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知遇应怜人顾影

顾影没等他说完又开口道:“我从小跟着父母出国,走遍了世界各地,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贵贱、贫富、善恶、忠奸、贤愚等等,直到有一天,我在洛园见到了你。你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很奇特,让人感到的竟是一种抚慰和希望,那时你虽然仅仅是洛兮的保镖,但我已经在注意你了,当然,后来我们之间又有了很多经历……你不要摇头,你不知道自己是个宝贝吗,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顾影最后这句话说的比较狠,可是语气却温柔无限,脸色也像熟透的柿子终于低头不敢看小白。一个窈窕佳人在密室中娇滴滴的跟你说“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能有什么感觉?小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知道顾影既然开了口就一定会有下文的,就老老实实听着她继续讲下去。

果然顾影的话还没说完,又低着头道:“我不问别的,只想你对我好,你说呢?”

白少流:“你想我怎么对你好?”

顾影:“我听过你讲修行,据说你的道法修到极致,在人间有十二品莲台相,我只取其一。”

白少流的嗓子有点发干:“哪一个?”

顾影抬起手指向白少流的胸口,手指已经按在他身上:“就是这一个!”

小白握住她的手,柔若无骨带着温暖,他半晌无言。这时顾影又抬起头问道:“将我身我心给你,你不想接受吗?说实话!”

白少流坐在那里低下头,终于说出了实话:“想!但是……”想,当然想,说不想那是假的,连小白自己都不会相信。但是他身边已经有清尘了,唉,还有庄茹!为什么要叹息呢?他应该感到幸福才对。

爱情它到底存不存在?如果存在它到底是什么?灵顿侯爵曾邀请世界各地的专家,历时三年都没有研究出一个明确的结果,白少流怎么能想明白呢?但是他能明白一点——顾影今天在他怀中是什么感觉,因为他能感知人心。在终南山密室中炼成赤炼神弓之后,小白也曾趁势倒在清尘的怀中不起,那感觉竟是如此的类似。

他对清尘到底是什么感情?从开始的怜惜到疼爱,从思恋再到渴望拥有?他对庄茹到底是什么感情?从最初的同情到感激,渐渐成为一种互相的抚慰直至那一句心甘情愿的承诺,是一种浓的化不开又淡的看不见的脉脉亲情,甚至还带着曾经的记忆中哪一点冲动的诱惑快感?那么,顾影呢?他突然想起了白毛说过的话——既然你喜欢,如果她们也愿意,就都要了吧。跟着这头驴混真容易学“坏”啊!

白少流忽然回忆起当初在滨海公园的栈桥尽头,自己每夜修炼“生死观”的情景来,当时清尘与顾影一左一右,玄衣雪袖守护风帷。他竟强烈的怀念起那一幕来,也许那是生命中难得的一道美景,自己连生死都能“观破”,为什么这一念却不能“破”呢?这是劫数,是考验?然而又是什么样的劫数与考验呢?

顾影却没有给时间让他继续遐想,她已经站了起来,用另一只手轻轻按在小白的嘴唇上:“想就行,不要说但是,那是我的事情,我说过不会放过你的。”

白少流终于败下阵来,无可奈何道:“你究竟要我怎么样?”

顾影的声音柔的都快滴出水来:“不要你怎么样,就是想要你主动再抱抱我,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都抱了,现在只有我们俩,你难道还要拒绝吗?”

顾影这种女人风情别具。小白初识她时,她是冷冷的如冰山般的美女,小白却感觉在她冷淡的外表下那颗心与人的距离不是那么远。她有轻微洁癖,衣衫总是一尘不染,也许是因为她骨子里就有一种执着的性格,外刚而内柔,当她在小白面前打开心扉时,感受到的都是温柔的一面。小白此时还没有经验,其实这样的女子在真正动情时,闺房之趣别有销魂滋味。

小白抬头,迎面看着顾影,顾影温情脉脉的眼神也在看他。他张开双臂,将顾影又一次揽入怀中,这种拥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主动要抱她还是第一次。顾影口中发出的声音既像娇喘又像呻吟,身体一软就倒在小白胸前,勾住他的脖子轻声道:“我要的就是你说的那个‘想’字,今天的事,我会主动去找清尘姑娘说清楚的。”

白少流一怔:“你要找清尘说什么?”

