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维摩诘处对神明

(题记:维摩诘,梵语,可理解为净名无垢、在欲行修、处染不染。)

坐怀丘密室有大小两处,小密室是一间疑室,就在石龛之后,这间密室的后壁上有隐藏的密道,通往山腹中的大密室。大密室是个巨大的山腹空洞,经过了人工修建与雕凿,与七叶当年的终南山宝库十分相似,正中是一座巨大的白玉莲花台,两侧各有三间耳室,四面石壁上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石龛用来存放物品,密室后面还有一条密道通往山外。

伊娃躺在莲花台上,身体周围有红、黄、蓝三色晶石等边对称放置,形成一个魔法光罩护住伊娃的身体。阿芙忒娜站在白玉台前问顾影:“原来你们一直将她藏在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刚才进来的这条密道,也是你布置的吧?”

顾影点点头:“小白不在的时候,我确实帮了不少忙。”

阿芙忒娜看了看四周:“这里是他试炼庄园的中枢重地,按照昆仑修行人的说法是道场洞天的修行密室,恐怕没有几个人能进来,居然完全交给了你,他对你倒是没有秘密。……你们之间,已经成为分享秘密的人?”

顾影脸色微红没有说话算是默认,阿芙忒娜又说道:“白少流,确实是个人才,我今天才真正看出来。难怪洛水寒那么器重他,风君子也肯指点他。”

顾影问:“维纳老师为什么说今天才看出来?他以前也做过很多事,非常人所能。”

阿芙忒娜:“杀拉希斯、拿下鲁兹、破阵射杀雅各,只是在常人看来相当了得,却并非为人所不能为。但是今天不一样,千头万绪一朝了断,竟如此分明干脆,在场众人各怀心思,他却能一身而行处置的皆无异议,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办到。”

这说的倒是大实话,从齐仙岭的命案、到王波褴之死、鲁兹之死、昨夜的混战,这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纠纷,白少流在众人面前三言两语就全部处理完了。这里面有些事情已成为悬案,有些细节真相还不是很清楚,但白少流根据现有的情况了断,毫不拖泥带水,在没有新的证据出现之前,谁也没有借口再缠下去。换一个人别说处置的这么明白,就是把这些事陈述一遍都会觉得脑筋发乱。

顾影听见阿芙忒娜如此夸奖情郎当然芳心暗喜,微笑道:“维纳老师不了解他才会觉得很惊讶,今天的事情,我早知他能办到。”

阿芙忒娜:“听说白少流曾得到过风君子的指点,风君子栽培人确实很神奇。”

顾影:“小白有一段时间在滨海公园随风君子和萧正容学习文武之道,老师自然高明,可最重要的还是小白自己出色。”

阿芙忒娜:“萧正容是谁?”

顾影:“是风夫人萧云衣的哥哥,身份是一名海军军官,也是一名志虚国术高手。”

阿芙忒娜沉默片刻,这才又问:“他今天身边还站着清尘,你能否看出他们的关系?”

顾影轻叹一声:“不用看,他们将是昆仑道侣,关系是公开的。”

阿芙忒娜:“你呢?”

顾影没有正面回答:“小白和风先生不一样,我和维纳老师你的想法也不同,我了解他的性格,对好意多宽怀也很有主意,我既然喜欢,自然不愿错过。”

阿芙忒娜:“给你一个建议吧,在白少流这种人面前少用心机,不要让他违心也不要让自己违心,只有这样才能有你想要的结果。……算了,这一方面我也没资格指点你,我自己还没弄明白呢。”

顾影:“对了,今天有件事要求你,是关于清尘姑娘的,她受了‘神之审判’的伤害,至今无法呼唤神迹,您能不能为她进行‘力量的重新唤醒’仪式?……你曾经救过她,就算救人救到底吧!”

阿芙忒娜扭头看着顾影,蔚蓝色的眸子带着疑问:“你求我帮助清尘恢复法力?为什么要在这私下的场合呢?为什么不当着清尘与白少流的面?”

顾影:“这样更好,小白心里清楚就行,他让人心动的地方就是不会不理解你的苦心。”

阿芙忒娜:“力量的重新唤醒,不仅仅是个仪式,也是一种试炼,我一个人来进行很困难,不过可以尽量试一试,同时还要看看清尘自己能否通过试炼的考验。”

顾影:“只要维纳老师答应帮忙就行,还需要什么我们去准备就是了。”

阿芙忒娜:“等见了清尘才清楚,这个仪式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其实今天要接受试炼的是白少流,进入伊娃的灵魂深处很凶险,邓普瑞多长老早已声明。”

顾影:“小白说过有把握,他会小心的。”

