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痴情却为多情恼

听枫叹息一声:“唉,炼药之时不能出这种意外,这一炉丹药雾走泄已经无法炼成了,你们刚才是不是吸入了药雾?”

黄亚苏:“是的,我吸进去了,觉得身上有些发热,会不会有问题?”其实含蕊丹的药力散发没有那么快,黄亚苏这么说也不是故意的,完全是因为心理作用。

观枫道:“没有问题,此时吸进药雾等同服丹,待会以服丹之法化解药力即可。”

黄亚苏:“顾小姐,你没事吧?”

顾影有些吞吞吐吐的道:“我,我刚才也吸入了药雾,觉得丹田生热。”

听枫道:“无妨无妨,快寻一静室除衣调息,莫要浪费了药力,这一炉丹废了,药力只有你们吸入的这些。幸亏刚才观枫师弟出手快,施法驱散了药雾,否则药雾过浓吸入太多你们也会中丹毒的。”他和观枫并不知道黄亚苏今天是故意要来这一手,完全被蒙在鼓里。

黄亚苏一脸惭愧道:“都是我不小心!顾小姐,事急从权,请你去实验室旁的休息室调息,那里有单独的里间没人打扰。二位师叔,能不能请你们到休息室外面护法,以防闲人闯入,我也吸入了药雾,就在休息室外间调息吧。……顾小姐,快随我来!”

顾影的脸色发红,眼睛水汪汪的,有点喝醉的样子,听枫和观枫也觉得奇怪这药性怎么发作的这么快?也赶紧道:“真没想到出此意外,那就去休息室吧,顾小姐在里间,黄师侄在外间,调息化转药力,我们自会在门外护法。”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人说了一句:“不必了!”

紧接着又有三人齐声道:“海南派墨瑜、墨禺、墨羽随坐怀山庄白庄主来访。”

话音未落小白大步走进了炼药室,后面墨氏三兄弟穿着风衣按着腰间的赤蛟剑跟随,小白一进屋就对一脸惊愕的听枫与观枫抱拳道:“实在抱歉,坐怀山庄出了紧急的事情要找顾影,我找到这里,无人通报直接就闯进来了,那扇玻璃门坏了我回头派人修。……顾影,你快跟我走!”

小白上前一拉顾影的,顾影身体一软就倒向他的怀中,脸色红红的软绵绵的说:“小白,我刚才不小心吸入了含蕊丹的药雾,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这药力发作的也太快了,有九分都是装出来的,但是听枫等人也看不出破绽。

白少流闻言眼中一股怒意带着杀机升起,却又强忍了下去没有发作,冷冷的扫了黄亚苏一眼,抱起顾影转身就走。听枫和观枫在后面叫道:“白庄主,顾小姐须寻静室调息,莫浪费了药力!”

“我自会处置,不必诸位操心!”白少流的声音传来已经在很远之处。

黄亚苏目瞪口呆,丹田一股热力上涌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看着白少流消失的门口方向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墨氏三兄弟向听枫与观枫一抱拳:“实在抱歉,白庄主今天来的急了些,坐怀山庄真的有大事发生,打扰之处请多见谅,我等也告辞了。”

……

小白是今天中午才知道黄亚苏要算计他和顾影,前两天罗兵就和他打过招呼,说今天有要事,让他一定在坐怀山庄等着。这天早上罗兵来到坐怀山庄,小白问他有什么事,罗兵不紧不慢的反问:“小白,洛家有一栋别墅你知道吗?”

小白有点摸不着头脑:“洛家的产业多着呢,你说的是哪栋?”

罗兵:“在沿海景观路上的半山之中,环境非常美,本来已经准备好给张荣道先生拜访乌由时落脚,但是张先生没有住在那里。……那里离康然医药的那家实验室很近,赶过去不需要很长时间。”

小白还是一头雾水:“那个地方我知道,和实验室有什么关系?你今天找我究竟有什么大事?”

罗兵:“别着急,听我慢慢说。如果有人一不小心在实验室中了含蕊丹的药性,又不方便在实验室里停留,那栋别墅倒是个好去处。”

小白越听越糊涂了,不解的问:“含蕊丹是什么东西?”

