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妄破云开迷人归

破了这个真实的妄境也许还可能有别的方法,但是白少流却不敢轻易尝试。他并不了解她的过去,所以只能想到这条唯一最稳妥的办法。假如去干扰伊娃的回忆会是什么结果?比如现在吴桐出面去追求她,她没有嫁给海恩特,没有发生后来齐仙岭上的事情,那就是由真入妄,这个妄境不知终点在哪里,对于吴桐来说可能是痛快了,对于伊娃来说就难测了。

白少流从小爱做白日梦,妄念那是大大的有,但他自幼通透人心却习以为常,妄行几乎没有。这妄心天劫对来他说是十分特殊的,既简单又艰难。简单就在于他什么都不用做,只等到那最后一刻去出手,艰难也在于此。从救人的角度,有人也许能做到一时义气赴汤蹈火,但像这样不动声色的静守三年时光非常人所能为也。

小白向吴桐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吴桐皱着眉头苦笑道:“原来是这样,那我什么都不改变,就去认识她一下好不好?”

白少流想了想笑道:“历史的轨迹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有人总是幻想如果穿越重生回到过去,自己可以改变时代,他如果真有这个才能,为什么不能站在现在去创造一个理想的未来呢?……你如果想认识她,可以去试试,其实我们是在一个人的心念中,你想改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吴桐:“那么我可以去和她打个招呼了?”

白少流:“可以,不过你不能改变她嫁给海恩特的事实,我们在她的心念中也改变不了其它人的命运,海恩特还是会死在齐仙岭。”

吴桐听了小白这句话,立刻抬头去寻找伊娃,此时不知不觉周围场景已变,海恩特抱着伊娃已经冲出了大厅来到了另一个房间,这里设施十分齐全,有专门的医务室,医师已经简单处置了伊娃的外伤。这医师还不是普通的医生,竟然会普通的治疗魔法。

海恩特一脸歉意的坐在伊娃身边,握着她的手道:“对不起,伊娃小姐……”

伊娃靠在床上看着海恩特,眼神中有温柔之意:“不要说对不起,你是一名真正的战士,将来也会成为一名荣耀的骑士,就算在训练场上,你也和在战场上一样认真,我很欣赏你这种性格。”

小白等人并没有移动脚步,但是周围的场景自然变换,他们也来到了医务室门前。听见这段话吴桐却愣住了,因为他听不懂,那两人说的是郁金香公国的母语。吴桐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站在床边道:“伊娃小姐,您伤的要不要紧?”

然而伊娃就像没有看见他也没有听见他说话,仍然和海恩特在交谈,没有一点反应。吴桐有点摸不着头脑的回头问小白:“她看不见我们吗?”

小白也有点意外,情况和他想的还有些不一样,他仔细看了看四周突然明白了什么,苦笑着对吴桐说:“这是她的回忆,回忆中没有你和我,这些都是真的,不是我们不能扰动,而是根本改变不了。”

吴桐有些急了:“那我们怎么救她?”

“破妄、破妄、破妄。”白少流喃喃自语连道三声,突然眼神一亮抬头道:“这真是机缘!她的记忆里并非没有你我,但要等到最后一刻,我们应该出现在什么时间?”

吴桐也反应过来:“三年后齐仙岭上,风先生算命的时候,那时我先出现,你后赶到,正好与鲁兹动手。”

白少流笑着点了点头:“那便是真妄合一之处,我们才可以触动这个世界,刚才我怕扰动了她回忆的担心原来都是多余的!……等吧,不等也得等,你能不能?”

吴桐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伊娃,咬牙道:“能!大不了我就守她三年!”

白少流看着吴桐若有所思:“这其实也是你的修行。”

这时赤瑶总算明白周围的情况了,牵了牵小白的衣襟问道:“小白,我们要在这里待三年吗?”

白少流:“是的,我们要做三年的旁观者,日子会很枯燥漫长……要不,我教你读书写字如何?”

赤瑶面露喜色:“好啊好啊,我不怕枯燥,这比八百年来的经历有趣多了,谢谢小白,我还不识字呢!”

吴桐这时才发现小白竟然能和身边的一位奇特的红衣女子说话,他指着赤瑶问:“白总,这位是?”

