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默守三秋恍梦龄

几百年前,有一位年轻的船长名字叫摩斯特·维纳,他第一次率商船出海前往黑非大陆,又到了山魔大陆,最后满载而归回到罗巴大陆郁金香公国。在船即将要靠岸的时候,码头上有一辆马车受了惊,狂奔不已,有一位美丽的少女为了躲避马车不甚落入水中。维纳船长看见了少女惊恐无助的样子心头一热,想也没想就从没有停稳的船上跃入海中……

一个很普通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他救起了美丽的姑娘,给王国带回了大量的财富,不仅得到了功勋爵位,姑娘也成了他的妻子。他们在一起生活的非常幸福,有了自己的城堡,成为了当地受人尊敬和羡慕的贵族,经常在自己的城堡中举行晚宴,在温和的好天气中带着猎狗与朋友们一起去打猎郊游。……

三年以后,维纳船长一次要出海,妻子到码头去相送,当船刚刚起帆,美丽的妻子还在码头上招手,突然码头的另一侧有一辆马车上的马受惊了,狂奔过来将他的妻子撞入海中。船长回头恰好远远的看见了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纵身跳入大海游向码头,在海中抓住妻子全力将她托上水面,此时一个浪打来,他就失去了知觉。

当维纳船长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医生的眼睛,自己脸上的胡子长长的牙龈上还带着血丝,竟然仍是几年前出海归来的样子。医生说他刚刚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差一点就呛水丢失了性命,他是为了救一位躲避惊马落入海中的少女,跳入大海溺水昏迷的。原来这一切都是幻觉,在维纳船长溺水昏迷之际,竟然有了这样一段漫长的幻觉。

阿芙忒娜的故事很简短,到这里就讲完了,她问小白:“你在伊娃的精神世界中停留了半天,而我们所见只是一瞬间,与这个故事中船长的经历是不是很相似?所以我认为这完全是有可能发生的事。”

白少流:“好离奇的故事,你是听谁说的,看来你完全相信它是真的?”

阿芙忒娜淡淡的笑了笑:“摩斯特·维纳船长,就是我们维纳家族的祖先,这个故事在我们家族中代代流传。”

白少流:“原来是这样,那维纳船长醒来之后呢?”

阿芙忒娜叹了一口气:“他告诉了医生以及其它人这个故事,接下来的一切就像幻觉中所发生的那样,他给王国带回了财富,国王也赐予他贵族爵位,他成了一名受人尊敬和羡慕的贵族。……只有一点不一样,很遗憾,事实上他并没有救起那位姑娘。……我的故事讲完了,你该介绍在伊娃灵魂深处见到的景象了。”

阿芙忒娜说了一个不知是真是假,也难说是悲剧还是喜剧的故事,打消了白少流心中的一些困惑,原来自己的经历并非不可能发生。小白仔细回忆了一下,复述了在伊娃的灵魂深处那段经历,除了赤瑶的出现其它都原原本本讲了出来。

小白的口才还不错,如实介绍这段经历也足够骇人听闻,听完后几个人都沉默了,良久之后阿芙忒娜首先开口道:“燃烧灵魂的黑魔法,让她的灵魂在炼狱中受煎熬,那有着黑色羽翼的伊娃,便是她精神世界的主宰,你进入其中无法与她正面对抗。……而那沼泽中挣扎的伊娃,正是她想自我救赎的灵魂,你一定要把她救上来。……你一旦想救她,另一个伊娃就会阻止,根据你的描述,她的灵魂世界中有另外两个人物很关键。”

白少流:“风先生和吴桐?”

阿芙忒娜:“是的,那是她昏迷前现实世界折射入灵魂深处的意向,她在自我折磨,同时也在自我保护,在等待救赎。”

顾影有些不解的问道:“风先生在其中为什么会是那么一种奇怪的形象?如果伊娃真的认为他是既强大又不应该伤害,风先生应该在天堂才对,怎么跑到炼狱里去算命了?”

