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谁道世事言难尽

人世间有很多事引起了很多争端,争来争去都是在扯皮,而扯皮各方都希望将民意扯到自己一方。比如A国发生了一场乱子,事情闹大了电台电视台的记者进行采访,纷纷根据自己的希望和倾向性来进行加工报道。如果事情闹的再大一点,惊动了国际那就更热闹了,B国的新闻社把杀人恶魔说成英雄斗士,A国的电视台又指出所谓的斗士其实就是暴徒。

这还不算最混乱的,如果大家的说法不一样,又有B国奸细在A国挑逗民意,说A国掩盖真相其心可诛,请看B国如何主持公道云云。为什么会这样?那因为A国的乱子与B国有关,或者说有关B国某一撮人的利益。就这么扯来扯去问题往往越来越复杂,真相反倒被人遗忘。

而白少流最不喜欢这种扯皮,所以他一开始就想把鲁兹被杀的经过如实的展现出来,直截了当请阿芙忒娜说话。阿芙忒娜站起来问道:“我可以向各位出示证据,请问小白庄主,这里的光线能够暗一些吗?”

白少流点了点头:“没有问题!……那就辛苦维纳小姐了。”说话的同时他拔出腰间的寒金蛟吻,一片赤焰霞光射出发出了一个信号,两侧山梁以及身后主峰顶上分别射出三道赤色的剑光,剑光在天空交汇化成一片光幕渐渐消失,与此同时坐怀丘外蓝天白云的景像也消失了,众人上空成了一片白茫茫的虚空。这时顾影在小白身边一挥白斐木法杖,随着法杖的颤动周围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

昏暗中出现了一个光点,光点悬浮在空气里飞到了空旷的山谷中央,那是一个闪光的魔法水晶球。水晶球在空中悬停之后向四面射出光芒,光芒散开就像一个膨胀的立体投影,等这一片投影空间静止下来几乎充满了山谷的空旷处,坐在周围的每一个人身临其境般的目睹了这光影中发生的事情。

傀眼空间水晶球术十分神奇,射出的光影记录了以阿芙忒娜为中心,鲁兹潜入她的别墅企图暗算的所有过程。从满天浓雾笼罩中降下一条灰影开始,鲁兹如何突然出手,阿芙忒娜如何与他相斗,直到空中黑魔法大爆发,鲁兹借机遁走却突然一头栽向大海。最后一个场景是白少流从海中将鲁兹捞出来扔在礁石上,鲁兹的样子像是已经死了。

傀眼空间水晶球记录的场景是如实再现,一经记录就没有办法再修改,而且每一次演示都是从最初场景开始不可能从中节取,但是有一点,施展魔法的人在演示它的时候可以选择什么时候结束。阿芙忒娜也不笨,不想节外生枝,没有演示后面白少流两巴掌打醒鲁兹逼问的那一段。

这段光影记录已经足够了,它首先证明了“白少流杀鲁兹”这个事实,因为鲁兹逃走时确实是被白少流从天空施法擒住,像个断线的风筝一头栽进了大海,伴随着半声嘎然而止的凄厉惨叫。其次它证实了鲁兹确实是个黑暗的亡灵法师,在他与阿芙忒娜天空对话时那一声突然的大喝:“接受来自地狱的召唤,成为我的奴仆吧!”犹如在众人耳边响起。

光影中半边天空突然暗下,鲁兹的魔法杖爆出一团黑光将周围空间吞没,形成一团乌黑的翻滚浓云,这浓云中传出凄厉的呼啸声、嘶哑的嚎哭声、狰狞的冷笑声,翻滚的边缘伸出无数黑色的厉爪形状,从四面八方向阿芙忒娜擭去。虽然明知道那是很久以前发生的战斗,但周围的人仍然心神震动不已。

阿芙忒娜停止魔法收起了水晶球,在场众人仍然一言不发,还停留在震惊之中。教廷众人没有想到堂堂的志虚大主教,年轻一代的魔法天才,竟然会是一个黑暗的亡灵法师,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昆仑修行人同时也在震惊场景中相斗的两人修为之高,在座有不少高手,但是设身处地想一想,都没有把握像阿芙忒娜那样能在铺天盖地爆发的黑魔法中击败鲁兹。

