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收拾山河这片天

“拜天、问道、受戒已毕,黄亚苏,你已是我长白剑派的弟子,入门心法与口诀你听枫师叔已经代我传授,明日为师将正式传你御剑之术,赐你法号祥苏,待你习法有成,再传你师门法器。……好了,你起来吧。”这是在乌由市郊的一处小庄园中,大厅里设了一处香案,香案上供着灵湖显影图,杜寒枫坐在香案一侧,接受黄亚苏的跪拜。

长白剑派掌门杜寒枫怎会到乌由来收了一个富商黄亚苏为徒?说来话长。长白剑派本是白山黑水间一个隐修门派,其祖师是一位山中采药的参客,根本洞天道场在白山灵湖之畔。其弟子很复杂,不仅有志虚人,甚至还有棒丽族人与极罗族人。

白山灵湖千年以来人迹罕至,近代却成了旅游名胜地,盘山公路就穿行灵湖道场之外而过,只是过往游客不知道路边就是修行大派的洞天福地。修行人立派是为了明师、明法、明道、明地、明侣,但在世间修行也不能没有生计来源,历史上长白剑派弟子基本上是志虚东北一带的参客与药商,深山中采取野参、熊胆、貂皮等物向内地贩卖。

近代以来其生计已不可久持,自守洞天尚可,但想在世间壮大门楣还需要别的出路,长白剑派也有弟子经营旅游商店和山货特产。其实修行门派还有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是靠弟子供奉,比如很多寺庙是靠庙产经营和香客的香火钱维持的。对于黄亚苏这样的弟子,只要真的有习法的资质,杜寒枫还是很愿意收入门下的。

长白剑派是怎么和黄亚苏搭上关系的?是灵顿侯爵在幕后牵的线。罗巴联盟意指国有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曾在白山一带高价收购一种很特殊的东西——野山参花,野山参尚且难得,何况是花期很短的野山参花?但是还真有人能弄到,虽然采得的数量不多,但是卖价很高,这些人就是长白剑派的弟子。

后来有专人上门,找到白山附近能够提供野山参花的特产商店,要求签定专供协议,出价很高,代表那家生物科技公司来谈的就是灵顿侯爵。山参花可以入药,但由于其数量极少因此应用鲜为人知,杜寒枫也不明白这些洋人收购此物为何,于是以商人的身份亲自与灵顿侯爵会谈,其间问了他很多话,都是关于炼药的。

灵顿侯爵倒也干脆,直截了当的对杜寒枫说:“能够批量提供这种东西,诸位一定有日行千里穿越深山野林之能,你们就是传说中的昆仑修行人吧?不瞒诸位,我来自西方,也是学习神迹法术的,你们炼药我们也炼药,这种东西非常有用,所以我不远万里来此高价收购。”

杜寒枫听说之后就留了个心眼,要门中弟子留下一批野山参花自己研究,其实该物入药早有所载,只是难得收集所以世间少用罢了,后来乌由的教廷神官鲁兹找到这里主动送给长白剑派一张配方。杜寒枫一看这张配方,与长白剑派的炼药之法不一样,鲁兹就告诉他,罗巴联盟意指国生物科技公司在乌由与康然医药公司联合建立了一家生物实验室,长白剑派弟子可以到那里去炼药。

杜寒枫派了听枫、观枫、薛祥峰三人来到乌由,在康然医药公司与外方合作的那家实验室中炼药,在长白剑派弟子的帮助改进下,所得灵药名为“含蕊丹”,一半归实验实所有,另一半归长白剑派弟子所有,如果他们愿意转让对方也高价收购。

康然医药的老板是黄亚苏,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黄亚苏认识了长白剑派弟子。灵顿侯爵有意无意对黄亚苏透露,那三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药剂师,而是身怀绝技的高手。黄亚苏当时正愁身边没有得力的高手保护,于是重金礼聘这三人,后来才逐渐发现这三人并不是普通的功夫高手,而是有神通修行的。

这个黄亚苏本是辛伟平,车祸惨死之后就成了富商艾思之子,后来洪和全现身暗示是他以神通法术帮黄亚苏夺舍的。从此之后黄亚苏就对事世神奇的修行法术十分向往,有机会当然要想办法去学,他还是很有心机的,将听枫与观枫等人提拔为自己的助理,专门安排一处郊区庄园供他们修行,礼遇甚佳,目的只有一个——拜师。