顾影把头埋在他的胸前道:“我求清尘不要杀我,就把我当庄茹一样看待好了,我这条命也是她救的。”这话说的有些狡猾,分明是和别人抢情郎,却把自己说的很可怜的样子。俗话说以柔克刚,这一招被顾影发挥的很好,她表面上显得很柔弱,但看上小白之后却没有一点放弃的打算。

一手搂着纤腰,另一手轻柔的抚在那充满弹性的软臀上,白少流突然笑了:“今晚有什么事?不就是抱了抱你吗?反正当众也抱了,私下里为什么不可以呢?……顾影,我有一件正经事要和你商量,就是关于清尘的,此事未决我也没心思想别的。”小白此时想明白了一件事,已经做了个决定,但是这个决定他现还不想说出来。

顾影:“我知道,你是说那力量的重新唤醒仪式吗?等明天的事情解决完了,我就会求维纳老师的,不论你有没有办法唤醒伊娃,我想维纳老师都会帮忙的。”

白少流:“那是两回事,我一定会唤醒伊娃的,这一次我去了一趟终南山学习炼器,有很多心得,已经有把握一试。”

顾影:“真的吗,那太好了,等这里的事情一解决你就想办法唤醒伊娃,我们再去求维纳老师帮助清尘恢复法力。……可惜,怎么偏偏是今夜?”

白少流:“今夜怎么了?”

顾影叹息一声:“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在等你呢!”

话音刚落,就听密室外有一个大嗓门喊道:“白庄主,您那位朋友的伤势如何?我这里有闻醉山的疗伤灵药,要不要陶宝帮忙?”隔着两尺多厚密不透风的石门,这嗓音还犹在耳边,正是闻醉山的陶奇。

闻醉山仙府的药田,在西昆仑号称第一,陶奇陶宝做了三十年的药园童子,现在又是闻醉山的巡山护法,出门身边自然带着灵丹妙药。陶奇受了点内伤,服药调息之后并没什么大碍,一下子见到东昆仑以及世俗间这么多朋友,酒席上就多喝了几斤微有点醉意。酒还没喝完他就来了兴致要参观坐怀丘道场,三少和尚等人也纷纷附和,众人就放下酒杯在吴桐的带领下走进坐怀丘。

昨日海南派七名弟子进入坐怀丘发出的是一声赞叹,因为他们来之前报的期望值就不高,到了之后才知道这是一片真正的道场洞天,并非小白说的那么不堪。而在场的其它人也清楚白少流做为一位江湖散修,这么短之内独立建造道场能有如此规模已经相当不凡,多多少少也要赞叹夸奖几句。可是陶奇不知道这些,他从闻醉山仙府来,小白这个没有建造完成的世间洞天哪能和经营千年的西昆仑仙府相比?

所以一进洞天陶奇就指指点点:“这片道场还差火候,有缺欠的地方太多了,要是好好修建一番还行,现在简直就像个驴窝!……嗯,就是主峰上那两个字还有点意思。”

旁边有人小声提醒道:“陶道友,那是仙人手迹,忘情公子亲笔所题。”

陶奇酒醒了一半:“哦!我怎么觉得如此神采飞扬呢?原来是我风爷爷的题字。”

吴桐不解的问:“风爷爷?你怎么管风先生叫爷爷呢?”

陶奇:“想当年守正真人与忘情公子与我爷爷陶然客平辈论交,我当然叫他风爷爷。”

吴桐:“你见过风先生吗?你要是见到他就不会叫爷爷了。”

陶奇:“当然见过了,二十一年前守真正人、忘情公子、梅盟主三位高人拜访西昆仑,到过我陶爷爷的洞府,我亲眼见过风爷爷,那真是仙姿飘飘呀。”这说的是实话,不过也在吹牛,当时那三位路过陶然客的洞府时,陶奇与陶宝确实在盘桃林中都看见了,但只是天上的一道金光、一线黑气、一尾七彩流星而已。

吹牛吹多了也容易露陷,陶奇不再多说顾左右而言道:“白庄主呢?怎么转了半天看不见白庄主?”

吴桐只得手指主峰中的石龛答道:“白庄主在密室中为他的朋友疗伤。”

顾影没什么大碍,后来装昏迷没好意思在众人面眼睁眼,在场有不少心思细的人能看出来。可是陶奇没注意到,借着酒劲冲石龛开声大喊,还运用了传音的法力,连陶宝在他腰间掐了一把也没拦住。

听见这句话。白少流和顾影没法在密室里待下去了,顾影从小白的怀中起来整了整衣衫道:“他们来找你了,开门吧!”

