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胸怀在握指余馨

白少流动也没动,因为他在顾影心里感受不到丝毫恶意,她施展的法术也没有任何攻击性。顾影看着他娇嗔道:“小白,你倒是动一动啊!”

白少流这才动了动身体,他一抬胳膊就感觉不对了,自己的动作遇到一种奇异的阻力,就像困在一个看不见的沼泽深处,他越用力受到的阻碍力量就越大,因此动作显得十分笨拙。小白最大的长处就是身手灵活,于是运内劲施展八卦游身掌的身法来回走了几个侧步,并不比平常慢多少,可是动作总是偏出不太到位。因为顾影手中的法杖向不同的方向挥动总能引着小白的身形左摇右晃,就像在指挥一个不听话的提线木偶。

白少流笑了:“顾影,原来你的魔法如此神奇,这一招如果我不用狼人狂化术还真的不容易挣脱,假如动手的时候突然中了暗算,这一下就被动了。”

顾影也笑:“这不是魔法,这是巫术,但可以用这支法杖来施展。我是个女巫,你怕不怕?”

“像你这么美丽动人的女巫,只有可爱哪有可怕?”说话时祭出软烟罗护住手臂抵消身体周围的那种无形的牵引力量,一伸右手突然去夺顾影手中的法杖。

没想到顾影此时恰好收了法术,小白猝不及防身体前冲就抓向顾影的胸前,赶紧收起软烟罗同时撤了内劲不再伤人,但这么近的距离手却收不回来,正抓在她左胸曲线隆起的地方,入手满把温软。

顾影惊呼半声音调却突然低了下去,后半声几乎变成了让人骨头发酥的呢喃,白少流赶紧松手退后一步红着脸道:“不好意思,没想到你突然撤法,失手了!……咳、咳、你试出来这是什么魔法杖吗?”

顾影:“你……你这是……没关系。”呼吸都乱了,好半天才喘了口气说道:“试出来了,你刚才说这不是镶嵌法杖,其实是误会了。”

白少流讪讪的缩手道:“怎么误会了?”

顾影低头看着晶莹的法杖,语气有些慌乱的答道:“这支法杖根本用不着镶嵌,它本身就是一整支纯净极品白晶石,这样的法杖,也太奢靡了。”

白少流:“梅先生给我的那三枚晶石也是极品晶石,和白晶石有什么区别吗?”

顾影:“那是最基本的属性晶石,它们的属性分别是能量、空间、时间,而白晶石不一样,它可以附加任何属性,因此也可以辅助施展任何法术,甚至不仅仅是魔法。白晶石很常见并不算珍贵,但是纯净的极品很少见,而且像这样整支提炼成法杖的极品白晶石连我都是第一次见过,以前都没有听说过。……你是在哪弄到的?海里怎么会有这东西?”

白少流:“不是今天在海里拣到的,这是鲁兹大主教的东西,那一天他与维纳小姐斗法不敌想逃跑,被我从天上拿下,就趁机收了他的法杖。”

顾影:“听说他会黑魔法,难怪会用这种法杖,这白晶石法杖可以施展任何属性的魔法,甚至包括黑魔法和各种巫术。小白,如果仔细研究一下它的用处,连你都可以使用它做为法器。……如果是刚才那种白斐木芯法杖,就不能用来辅助施展黑魔法了,它只能用来施展一切被教廷称为神迹的法术。……不对啊,志虚大主教虽然身份高贵,但也不可能拥有这种东西,这种整支的极品白晶石制成的法杖,恐怕只有教廷中地位最崇高的几个人才可能拥有。”

白少流:“有可能是别人特意给他的,看来教廷高层内部也有问题啊?……维纳小姐那天也看见那支法杖了,为什么没你这么惊讶呢?”

