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常叹天时不随愿

尚云飞眼中有亮光闪过,点头道:“白庄主果然人心通透,我还没开口你就知道我的来意,重建大毗卢遮那寺真须有此物相助。当然我也不会强借白借,今日见白庄主此地道场未成,建造所费必然需要不少,你我说话不必矫意客套,所缺之数请当场开口。我虽聚财颇多,却非为守财而聚。”

尚云飞来借润物枝,并许下重诺——坐怀丘的一切建造费用他包了,借还是不借?小白欠了欠身答道:“我倒不是矫意,但建造洞天所费我自己有办法,尚先生的好意我多谢了。恭祝尚先生重建大毗卢遮那寺成功,这等完成上师遗愿之心白某人也深感敬佩。”他拒绝了尚云飞的资助,也没说答应或不答应借润物枝。

尚云飞闻言抬头直视小白:“白庄主既然自有办法,尚某人也只能随缘了,往后如有需要相助的地方,尽管再开口。那润物枝,不知能否相借,我只用半年,半年之后定当归还。如果白庄主还有什么不便之处,也请开口言明,我能帮忙自当相助解决。”

白少流心中转了几转,说实话,他对尚云飞没什么太好的印像,并不想把润物枝借给他,但是在这种场合怎么拒绝呢?想到这里他看向张先生道:“张先生,今日聆听教诲心中多有所悟,你看我这坐怀丘道场应当如何建造,建成之后对乌由,对昆仑又有何意义?说实话,关于山川灵气我是个外行,张先生您可是个大行家,尚先生要借润物枝,该如何用,坐怀丘又应当如何续建,我想听听张先生的意见。”

张先生心中暗道:“你要借就借,不想借就不借,听我什么意见?我想看看热闹,看你如何应对这位贵客,你怎么把皮球踢到我身上来了?你小子还嫩点!……嗯,不对,这小子把我卷下水,用我去挡尚云飞,不仅不懒还很老道啊!”

想到这里张先生暗自苦笑着开口:“云飞啊,你上门借润物枝,为重建大毗卢遮那完成乃师之遗愿,我们都很敬佩。但是你刚才已经参观了坐怀丘,此时开口相借就有些强人所难了,此地道场建设所缺的其它东西还好说,唯此润物枝一日不可缺。”

小白也面露惊讶之色道:“张先生,真的是一日不可缺吗?假如有润物枝,其它一切条件齐俱,此洞天完工需要多长时间?如果没有润物枝呢?”

张荣道沉吟道:“一切条件齐俱?单这一点就很不容易,假如你想要什么有什么,得润物枝相助,此洞天也要到一年之后方可基本完工。假如没有润物枝,至少还要十数年光阴。”

张先生这话说的倒也不错,所谓一切条件俱备,就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东西有东西,连神仙都来帮忙,那也要一年多以后才能基本完成。道理是很简单的,你就是种根竹子下去,第二年才能破笋成林吧?虽然洞天之中不分寒暑,如果没有润物枝凝聚山川草木生发之气,园林成貌至少也要十数年时间。

小白皱着眉头故作惊讶道:“原来要等这么长时间?假如我将润物枝借给尚先生,半年之后再取回,此处建造暂缓又当如何?”

尚云飞还没说话,有两个人齐声开口道:“不可!”

小白一看是三少和尚和海南派的对饮,心中暗乐正等着有人说这句话呢,表面上皱眉问道:“二位道友,有何不可?尚先生为完成先师遗愿来借润物枝,我也不好因一己之私而阻其宏愿。”

三少和尚:“我也是佛门弟子,发宏愿渡尽天下,知宏愿为何。借物也是化缘,明知白庄主此物不可缺,还要上门相借,非缘法。云飞师叔此宏愿大,却不能因此认白庄主之心愿小,大毗卢遮那与坐怀山庄,一般无差别,但润物枝是白庄主之物。云飞师叔不可叫人舍山庄而为己得寺院。我所说若有不对之处,请师叔指证。”这小和尚嘴是碎了点,不过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对饮也起身施礼说道:“我等海南派七人奉掌门之命助白庄主镇守坐怀丘,维护此地清静,保我昆仑尊严,坐怀丘洞天未成之时守护终有破绽,建造不可一日暂缓。若论公义,坐怀丘之重过于大毗卢遮那寺,云飞师叔祖的宏愿我也深感敬佩,如有需要相助之处,我等也愿意尽力相助,但不能因此而暂缓坐怀丘的建造。”

