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用药各施连环妙

耗子:“原来黄总还有另一手打算,如果你真的和顾小姐上了床,为什么还要安排小白来捉奸?”

黄亚苏:“一举两得,而且我并没有打算霸王硬上弓,总之让小白和顾影闹掰。”

耗子:“你就不怕白少流一怒之下对你不利?”

黄亚苏:“他迟早要对付我,我现在就开始对付他,我身边的高手就在实验室里,还怕他乱来?这件事情如果追究起来,也不能说是我的错,也没法宣扬出去。”

耗子:“那顾小姐恐怕就委屈了。”

黄亚苏:“委屈的就是她,没关系,我会尽我的耐心慢慢安慰她的,只要她愿意,娶她也无所谓,人心就是人心,我就不信凭我的实力,想尽办法会搞不上手。”

耗子暗吸了一口凉气,点头道:“黄总要我安排什么,现在就吩咐吧,我马上去办!”

……

白少流最近事务繁忙,且不谈坐怀山庄立派,兼任海南代掌门,河洛集团的事情也够操心的,顾影这一阵子比他还忙,坐怀山庄、黑龙集团、河洛集团、洛园等许多事情都需要她来安排协调,此时就看出她的能干之处,洛水寒重金将她请来早有识人之明,不过现在占便宜的是小白。

镇守坐怀山庄的应该是护法吴桐,可是吴桐最近忙碌并快乐着,坐怀山庄中几乎很少看见他的影子,他成了伊娃的护法。这位狼人同志脸皮够厚的,伊娃到哪他都跟着,伊娃说不必,他却说这是阿芙忒娜和白庄主特地交代的,如果伊娃不喜欢看见他,就当他是身边的空气得了。伊娃当然也不能说不愿意看见他,毕竟对吴桐的印像还不错,而且此人愿意花那么大的代价帮她救她,她还能说什么呢?

白少流和顾影这一阵子都在忙河洛集团的事,坐怀山庄反倒管的不多,幸亏张荣道没走,暂留坐怀山庄主持事务,自然比小白处理的更好。终南派七觉等弟子本已经打算离开,可是看见坐怀山庄缺人手,在这里呆着感觉也挺好,又多留了一个月。至于陶奇、陶宝,看架势是要长住了,有做堂外供奉的自觉,天天领着一帮坐怀山庄弟子讨论道法修行,有他们的指点,酒金刚等人自然获益良多。

相比之下倒是海南派的事情最好处理,遇事与墨氏兄弟等人商量,然后私下里再去问白毛,白毛本就是海南派的开山掌门,处理的自然轻车熟路,因而海南弟子对白少流敬佩不已。

一切事务忙而不乱,小白现在只在等一件事,那就是密室中的阿芙忒娜与清尘出关,如果清尘能顺利的过了“力量的重新唤醒”仪式,渡过真空天劫恢复一身法力,那一切就太完美了。这段时间不仅小白忙,想见白毛一面也不容易,白毛几乎天天往洛园跑,一头驴不能独自出门,麻花辫也天天跟着。

洛兮和连亭很愿意看见麻花辫领着镇山瑞兽来洛园,洛兮那辆豪华房车现在成了白毛的专用车,麻花辫不会开车驴当然更不会,洛兮还给它派了一个专门的司机。这天早晨,连亭一个人在洛园的海滩上看着远处的海平线默默的想心事,此时洛兮不在她的身边,想着想着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一阵风吹来,脸上一凉原来不自觉中又流泪了。

连亭轻轻擦了擦脸颊,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喊道:“连亭姐姐,你看白毛在干什么?”是麻花辫的声音。

连亭站起身来:“麻花辫,今天这么早就来了?白毛怎么了?”

麻花辫一指身侧不远的沙滩:“你看,它在沙滩上画什么?”

只见白毛站在阳光下的海风中,脚下的沙滩上满是凌乱的蹄印,蹄印之间却清晰的写了一行字:“勿暗伤,多宽怀,往事已,来者待。”

连亭吃了一惊,忘记了白毛不会说话,问道:“白毛,这字是你写的吗?”

白毛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温柔之色,麻花辫在一旁道:“连亭姐姐,白毛在写字吗?它写的什么字?”

连亭更惊讶:“麻花辫,你不识字?”