阿芙忒娜看着昏迷的伊娃轻轻摇头道:“你还不是十分明白,有凶险的不仅是救人者,还有被救者。……可现在不得不试,就算伊娃因此遇难,也总比灵魂永远禁锢在黑暗的炼狱中要好。如果万一失败,我想伊娃也不会怪我们。”

“维纳小姐请放心,我既然有把握一试,自然会尽最大的努力,有一线希望也不放弃。”密室门口有人答话,小白和清尘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头眼神严肃的驴。

阿芙忒娜转身点头示意:“二位好,我替伊娃多谢白先生了!……你们怎么还带来一头驴?要知道施法救人你不能受任何惊扰。”

小白指着白毛说道:“它不是一头普通的驴,是坐怀丘镇山瑞兽——也就是通灵的吉祥物,不会惊扰我的,有它在身边,我更放心。”

白毛神念中叫道:“你可真能扯,我又成了吉祥物?……算了,快办正经事!”

阿芙忒娜看了白毛一眼:“既然白先生说没关系,就让这个吉祥物站在一旁吧。……白先生,你真的有把握进入伊娃的灵魂世界又能从容退出吗?”

白少流:“上个月还没有把握,但前不久我去了一趟终南山学习炼器之道,很有收获,应该可以一试了。……就是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阿芙忒娜:“不论成功失败,恐怕就在今夜便有结果。白少流,你为什么决定在今夜出手呢,昨天那一场大战才刚刚处理完毕?”

白少流笑了笑:“你也看见今天坐怀山庄的事情了,很多人都觉得世界上的烦恼多,那不如眼前事当日毕,能办就办。”

阿芙忒娜点头:“你做事倒干脆,那就这样办吧。今夜之后,这个地方正好还有用。”

白少流:“什么用处?”

阿芙忒娜:“方才顾影告诉我,清尘姑娘需要进行‘力量的重新唤醒仪式’,以恢复召唤神迹的能力,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恢复法力。这种仪式需要一个绝对安静不能被打扰的空间,我看只有这间密室合适。今夜不论你能不能唤醒伊娃,明天我就打算进行这个仪式。”

顾影走过来拉着清尘的手道:“清尘妹妹,维纳老师已经答应为你疗伤,虽不知有多大把握成功,但你一定要试一试。”

白毛在一旁道:“小白,你这个买卖做的好啊!这边人还没救醒,那边已经答应帮你救人,还让顾影给了清尘一份大人情,几头摆的很平啊?”

小白在神念中回道:“这可不是做买卖,做该做的事情而已。”

白毛:“别高兴太早,你把人救醒了,阿芙忒娜也把清尘治好了,才有你想要的结果,否则……”

小白打断它的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随人愿、事在人为,我尽力就是。”

那边清尘也向阿芙忒娜鞠躬道:“谢谢维纳前辈,上次你在拉希斯手下救了我,这次又要麻烦你,以前有些误会,但现在我知道你是好人。”

阿芙忒娜:“谁都有过误会,但是你很幸运,不要谢我,要谢就谢白少流。……这个仪式相当于你们昆仑修行人所说的闭关,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办,现在就可以去处理。”

清尘:“这么长时间?我没什么事情,明天回家打声招呼就行,就是要辛苦维纳前辈了。”

阿芙忒娜看了一眼顾影,又看了一眼小白,说道:“你不要叫我维纳前辈,要么和白少流一样叫我维纳小姐,要么和顾影一样叫我维纳老师,因为你需要跟我学一些东西。……这些明天再说,白少流,你既然要眼前事今日毕,那么现在就开始吧!我不完全清楚你怎样进入伊娃的灵魂世界,但还是有些建议的。”

阿芙忒娜的建议很讲究,她建议小白分两次进入伊娃的精神世界,第一次就是观察那里的情况,不要有任何触动。因为谁也不清楚伊娃灵魂深处是什么状态?小白观察清楚之后退出来,一方面大家一起分析,另一方面也是试验自保之道——如果他贸然触动伊娃的灵魂,危急时刻不知怎样退出就麻烦了。第二次进入再正式设法将伊娃唤醒,阿芙忒娜考虑的很周到。

一切准备完毕,小白一挥手,一道赤色霞光盘旋着从袖中飞出,从耳室中卷来一座莲花石座轻轻落在白玉台旁边,调息正身、收摄心神端坐其上,闭幕垂帘面对伊娃。三枚魔法石组成的护罩已经收起,其他人为了尽量不干扰小白也退到远处静静的观望。

没有精气莲花护身、没有法力纵横四射,静悄悄的甚至一点动静都没有,小白神念精微已经进入到一种深深的定境中,在定境中将“共情”神通发挥到极致,寻找昏迷中伊娃那深深埋藏的意识。昏迷的伊娃什么反应都没有,意识中一片空荡荡,小白似乎进入了一片漫无边际的虚空,这种感觉很类似用星髓锻炼神识的情景,又像炼化千年妖丹玄牝珠时的经历,但又不完全相似。