尚云飞面不改色,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淡淡道:“诸位不要误会,我绝无让坐怀丘洞天暂缓建造之意,随缘而已并不强求。”

小白一摆手:“尚先生,不是我不借,而是实在此物不可缺,坐怀丘之于乌由,乌由之于昆仑,如今意义重大,以非我一人之私事。这样吧,一年之后,等此洞天建成,您再上门相借我一定双手奉上。”言下之意你既然等了二十多年了,就再等一年多吧。

尚云飞点头道:“一年之后如果我还需此物,就来登门相借,在此先谢谢白庄主了。”说完话起身向在场诸位回礼告辞,并没有多做客套停留。他来去匆匆,众人一直把他送到坐怀山庄大门外,只见眼前景物微一恍惚,如泡影晃过,尚云飞已然不见,众人纷纷感叹其修为神奇,而张荣道看着小白暗暗点头微笑。

……

尚云飞有些郁闷,淡淡的,却无法完全释怀。他返回志虚已经两天了,并不是以山魔国投资巨子的身份,而是以昆仑修行前辈的身份。他并不知道润物枝已经到了白少流手中,第一站拜访了茫砀山洞天,东昆仑合力建造茫砀山洞天之事尚云飞知道,当时就有润物枝相助。

现在茫砀山洞天主事之人是西昆仑妙羽门掌门羽灵,羽灵以前没有见过尚云飞,但也听说过他,尚云飞到访茫砀山羽灵接待的很礼貌,对尚云飞也很尊重。尚云飞提出要借润物枝,羽灵告诉他润物枝不是自己的东西,是孤云川绯焱所有。

绯焱这个女子在东昆仑出了名的不好打交道,但尚云飞自持身份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孤云川。孤云川都是女子,尚云飞也没有擅入,只在山门外的驻足亭通报。绯焱不在,孤云川掌门绯寒在驻足亭也很恭谦有礼的接待了他,并且告诉他找到绯焱也没用,润物枝已经送给了乌由白少流。

尚云飞又找到了乌由坐怀山庄,坐怀山庄中恰好各派修行人聚会,大家对他都很有礼貌很尊重,但是当他提出要借润物枝时,包括张先生、三少和尚等很有影响的芜城同道在内,没一个帮他说话的,都支持白少流暂时不借。

尚云飞感慨啊,他感觉到自己所受到的尊重与礼遇是那么的虚幻不实,大家仅仅尊重他的身份而已,而这个身份并没有多大意义,那么自己的财富意义就更不大了,在坐怀丘山庄的遭遇就是个例证。想当年他的师父葛举吉赞活佛到芜城找梅氏夫妻,也就是梅野石的亲生父母梅存菁与付引慧,想借用青冥镜改动山川地气,也是被当场回绝。历史轮回,师徒同遇。

感慨的同时脚下不停向康西而去,他并没有飞天,以神行千里之法穿越山野市镇,如穿行泡影常人难以察觉。当他穿过一个游人如织的风景区,从悬崖峭壁下登空而过,游人中突然有一金发碧眼的青年也飘身而起与他并肩而行,满山游客竟然都没有查觉。这人识破了尚云飞的梦幻泡影大法,跟上了他的神行速度,而且能在泡影中隐藏自己的行迹不为游人所见,其修为可不是一般的高超!

尚云飞心中惊异,但举止不乱,踏足升腾而起落在一块山石上,那青年也飘飘然站在他的身边。山石下就是游客行走的山路,一个卖茶叶蛋和鲜黄瓜的小贩正在吆喝,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抬头却发现不了有两位高人就在山石上说话。

尚云飞:“你是谁,现身有何事?”

年轻人不答反问:“尚先生忘了吗,当年在华兹街我们还合作过,买下两家公司又拆散了转卖,彼此收益不少都很愉快。”

尚云飞:“原来是约格先生,没想到十年不见,你竟有如此神通?当年你从华兹街突然消失,难道是去周游世界了?”

约格还是不答反问:“尚先生此去乌由,没有借到润物枝吧?”