罗兵:“含蕊丹是一种药,长白剑派弟子在那家实验室中炼制,地方我也知道。此药大补元气,但是据说药性特殊……”他详细介绍了含蕊丹的药性。

小白总算听出一点眉目来:“总爷,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那家实验室很快就要成为河洛集团的产业,我还真想去看看。……听你的意思,是有人在实验室中了药性,可以送到那家别墅休息,可实验室没有房间吗,用得着这么麻烦吗?我感觉你好像在算计什么事,还想算计我,究竟是什么人会在实验室中了含蕊丹的药性,和我还有那栋别墅又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说话拖泥带水的人,今天怎么这样呢?”

罗兵一笑:“你猜的好准!我还没说你就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不是我说话不明白,是想将事情都交待清楚,省的你到时候一着急没听完就跑了。黄亚苏今天有个计划,他……”罗兵将黄亚苏的打算说了出来,最后道:“他要算计的人就是顾影和你!”

罗兵话还没说完小白就跳了起来:“你还有心思看着顾影去冒险!我才不相信黄亚苏会不碰顾影……”

罗兵:“你现在赶去时间正好,你放心,实验室那里我已经做了布置,你的车也准备好了,就在门外,带几个高手过去。”他的话音未落小白就冲出了房间,叫上墨氏三兄弟立刻赶往实验室。

……

河洛集团的白董带着三个人闯进实验室,直奔二楼撞碎危险品仓库的防弹玻璃门而入,紧接着抱着今天前来参观的顾董飞奔而出。实验室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又看见黄董在两位助理的陪同下走了出来,进了他平常的私人休息室。此时黄董的心腹耗子对实验室中所有人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二楼仓库出了意外,已经没事了,二楼走廊暂时封闭,谁也不要进去!”

不提黄亚苏如何在休息室中郁闷的独自裸奔,小白抱着顾影冲出实验室,连车都没坐,施展神行之法象阵风一样冲到了大街上,以常人看不清的速度穿行街巷来到不远处的市郊山中。乌由临海多山,这家实验室离海边市郊山地不远,翻过路对面的山,那栋别墅就在遥望大海的半山坡上,小白一着急连狼人狂化术都发动了。

他当然着急,虽然听罗兵讲含蕊丹的药性不是什么毒药,但是他心里也没底,唯恐处置稍慢顾影会受伤。其实含蕊丹的药性没那么快也没那么夸张,如果不除衣散去热力,五内会被郁热所攻,体弱者会受内伤甚至引发暗疾送命,那是因为虚不受补之故,身体强健者并无性命之忧,所以听枫见黄亚苏与顾影吸入药雾并未十分慌张。假如除衣散热而不调息,等于浪费药力有几天不适而已,这毕竟是一种补元气的丹药,只是药性猛烈而已。

顾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只手勾着小白的脖子,脸色红润就像喝醉了酒,身体软绵绵的还在发烫。八月末的天气,顾影除了内衣只穿了一身轻薄白色长裙,小白感觉的很清楚,此时却没有心情做别的遐想,连声道:“顾影,坚持住,前面就到别墅了,你可以调息化尽药力,我为你护法。”

顾影在小白怀中喃喃道:“你来了,我就没事了。”她所中药力刚刚发作而已,可也许因为是心理作用或者是故意如此,现在这个样子连白少流都分不出是真的还是装的。

半山别墅,周围绿树掩映,远处海波荡漾,是个闹市中休闲的好地方。小白可没有什么休闲的心思,直接跃上二楼进了主卧室,将顾影放在床上道:“这里没有旁人,你快除衣调息!”