白少流的“共情术”并不能完全察知另一个人所有的心理活动细节,只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伊娃这种失去了自我意识的情况。白少流要寻找她精神深处被禁锢的灵魂世界,并不是挖个坑往下钻那么简单,关键在于他自己的定境有多深?他在施展共情术的同时,自己意识也要返归于灵魂深处。

按《白莲秘典》所载,小白的定境要达到八识之外的“白净识”,方能突破净白莲台大法第四层“实相”的境界。换一种说法,那就是由定生慧、元神显现,当初炼化玄牝珠时,小白与赤瑶也是以元神沟通。当他进入这种状态之后,实际上等于完全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密室中的一切时间与空间概念已经与他无关了。

不知何时何地,漫无边际的虚空忽然变换,小白眼前一亮耳边有声,来到了一片非人间——

不知身在何处,这是一个从未见过的世界,第一眼看见的是远方的一座高山,这里的“天”特别高,而这座山也特别高,天有多高山就有多高!不要去想象这幅场景是什么概念,因为它是一个与我们平时所知完全不同的世界。在这里五官感觉十分清晰,一眼可以看到天上。

只见天上霞光荡漾、祥云如茵,英俊的天使展开洁白的翅膀自由的飞翔,头戴花冠唱着悦耳的歌,如天堂如仙境,空中似极远又似极近处有三个光环交错散发着圣洁的光辉。

看见这光辉,小白莫名有一种想跪下膜拜忏悔的冲动,他立刻反应到这是伊娃的精神世界造成的影响,这就是伊娃灵魂深处的景象。在这里,伊娃的意识是主宰,所有的意念都会加在小白的感觉中,刚才一不留神,定心差点被这景象中的精神意念侵入。

小白反应过来之后,这才又感觉到天上的场景是可望不可及,景色本身就带着这种情绪。然后他就看清了周围的景象,他站在离山脚极远的不知名处,面前是一片迷蒙的广漠平原,到处不时迸射出浓烟和火焰,紧接着他听见了号角的声音。

他看见空中站着一位金光闪闪的骑士,造型很像金光战阵中的亚拉,高举号角正在吹奏,那号角带着金边,正是小白从深海里捞上来的那种。号角声响起,冰雹与火焰掺着鲜血落到地上,平原上所有的树木与草早已枯焦成狰狞的扭曲状,然后小白又看见另外六名骑士也出现在空中吹响同样的号角。

接连的号角声中,小白眼前出现的景物越来越广阔,头顶上出现了日月星辰,四面出现了大海河流,太阳和月亮灰暗了,不断有燃烧的星星坠落,海水在沸腾。小白突然反应了过来,风君子让他读《圣经》,曾专门折好了三处书页,而此间所见,不就是“圣经·新约·启示录”中末日审判之前的景象吗?如果真是这样,还有七位天使拿着神大怒的碗才对,伊娃的灵魂深处竟是这样一个世界!

心念及此,眼前场景立刻就有反应,面前高空出现了七名愤怒的天使,手捧七尊巨碗对着白少流作势欲泼。这些都是伊娃的意念形成的,所有的场景由远及近展开,实际上就是白少流一点点感知伊娃灵魂世界的过程,他不仅仅是在“看”同时也在“读”种种情绪与信息。

在这七位天使面前小白感觉到的就是“审判”,置身其中面对的是一种考问,有生以来所行的所有事迹都在心头真实重现的追索。小白默默的说了一句:“我无罪亦无亏。”然后号角声消失,天上的人也不见了,他终于看清了面前的烟火平原,该去寻找伊娃了。

小白摇头暗道:“伊娃呀伊娃,你要是在我们小白村长大的,今天所见就不是吹号拿碗的天使,而是阎罗殿前的刀山油锅了!看刚才的架势,在你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你是过不了这一关的,天使的碗一定是泼了下来,根据《圣经》所载,那滋味可不好受!”小白这一关过的有惊无险,然而却远非看上去那么简单。

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院长邓普瑞多曾经说过:“唤醒伊娃,不仅需要能进他人灵魂,而且这个人还要满足三个条件。”——首先这人要有一颗不沾染邪念纯净的心灵,能够拒绝外念的牵引保持清醒。其次就是这人的一生没有亏欠之处,因此灵魂在炼狱中不会受到伤害。第三个条件是这人要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他的精神力量一定要远比伊娃强大。

刚才的经历证明小白符合前两个条件,接下来就要看他是否符合第三个条件了。这里是伊娃的精神世界,一切规则都是伊娃的意念形成的,小白的定力要比伊娃强大的多,才能在这个世界里“保持”自己。现在他要试一试——这个世界能不能因为自己的进入而发生改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