阿芙忒娜不仅在教廷而且在昆仑修行界也非常有名了,在昆仑出名主要原因是她和风君子之间扯不清的恩怨关系,有人把她当个笑话看,今天才知道这阿芙忒娜竟如此强大!阿芙忒娜二十三年前莫名其妙挨了风君子一顿揍纯属意外,后来她成为了教廷中最出色的神殿骑士,私下里甚至有“圣女战神”的称号。不说别人,在场昆仑修行人中修为最高的杜寒枫也在心里暗自掂量,就算他全力出手也没有战胜阿芙忒娜的把握。

众人都不说话,白少流却站了起来,向着一脸震惊的众人道:“维纳小姐已经展示了她的证据,今天请维纳小姐来只是为了让大家更加确信此事,而不是听我白某人一面之辞,其实我也有证据。……请诸位闭目凝神。”

众人刚刚从惊诧中回过神来,却听闻白少流也有证据,纷纷闭目凝神好奇的等待。大家的眼睛刚刚闭上,脑海中却出现了一副奇异的场景,此时又听见小白的声音道:“诸位不要惊骇,也不要以定力驱散我传送的神念,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让大家也看一看我当时所见的场景。”

这声提醒很及时,小白的移情开扉术并非无敌,定力深厚的修行高人完全可以在自己的神识中驱散他强加的意念,他想用这种方式需要大家主动的配合,否则以一人之神念无法强行压制这么多高手的清醒神识。众人闻言安定心神接受脑海中传来的神念场景,这与刚才的傀眼空间水晶球魔法又有不同,刚才只是身临其境的观察,现在等于亲身重历了一遍白少流当时的经历。

白少流埋伏在别墅外,看见鲁兹带着浓雾鬼鬼祟祟从天上来,暗算不成与阿芙忒娜飞到天空相斗,小白一直从海面上追了过去。天空一场黑魔法大爆发之后鲁兹欲遁走,海面上飞出一道银链似的光芒和一个金色光环击中了他,鲁兹惨叫半声坠落大海。事件过程与阿芙忒娜刚才的演示完全一致,就是观察的角度不同,这两人先后展示的证据互相印证,哪怕有再大的神通也没有作弊的可能。

白少流的移情开扉术与阿芙忒娜的傀眼空间水晶球术,在事件的同一时间点结束,收法之后他淡淡的说了一句:“众位可以睁开眼睛了!……亚拉,我想问你两个问题。”

亚拉睁开眼睛,坐怀丘外灰蒙蒙的虚空已经散去,仍是一片蓝天白云风和日丽的景像,与刚才的骇人经历相比简直是恍如隔世。亚拉还没回过味来就听白少流突然开口问话,他下意识的点头道:“问吧。”

白少流:“第一个问题,鲁兹用的是不是黑魔法,对此我没有研究,但你身边坐了那么多魔法高手,能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吗?”

亚拉与身边众人对望一眼,无可奈何的齐声道:“是的。”

“那你们说他该不该杀?”白少流第二句话声调突然高了起来,又急又快语气十分严厉。

亚拉等人还没说话,就听陶奇大喝一声:“该,罪该万死,王八蛋!”其它人都不主动开口插话,只有陶奇口无遮拦喝了出来,这边的昆仑修行人脸上都露出了笑意,但是眼神看着对面都是冷冷的。

堂堂的志虚大主教竟是一位黑暗的亡灵法师,这是一个极大的丑闻,亚拉等人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半天答不出话来。如果换一种场合,他们宁愿不相信眼见的事实,一口咬定白少流以邪术制造谣言,甚至翻脸动手,但是今天不可能,对面坐的那些昆仑高手比他们更强大——白少流想证明真相也是需要后盾的。

这时灵顿侯爵咳嗽一声开口问道:“白先生,就算这一切都是真的,你怎么会知道鲁兹那天晚上会去维纳小姐的别墅,而你恰好在一旁?”

白少流微微一笑:“问的好!……吴桐,把肯特夫人带来!”

只听他一声令下,吴桐从山林中走了出来,双手举着一张床,他走到山谷中央把床放了下来,众人又发出一阵窃窃私语,只见床上躺着一位双目紧闭的妖娆美女,既像在熟睡又像陷入深深的昏迷。

小白不管众人如何议论,指着伊娃说道:“她的名子叫伊娃,是乌由教区的神官海恩特·肯特的夫人,她丈夫死于齐仙岭,她到齐仙岭去查看线索,却被一名凶徒以黑魔法袭击,是坐怀山庄的护法吴桐救了她,我赶到的时候那凶徒还未及逃离,看背影那人正是鲁兹!……当时我没有证据,所以才会求维纳小姐对外宣称肯特夫人就在她的别墅中昏迷不醒,并在那里待候凶徒前来杀人灭口。……灵顿侯爵,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众人又是一阵议论,没想到其中内情还如此复杂,灵顿侯爵脸色变了几变,就像抓住了什么破绽似的又问道:“方才白先生提到齐仙岭上海恩特神官被杀,难道白先生就不能也解释几句吗?”