小白打开石门与顾影并肩飘身走下石龛,在众人面前抱拳道:“真不好意思,为了救治朋友的伤势怠慢了诸位!……这位是我的朋友顾影,也是今夜赶来相助的。……顾影,这些是昆仑修行界各门各派的高人。”

小白装的一本正经,就像刚刚把顾影救醒的样子,一一给众人介绍。倒是顾影稍微有点不自然,脸色微红先去给认识的三少大师行礼,然后一一和大家见面,介绍完毕之后顾影主动招呼众人:“诸位请随我来吧,这坐怀丘的布置还有一些巧妙,我领大家参观。”

这时刘佩风走到顾影身边小声问:“顾小姐,这么多人在山庄中可不是待一天两天,他们彼此都有什么讲究,应该怎么安排?……这里的情况你比我们都清楚,能不能帮忙指点一下?”

顾影:“你别担心,我会安排妥当的,你忙你的就行。……”

刘佩风这些话不问小白却问顾影,也是有原因的。坐怀山庄连同坐怀丘都是小白买下来的,但是其后的设计与建造大半都是顾影出力,尤其最近一个月小白不在,坐怀丘已经初俱规模几乎全是顾影张罗的。顾影对这个地方比谁都熟悉,她领着众人介绍坐怀丘,并且在交谈中有意询问各门各派的讲究,一别安排黑龙帮的“接待人员”如何注意,每件事都十分自然有条不紊。小白看着顾影也若有所思。

顾影与庄茹还有清尘都不一样,她是一个真正能给小白最大帮助的人。庄茹照顾小白一直照顾的很好,居家过平常人的日子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但是她不可能帮着小白处理这样的事务。而清尘就更别提了,虽有一身好功夫,可是自从认识小白之后给他带来的是一件又一件的麻烦,而小白总是在帮着清尘解决这些麻烦,他心甘情愿如此甚至以此为乐。而且有很多事情离不开她。

而顾影不同,她一直在帮他,不知不觉间小白才发现已经欠了她太多的人情。顾影受过良好的志虚传统教育与西方的贵族教育,到过世界列国见多识广,为人心思细密处事颇为妥帖,现在小白身边最需要的正是这种人。难怪白毛当初就建议他“为革命而泡妞”,让他想办法“搞定”顾影,现在倒好不用搞就定了。怎么处理与她的关系呢?也许要看清尘怎么想了也要看自己怎么办了,小白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没说出口的想法能不能实现。

正在胡思乱想间对饮凑到身边悄声道:“白庄主,这位顾小姐能给你当半个家呀,请问清尘姑娘认识她吗?”刚才顾影和白少流从石龛中出来,面色潮红眼睛里水汪汪的,明眼人能看出她和小白的关系十分不一般,对饮才有此一问,因为在终南山中小白已经介绍清尘是他的道侣。

小白有点尴尬的答道:“她们认识,清尘还救过顾影的命。……请问道友,你对我有什么看法吗?”这位对饮的眼光见解不俗,对修行界的情况以及各种规矩也很了解,因而小白想探探他的口风。

对饮笑着摇头道:“你如果问修行事,倒是和俗世间有所差别,红尘之外讲究自适其志,但要彼此相安无伤,不可贪恋强求。……其实白庄主问我也是白问,我们兄弟俩以酒为妻以棋为子,实在没什么经验,对此也不留意。”

对饮这句话被身后的师弟对弈听见了,轻笑道:“白庄主,你别听我师兄那么说,他哪是不留意,而是没机会!”

白少流:“没机会?那好办,以后二位常住乌由,有空我带你们出去泡妞!”把这个话题给掩盖过去,也半真半假开了个玩笑。

天色微明的时候,坐怀山庄中的一切安排的妥当,有伤势稍重需要静养的专门安排静室休息,自有同门分别照顾。有些修行人不愿意在山庄中居住,坐怀丘中还有适合静修之地,只是精舍未建,这些高人大多也不太在意,顾影就在坐怀丘指点让他们自行其便。顾影也告诉云金刚和花金刚以及就在坐怀山庄的酒金刚等人,这里需要添置什么,需要派人送什么来,安排的都很仔细妥帖。

诸事已毕,众人却不愿意散去休息,仍然在坐怀丘山谷中三三两两席地而坐,彼此谈论昨夜的大战、今天的谈判以及各门各派的见闻等等,这些人的修为几夜不睡倒也没什么,难得今天是一场天下各路高人的小聚会。

白少流正在和三少和尚说话,问他道:“大师的脚没有关系吗?”

三少摇着光头:“无碍无碍,恰好可证世间之路坎坷而已,再度破关出寺能有此遇,也是本大师的缘法啊!”三少受了点小伤,也不能算伤就是崴了脚,走起路来稍微有些一瘸一拐,小白也搞不明白他飞在天上怎么会把脚崴了?