听枫向掌门师兄报告了此事,杜寒枫让听枫传黄亚苏入门心法口诀,考察他是不是这块材料,后来发现资质还可以,最终还是收了这么个徒弟。杜寒枫正式收徒,就在小白坐怀山庄立派的前一天。

……

坐怀山庄开宗立派,在此的修行人都是贺客,小白也没有大张旗鼓,只是向在乌由的修行人发了请帖前来观礼。乌由也没什么人,无非是苍檀等海天谷弟子,这在修行界应该是公开的事情,小白也向杜寒枫发了请帖。除此之外,他还邀请了马可大主教,面子上还是很客气的。

这一天坐怀山庄表面上没有任何异常,但是中庭之中已经张灯结彩设下宴席,那是准备在立派仪式之后饮宴联欢。这一年多来,在黑龙帮挑选的精英骨干考察,传授入门心法口诀,修行有成者就是坐怀山庄的第一批弟子,这些人有几十位盛装列队,却在坐怀山庄的后院迎客。

为什么会在后院迎客?因为此地的设计非常有意思,山庄连着道场,山庄的后院大门就是坐怀丘的山门。红边蓝底金字的大匾,上书坐怀山庄四字,不是挂在木器厂的大门口,而是挂在后院门内的门梁上。从此门穿过,迎面是一片洞天斑竹林,宛如一道屏障挡住了视线,左右两条路绕过这片竹林又合二为一,越过一座白石桥,这才进入坐怀丘山谷,短短时间此洞天道场集中人力修建了这么个门面。

山谷正中摆好的香案,于正午举行祭天、祭道、祭祖仪式,坐怀山庄奉何人为祖师是个难题,小白向众人宣布:“本门所传道法为净白莲台大法,奉白莲祖师为尊。”谁也不知道这白莲祖师是谁,反正是托名而已。其实如果真正追究起来,小白应该供弥勒菩萨更适合一点,但他不打算那样做。

祭台上没有立牌位,只有一朵硕大的纯白色精气莲花凌空开放,从山谷中看去,此白莲恰好连连托着坐怀丘主峰上那硕大的“不乱”二字。小白主祭,吴桐领众弟子陪祭,顾影司仪并供奉香烛。在两侧座位上观礼的陶奇对陶宝说:“你看他们拜的是风爷爷写的不乱二字,这白少流的法术莫不是忘情公子所传?”

陶奇也小声道:“也有这个可能啊,风前辈就在乌由落脚,暗中指点白庄主修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想当梅盟主立三梦宗的时候,不也是用白葫芦代替祖师吗?风前辈还在世不能立位享祭。”他们两人在这议论,旁边的张荣道听见了只是微微一笑。其实白少流的法术还真不是风君子教的,他的《白莲秘典》得自洪和全,修行大多是靠一头驴指点,但他总不能把那头驴牵到祭台上去。

马可大主教这一天来了,仍然带着灵顿侯爵与波特神官,杜寒枫也来了,带来了听枫、观枫和昨天刚入门的弟子黄亚苏。黄亚苏刚刚加入长白剑派,可以修行传说中的剑仙之术,心中还有几分得意,没想到第二天就得知白少流竟然自立一派坐怀山庄,在修行界的地位比他高多了,心情又郁闷了不少。

黄亚苏又想到了白少流是洛水寒生前委托照顾洛兮的人,原来他还有这种身份,以前自己不清楚贸然与他作对肯定会吃亏,幸亏自己现在也成了修行人,了解了这个神秘的世界,还可以借助长白剑派的力量。

洛兮今天也来了,站在连亭的身边,她们身后是麻花辫领着镇山瑞兽。黄亚苏不时的看看洛兮,又看看台上的顾影,心里不知在打什么主意。他不认为白少流立了个坐怀山庄,组织了一批黑帮分子入伙,势力就能超过根基雄厚的长白剑派。修行界的戒律他已经清楚,杜寒枫昨天在入门仪式上讲的很明白,既然如此,仍然可以在世俗间以其它的手段下手,同时寻求长白剑派的庇护。他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顾影,看着顾影,黄亚苏露出淫邪的一笑。