顾影:“仅仅看谁也看不出问题来,只有拿到自己手里去试法才能知道奥妙,谁能想到有人用整支的极品白晶石炼成法杖呢?维纳老师肯定把它当作水晶法杖了,这在罗巴大陆的贵族中很常见,有人并不精通魔法仅仅把它做为一种装饰品。”

白少流:“你的意思这种法杖可以称为法杖中的神器?而且它和名流贵族使用的水晶法杖是一样的,而且连维纳小姐那种高手都没看出破绽来?看来这法杖有个适合的主人了。”

顾影转念一想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有些动容的说道:“你是说洛兮?你对她可真好,简直到了眼中无物的境界。你先收着吧,现在还不是给她的时候。”

白少流一笑:“这有什么呀!不就是一根棍子吗?谁合适就给谁用,这根法杖简直就是给洛兮准备的。我做过保镖,心里很清楚一个不会自我保护的人别人是很难保护她他的,既然洛先生将洛兮的安危托付给我,我总得考虑得周全一点。”

顾影微叹一声:“洛先生在他死后要留给你一个亿的信托基金,看来一点都不吃亏!只是洛兮真正需要的并不一定是魔法,洛先生只希望她快快乐乐的生活。……其实洛兮对你一直很关心,你说的话她都很在意,上次你计划要拍卖一个八宝珍馐盒,让她替你演一场戏,前天我见到她,她正想找你,因为十几天后就在乌由有一场国际名品拍卖会。”

白少流:“不提我差点把拍卖的事忘了,已经好久没见过洛家父女了。”

顾影:“洛先生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他现在就住在洛园,一直和洛兮在一起,看来要有大事就在下个月了。”

白少流:“我知道,过几天我就登门,不仅仅为拍卖的事。”

顾影:“你心里有数就行,今天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会吧,我告辞了,下午再来。”

白少流:“你要去哪?要不就在这里休息吧?”

说出这句话,小白能感觉到顾影心里又一阵乱跳,好像小白让她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企图似的,但她还是摇头道:“我去找维纳老师,明天她是个关键人物不能缺席,我陪着她一起来。”说完话转身想走。

小白叫住她道:“你等等!”

顾影侧过身来弱弱的问:“你还有什么事?”

白少流:“把这根白斐木法杖拿着,明天好好打扮打扮,等开会的时候,你就拿着这支法杖站在我身边好不好?”

顾影扑哧一笑:“你想气人对不对?这个主意可够损的!他们赖你偷了星髓,你故意要我拿这个白魔法杖给他们看看?——天底下有的是一样的东西,你有我也能有。”

白少流:“你知我心啊!去吧,明天见!……对了,明天我也会请清尘来坐怀丘,我一直不想让她卷入太多的事情,但这种场合也不让她一起经历就不太合适了。”

顾影默默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明白,理应如此。”

顾影走了,小白站在那里轻轻的摸着自己的手心,不知道为什么还感觉五指之间很是柔腻,似乎还有余温和余香。顾影的乳房隔着衣裳看上并不是那么夸张的丰硕,可一把抓住却感觉充满质感与弹性,在五指之间是那么饱胀充实,随着她那一声惊还呼伴随着有韵律的挑逗诱惑。小白很狠的甩了一下头,不能再想下去了,再想就成……

顾影去找阿芙忒娜,她是担心阿芙忒娜万一有别的事情或者改变了主意,明天不到坐怀丘,那小白就有些被动了。但是在别墅里顾影没有见到阿芙忒娜,阿芙忒娜今天上午去找狄罗了。

……

“今天下午,白少流将要率领一群昆仑高手与教廷来的亚拉导师谈判,虽然不是教廷与昆仑修行人的正式会谈,但其性质是一样的,这种事还是第一次,也是你的机会。阿狄罗,你应该出面把话说清楚,那个王波褴是怎么死的?”这是在香榭里舍大酒店阿狄罗租下的套房里,阿芙忒娜对他说的话。

阿狄罗皱着眉心答道:“我奉鲁兹的命令与众人一起去寻找王波褴,出于自卫伤人,他临死重创于我,这些你知道,但是那些人能相信我吗?”

阿芙忒娜:“无论他们相不相信,你需要说出真相,这是最好的机会,你有错,应该为你的错承担责任想办法去弥补,但你罪不至死,在那种场合我也不会允许他们杀了你的。……今天如果不了结,将来你会纠缠在无穷无尽的仇怨中,麻烦只能越来越多。”

阿狄罗深沉的说道:“今天我已经收到教廷的回复,教廷拒绝了我离开志虚的请求,做为一名神殿骑士我必须继续留在此地,除非像你一样放弃所有的荣誉。”说到这里阿狄罗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寒意。

这时他心中那个魔鬼的声音又在响起:“阿狄罗,你不要听她的!不能认罪,你还是教廷的神殿骑士,只要你不认罪,教廷仍然会保护你的,不必害怕!……你的姐姐被风君子诱惑,她不希望昆仑修行人被教廷征服,她想用你的软弱换取妥协。”

