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始酬天下从眼前(上)

宣一笑于长行山中遇袭身亡,袭击他的人就是他追踪的人,事发突然,小白只看清了那人侧面的半张脸,按记忆画了图样交给了后来赶到的长行派掌门孙建业,托他转告昆仑各派追查此人。孙建业怎么会来?是宣一笑途中通知的,宣掌门知道自己所追踪之人修为高超,也不是一味大意傻追,不仅一路留下信号,而且在约格落脚之时联系了他人。

就在昨天夜间,路过长行县城,宣一笑通知了海南派弟子,文明社会不一定用法术,他打了个电话回去,告诉门人自己一路追踪一个可疑的外国游客到了长行山脚下,这人名叫约舍夫——这当然是约格入境时在各处落脚用的化名。

离当地最近的修行门派是长行派,在昆仑不算大派但还有些名气,宣一笑按昆仑修行人的联络之法,找到了在长兴县城中的长行派弟子长笑,托长笑通知掌门孙建业尽起门中高手接应。他此时已经知道约格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又不知对方来历用意,所以不敢大意。这是昨夜的事情,如果小白等人进城或许还能碰到宣一笑,可惜洛兮坚持没有进城。

约格离开的速度太快,孙建业率长行派弟子按宣一笑留下的信号追来稍慢一步,赶到时已经在宣一笑遇难一个时辰之后。约格发觉了宣一笑的跟踪,不动声色将他引入长行深山,突然出手反算,本来可做的很干净不留任何痕迹,却在得手时遇到了小白等人。

无论如何,宣一笑不幸遇难,没有来得及告诉小白太多的事,更多的情况还是孙建业赶来之后众人才得知的。但是大家并不知道凶手身份,也不知道他和宣一笑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什么要杀宣一笑?这一切只有等找到此人才有答案了。可以怀疑这人是教廷中的高手,但是没有证据又不能肯定,不能说来自海外又会法术的人就是教廷的,比如顾影也会法术也从海外归来,却不是教廷的人。

大派掌门宣一笑遇难不是小事,久未现身的梅野石立刻从海外赶回了芜城,向昆仑修行界下了一道江湖令。命令天下修行人按小白所绘图样“通缉”,如果发现此人行迹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擅自追踪,而是立即通知附近昆仑修士合力追击并传遍天下。远在乌由的三少和尚出门没多久又被叫回了九林禅院,因为他的三位师父法海、法源、法澄“离寺云游”不知去向。

梅野石这次考虑周密,动作也不小,竟然请出了三位神僧,而且他本人也亲自赶到了长行山口查看线索。根据小白和苍檀所述,那人不仅修为远高于宣一笑,而且苍檀与小白合力一击没有把他留住,因此不知底细。梅野石既想抓凶手又不想有人重蹈宣一笑覆辙,才做了这些安排。

如果知道那人身份,不论再高的高手也可以设法对付,但是一个不知底细的流蹿高手就很麻烦。梅野石这一下令,表面上的动静倒不大,但是约格却无法再露面了,他本来到昆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但是此时计划被全部打乱,能保命离开就是谢天谢地。

梅野石这次也破例向志虚大主教马可也发了份通知,告诉他昆仑修行人正在合力缉拿一个叫“约舍夫”的神秘高手,因为此人杀了一位昆仑大派掌门,请求教廷给与协助,如有发现请尽快通知,能帮忙则感激不禁云云,随通知还送去了白少流所绘侧面图样。马可也不能说别的,面子上只能答应帮忙,立刻派人将这份通知送到了教廷。

教廷得到消息,知道约格在志虚遇麻烦了,却没有办法,因为与他断了联系。约格也不傻,他不知从哪里听见的风声,从此销声匿迹不见。他要想再以游客的身份离境是很困难了,坐车坐船坐飞机都可能会暴露,要想飞天而去也不敢说就不会被发现。

但是志虚这么大,约格这种高手要想找个地方暂时猫起来,想找到他那也非常困难,可能已经悄悄的溜走,或者还在志虚,这谁也不敢肯定,因为他还没有返回教廷。

宣一笑在临终前将海南派掌门信物青光戒传给了小白,让人想起昆仑修行界一段往事,想当年海天谷上任掌门谭三玄身受重伤之时,将海天谷掌门信物海天令牌交给了梅野石,下令门下弟子皆受梅野石节制。但是这两件事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当时谭三玄未死,而于苍梧不在身边,他是想梅野石引走强敌再传位于苍梧,梅野石也那么做了。