仪式完成之后,白少流向山谷中抱拳道:“诸位道友宾朋,今日我坐怀山庄立派,多谢道贺观礼。今日我为坐怀山庄庄主,同时也是昆仑修行界海南代掌门行事的身份,借这个场合公告天下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发江湖令拜谢天下各派,合力缉拿杀害宣一笑的凶手。第二件事是以海南派代掌门的身份宣布,以法器玄冥神杖为谢,无论何人拿下杀害宣一笑的凶手,海南派以玄冥神杖相赠。接下来小白又以海南派代掌门的身份祭奠宣一笑,众人列队上前拜祭,连马可与杜寒枫等人也象征性的拜祭了宣一笑的灵位,连亭等人站在一侧还礼。

坐怀山庄立派本来是喜事,但是因为宣一笑的意外让大家也很感慨,所以酒宴之上气氛并不十分热烈,马可与杜寒枫等人只是道贺几句匆匆告辞。酒宴之后事情并没有结束,小白紧接着要举行另一个仪式,此仪式无人观礼,那就是坐怀山庄内部弟子的传法入门仪式。

小白第一批共收了七名亲传弟子:司徒酒、烟北雨、云大空、花蘼芜、慕容血、陈火根、吴桐。除了吴桐所学不同之外,其余六人都是从清尘所授“形神相合”术开始,后学净白莲台大法,已经进入第二层“观象”境界。小白也另有应用法术相授,有些是他自传,有些是白毛根据各人不同情况让小白分别指点的,不必详述。

黑龙帮的八大金刚,除了武金刚和铁金刚,其余六人就是小白此次第一批亲传弟子。武金刚所擅的是内外家武功,与修行一道可以印证但不是最擅长,铁金刚学的是外门硬功夫,而且脑袋比较糊涂,想教他学道恐怕还要费一番功夫。不过这两人也有重任,做为外围组织的黑龙帮不并入坐怀山庄,现在有武金刚和铁金刚两人负责具体事务,仍然受坐怀山庄堂外供奉刘佩风的管辖。

坐怀山庄一共有三位堂外供奉,除刘佩风之外另两位是闻醉山的陶奇与陶宝,反正这是白送的高帽子,陶奇陶宝很高兴,而小白的用意是多留这两位一段时间,可以指点坐怀山庄弟子修行。陶奇、陶宝的供奉之名是虚的,刘佩风这位供奉可是实打实的,他现在的身份成了黑龙集团的董事长,这个集团刚刚成立不久。

黑龙帮有些产业,比如派人看场子拿各大娱乐场所的干股,也有些房产对外出租,干些灰色地带的营生。这么多年下来也有不少积蓄,这个黑龙集团的总部注册在离坐怀丘不远的龙塘镇,经营海产品仓储,同时买下了附近大片的园地,集中种植生产乌由特产大樱桃。

黑龙集团在龙塘镇买下了几处大仓库,经营海产品仓储的合作方就是胡老板的胡洋渔业集团,这还是张先生给牵的线。乌由大樱桃十分有名,但这种特产的存储运输比较困难,就算保存条件很好的情况下保鲜期也不过一个星期,因此在外地市场非常少见价格也非常贵。黑龙集团集中生产并组织快速物流,向志虚都城等地发货销售。

叫黑龙集团去种樱桃,除了找个正经营生之外小白还有别的考虑,坐怀丘一带除了山地与海滩大多都是樱桃林,包括小白曾经遇到袭击的地方,这也是一种外围的掩护。坐怀丘一带的海场也被黑龙集团以海产养殖的名义给包下来了,在乌由干包海很挣钱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纷争多麻烦也多需要背景,恰恰黑龙帮可以干。小白对此也很感慨,他不需要这个黑帮干什么违法的勾当,却需要它来维护合法经营的利益不受骚扰,多是一种讽刺。

这些事情有的已经在办,有的正在进行,有的计划着手。小白很忙,不可能处理这么多杂务,这都是顾影在操办,有张先生的指点,也有刘佩风的具体张罗。如果没有顾影在身边,小白的计划不可能顺利的实现,她简直是上帝赐给他的宝贝。

为什么要设立黑龙集团,这其实是一种“结缘供养”的讲究,修行大派不可能除了道场洞天之外在人世间没有其它的立足根基,除了潜修还有要有自食其力的供养来源。刘佩风做这位“结缘大使”很适合,他本来就是个生意人出身。坐怀山庄毕竟是个修行门派,在世间结缘总不能对外宣称有个组织叫黑龙帮吧?黑龙集团是必须的。