麻花辫黯然的摇头道:“我不识字,没有人教过我。”

白毛没有作声,抬起前蹄在沙滩上走了几步,边走边写了那三个字,麻花辫问:“白毛又写了什么?”

连亭越来越好奇了,答道:“它写了你的名字。”

从这天起,这头神奇的驴就开始了与连亭和麻花辫之间奇异的交谈,后来洛兮也经常看白毛写字。这片用外地运来的沙子铺就的白沙滩是白毛最好的写字板,它写完一片之后,连亭一挥衣袖沙滩重新抹平它可以接着写。不想它的蹄子被沙子磨伤,连亭还特意给白毛做了个写字用的蹄套,同时也开始教麻花辫认字。

白毛真是一头神奇的驴,难怪会是坐怀山庄的镇山瑞兽,它竟然还能指点连亭等人的道法修行,并不是直接传法,而是给她们讲解修炼中的种种感悟印证,有了这头驴在,连亭的心情一天一天好了起来。不过白毛从没有说过自己的来历,更没有告诉连亭它就是当年的七叶转世。女儿家有很多心思不足与外人道,但是连亭却把白毛当成了“闺中密友”,几乎什么心里话都对它说,反正听众是一头驴有什么要紧的?

白毛与连亭等人的事情暂且不提,黄亚苏找他的心腹耗子安排怎么算计顾影,让她和小白之间产生误会。黄亚苏告诉耗子会趁着顾影到研究室参观考察的机会,制造一起小意外,让她吸入一种补药的药雾,为了让这个意外更真实,黄亚苏本人哪怕也中了药性都可以。

这种药就是长白剑派在这个实验室中炼制的含蕊丹,此药不是春药也不是迷药而是修行人的大补元气之药,中药性之后全身燥热却无法发汗,须除尽衣衫调息化转药力散入百脉,调息之时面色潮红全身酥软,恰如男女欢爱高潮未消。

黄亚苏接下来的计划很简单,实验室里面自然不可调息,他会亲自把顾影送到旁边的休息室去,而且这一天实验室中恰好没有任何女员工,休息室附近也会没有一个闲杂人等。出于照顾和负责任的角度,黄亚苏会亲自守在休息室外间,如果黄亚苏自己也中了药性,他也可能会在休息室的外间除衣调息。这时候小白如果来了,黄亚苏闪进内室恰好和顾影在一起,你说小白会怎么想?

黄亚苏在小白的印象中就是个沾花惹草的风流太岁,而且有很多女人往他身边贴,假如这次顾影也和他搞在一起了,小白可能震惊但也不能完全认为是不可能。他和顾影之间必然有误会,如果以为顾影和黄亚苏有一腿,两人也必然生嫌隙,黄亚苏的机会就来了。他可以向顾影道歉,找机会安慰顾影,甚至去向小白解释,总之可以让顾影和小白越来越远与自己越来越近。

黄亚苏对耗子说的是这番计划,可耗子听了之后心里却没底,他并不知道此黄亚苏并不是以前的那个黄亚苏,也不相信他碰到漂亮女人在那种情况下还能不上,这种事情黄亚苏也不是没干过,假如黄亚苏真的一时冲动真的动了顾影,后果很严重。就算黄亚苏本人有高人撑腰可以不在乎,但白少流一发怒不是其它人能够受得了的,且不说乌由第一高手白少流,就连罗兵和刘佩风的手段那是一般人能对付的吗?

就算小白暂时动不了黄亚苏,就算顾影真的从了黄亚苏,如果有人查出他耗子也参与了这件事的话,拿他一个死耗子出气那是太轻松了。耗子思前想后,终于没敢隐瞒,悄悄的将黄亚苏的计划通知了罗兵。

耗子本来就是洛水寒生前安插在黄亚苏身边的眼线,辛伟平成为黄亚苏之后对他很信任当作了自己的心腹,其实辛伟平也是不得不把耗子当作自己的心腹,因为他身边必须要有熟悉黄亚苏生前一切的人。跟着黄亚苏吃香的喝辣的,洛水寒死后耗子的心眼也活了,有时候真想摆脱眼线的身份,可是洛水寒生前给他开设的秘密帐户每个月还有钱到帐,那就说明罗兵在继续用他,虽然没有主动联系过但这条线并没有放弃。

罗兵接到了耗子的电话通知,沉声说了一句:“好,很好,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放心,只要你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就不会有麻烦的。”

电话里不动声色,可是放下电话罗兵几乎跳了起来,立刻气急败坏的通知了顾影。顾影在电话里没听太明白,专门到洛阳大厦罗兵的办公室询问具体的情况,罗兵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她,一边说一边还破口大骂黄亚苏。顾影脸胀的通红,紧咬贝齿半天没说话,等罗兵骂够了,顾影渐渐的冷静下来,开口问道:“总爷,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办?”