这时顾影已经安顿好众人走过来对三少说:“大师,好久不见!刚才人多未及细谈,不知近来可好?”

三少摆手道:“很好很好,我当然好了,不过顾施主你今后临敌斗法时可要放机灵点,上次被人伤了后背,这次直接晕到小白施主怀里去了。……你是来找小白有事的吗?需不需要我回避?”

顾影脸色微微一红:“大师取笑了,是有点事情,也请大师拿个主意,刚才我得知诸位客人中有人在混战中丢失了法器,言谈之中很是懊丧。”

三少大师:“这事我也知道,包括海天谷的苍檀师兄也不慎失落了枯檀杖,若是寻常江河倒也不怕,可是那海域渊流极深暗涌甚险不好慎入,我与苍檀师兄已经商议,去三梦宗借避水犀相助,或可在海底寻回法器。”

小白一听有些着急:“有人丢了法器?那可都是修行人的命根子,今夜大家都是为帮我而来,不能这些道友有此损失。顾影,还有什么人丢了什么法器?”

顾影:“我都问过了,海南派连亭丢了赤蛟剑,海天谷苍檀丢了枯檀杖,终南派广春丢了太极钩,都是在受伤落水之时。我知道你水性很好,本来想问你有没有办法,可三少大师说那片海域……”

小白打断她的话:“乌由外海尤其是坐怀丘附近一带的海流我很清楚,那地方海底有深沟地势也很复杂,有好几股海溜子交错,如果等几天估计这些东西就冲远了找不着了。……事不宜迟,我立刻去打捞。”

顾影有些担忧道:“会不会很危险?”

小白笑了:“你还不是完全了解我,我潜海不需要什么避水犀,下去捞几样东西没有问题的。”论修为若没有赤炼神弓相助小白在这里不算高手,但要论水性在坐怀丘众人中他绝对是第一。

小白走到山谷中向四面众人抱拳道:“诸位道友,今日前来做客并共退强敌,白某人感激不尽。方才听闻有道友在混战中失落法器,这是因我之故,请各派遣人随我去寻回。……在下有言在先,如果实在寻不回法器,我一定以品质与妙用相当的法器相偿。”这一席话说得也颇有底气,一来他确实水性超绝,二来最近学会了炼器而且还找到了终南宝库,再炼一件神器是不可能了,但搞几件普通的上品法器还是有把握的。

众人闻言纷纷面露喜色,毕竟丢法器对修行弟子来说是很大的一件事,刚才没有当着小白的面抱怨就已经算修养很不错了,小白主动站出来说了这么一番话真是很会做人。有几个稳重点的人也过来提醒他不要着急冒险,但小白只是摇了摇头:“不妨,深海寻物我自有把握不会冒险,各位派几位代表陪我返回海上吧。”

小白只要大家派几个人随他去就行了,可诸位一听说小白要去潜海寻器,纷纷都要跟着去看热闹,除了几位受伤无法凌波而行的,几乎所有人又一起都返回了刚才战斗过的那片海域。

海军基地与海防巡逻队的快艇在此搜索一番没有什么发现早已离开,一望无际的大海恢复了平静,只有晨光中天然的浪涌在众位高人的脚下一波一波的起伏,众人都站在海面上静静的等待,顾影神色十分紧张。

其实丢法器的不止那些昆仑修行人,顾影把小白送她的那支紫晶法杖也失手遗落海中,假如就是她这件东西能不能找回来倒不着急,但是连亭的那柄赤蛟剑可不能丢,小白也没有办法再炼成新的一支。赤蛟七剑一体成阵,缺一不可,否则守护坐怀丘的飞天璇玑剑阵就布不成了,小白是一定要找回来的。

时间不大,海面上出现一个漩涡,一道红光从深水处射出,紧接着一根紫黑色的木杖飞出了水面,海天谷弟子赶紧一把接住,正是苍檀遗失的枯檀杖。又过了一会,又是一个漩涡一道红光,海中飞出一柄银光闪闪的长钩,是终南弟子广春丢失的太极钩。

然后又过了很久都没有动静,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顾影脸色已经变的有些发白,心里砰砰乱跳,还勉强镇定安慰还焦急等待的其它人:“不要着急,白少流水性精熟天下罕见,在海中这点时间算不了什么。”

深潜不仅要依靠水性,深水中最可怕的是暗流和水压的变化,就算是一条真的鱼也不可能在这么深的海底与水面上短时间内反复来回。白少流天生知道这些,一潜入海中就缓缓下降,直到深处深唤出赤蛟元神护身,到达礁底已经有数百米深了。乱礁丛中十分昏暗,双眼无法视物,只能凭神识搜索感应,一片一片的地方去寻找。

正在顾影急的都快受不了,有几位懂水性的修行人也想入水看看情况的时候,突然海面一阵急旋,翻起一个硕大的浪花。浪花散去只见白少流神威赫赫的身形已经站在海面上,身体周围有一朵十二瓣白色精气莲花笼罩,莲花外环绕着一层粉红霞光,面带微笑怀抱一柄赤蛟剑。那形像,就是一个字——酷!