这时阿芙忒娜又在面前说道:“不论你是谁,你在哪里,你有什么身份,你必须要面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去吧,把话说清楚,我会保护你的。”

阿狄罗没有答话,亡灵鲁兹在他灵魂中留下的影子又在叫喊:“你能说的清楚吗?那些人会杀了你,阿芙忒娜不会保护你的,她已经背叛了教廷,一样会出卖你!……薛祥峰已经死了,谁也无法证实那天在齐仙岭上发生的事,你只要将一切事情推到我身上,什么都与你无关。你如果向昆仑修行人低头认错,就会被教廷放弃的,到时候谁也保护不了你。……只有利用教廷的力量将你所有的仇敌消灭,你才会永远安全。”

阿狄罗沉默半天终于抬头说道:“阿娜,我不会去的,王波褴死于自杀,因为鲁兹下令要捉拿他审问,鲁兹已经死了,这一切与我无关!”

阿芙忒娜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身说道:“阿狄罗,你去照照镜子,你眉心火焰状的黑气是怎么回事?是王波褴临死时留下的吗?我能发现,别人也能发现。……我能提醒你的事情只有这么多了,如果你自己不愿意开口,我也只能不谈此事。”

……

下午两点半,坐怀山庄大门前,亚拉与灵顿侯爵带着二十多人到了。他们衣冠楚楚,举止还带着特有的优雅风度,在他们身上似乎已经看不到昨夜激战的痕迹,虽然内心不安,但是表情仍一片傲然。

他们不得不来,因为亚拉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山德伯长老还莫名其妙的丧命,而且就在众人眼前雅各大主教化为飞灰,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交代谁也没有办法向教廷复命。阿芙忒娜的插手使事情变得更复杂,无法再用谎言掩盖这么大的一场冲突,因为在场的人实在太多了。

站在坐怀山庄门前迎接他们的是一身袈裟的三少和尚,禅宗“高僧”接迎外来传教的洋和尚,倒也算很合适。三少脸上的表情就似神龛上菩萨那种若有若无的微笑,没有什么火气似乎也毫不在意亚拉等人强装傲然的举止。他大老远就站在台阶上双掌合什道:“诸位教廷的朋友,白庄主率众昆仑修士已恭候多时,请随贫僧来!……注意脚下,不要绊倒,也不要踩门槛……”

白少流已在坐怀丘中等候,他本来打算开一个圆桌会议,可是商议之后陶奇不愿意。陶奇没有参加过二十一年前的正一三山会,今天这么多昆仑修行人聚在一起,他就吵着要过一过参加正一三山会的瘾。正一三山会是没有桌子的,坐怀丘主峰下临时垫了个一尺高的石台,上面只放了一把椅子,白少流坐在椅子上。场地中间是空的,对面也只放了一把孤零零的椅子,阿芙忒娜静静的坐在那里若有所思。

左右两侧各放了两排椅子,昆仑修行人都在小白的左手边。按照三山会的规矩不是所有人都有座位的,只有各派掌门和地位崇高的前辈才有座,其它门下弟子各按门派在掌门后面站着。现在这个规矩稍微改了改,七觉、七灭、明杖、苍檀、陶奇、陶宝等长辈坐在椅子上,其它弟子各按门派站于长辈身后,陶奇、陶宝没有带闻醉山弟子来,小白干脆让黑龙帮八大金刚站在他们后面充充场面。

小白一左一右还站了两个人。左边是一身白裙的顾影,手持一根纯白的魔法杖,长发挽了个松散的发髻,向一侧搭在右肩上似软瀑一般的披下,如大理石雕塑似的面容显得冷艳而高贵。右边是一身黑色劲装的清尘,手持丈二紫金枪,这威风凛凛的长枪比她的个子都高出一大截,越发显得她的身姿玲珑娇小,站在那里还有几分的英武之气。清尘黑发披肩遮住了耳朵,精美的五官却有一双桔红色的眸子,就像一个带着神秘魅力的精灵。

远处站在明杖身后的对饮正在对对弈耳语道:“我听说三山会时,台上高人前辈身后站的那都是捧器童子,从来没听说带着大小夫人上台的。”