白少流:“她是我的护法侍者赤瑶,跟着我一起进入这个世界的。”

吴桐嘴张得能够塞进去一个鸭蛋,半天之后才问:“你是怎么带她进来的?我在密室中没有看见她!”

小白神神秘秘的一笑:“我自有我的办法,求你一件事,回去之后不要说出关于她的事,就算我们两个人来的。”

吴桐:“白总吩咐我照办,不过……我真佩服你!”

白少流:“你佩服我什么?”

吴桐凑到小白耳边压低声音道:“清尘和顾影两位姑娘就在你身边,你进入伊娃的精神世界竟然还带了这么漂亮一个妞,这三年你可不寂寞了,泡妞泡到白总这个境界,我真是六体投地!”

白少流推了他一把道:“你这个大色狼少管我闲事,你要不是想泡人家媳妇能跟我进来吗?”

吴桐苦着脸道:“这个结果我也没想到,只能看不能吃呀。”

白少流打趣道:“等把她救醒,有你吃的时候!”

赤瑶弱弱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白少流:“我们在夸你漂亮!……赤瑶,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坐怀山庄的护法吴桐。”

吴桐上前给赤瑶见礼,赤瑶松开白少流的胳膊学着样子也给吴桐回了一礼,这时小白脸色一沉很严肃的说道:“吴桐,你的修行经历十分特殊,是以我的定力强压你心念中的狂躁度过魔镜天劫,其中有重大的缺陷,正好可以在今日弥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看上伊娃那个女人,你就默默看着她这三年来的经历吧,她如何嫁给了海恩特,又如何和自己的远房堂兄通奸。……这是你的心性穿凿的机会,就当我与赤瑶不在,你无声静守三年,要是办不到我现在送你退出去,我一个人也可以救伊娃。”

吴桐想了想答道:“白总的意思是说我不是来观光度假的,这三年也是一种修行?那好,就按你说的办,我留在这里。”

三年,弹指漫长的三年,吴桐静静的旁观在伊娃身上所发生的一切,而小白开始教赤瑶读书写字。这三年赤瑶不仅学会了志虚国方正文,甚至还学会了三门外语。假如在平时给你三年时间去上学,一门外语都有可能学不会,但这里的情况不一样,因为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只是在别人的回忆中身临其境,不仅是赤瑶,就连吴桐和小白也都学会了三种不同的语言。

也许想不学都不行,伊娃就是在海恩特离开郁金香公国去乌由的时候,请了一个专门的志虚国语老师教她志虚国语与方正文,伊娃的志虚国语学得半生不熟,三位旁观者倒把郁金香语学的十分流利。除此之外,他们还跟随着伊娃回忆中的场景,了解了很多贵族礼仪以及罗巴联盟列国的风土人情。

有些回忆自然是谁见了都无所谓,但有些场景就不适合旁观了,比如伊娃与海恩特的床第之事,还有她与阿狄罗偷欢的情景。吴桐只能看,一开始眼睛冒火,后来摇头叫骂,再后来就当欣赏,最后只有叹息了。俗话说非礼勿视,在这些场景中小白就退到尽量远处,同时也告诉赤瑶请勿观赏。

赤瑶还有些好奇,同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曾悄悄的问小白:“他们是在交配吗?”

小白一本正经的答道:“那是人世间的男女爱欲之事。赤瑶,你既然在愿望中化为人形,也希望有一天能行走人间吧?那么我就和你讲一讲人间事。”

赤瑶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很久之后才弱弱答道:“等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我还有行走人间的机会吗?我只是一缕元神,身体是一张弓,与妖怪也不一样,恐怕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谢谢小白,你给了我这三年,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小白安慰道:“不要失望,人间有很多神奇之事,总有办法的。我答应你,等我们出去之后,我一定请教高人,看看有没有元神凝聚形体之道?”

赤瑶抬起头,很感激的看着小白:“我对你来说就是一张赤炼神弓,你完全可以不理会我的想法,假如有一天我真的能够脱困而去,对你并没有好处。”

小白笑了笑:“好处?我们是朋友,你的好处就是我的好处,难道你会不帮我吗?”

赤瑶举起一只手指天道:“如果小白真的能够帮助我脱困,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仍然会留在小白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不会失去赤炼神弓,也不会失去赤瑶!”