阿芙忒娜苦笑:“信仰不同,风君子怎会出现在上帝的天堂中?也许在一个人的灵魂深处,对事物的理解比平常人都更加深刻,那种形象倒很象个在世仙人。……我也不清楚这是风先生在她的灵魂中主动留下的印记,还是伊娃自己的理解?但无论如何,风先生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现在需要关注那个站在沼泽边上的吴桐。”

白少流皱着眉头道:“可是我应该怎么办呢?那个世界中的所有人,都是伊娃的精神投影,不会与我沟通,包括齐仙岭上的风先生根本就不能理会我。”

这时白毛突然暗中叫道:“小白,你可以把吴桐带进去!你忘了他是怎么修炼的吗?别人不行,但你可以把他带进去!”

白毛一语点醒梦中人,白少流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既然赤瑶可以随自己进入伊娃的精神世界,那么吴桐或许也可以!吴桐经历魔镜天劫,不是他自己的定心修炼所破,而是白少流以共情之术在摄欲心观中带着他一起修炼的,这是一种很特殊性的经历。也就是说小白可以用定念带着吴桐一起深入定境,从而也把他带入伊娃的精神世界。

如果成功了,还有一个极大的好处,那就是伊娃是认识吴桐的,在她的精神世界里本来就有吴桐。想到这里白少流站起身来道:“吴桐就在外面,我立刻把他叫进来,和他商量商量也许有别的办法。”

吴桐正在石龛外守着密室入口,密室门突然开了,白少流叫道:“吴桐,你快来,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吴桐转身问道:“白总,你不是要救醒伊娃吗,成功没有?”

白少流:“我进入了她的灵魂世界,但是没有救醒她,现在需要你帮忙。……吴桐,我问你,你想不想救她?”

吴桐:“这话问的,我当然想!”

白少流:“怕不怕危险?”

吴桐:“危险?当初在齐仙岭上我拔剑的时候处境就很危险,但是我并没有一人逃走,白总你还不了解、不信任我吗?倒底是什么意思?你快说!”

白少流微微一笑:“你这头大色狼,真是色迷心窍了,还好你也不算完全自作多情,虽然只在齐仙岭上见过一面,但伊娃的心里有你。”

吴桐摇头问道:“她心里有我?我听不懂。”

白少流:“等你进入了她的灵魂深处,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有些话,我就要在这里和你交代清楚,你要仔细听好了……”

小白带着吴桐走进密室,对阿芙忒娜说道:“这一次,我要和吴桐一起进入伊娃的灵魂世界,应该有把握能够救醒她。”

阿芙忒娜不解的问:“你还能带着别人进入?既然如此,为何不要我帮忙?”

小白摇了摇头:“我与吴桐曾经在定境中一体修行,所以可以试一试,其它人不行。”

这时清尘面有担忧之色走了过来:“小白,这一次你要进去很长时间吗?”

白少流:“时间不长,对你来说也许只是一弹指而已,不会等太久的。”

清尘:“可我刚才听你讲的经历,你在她的灵魂世界当中可能会停留很长时间,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要……”

小白笑着说:“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乖乖的等我回来好了。”

顾影看着小白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其心意与清尘差不多。小白又搬来一张莲花石座,让吴桐在对面座下,两人之间躺着昏迷不醒的伊娃。定坐之前,小白在神念中问白毛道:“这一次是要真的动手了,你刚才说这是入他人妄境,如果能破也是我的修行,请问还有什么指点吗?”

白毛沉吟道:“净白莲台大法的第四层实相境界,就有妄心天劫,此劫不破,实相境界也不能破。破妄之道为师者不言,不过我想还是可以指点你两句的……”

白少流:“有什么指点快说,再晚就来不及了。”

白毛刚想说话,突然想起了二十年前在昭亭山上听到的一段话——“世间破妄之道有二,其一以妄境归真景,其二以真境合妄心。此二者皆可破妄修为精进,可那第二条却是魔堕歧途,你今日之修为冠绝天下,但我观你之心性,早在妄心天劫之时就已走偏。”

这段话是风君子与他在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决战之前,两人各拿着一壶酒坐在山头上对机锋时说的,当时七叶决战在即自然不能被对方动摇心念,但是今天回想起来却突然不敢轻易开口了。它自己可以无所谓,但万一风君子说的话是真的,如果关于破妄之道自己的领悟确实是偏了,那此时就不应该让小白去冒险。如果小白救伊娃之事失算,对谁也没有好处,对它白毛也没有好处。

想到这里白毛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没有太多的话可以指点,你这一去,要仔细分别真心和妄境。”

小白点了点头正要闭目入定,同时以御器之法感应赤炼神弓,突然神念中又传来一句话,却不是白毛的声音而是出自赤瑶:“小白,你又要带我去那个世界了吗?太好了!”