众人发出一声喝彩,白少流收起护身莲花,对顾影歉然道:“实在不好意思,我没找到你丢失的法杖。”

顾影上去轻轻给了他一拳:“吓死我了,这么长时间都无声无息,下次不带这样吓人的!法杖丢了就丢了不要再找了。”

白少流:“我的水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英流河底一坐就是一夜。……虽然没有找到那柄法杖,不过我还有别的收获。”

顾影:“英流河能和这里比吗?……什么东西,难道又发现什么宝贝了?”

白少流笑而不答,招呼众人道:“遗失的法器都已寻回,我们也回去吧,下午还有大事要办呢!”

回到坐怀丘之后众人暂且稍事休息,顾影才有机会单独问小白找到了什么宝贝?小白悄悄的从怀里拿出了三样东西,两根纯白色的法杖还有一把镶着金边的骨制号角,正是金光战阵里那些魔法师和骑士手中的东西。他眨着眼睛问顾影:“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我估计都是宝贝!”

顾影倒吸了一口气,压底声音道:“这白魔法杖和天使的号角可不是一般的珍贵,你收好了,尤其是这个号角,轻易别让人看见了。”

白少流:“这魔法杖比你丢的那根怎样?我看它没有镶晶石啊。”

顾影:“你不懂,这些东西都有讲究的……”

法杖上可以镶嵌晶石也可以不镶嵌,擅长不同魔法的人镶嵌不同属性的晶石可以提升施展某类魔法的威力,比如白少流得自克里根大主教的那根紫晶法杖,就是一根最上品的镶嵌法杖,价值不菲。白少流现在拿到的这两根白魔法杖没有镶嵌,而实际上这种法杖一般都是不镶嵌任何晶石的,它的材质是以魔法培育的白斐木的木芯。

白斐木是一种主干笔直的乔木,需要用魔法培育几十年才能长成,成材后两人合抱、高可参天,但是一株树中只有一截一尺来长的很特殊的木芯,是制作白魔法杖的材料。这种魔法杖的特点就是可以帮助施展几乎所有的白魔法与各种辅助法术,没有任何属性差异,只有精通各类魔法的全才魔法师与神学院的长老们才能拥有。

白斐木的木芯如果落在昆仑修行人手中也是炼制法器的好材料,它的用处不仅仅是制作法杖,阿芙忒娜手中那柄十字银剑的剑柄也是用白斐木芯制成的,特别适合于她那种同时擅长武技魔法内外双修的高手使用。

对于克里根红衣大主教来说,也许那枚紫晶法杖更适合他使用,但这种白魔法杖适合所有学习魔法的人,当然也更适合顾影这种习法颇杂的人使用。小白听完介绍之后笑着说道:“既然是这种好东西,你就拿去吧,你和洛兮一人一支……哎,等等!”

顾影还没来得及推辞,小白就说了句等等,她问道:“你又怎么了?”

白少流:“我这里还有一根法杖,你看看比白魔法杖怎么样?也是没镶嵌晶石的。”说着话他又变戏法似的掏出来一根同样形状,但通体透明如水晶棒似的法杖来,献宝一样放到顾影手中。顾影接过法杖表情成石化状,半张着嘴半天没说话,小白推了她一把:“你怎么了,好端端的突然傻了?”

顾影喘了一口气说道:“我简直不敢相信,差点以为它是一支水晶法杖。”

白少流:“水晶法杖又是什么东西?它不是,你也没必要这样吃惊吧?”

顾影:“水晶法杖很名贵,但使用魔法并不比其他的法杖威力更大,通常是喜欢装饰的贵族名流所用。这一支看上去就是水晶法杖,但是拿在手仔细分辨才知道不是。”

白少流:“到底是什么你快说呀,什么时候学会吊人胃口了?”

“我需要试一试才敢肯定!”顾影说着话忽然一挥手,法杖朝白少流一指,一片微蒙蒙不易察觉的光雾散出,瞬间就罩住了小白的身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