顾影的声音有点发酥:“我的手抬不起来,你替我除衣,全身好难受!”话音未落,只听“呲”的一声,长裙撕裂连内衣也被扯开瞬间一丝不挂,小白没有用手解衣,而是用御物之法一次搞定。小白这时才反应过来两人的状况,等于他在无人别墅的大床边守着一丝不挂的顾影,转过身去小声道:“静卧调息,莫要浪费了药力,有我在,不必担心,我会守着你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同时却有了另一种悸动。

“你怎么这么粗暴?有这样脱衣服的吗?”床上的顾影仍在说话,语气中有暧昧的含义。

“对不起,担心你,所以有点急。……你,你赶紧收摄心神调息。”小白的脸也红了,嗓子有点发干。

“我好害怕,假如今天你没有赶来,现在我该怎么办?”她这话说的,本来她就是故意中药等小白来。但是此时后怕倒也是真的,假如小白有意外之事来不了呢?假如罗兵安排出了差错自己真让黄亚苏占了便宜呢?直到现在一切顺利平安无事,顾影才为自己的“冒险”感到担忧,这也是人之常情。

“不要怕,我不是来了吗?以后千万不要再这样了!”此时的小白多少已经清楚顾影是故意如此,但此时也不好深责于她。

“假如我今天真出了事,你会怎样?”顾影存心要问到底。

“我会追悔莫及!所以,你还是不要出事的好。”小白实话实说。

“如果真的那样,你还会要我吗?”顾影的声音柔柔的,还带着怯意。

“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我怎么会不要你……?你还是快调息吧。”小白说话有点结巴。

顾影酥软的声音有质问之意:“你不希望别人碰我,为什么自己也不碰我?”

小白有些出汗了:“我没有不碰……”这话说了一半说不下去了。

顾影幽幽道:“你不希望别人看见我现在这样,为什么自己也不回头看一眼呢?你知道吗,这样会伤一个女人的心。”这种女人心真奇妙,假如她不穿衣服被人偷窥,会大叫流氓,假如没人看,又会感到伤心。

小白咽下口水道:“你不是中了药性,需要调息吗?”

“区区含蕊丹的药力,我不在乎也不需要,不静卧调息也罢。我在乎你,你今天不回头就永远不要回头,我会伤心一辈子。”顾影的话很硬,可语气却轻柔的不能再轻柔,同时小白的一只手被顾影握住,她的芊芊玉手有些发烫。

小白身体一震,原来顾影虽然身体酥软却不是动不了,至少还可以拉住他的手,而且她心里在想什么小白完全清楚,如果此时再不回头那就真的绝情了。黄亚苏算计顾影,顾影将计就计算计小白,对于小白来说这是个温柔的陷阱。顾影不是庄茹也不是凊尘,她外冷内热知道选择,做事有自己的方式。

小白的手微微用力,握紧了顾影的手,转过了身去。顾影躺在床上,微微侧身对着小白的方向,白皙的身体浮现着微色绯红,她的身材窈窕修长,纤细的腰肢平坦而光润的小腹是那么完美,淡色的乳晕衬托着一对如带露樱桃般的含羞蓓蕾。她的双乳饱满而坚挺,小白曾隔着衣服不小心满握,如今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眼前。

她的一双玉腿微微交叠,向着小白的是身体的正向,交叠的大腿间隐约露出一抹茵茵浅草,看不真切更深处的温润桃源。她的脸颊染着红晕,更显红润的双唇微张,向外微吐着热息。她的双眼也微微睁开,像两弯柔媚的丝,长长的睫毛在颤动,眼神中是无边的羞涩同时也有无言的期待。仅仅是这样的眼神,就足以激起小白那压抑不住的爱欲冲动。

含蕊丹不是春药也不是迷药,但眼前的顾影却是,她既是毒药也是解药,小白不得不服也不得不解。对顾影,自从破了无敌战阵之后那夜密室中的倾心而谈,小白已经有了心思,也在试探清尘的态度,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突然,与自己的想法不同。想想也是,世上男女之间的第一次,难道总是按事先设想好的细节发生吗?这不可能!

小白的修为如今已经突破净白莲台大法的第四层次第“实相”境界,按白毛的说法不必再禁欲,不放纵有节即可。已经如此,那就尽情如此吧,有些事要么不做,要做就……

小白俯下身,一只手情不自禁的从下到上抚摸着顾影光润的小腿与膝盖,然后轻轻的插进顾影并拢的双膝,沿着充满弹性的双股间向上,似游鱼缓缓游向水的中央。顾影的大腿修直,并在一起几乎没有缝隙,小白的手有些发颤,声音也有些发颤:“顾影,你中的药力,真的无妨吗?”