罗兵一拍桌子:“怎么办?不怎么办!你别去上那个当,我和小白收拾他!”

顾影弱弱的叫了一声:“罗叔叔。”

罗兵很意外,扶着桌子站了起来道:“顾小姐,你怎么突然叫我叔叔?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吗?”

顾影:“这件事你告诉小白了吗?”

罗兵:“还没有,我正打算告诉他。”

顾影低着头,面色微红道:“现在不要告诉他,能不能稍微等等,他如果事先知道,那天就不会让我去。”

罗兵:“你说什么!你还真想去,还不让我告诉小白?”

顾影:“不是不让你告诉,而是求你暂时别告诉他。罗叔叔,我很相信你,但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事,今天我求你一件事好不好?等那一天你再告诉小白,让他恰好赶到,我相信你一定会安排好的。”

罗兵:“你什么意思?明知道有陷阱,还要拿自己去冒险?”

顾影:“我不是拿自己冒险,是想试试小白,这也许是一个机会,黄亚苏不是想让小白去‘捉奸’吗?那就让小白去,但不是耗子通知他而是你通知他,赶到的时间早一点就可以,你把黄亚苏的计划告诉他,看他有什么反应?……还有,洛先生有一栋海滨别墅离那家实验室不远,在沿海景观路旁的半山中,是接待贵客用的,已经许久没动了,这几天能收拾好吗?”顾影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难为她说出了捉奸两个字,脸已经红的像发烧一样,头都抬不起来。

罗兵看着顾影想了半天,突然笑了:“那栋别墅本来预备给张先生访问乌由时落脚,刚刚收拾的很干净,可张先生不住那里,你去了就可以用。……你放心,我一定按你的计划办,小白会在最恰当的时间赶到的,你自己小心一点就是了。”

……

一周以后,河洛集团三名董事来考察康然医药与意指国生物科技公司合资设立的实验室,为了即将投资的生物医药公司项目,黄亚苏就在实验室等候。这家实验室的产品是在海藻中提炼萃取一种生物激素,这种海藻在乌由近海很常见但别处比较少,这种激素的萃取技术非常高深,国际市场价格也很昂贵。

黄亚苏陪着三名董事观察了实验室,有生物工程师专门介绍了这种萃取技术,目前产品的研发已经获得成功,正需要扩大投资进入大规模批量生产阶段,在生物实验室的基础上建立生物医药公司恰逢其时。黄亚苏出的计划是以康然医药以及外资方的前期投入与技术专利入股,河洛集团投入资金建立批量生产线,进行包装在创投市场上市。这个实验室的情况看来不错,黄亚苏的计划没有问题,三名董事都很满意。

参观的差不多的时候,董事长艾思来了个电话,有紧急事务叫一名董事回去,又过了一会,另一名董事又接了个电话,家中出了急事必须处理也告辞离去,河洛集团的三名董事只剩下了顾影一人。参观考察结束,在接待室中黄亚苏请顾影稍坐休息,并且拿了几份材料请顾影带回去过目。

这时没有旁人,顾影看着材料问了一句:“实验室前期一直处于研发阶段,可是你提交的报表却有一笔计划外的收入,这是怎么回事?”

黄亚苏:“其实这个实验室还生产另外一种产品,名叫含蕊丹,我也不拿顾小姐当外人,就全部对你说了吧,它其实是修行人大补元气的灵药。”

顾影吃了一惊:“修行人的丹药,这个实验室中怎么会生产?”

黄亚苏:“坐怀山庄立派仪式上,我也见到了顾小姐,你应该知道我如今是长白剑派弟子,所以也就不瞒你了。含蕊丹是长白剑派利用现代的制药技术,改进传统的炼药方式,新研制的一种灵丹,实验室的外资方也和境外的魔法修炼者有关,他们高价收购。只不过原材料难得加工困难,因此产量很低不可能大规模生产,所以它不可能成为生物医药公司以后的主营产业,但是对于你我这样的人来说,含蕊丹是很有用的。”

顾影:“西方修士中也有药剂师,你们生产的含蕊丹究竟是什么药性,对学西方魔法的人也有用吗?”