尚云飞眼神中露出逼人之意,沉声道:“你怎知我到乌由的行踪用意,难道你在跟踪我吗?”

约格笑道:“尚先生不要误会,我们曾经是朋友永远是朋友,我没有跟踪你,只是等在你的必经之路上,给你一个喜讯。”

尚云飞:“什么喜讯?有话就说。”

约格:“我有一群朋友,都是精通大范围祝福净化神迹的高手,他们已经赶到康西,如果尚先生愿意,不用润物枝一样可以恢复千年山川纯净。”

尚云飞:“原来你是教廷的人?”

约格点头:“是的,我想尚先生在山魔国已经见过了约翰大主教,他是我的朋友,我是受他的委托来的。”

尚云飞:“无须你们帮忙,我一样可以做到,哪怕是没有润物枝。”

约格笑了:“我一点都不怀疑高德可印您的大神通,可是以你一人之力,又要多少年光阴?昆仑修行人并不肯真心尽力帮你。当年你的师父修为在你此时之上,不是一样没有完成吗?”

尚云飞:“那是时局之乱天下动荡,我上师也无能为力。”

约格:“你为何拒绝朋友的好意呢?我们能帮你,半年之内可恢复康西千里山川纯净气息。”

尚云飞反问:“好意,你是有条件的吧?”

约格:“其实也没别的条件,约翰应该已经对你说过,我们需要你手中那枚神奇的魔法石。”

尚云飞:“星髓在我手中,对我本人的意义已经不大,但对我的门徒将来还是有用的,我为什么要给你?”

约格:“世间之道就是经营之道,有取有予,你想一想,如果不恢复大毗卢遮那寺你上师的传承,又哪来的真正门徒呢?还有一件事你不要忘了。”

尚云飞面无表情道:“什么事?”

约格:“千里山川灵气易得,万众敬愿之心难求,大毗卢遮那被毁已久,你有你上师当年那份尊望吗?康西民众,有人已不知葛举吉赞活佛,而大多数人连你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尚云飞淡淡道:“大毗卢遮那智慧光明,染化人心而渡,非借我之名。”

约格:“尊敬的高德可印,我们信仰不同,但我很钦佩你这份宏愿之心,虽然我不知道你真正在想什么,但是我有我的想法,你愿意听一听吗?”

尚云飞:“就算我不听,你不也正在说吗?”

约格:“你一个人,无人造势,无人宏扬,难道要在康西一带挨家挨户送钱去收买人心吗?这也不是你能做愿做的事情。我知道你还有神通,但你能在康西向万众显现大毗卢遮那法身吗?如果你那么做,昆仑神君梅野石一定不会答应,就算不淡修行戒律,他也不会希望除他这个神君之外再出你这么一个神王,何况你们两人之间本有旧怨。”

尚云飞:“我们之间的事,无涉昆仑,你也不要挑起隙怨。”

约格:“你不要误会,我不仅不想挑起隙怨,而是想弥合隙怨。教廷几番向昆仑修行人示好,可昆仑盟主梅野石并不重视也不愿商谈,我想通过尚先生的事,表达我神圣教廷的平和相助之意,以避免在昆仑的争端冲突,在这里发生的误会已经太多了。”

尚云飞:“你不是没有其他条件吧?”

约格:“刚才说的话就代表了我们的利益,这利益不就是一种条件吗?当然对于尚先生来说,我们还需要你手中的神奇的魔法石。”

尚云飞想了想道:“星髓我可以给你,不过我不接受你其它任何的条件。”

约格:“那是自然,我们各取所需,彼此有共同的利益,也没有伤害任何人,我们对尚先生的真心相助,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请问神奇的魔法石何时可以交给神圣教廷?”