小白按住她的胳膊:“先不要说这种话,真有那么一天再说。”

赤瑶瞪大眼睛:“小白,你不相信我吗?”

小白点头:“我相信你是真心的,赤炼神弓属于我,但你不仅仅是一张弓,真的有那么一天,你就是你自己。到时候你还想做什么,看你自己的意思。”

赤瑶:“我刚才已经指天应劫发誓,此言必不悔改。”

白少流心中暗自叹息,每个人的想法都因处境而来,赤瑶现在的最高愿望就是元神脱困而出,不再是一张冷冰冰的赤炼神弓。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她发誓永远追随小白,然而这“追随”的意思却可以有各种理解。小白恨清楚要实现她这个愿望可能性实在太小了,但他也不想让赤瑶失望,没说什么点头算是答应了。

在伊娃的经历中,小白还遇到了一位熟人,就是他曾经救过的那位教廷牧师海伦。海伦的父亲是阿拉丁国尼斯城的一位商人,也是一位虔诚的教廷守护者,和维纳家族有生意上的关系。在一次聚会上,海伦的父亲带着海伦去拜访阿芙忒娜,当时伊娃也在场。

这小姑娘真的很可爱,就像一位美丽活泼的小公主,同时小白发现海伦很崇拜阿芙忒娜,第一次见面就抓着阿芙忒娜的手说:“维纳骑士,我听说过你很多事迹,你曾经率领教廷的战阵消灭过世界各地的黑暗生物,一个男人也很难像你那样能取得那么多荣耀,你真了不起!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吗?”

阿芙忒娜笑着对海伦说:“力量的源泉在每个人心中,当你学会不再恐惧,你就拥有了力量,它来自于我们对正义坚定的信仰。”

赤瑶发现小白看着海伦在微笑,好奇的问道:“小白,你认识她吗?”

白少流:“是的,曾经打过交道,她很单纯。……不要管这些人了,来,那边跳舞了,我们也跳舞吧,我教你!”此时的小白万万也想不到,在不久的将来,就是因为海伦,他挑起了震动整个罗巴大陆的一场滔天大乱,这些都是他救醒伊娃之后的事情了。

三年时光终于过去了,海恩特在齐仙岭身死,伊娃闻讯赶往乌由,小白与吴桐还有赤瑶当然也出现在同一班飞机上。这时吴桐说了一句:“终于要回家了,到了乌由,事情可以了结,这三年真不好受,但是我过来了!”

白少流:“恭喜你,这也算修行有成。”

吴桐看着伊娃说:“她做了很多错误的选择,不过能看出来,她现在已经后悔了!”

白少流试探着问道:“她是个寡妇,曾经也是个荡妇,这一切你都看的清清楚楚,还想泡她吗?”

吴桐:“泡,当然要泡!否则不是白等这三年?还记得那炼狱中的场景吗?她那样悔罪,就让我去救赎吧。”

小白还没说话,就听身边的赤瑶叹了口气幽幽道:“我也是个寡妇!曾经还是个祸害。”

此时的赤瑶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不通人事的赤蛟元神,这三年的经历她学会了很多东西,也了解人间很多事情。当年雌雄双蛟在终南山中作乱,搞得人畜遭殃,结果被终南派弟子斩杀。赤蛟原是雌雄一对,雄蛟早已形神俱灭,所以赤瑶说自己是个寡妇,还说自己曾经是个祸害。

白少流拉住她的手柔声安慰道:“你身已死,一缕元神再化人形,现在的赤瑶已经不是当初的赤蛟,不要这么说话。”

赤瑶:“吴桐不嫌弃伊娃,小白会嫌弃赤瑶吗?”

白少流:“这是两回事,不可相提并论。你不是发誓要不离不弃吗?你既然不弃,我何嫌之有?……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三年来你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赤瑶低头道:“因为很快就要回到乌由了,这段日子转眼就要结束,赤瑶有些伤感而已。小白你不一样,你在人间还有那么精彩的事情,还有那么多人陪伴。”

白少流:“你在赤炼神弓中能与我神念交流,有空的时候我就多陪你聊天,直到想出办法助你脱困,我发誓!”