白少流:“既然今天让大家都来了,我就要把所有的事情做个了断,省得你们日后再做来纠缠!……海恩特神官在齐仙岭窥探昆仑大宗师风君子前辈图谋不轨,昆仑长白剑派弟子薛祥峰路过与他起了冲突,鲁兹神官暗中出手,诱使薛祥峰杀了海恩特企图嫁祸风前辈,不料昆仑海天谷弟子王波褴在齐仙岭下撞破鲁兹形藏,于是王波褴也有了杀身之祸。……此事纠缠日久,今天就此揭开吧!”

小白一开口竟然把事情的真相说了个八九不离十,他是怎么知道的?其实他不知道,他是猜的,或者说他是编的。既然教廷的人能够信口开河以假设来指控,他白少流为什么不行?编故事小白也拿手,而且编的顺理成章,反正怎么对自己有利怎么编呗,这一套谁不会啊。

灵顿侯爵站起身来上前一步,手指白少流道:“你胡说!当时你不在齐仙岭,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才胡说!把手放下!”就听见白少流身边有人一声娇斥,原来是清尘提起紫金枪抖了个枪花摇指灵顿侯爵。她今天的心气本来就有点不顺,刚才白少流将亚拉等人问的哑口无言,就这个灵顿侯爵站出来阴阳怪气的说话,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白少流冲清尘微微一笑:“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就那样,我不介意。”又转头对灵顿侯爵道:“王波褴临死前所见最后一个人就是我,他告诉我那天在齐仙岭上看见了薛祥峰和鲁兹匆匆离去,教廷神官被杀,鲁兹主教不闻不问反而匆匆离开现场,你说这意味着什么?”这几句话说的半真半假,反正王波褴已死谁也无法证实。

灵顿侯爵放下手道:“薛祥峰、鲁兹、王波褴都死了,谁也没有证据。”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了白少流那神奇的法术,完全有可能向大家重现王波褴生前说过的话,赶紧又改口道:“就算王波褴生前说过在齐仙岭上见过鲁兹,空口无凭也不能算什么证据。”

这时就听对面一个悲愤的声音喊道:“师伯,果然是这帮奸徒害死了波褴师兄。”原来是海天谷弟子波棋终于忍不住开口,他是在对苍檀说话,苍檀此时已经站起身来,手持枯檀杖紧紧盯着灵顿侯爵以及对面众人。

又有一人离坐而起喝道:“众位谈到了我祥峰徒儿,难道今天就没人为他之死给个交代吗?白庄主,你想怎么主持公道?为什么不问问我杜某人的意见!”

小白也站起身来走下石台,向各人行礼道:“诸位少安毋躁,逝者已去,大家也不急于三言两语,今天既然开口说到此事,一定要弄个清楚明白。一个一个来好不好?”

杜寒枫:“好,杜某人就等着看白庄主如何处置。”

白少流:“杜掌门也别等,第一个就从你开始,当着众人之面希望你能如实说话,请问,那天你徒弟薛祥峰怎么会去齐仙岭?”

杜寒枫愤然说道:“他是奉我之命,我来到乌由听闻齐仙岭上有人窥探我昆仑大宗师风君子前辈,就命小徒前去劝告那人离开。请问这有什么不对吗?”

白少流淡淡一笑:“杜掌门消息很灵通啊,也很关心风前辈,我当然无话可说。那么首先就给你一个交代吧,你为令徒之死而来,请问薛道友死于何人之手,因何之故?你能够说清楚,我自会在此主持公道。”

这一句话把杜寒枫问哑巴了,薛祥峰死于何人之手?混战中谁也没察觉,就连带着他一起来的杜寒枫都没发现,其它人就更没有注意了。当时的场面很乱,他死于哪伙人手中都有可能。因为什么原因?因为跟着师父来看热闹,这话也没法说出口啊。而且薛祥峰的死因可疑,阿芙忒娜带着顾影来,顾影在海上遇险阿芙忒娜立刻察觉将她救起,同样是绝顶高人的杜寒枫怎么就没有注意自己的徒弟呢?小白有此疑问,却不好直接开口。

杜寒枫憋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我徒儿薛祥峰不幸陨命,总不能这么白死了吧?”