顾影的身体突然绷紧起了轻微的战栗,随着小白的进犯,她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嗯”,然后看似无力的张开了另一支手臂。小白丹田有热流升起,悄然的冲动来的无声而热烈,温柔的动作突然变快变得有些粗野,拥住了她火热身躯。顾影想说话,刚半开口小白的唇吻就欺了上来,她只能发出令人骨酥的类似呻吟的声音,身软如绵只能让小白的手四处游走、肆意轻薄。

不知何时,小白的衣衫已经散落满地,顾影眼色迷离秀发散乱,两人都是第一次,小白的动作有些乱,但这并不妨碍他寻找到天性中那欲望深处的欢愉。当水乳交融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他坚挺的火热侵袭感受到她柔嫩的痉挛包容,顾影的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既似痛楚又似销魂的长音。激烈的动作突然在这一刻暂停,小白紧紧抱着她,喘息着在耳垂边问道:“喜欢吗”

“我要死了……小白……你杀了我吧!”顾影说话时有些神志不清,却不知哪来的力气,用身体也紧紧缠住了他。这句话和她的反应点燃了又一轮激烈动作的引信……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像一波又一波汹涌的浪潮,小白很放纵,而顾影也在一次次纵容着他的放纵,不知何时,两人细密的汗滴如草叶上的露珠交汇在一起。服用含蕊丹之后,不是不出汗吗?原来早已过了药力发作的时间。而洁白的床单上,留下了点点落红……

第二天清晨,太阳从远方的海平线上升起,霞光照到半山,也射入了别墅二楼卧室的落地长窗。顾影在小白的臂弯里沉睡,肌肤上浮现的红晕已经退去,显得格外的白皙,又被朝霞映上一层粉色光辉。小白早已醒了,揽着顾影的赤裸娇躯品赏霞光中的秀色,忍不住轻轻用手拨弄着她胸前那诱人犯罪的红丸。

迷人的蓓蕾被挑逗的微硬耸立,顾影娇喘一声翻身又贴到了小白怀里,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绵声道:“坏死了,欺负人家全身没有力气。”原来她也醒了,却一直在小白的臂弯中闭着眼睛,她想装睡却瞒不过小白。

“难道含蕊丹的药力还没散吗?”

“小冤家,还不是你……也不管人家受得了受不了。”顾影的语气有三分埋怨三分娇羞还有四分欣悦。

回想一夜的风流,小白确实多有放纵,初经人事的顾影有些难以承受,但也不能怪小白,基本上是顾影有意无意挑他如此,此女子的闺房之趣确实别有滋味。一念及此,小白冲动的欲望又在瞬间萌动,顾影感觉到了,脸色突然又红了,弱弱道:“你,你还想要?你不想让我活了?”

小白的手突然变重了,从拨弄变成了揉握,另一手也用力将她揽到怀中,微喘着说:“你不是也在想吗?我爱惜你还来不及,怎会……”

顾影打断了他的话:“我已经羊入虎口,只好任凭你了,就算你想吃了我,我也没办法了……”这声音就像蚊子哼几乎听不见。

小白却听得很清楚,一起身将她抱入腿间,故作凶恶状道:“我真想一口口吃了你!”

这种吃法该怎么吃呢?接下来的事情却没有发生,因为一句话就像突然的冷水浇了下来,两人都打了个激灵,只听窗外有人带着怒意哼道:“白少流,你——!”

这两人居然没有发现窗外有人,也许是一夜的迷乱太过纵情,也许是来人修为很高不易发现,总之这句话一出口顾影和小白才惊觉过来。顾影的衣服早已撕碎无法再穿,情急之下用床单裹住了身体,随即娇呼一声神色无比尴尬,因为床单上还印着昨夜的落红。

而小白已经跳了起来,用常人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头皮一阵发麻不知如何应对这个局面?不是强敌来犯也不是有闲人滋扰,窗外说话的人是小白最没有想到的不速之客,那含羞带臊还有着怒意的声音小白最熟悉不过了——是清尘的声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