赤瑶笑了:“你可以御赤蛟飞天,有空的时候就放出赤焰蛟龙巡游天下,我也可以多看看山川美景,元神脱困之事我也知道万难,只能随缘不必强求。”

小白和赤瑶如今是什么关系?这很难说也说不清,假如你和另一个人并不讨厌的人朝夕相处三年,也会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况且小白很招人喜欢,而赤瑶也非常温柔可人。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就是相守三年而已!这是在伊娃的精神世界里,小白定心不动安然而处,自然不会也不能为所欲为。不过呢,赤瑶已经非常了解小白以及他身边的人和事,而小白也当然非常了解赤瑶这个“人”,算得上是赤焰知己吧,比所谓的红颜知己意义更深。

最后的那一天终于来到了,当伊娃走上齐仙岭时,坐在山顶上的风君子看着她微笑点头,风君子身前的吴桐转身看见了伊娃。三年来一直没有办法触动的场景在这一刻突然改变了,吴桐发现伊娃看见了自己,也向他点头淡淡的打了个招呼。这是真妄相合的一刻,吴桐终于出现在伊娃的记忆中,现在的他取代了伊娃记忆中的吴桐。

白少流告诉他,从这一刻开始一切都不要改变,就像曾发生过的那样去做,除了对付鲁兹的最后一击。这时就听见风君子在他身后咳嗽一声问道:“既然交了卦金,你想算什么?”

吴桐怔了一下回头道:“先生给我看看面相吧?”

风君子抬起头道:“你的样子,包括你刚才的身姿神态,很象一头狼!”

吴桐随即笑了:“狼?是猛狼还是恶狼?”

风君子:“色狼!”……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当天的场景重现,风君子给吴桐看相,又给后上山的伊娃算了一命,然后起身飘然而去,下山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伊娃听见“风君子”三个字,拔剑追下山去,吴桐也拔剑追了过去,山路上遇到鲁兹的突然袭击,一番并肩苦战开始。

正在危急之时,白少流“赶到”了,祭出雕翎神芒将偷袭者逼出藏身处。一个披着黑斗篷的人手持魔法杖凌空站立,发出的各种魔法千变万化,以一敌三竟丝毫不落下风,就在此时伊娃看着空中那人惊叫一声:“是你!”

伊娃一开口那人的身体就是一震,透明的魔法杖在阳光下突然变得像白炽灯一样的刺眼,一股澎湃的能量波动传来。吴桐早有准备,转身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伊娃道:“危险,快趴下!”不由分说就把她扑倒在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

空中一线黑光射来,却没有射中伊娃,因为白少流也早有准备。他张弓射出一道赤焰流光化作蛟龙形状,在空中怒吼冲碎了这线黑光,张开火焰巨口吞没了猝不及防的鲁兹!

……

密室中的顾影、清尘、白毛、阿芙忒娜目不转睛的看着小白与吴桐,这两人刚刚入坐不久毫无声息。就在此时突然听见吴桐大吼一声:“危险,快趴下!”然后一俯身就摔到了石台下。

小白衣袖中飞出一根赤色的弧形短棍,在空中发出一声嘶吼盘旋一圈又飞回到袖中。此时白玉莲台上的伊娃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缓缓睁开了眼睛。——小白成功了!

阿芙忒娜一个箭步跃上白玉台,跪在伊娃身边道:“伊娃,你终于醒了?”

“阿娜?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齐仙岭上吗?”刚刚睁开眼睛的伊娃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仍停留在曾经的记忆里,就像那些事刚刚发生过一样。

“你在齐仙岭上被鲁兹所伤,差点丢了性命,是这二位先生救了你。……你已经昏迷很长时间了,也是这二位先生把你救醒的。”阿芙忒娜解释道。

伊娃坐起身来,感觉浑身无力,阿芙忒娜赶紧扶住了她,这时伊娃看见了摔到地上的吴桐惊讶道:“你怎么了?你的腿上有伤!”

吴桐的腿上确实有伤,他的裤子左大腿的位置已经被鲜血染红,这伤受的十分奇特,原来就在刚才的妄境中吴桐转身抱住了伊娃把她按倒在地,伊娃手中的短剑刺中了他的大腿,退出精神世界之后吴桐的左大腿竟然真的受伤流血。

吴桐从地上爬了起来,笑着说:“我没事,一点皮外伤,你没事就好。……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吴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