这句话却把小白吓了一跳,赶紧在神念中回道:“赤瑶,你怎么可以和我说话了?”

赤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那个世界回来,你一旦以御器之法感应赤炼神弓,我就可以和你说话。”

白少流苦笑,自己遇到的事情真是奇妙,能与他以神念交流的以前是一头驴,现在又多了一张弓。没有时间仔细追究,他闭目垂帘再入定境,以共情之术在伊娃的神识中再一次寻找灵魂深处的那个世界。这一次有备而来,如果能够成功的把吴桐也带进去,那就有机会一击得手,该怎么做刚才在密室外已经和吴桐商量好了。

这一次进入伊娃的灵魂世界十分突然,元神重现,他和赤瑶同时出现在齐仙岭上风君子的身边,而天空中那个展开黑色羽翼的伊娃仍然冷冷的看着这一边,就像他刚刚退出时那样。小白一现身,就看见伊娃黑色的瞳孔一阵收缩,他立刻大喝一声:“吴桐!”

山脚下有人喝道:“在此!”

这个世界中居然有人能回答他的话,说明吴桐已经进来了,小白成功了!吴桐出现在哪里?事先连小白也没想到,吴桐就出现在沼泽旁边,手握着银色长剑。他面前沼泽中赤裸的伊娃抓着剑刃,在污泥中扭曲着身体向吴桐挣扎着伸出另一只手。也就是说吴桐出现在伊娃的灵魂深处,与原本就存在的那个吴桐合二为一。

吴桐早有准备,弯腰抓住伊娃的手,一把就把她拉了起来,抱起她转身就往齐仙岭上跑。吴桐一动天上的伊娃就发现了,天空弥漫的凶杀之气一起,却停顿了那么片刻,只听伊娃沉声喝道:“是你?”

就这么一个短暂的停顿,吴桐抱着沼泽中救起的伊娃撒腿如飞跑上了齐仙岭,一边跑一边大喊:“就是我,我是来救你的!”

天空的伊娃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背后的羽翼陡然展开如垂天之翼,带着毁灭的力量向齐仙岭扫荡而来,小小的一座山头就似狂风骇浪中飘摇的小舟。在吴桐抱起沼泽中的伊娃同时,白少流一招手,赤瑶化作一张精巧的弓飞到了他的手上,小白张弓射出赤焰蛟龙,这一箭的去向却不是天空中的伊娃,而是锁链中的鲁兹。

赤焰蛟龙箭射中鲁兹,他发出的惨呼就像地狱里魔鬼的嚎叫,身躯在一瞬间化作四散的飞灰,与此同时天上的伊娃卷出的垂天黑翼刚刚降临到齐仙岭上空,吴桐抱着另一个伊娃已经跑到了小白身边。随着鲁兹灰飞烟灭,风君子面前那张幌子上“仙人指路”四个字突然射出无数道光芒,众人眼前一花,这个灵魂世界彻底消失了。

以上就是白少流仔细考虑之后与吴桐制定的计划,在这个世界里不出手则已,一动手只有那么瞬间的机会,正面对抗谁也不是天空中那个伊娃的对手,打碎这个世界的关键在于两点:一是救出沼泽中的伊娃,二是消灭伊娃灵魂世界中的鲁兹。

等他们再看清面前的景象时,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白少流张弓射箭,手中却没有了弓,吴桐扔然做怀抱状,怀中却没有了伊娃。身边也看不见风君子,耳中却听见了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他们站在一个大厅里,大厅周围还站了不少人,大厅中央有一男一女正在比剑。

小白首先反应过来,叫了一声:“赤瑶!”

“小白,我在这里。”身边有女子的声音回答,然后一支柔软的手挽住了小白的胳膊,原来赤瑶就在小白的身边,同时进入了这又一个奇妙的场景中。

吴桐有些不知所措的放下手,问道:“白总,这是什么地方?伊娃呢?”