可宣一笑交代的是临终遗言,他也没有立掌门传人,等于将海南派事务尽托白少流。小白现在算什么身份?如果他是海南派弟子,那么就已经是海南派掌门继位人,如果他不是海南派弟子,那就是“代掌门行事”。海南派还是海南派,但是需要掌门决定的事情都得请示白少流,他也有权立下任掌门。

修行大派弟子求的是天道超脱,很少听说大派掌门不得善终,可近代的海南派却成了一个例外。七叶杀了玄冥派掌门抱椿老人,夺琼崖道场另立海南派,他自己不久后也在昭亭山被风君子所杀,后来七叶的师兄宣一笑在昆仑前辈的支持下执掌了海南派,二十年后却不幸死于非命。不知是巧合还是轮回,海南掌门信物竟当着白毛的面交到白少流手中。

海南派掌门不好当啊,面临的事情也多,不仅是整个昆仑还是白少流本人。但此时小白最担心的人却是连亭,连亭晕过去片刻又醒来,抱着父亲的尸体哀恸不绝,闻者无不落泪。其他人根本没法劝,后来小白怕她过于伤身,几乎是强行将她拉走,火化宣一笑遗体时都没敢让她在场。他让麻花辫一直看着连亭不要出事,白毛也寸步不离连亭左右。

有一个人非常同情连亭甚至感到内疚,那就是洛兮。出事的时候洛兮和罗兵避入山林中,后来走出山谷看见了连亭抚尸痛哭的一幕,问小白怎么回事?小白也不隐瞒,一点点都告诉了她。洛兮听说连亭的父亲昨夜就在长行县城,如果不是自己坚持不进城,弄不好众人就能提前碰见,那么也许就不会出这种事,虽然没有任何人怪罪洛兮,但她总觉得自己有责任。

洛兮与连亭同病相怜,都是失去了父亲,但感觉是不一样的。洛兮早知洛水寒的病情,洛水寒去世时她心中是一绵绵的哀思之情,与连亭那种撕心裂肺之疼不同。洛兮见麻花辫太小又不太懂事,于是主动照顾起连亭来。连亭几天没有和任何人说话也不吃东西,人就象失魂一样,洛兮拉着她的手,不时柔声相劝,也许只有她最清楚该怎么劝连亭。

来的时候是连亭劝护洛兮,回去的时候成了洛兮劝护连亭。小白最担心的是连亭伤心伤神伤身,而白毛却提醒了另一件事:一旦连亭缓过神来,很可能要去找凶手报仇,那名凶手对她来说太危险了,一定要防止她私自离开。就在此时传来了梅野石下江湖令的消息,小白的担忧稍微缓了缓。两天后连亭在洛兮的劝说下终于喝了第一口水,小白总算眉头暂开。

因为这件意外,回程耽误了两天,回到乌由后洛兮要请连亭到洛园一起住,小白想了想也极力赞成。此时洛园已经是洛兮做主,罗兵见小白也是这个态度也不好反对,连亭回乌由后有一段时间住在洛园与洛兮为伴。那段时间白毛极其烦躁,小白干脆派了辆车让麻花辫陪着白毛经常去洛园看连亭,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当小白回到坐怀山庄的时候,宣一笑的死讯以及梅野石的江湖令已经传到乌由,海南派几名弟子腰系白麻以掌门之礼相见,都是一脸悲愤与期待之色。白少流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安定海南派。在小白返回坐怀丘的第一天,就在白毛居住的卧槽林中,在白毛的陪同下,与除了连亭外的每一位海南派弟子都单独谈了话。

找海南弟子谈话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解情况,了解之后才发现宣一笑派到坐怀丘的弟子每一个都不是随便派的,这七个人基本上就是海南派弟子的代表,将青光戒交给小白还真的深有用意。在白毛的建议下他当即决定升任对饮为海南派护法,与明杖共为左右双护法,对饮掌修行戒律,明杖掌修行传法,立刻赶回琼崖道场主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