尚云飞:“世上言而无信又言过其实者太多,您别介意,我不是说你,但我怎么能知道你能帮我又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等你能证明你们的能力以及诚意的时候,再来找我,我自会把星髓相赠。”

约格笑道:“那好,就这样说定了,尚先生请去康西吧,到那里自然就知道我们有没有诚意与能力,我就不耽误你的行程了。”

尚云飞与约格在此分手,继续穿行人间泡影向康西而去,而约格隐去身形施展空气魔法向北缓缓飞离。这时山石下那位卖茶叶蛋的小贩抬起了头,破草帽没檐,太阳晒着他的半张脸,竟然是海南派掌门宣一笑。

宣一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从南海琼崖一路跟踪到这西斧山的,他跟踪的人就是约格。两日前宣一笑却发觉有人曾登上过海南派道场的后山绝壁,那个地方除了海南派弟子没有人去,普通人也根本上不去,引起了他的警惕。

如果有人曾悄悄的到过琼崖后山,还能不被守山弟子察觉,此人修为一定不一般。琼崖道场附近也有一处旅游风景区,常有不少各国游客,本没有什么稀奇。宣一笑出山巡视,发现有三名游客脱离了旅游区主线路行走深山之中,绕了个大圈又回到了风景区,他就觉得不太正常。海南派的高手已派往坐怀山庄,宣一笑亲自尾随暗中观察这几个人,想发现有什么异常?

这一跟下来路就走得远了,奇怪的是他没有任何发现,约格等三人就像普通的游客一样,从南到北游览志虚名山大川,基本上就是在最热闹的旅游区行走,那种场合各国游客很常见,也显不出他们有任何异常。已经跟出两千多里地了,宣一笑正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却恰好发现约格终于露出了破绽——此人会法术,而且修为相当高深,甚至在自己之上。

尚云飞施展泡影人间神行之法穿行而过,连宣一笑都没太留意约格却立刻发现了,约格施法进入尚云飞的人间泡影,形迹隐去与他交谈。宣一笑知道这两人修为高超不能随意窥探,当下收敛神气不动声色,连他也没有十分听清约格与尚云飞在山石之上谈了什么。

那两人分手后,约格终于施展法术飞天而去,宣一笑两边看了看,此两人以从不同方向逐渐远离。这时宣一笑必须做决定,是不是继续跟下去?如果要跟的话跟哪一个?稍一犹豫两人就都不见了,他有些后悔出来的匆忙没有随身带传令弟子。想了想,眼看约格的形迹就要消失不见,他决定暂时继续跟踪约格,等到了他的下一站落脚点再说。

宣一笑一动身,已经远去的尚云飞突有感应,驻足回头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却不动声色的继续转身前行——他没管这闲事。

……

西斧山上约格与尚云飞会面,被宣一笑看破行迹,跟踪约格而去。白少流在乌由干什么?他却没干什么大事,而是陪着两个女人在逛菜市场。一个女人自然是庄茹,另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竟然是顾影。

顾影举手投足都有一种高贵冷艳的气质,但是提着菜篮子的姿势怎么看却怎么别扭,就像这菜篮子是偷来的似的。看来顾影还真不适合干这个,庄茹也看出来了,笑着说道:“顾小姐,你把菜篮子给我拎吧。”

顾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不要叫我顾小姐,叫我顾影就可以,我还是第一次逛菜市场,没想到这里这么热闹。”普通的菜市场嘈杂脏乱,有些洁癖的顾影还真是第一次来,她来这里的完全是为了陪小白和庄茹。

小白最近很忙,难得有机会回家陪庄茹,庄茹的脸好的差不多了,就差最后一次手术。小白打算晚上完成那最后几刀,那么庄茹的脸上就要贴满胶布又有一个星期不方便出门了,所以趁着今天出门逛逛市场。

顾影前几天已经见过张先生,向他请教了很多问题,并且重新绘制了坐怀丘的整体设计图。张先生很欣赏顾影,甚至动了收徒之念。张先生的女儿张枝拜在孤云门掌门绯寒门下,是孤云门的掌门大弟子,却对张氏家学不是很感兴趣。

风水、数术、玄学、相术、符阵等等杂学,在两昆仑恐怕没人能与张荣道相比,然而他想挑一个天资聪慧能传承此道的人却非常难,有一个人学这些倒是很合适,那就是风君子。但风君子与张荣道之间只是切磋请教而已,不可能正式成为张荣道的传人弟子,张荣道曾经还希望自己的女儿张枝能够嫁给风君子,将来后代家学不绝,可惜愿望未成。

张荣道看见顾影动了收徒之念,但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借着设计坐怀丘洞天,悉心指点了她很多东西,观察她所学如何,暂时没有离开乌由。张先生怎能看不透顾影对小白的心意?这天小白要回家看看,张荣道就对顾影说你陪他一起去吧,顾影欣然而随,连菜市场都跟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