样一种场面,事后顾影可能还会想别的办法去与清尘好好说。

阿芙忒娜:“这也许是上帝的意志!顾影,你和白少流究竟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好吗?”

顾影在阿芙忒娜面前也不隐瞒,低着头将事情的经过以及自己的算计都说了一遍。阿芙忒娜听完之后叹息道:“顾影,你可能真的做错了,我早说过,与白少流打交道,最好别用太多心机,你的想法,他都是知道的。”

顾影:“他明白,还是接受了我,其实我想知道就是这个答案——他心里有我。”

阿芙忒娜摇了摇头:“真是好色无厌之徒对此求之不得,倘若那样也非你所愿,证明不了什么。”

顾影弱声道:“他不是哪种人,否则何必等到今天。”

阿芙忒娜:“那好,他不是哪种人,那就看他究竟如何对你了。你别忘了,你为他做了太多的事,他现在所有的事情几乎都已经离不开你了,在这种时候,你逼他做接不接受的抉择,他还有的选择吗?”

顾影抬起头:“维那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小白?”这话有意思,自己的男人自己可以随便骂死鬼、冤家之类,可是听见别人议论就会不乐意,小白现在已经顾影的男人了。

阿芙忒娜:“我不是在说他,是在说你。……唉!其实清尘与你不一样,她没有帮过他什么,总是带来一堆麻烦;而那个庄茹,白少流想要那样的女人有的是,他却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如此看来,此人可能真的值得你托付,说这些也多余,你已经……”

“维那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他,否则不会陪伴在他身边。”顾影想了想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比如你,你喜欢的人你曾经想征服,征服不了又想亲手将他毁灭,假如你真的杀了风先生,并且以死相谢,你的灵魂就能安宁吗?幸亏你的末日卷轴杀不了他,是不是?……我无意冒犯您,只是想问——我也许错了,那应该怎么办才是对的?”

阿芙忒娜怅然道:“我不是你,他也不是白少流,假如你的小白有他那种御人的手段,今日也不会让彼此尴尬。……其实我很佩服你甚至有点羡慕你,你为自己所爱,不惜付出一切去争取,可惜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谁和谁的情况都不完全一样。”

顾影歉然道:“对不起,我不应该提老师您的事情。我只是想问,我现在应该怎么处理?”

阿芙忒娜看着孤影道:“你如果真的希望与清尘解释清楚,不论她和白少流之间能否挽回,都不要有人怨你的话,最好离开小白身边一段时间。……你需要证明两件事:第一,不是白少流的事务离不开你,他才会如此待你;第二,事情发生了之后,你不是让白少流无可选择。”

见顾影半天没有说话,阿芙忒娜又说道:“让你暂时离开小白,不放心是不是?可是他已经去追清尘了,你应该明白他放不下她,那就让他有个交代。如果因为你离开一段时间,他就忘了向你交代的话,那么这种男人也不可爱。……反正麻烦都给他了,小白自己解决不了,就不应该那么做,如果能解决,那你就没说什么好说的了。……我的话只是建议,你可以不听,据你说最近有一位东方智者张荣道先生教了你很多东西,你为什么不去请教他试试呢?”

顾影:“谢谢您的指点,我会考虑的,也会去请教张先生。……不过现在,我要去见另外一个人……唉,都是为了那个冤家!”

……

小白去追清尘,百里之外看见紫气飞天,在后面连声呼唤,清尘却板着脸不理会。小白上前拦路,清尘挥舞紫金枪攻来,几次三番缠斗一边软语相求终究没有把她留下,追出八百里外,眼看着清尘在空中加速而去。不过清尘最后离去时终于赌气说了一句狠话,却让小白多少松了一口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