在入门仪式上小白也很大方,六名弟子每人传了一支赤铜蛟吻,并告诉众人这是坐怀山庄入门大弟子的信物,可以调用与节制其它弟子。所谓入门大弟子就是代师传法之人,一个门派不可能所有的道法都是掌门前辈亲自传的,挑选弟子传授入门的心法口诀,并且考察资质品行,这些都是入门大弟子可以做的事。根据坐怀山庄净白莲台大法的传承,这些人如果将来突破第四层次地“实相”境界,也可以收弟子入门,那时候小白就是祖师爷了,不过现在还没这种可能。

坐怀山庄的“高层”除了六名大弟子之外,还有护法吴桐,供奉刘佩风,总管顾影。顾影本来学的不是昆仑修行术,但这次也跟着小白凑了回热闹,不明不白的就加入了坐怀山庄这个不黑不白的组织。还有一人需要考虑,那就是仍在密室里闭关的清尘,清尘是什么身份等出了关再说吧,只要她自己愿意还不是小白说了算的事。

这天晚上,诸事安排完毕之后,白少流单独留下了刘佩风,他有话要和刘佩风一对一的谈。因为这一次坐怀山庄立派,借用了黑龙帮的人力,他等于将黑龙帮分化、转型、收编为自己的嫡系力量,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刘佩风原来是黑龙帮老大,现在成了坐怀山庄堂外供奉,白少流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在坐怀山庄的一间静室中,桌上放着几样小菜和两瓶酒,白少流请刘佩风小酌一番边喝边聊,他举起一杯酒道:“老刘,我敬你一杯,这么长时间你辛苦了。”

刘佩风:“白庄主你辛苦才对,我也没忙什么,真没想到我成了黑龙集团的董事长还是修行门派的堂外供奉,这一年日子过的跟做梦一样。”

白少流:“你是黑龙帮老大,我借助了你的力量,将你手下的骨干发展为我门下弟子,利用黑龙帮的资产成立了黑龙集团,黑龙帮还在,可是它的核心力量已经被我剥离,老刘你是怎么看的?对我有没有怨言?”

刘佩风端着酒杯笑了:“白庄主,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今天我才知道风先生没有骗我。”

白少流不解道:“你早就等这一天?这和风先生有什么关系?”

刘佩风:“那时候黑帮龙还没有今日规模,有一次也是这样风先生与我喝酒,他对我说如果能按他的指点每一步都做到的话,黑龙帮将成为乌由第一大帮派。我当时敬酒感谢他一直以来的指点,表示不会忘了他的好,结果风先生却笑着反问了我一句话。”

白少流:“什么话?”

刘佩风:“风先生问我——你可曾见过任何一个横行一方的黑帮头目,到头来有好下场吗?当时我惊的一身冷汗,反问他是什么意思,那天他喝多了,和我说了很多。”

这席话勾起了白少流的兴趣,他追问道:“我想破头也想不明白,像风先生那种人,怎么会搞出乌由最大的黑帮来?这根本不是他愿意看见的事情。”

刘佩风叹了一口气:“黑龙帮不是他搞出来的,从头到尾他没有插手任何一件具体的事,只是在关键之时指点我该怎么做而已。如果没有风先生,黑龙帮也不可能有今日规模,聚集那么多精英人才,比如武金刚是萧正容先生介绍的,烟北雨是常武局长介绍的,都是风先生指点我上门去请的。你要想知道他为什么,那就说来话长了。”

白少流:“不着急,反正今夜无事,有酒又有菜,你就慢慢讲给我听好不好?”

这天晚上,刘佩风对白少流详细介绍了黑龙帮成立与发展的经过——

刘佩风不是天生的黑帮分子,他原先是个生意人,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拥有一家公司,资产大约有三百多万,也算是个殷实人家了。他与吴桐还算同行,经营的是室内装修,做这种生意的讲究一方面是拿到工程,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干完活收钱,往往有很多尾款是收不回来的,装修干的再好总有许多客户能挑出来毛病,那就看对方是什么人了。

刘佩风为人诚信,在圈子里的口碑不错,客户对他的印像也好,所以生意也不赔。在他生意越做越大的时候,却在一笔最大的生意上栽了跟头,以至于倾家荡产。不是刘佩风不小心,而是他没想到这笔工程款会拖欠那么长时间,因为他接的是乌由市政府建造的会展中心某一展览厅的装修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