黄亚苏:“此药大补精元,无论修炼何种法术,都是有用的。……这里是含蕊丹的详细说明书,它的药性和服用方法都在其中,刚才另外两名董事在,我不方便拿出来,给顾小姐看自然没有问题。”

顾影仔细看了看,轻声叹道:“这种丹药,修行人依法服用自然大补精元,但是普通人如果不知道方法随意服用的话,它可能成为一种兴奋剂或麻醉剂,有类似毒品的作用,对身体没什么好处。……境外有公司收购,该不会是做这种用处吧?”

黄亚苏:“这我就不清楚了,含蕊丹比一般的毒品可要贵多了,而且修行灵药如果随意服用,几乎全是有毒害的,相信西方有人收购也不会随意乱用吧?……含蕊丹的炼制场所就在实验室中,顾小姐要不要参观一下?”

顾影:“好吧,我也很好奇,不知修行人如何炼药,你带我去看一眼。”

顾影随着黄亚苏又一次走进了实验室,在二楼走廊的最深处挂着一块“有毒害,请勿进入”的牌子后面,黄亚苏开启了一扇防弹玻璃制的密码电子门,走过一个小门厅进入了一间像中药铺似的小仓库,四面有带着抽屉的药架,屋子中间还摆满了各种坛坛罐罐。黄亚苏介绍道:“这就是炼制含蕊丹的材料存放地,炼丹室在下面。”

说着话用手一按一排药柜,药柜滑开又出现一个楼梯下到一楼,进入了一间实验室似的房间。房间的正中有一张宽大的操作台,台子上放着一个硕大的丹炉状的金黄色容器,周围还有不少管线连接以及电子监控仪表,这正是长白剑派弟子炼制含蕊丹的地方。炼丹室中有两个人正在忙碌,看见黄亚苏和顾影进来放下手中的活上前见礼。

黄亚苏道:“听枫、观枫二位师叔,坐怀山庄的顾影总管就不用我介绍了,她也是河洛集团的董事,今天来参观考察实验室,既然是修行同道,我也请她来这里参观一下。顾小姐,等会儿走的时候也带一瓶新出炉的含蕊丹,送给坐怀山庄各位同道修行所用,服药之法你已经知道。”

到目前为止黄亚苏的表现没有任何异常,甚至很大方的要送给坐怀山庄一瓶含蕊丹,听枫与观枫微微皱眉有点不太乐意,此丹价值不菲而且炼制困难,但是黄亚苏话一出口也不好反悔。顾影微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冷美人一笑风情万种,看着黄亚苏心里都有点痒痒的,甚至想重新考虑自己的计划来。

这时顾影指着那个金黄色的容器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像是炼丹炉,却还连着这么多仪表和管线。”

听枫有点微微得意的说:“这就是炼丹炉的改进,自古炼药最难掌握的是材料的配比和各个步骤的火候,因此每次开炉炼丹成功都不容易,常常很多炉才成一炉灵丹。我和师弟经过多次实验,利用现代电子监控的手段,掌握火候与材料配比,使废炉减少,当然最关键的成药一步,还需要传统的炼药法术。”

黄亚苏指着炼丹炉中腹接的一根不透明黄金管问道:“师叔,含蕊丹的炼制工艺和炼药之法我基本已经了解,但是这个阀门是做什么用的?”

听枫:“这是成丹之前最后一个步骤,控制药末的超声雾化的压力以及浓度,代替传统的法力研磨,然后在丹炉中就可以凝结成含蕊丹了,凝丹之时用不了别的手段,需用法力方成。……哎,小心,不能碰!”

说话的时候黄亚苏往回收手,手已经离开了,可衣袖不小心在阀门上挂了一下,阀门一动一股金黄色的雾气喷出,正好喷在黄亚苏与顾影的口鼻之间。站在他们身后的观枫一挥衣袖,一阵风卷来将雾气都逼到了屋顶的通风口中,满桌子的管道和瓶瓶罐罐纹丝未动,这一手法术也很精妙。一侧的听枫很惋惜的大叫一声:“坏了,这一炉丹药毁了!”

黄亚苏看似不知所措的说:“我闯祸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