白少流叹息一声道:“他死的太不应该了,如今齐仙岭一案真的成了悬案,再没有知情人。杜掌门,你是修行高人应该明白道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找到他人去承担责任的,昨夜一战参与人都在此处,请问你想找谁报仇?……如果你找不到,谁也无法处置,这才是真正的公道,很遗憾,但事实如此。……如果没有什么别的话,请您暂且坐下吧。”

白少流将堂堂长白剑派掌门不动声色的挤兑了一番,杜寒枫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终于还是冷哼一声坐下了。小白说的没错,不是所有的事情发生之后,都能找到别人来承担责任的,薛祥峰死的确实很窝囊,但是找不到凶手你杜寒枫地位再高神通再大,也不能以此逼人。

处理完薛祥峰之死白少流又对灵顿侯爵道:“现在轮到齐仙岭之事与王波褴之死了,侯爵先生刚才说的没错,所有知情人都不在了,齐仙岭之事已成为悬案,对吗?”

灵顿侯爵点了点头:“是的。”

白少流脸色一变:“既然你也知道这个道理,为何还用此事纠缠?因为死无对证所以我不能指责你的人,难道你就能指责于他人吗?道理都是你一家出的吗?今后如果再有人以齐仙岭之事纠缠不清,就是无理滋事,你听明白没有?”

白少流用这种教训的口气对灵顿侯爵说话,灵顿侯爵一股怒意涌上却又强自忍下,涨红了脸却没有作声。这时苍檀开口道:“白庄主,那我海天谷弟子之死呢?”

白少流:“那就要请问灵顿侯爵了,王道友之死可不是悬案,根据现场痕迹曾有四人合围他一人,那四个人中应该就有鲁兹,现在鲁兹死了,另外三个人也死绝了吗?……灵顿侯爵,能告诉我你所知的经过吗?”

灵顿侯爵抬起头看着白少流,小白从他心里能感受到怒意,奇怪的是他并不是很害怕而是在忍,多少有些奇怪。只听灵顿侯爵缓缓说道:“当时在场的四个人是鲁兹大主教、我、阿狄罗、还有雅各神官。”

这一开口不仅是小白,在场有好几位心中大为震动,包括阿芙忒娜与杜寒枫,他们不明白灵顿侯爵这是什么意思。只听灵顿侯爵又说道:“鲁兹追查海恩特之死,他怀疑与王波褴有关,所以下了命令带领我们三人拦住王波褴问话,王波褴一言不合出手伤人,被鲁兹大主教所伤,他不愿意落入我们之手,当场自爆而亡。”

苍檀颤声道:“果真如此吗?”

灵顿侯爵面不改色:“我与阿狄罗还有雅各都是奉命行事并不知内情,也没有主动伤害王波褴,伤人者是鲁兹,他已经被白先生杀了,雅各刚刚升任大主教昨夜也被白先生杀了,但是阿狄罗还活着,他曾经在王波褴自爆时身受重伤,可以证明我的话。”

白少流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灵顿侯爵说的基本上是事实,但有些细节之处可能不对,可再纠缠下去就是节外生枝了。鲁兹应不应该找王波褴?假如王波褴真与海恩特之死有关的话鲁兹这么做倒也没有什么,换个角度设身处地白少流也会这么做的,这些人都死了也就无法查清了。

小白转身对苍檀道:“苍檀师兄,你从海天谷赶来就是为了此事,白某无能也只能追查到这个地步了。您率弟子尽可继续追究,如果有什么新发现需要白某帮助的,白某一定义不容辞!今日此事暂且到此如何?”

苍檀眼睛如刀一样冷冷的扫了灵顿侯爵一眼,不作声也返回座位坐下,今天这个场合并不是为了王波褴之事,如果让小白追究证据也只能到此了,剩下的事也只能以后再说,这场聚会真正的重头戏还没有开始呢。此时小白又挥手道:“吴桐,把肯特夫人送下去休息吧。”回头看见灵顿侯爵还站在那里,他又指着座位道:“暂时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坐下了。”

说完话他前走几步到了场中对亚拉说道:“亚拉先生,现在可以认真谈一谈昨夜之战了,人死为大,我们先从死人谈起,请问你们那位山德伯长老是怎么死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