对弈:“嘘,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

清尘为什么会来,当然是白少流派人接她来的。她的法力尚未恢复,而白少流一直有麻烦缠身,他不想让清尘卷进来有危险。可是今天这个场合,自己率众位昆仑修行人与进犯的教廷狂徒谈判做个了断,这种大场面不让清尘在身边确实有些不合适,小丫头知道了会非常不高兴的。

况且坐怀丘今日已有如此规模,又来了这么多修行高人,一切都是顾影在帮忙张罗,这些都是在清尘不清楚的情况下发生的。现在也应该到时候把她叫到坐怀丘来看一看,认识诸位修行高人,了解这里发生的情况,不至于将来的误会更深。小白有自己的鬼心眼,所以才有今天这么一出。

清尘又见到三少和尚十分高兴,与各位修行人见面打招呼也很有礼貌,特别是顾影拉着清尘的手聊了很长时间,显得既关心又亲热,搞得清尘都有些不自在了。白少流在左边最上方给她留了一张坐位,应该是很有面子的一种暗示了。可是等众人入座之后清尘发现顾影手拿法杖站在小白身侧,二话不说提起紫金枪就站在了另一边,小白劝她也不回去坐,小腰挺得笔直脸色也是绷着的。

长白剑派掌门杜寒枫没有带弟子孤身前来,各位昆仑修行人如明杖、七觉等也率弟子上前见礼,而海天谷弟子却只是象征性的颔首并没有特意上前见礼。让众人微感意外的是,白少流对这位昆仑大派掌门并没有特别热情的招呼,只是站起身来道:“杜掌门,您来的正好,今天要谈的也涉及令徒之事,请您自便就坐吧。”

白少流举手示意请杜寒枫坐下,然而杜寒枫却愣住了片刻,因为小白展开的是右手。今天的场面杜寒枫如何看不明白?小白左手边是昆仑修行人坐立的位置,而右手边那一排座位分明是给教廷众人留的,怎么把他往右边请?杜寒枫脸色一沉,却没说什么,微一抱拳走到左首清尘空下的那张椅子上坐下,这个位置倒也符合他大派掌门的身份,其他人没有注意到杜寒枫与白少流之间这个微小的动作。

小白有个特点,那就是他不论和谁打交道都是平等对视的心态,他早就怀疑杜寒枫是勾结教廷暗算他与王波褴的人,今日一见面发现他心念闪烁狐疑,已然确信了七、八分,刚才伸手示意既是试探也是无声的警告。就在这时三少和尚领着亚拉等人走进了坐怀丘。

一进坐怀丘就看见远处主峰上那两个金光闪闪的“不乱”二字,更有意思的是在半山腰有一处石龛,石龛中站着一头毛色油光的黑驴,身边还有一个女孩轻轻的用手理着它的鬃毛。再看眼前是个左右两道山梁环抱的山谷,山谷中白少流等人已经坐好,摆开的架势不卑不亢,看见亚拉等人进来也是一言不发。

亚拉一看这阵势,就知道对方已经准备好了等着他们坐下来开谈,空的那一面只放了七把椅子,与对面相当。亚拉倒也不笨立刻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他和灵顿侯爵以及另外几位地位较高的魔法师坐下,其它人也学着对面昆仑修行人的样子在椅子后面站成一排。

他们刚刚坐下小白就站起了身似笑非笑的高声道:“亚拉先生,你果然守信,我佩服你的勇气,惨败之后还敢率众进入我的坐怀丘!……我看尔等方才就坐,也知礼得体,为何昨夜就不懂规矩呢?”

亚拉屁股刚沾椅子听到这话就站了起来,上前两步大声道:“白先生,昨天我们确实战败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向你屈服,我的内心并不恐惧,有上帝的光辉指引,忠贞的人不会低下高贵的头颅。今天来,我仍然想问你,你为什么要杀鲁兹大主教?神奇的魔法石何在?”

白少流撇嘴一笑,摆手道:“你先不要激动,也尽管仰着你高贵的头颅,我既然请你来自然会把事情做个了断,先坐下!你不坐我可坐了!……维纳小姐,非常感谢你能来,你说有证据证明鲁兹是怎么死的,能请求你当众出示证据吗?”

白少流说完话就坐回到椅子上,亚拉一个人晾在那里有点尴尬的向左右看了看,也退后两步坐好。白少流做事很干脆,一上来就直接请阿芙忒娜出示证据,一点都没有拐弯抹角的废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