白少流一指大厅的中央:“伊娃在那里,她在和海恩特比剑。”

吴桐抬眼望去,只见大厅中央那一男一女正在持剑相斗,女子正是伊娃,而那男人吴桐也认识,正是曾经与自己英流河斗剑的海恩特。此时的海恩特比印像中更加英俊威武,手中的十字长剑舞动生风,带着剑气光芒寸步不退直逼伊娃。而伊娃用一条丝带系住披肩的金发,手挥长剑左突右闪,身形矫健婀娜,动感的曲线显得妖媚诱人。

正在此时又听见双剑交击之声,剑锋相触擦出一串火星,伊娃的脚下一滑似乎手腕也一软,没有挡开海恩特刺来的一剑,这一剑正刺入她的右胸上方。在场的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叫,声音最大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伤人的海恩特,另一个是旁观的吴桐。

吴桐一纵身正想跳到场中,突然身体一紧又软倒,原来是被小白扣住脉门拉了回来。白少流沉声喝道:“你不能乱动,也不能乱说话,仔细看着!”

吴桐:“白总,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白少流皱眉看着眼前的场景沉思半晌,这才开口缓缓的说了四个字:“回魂仙梦!”

吴桐:“我不明白,这不是你的修行法门吗?和伊娃有什么关系?”

白少流:“修行神通并非凭空而来,所谓慧根众生皆俱,浑噩时如宝镜蒙尘而已。据说中阴破瓦之际,往往一生经历重现,我们现在应该就在伊娃的回忆中。”

吴桐惊道:“什么!难道伊娃快要死了吗?”

白少流点点头:“是的,她快死了!灵魂在炼狱中所受煎熬已经解脱,我们现在正处于她临死前的那一刻!”

吴桐一把抓住小白的袖子:“白总,你一定要救救她!”

白少流:“我们不就是来救她的吗?”

吴桐:“可是她要死了呀,我们该怎么办?”

白少流:“你不要担心,她的死在此时、也不是此时。”

吴桐:“什么意思?”

白少流:“如果我们在她的灵魂世界之外,这一段回忆过程只是一瞬间,但在她的灵魂世界之中,我们将经历漫长的全部过程。……大厅那边有个电子钟,你看看日期是什么日子?”

吴桐看了一眼又一声惊呼:“老天,是三年前!”

白少流:“就是三年前,我想这是她与海恩特结交的开始,这一段回忆将直至齐仙岭受到鲁兹的伏击结束,到那时,伊娃会真正的死去,在这个世界中,我们还有三年时间。”

吴桐:“三年!那我们该做什么?”

白少流:“你先别说话,让我好好想想……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

小白确实需要好好想一想,他原本以为在灵魂深处的炼狱场景中将伊娃救出,这个妄境就会破去伊娃就会醒来,然而事实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炼狱的世界消失了,又进入到伊娃的真实回忆重现中。此时他们不能再退出伊娃的精神世界,因为没有机会再回来,他们一旦离开伊娃很可能会立刻死去,在这个世界中的三年时间,不过是现实中的弹指一瞬而已。

但是假如他们救不醒伊娃,等到伊娃死去,他们元神也很有可能困在一片虚空中永远无法再逃脱,会不会有这个结果谁也不敢说。所以邓普瑞多曾经说过唤醒伊娃十分凶险,不仅对伊娃凶险对救人者也很凶险。而且白毛也说了,这便是妄心天劫的考验,既然是天劫考验当然不会那么轻松的渡过。他们该怎么做?

当吴桐终于明白众人的处境时,心乱如麻,他的心乱不要紧,但是白少流的心不能乱。赤瑶和吴桐都是小白带进来的,不受这个精神世界的意念牵引,但是白少流的定心一乱,立刻就会退出去,那么伊娃十有八九就死定了,没有时间再救醒她。良久之后白少流终于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吴桐,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份定性和耐心?这是一个考验,如果你不想,我现在就送你出去。”

吴桐:“什么考验?你快说!”

白少流:“有人曾提醒我进入他人之妄境,要分清真和妄,我想我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我们现在不可妄为,不要干扰伊娃这一段真实的回忆,让一切事情按照历史的轨迹去发生,直到最后那一刻。在那一刻出手阻止鲁兹,那么伊娃的灵魂世界不会再受到黑魔法的伤害,那是唤醒她的最后的、也是最好的机会。这漫长的三年,你是否可以忍耐?”

吴桐:“三年!我只能在她的回忆中默默的看着?我不能追她吗?她现在还没结婚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