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英雄弱问女儿家

小白当众承认了鲁兹是他杀的,阿芙忒娜也有些意外,鲁兹是怎么死的她最清楚,在场的人还有波特神官也知道内情,没想到小白一开口把黑锅全背了下来,也许这不算黑锅,从另一个角度这也算壮举。阿芙忒娜并没有否认小白的话,实际上鲁兹就是小白用锁兽环和拦妖索拿下的,也是在小白逼问的时候自爆身亡的。

阿芙忒娜的回答不动声色,却让亚拉很失望,只听她在空中平静的说道:“白少流说的话没错,鲁兹是他杀的,而且鲁兹确实以黑魔法做恶自寻死路,当时我在场,也留下了证据。至于你们说的星髓,我并不知情,鲁兹死时并没有留下什么。”

这句话就像在油锅里丢了根冰棍,场面虽然没乱,但众人心中都震惊不已。白少流杀拉希斯早已名扬天下,今日一箭射杀雅各更是技惊四座,没想到上一任志虚国大主教也是死在白少流手中。教廷派人到乌由来从不看黄历,看来日子挑的都是大凶,主教是来一个死一个,连中三员全部结果在白少流手中。

议论纷纷中只听一人大喊:“白少流手中是有星髓,那是我爷爷陶然客送他的,昆仑总共有七枚星髓你们不知道吗?自己的东西丢了,别人有就赖人做贼?我看你们才是杀人夺宝的强盗!”这人嗓门够大的,震得大家耳膜嗡嗡作响,正是西昆仑闻醉山来的陶奇。

陶奇叫陶然客爷爷,其实不是他的亲孙子,陶然客是清修剑仙没有子嗣,陶奇、陶宝是他洞天中看护盘桃园的童子。这两人看着年轻,其实在陶然客身边已做了三十年的洞天童子,从小朝夕相处也就结为道侣。二十一年前风君子、守正真人、梅野石三人拜访西昆仑夺下闻醉山仙府,交给陶然客代表西昆仑众散修接管,陶奇、陶宝就成了闻醉山的守山护法。

这一男一女在西昆仑待得久了,一直想到人世间阅历一番,陶然客担心陶奇脾气太冲好惹事于是让陶宝一起跟着。本来风君子有言在先,希望众位昆仑修行人不要到乌由打扰,梅野石也劝告各大派不要以修行人的身份行走乌由,可陶奇一定要到乌由来看看,就以拜访白少流的名义。

一到乌由就碰到两伙人在天上打架,其中一伙人领头的就是白少流,脾气火爆的陶奇二话不说就祭出捣药杵帮忙,不知对方的厉害被法力反震还受了点内伤,出门第一战就吃了暗亏心里正憋气呢,一听亚拉诬陷白少流偷了教廷的星髓,怒气冲冲的大声斥责,要不是陶宝在旁边拉了他一把,弄不好又蹦出去要动手了。

阿芙忒娜的回答与陶宝的斥责让亚拉有点发蒙,指着天空道:“维纳小姐,不要忘记了你的信仰,你怎可以污蔑志虚国大主教以黑魔法做恶?”

阿芙忒娜在空中淡然答道:“我说的是实话,如果你要证据的话,我可以给你看。……不过现在请你们都离开,远处有快艇赶来,你们今晚已经惊动了乌由市。……白少流,你看此事如何处置?”

阿芙忒娜站在云端看见远处有快艇赶来,来的还不只一伙人,从左右两个方向。原来这一番大战虽然远离人烟繁华之处,但是动静实在太大,还是惊动了乌由沿海一带。大晴天的远处海面滚雷阵阵红光满天,海防巡逻队打电话给乌由附近的平游港海军基地,问他们是不是有军事演习?而萧正容正在海军基地里值班,也打电话问海防巡逻队外海域是不是出了轮船爆炸事故?结果一问双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分别派出巡逻快艇朝这片海域搜索过来,在场有耳神通的高人已经远远听见了马达声。

白少流回头看了看那些身上带伤的昆仑道友,又转身上前几步,几乎快逼到亚拉的身前高声道:“明天下午三点,我与众位昆仑道友在坐怀丘恭候诸位大驾,你们是来问罪还是来认罪也该做个了断!有种就来,没种就给我滚出乌由!……维纳小姐,请你也来,有些事你在场才能说清楚。……杜寒枫掌门,令徒之死我也十分遗憾,要想弄个明白请你也届时光临!……诸位道友,请随我返回坐怀丘休息。”

说完这句话小白怀抱顾影率领众人径自离去,阿芙忒娜一言不发也展开羽翼飞走,亚拉抱着山德伯的尸体与灵顿侯爵对望一眼垂头丧气率众离去。只剩下天空中怀抱薛祥峰尸体的杜寒枫与站在海面上的听枫,过了一会听枫终于劝道:“掌门师兄,我们也该走了,明日再去坐怀丘吧。”

小白在返回坐怀丘的路上才来得及一一与众人行礼问候,知道了这些人各自的来意,说是行礼也只能点头示意没有办法抱拳稽首,因为顾影一直赖在怀里装昏迷就是不睁眼。在场众人中只有陶宝与连亭是女子,陶宝扶着受伤的陶奇,连亭本身就有伤,也没法将顾影交给他人,只有小白自己一路抱回坐怀丘了。

今日一战白少流莫名其妙成了英雄,而且是名震天下的“大英雄”,是他指挥众人破了金光战阵,是他那惊天动地的一箭当众射杀了雅各大主教,还将要率领各位昆仑群豪与前来进犯的亚拉等人谈判。别的不说,他一连杀了三位大主教的“光辉事迹”就足以让人目瞪口呆了,而且都杀的理直气壮顺理成章,实在是昆仑与教廷暗起冲突以来涌现的新一代高人。

昆仑修行人不好争杀,讲究怀柔致远,但也从不折节,讲究真如常在,因此众人看白少流的举止十分顺眼,也十分钦佩,晚辈弟子甚至还流露出几分仰慕之色。一路之上谈论起今夜之战,很多晚辈弟子尽管身上带伤但还是兴高采烈,比较稳重的几位长辈问明了情由,言语之中也多有称赞溢美之词。这么多人从不同地方前后赶来,白少流处变不惊指挥若定,这一战胜的很漂亮。而且白少流的修为也确实“高超”,别人可不知道他借着赤蛟元神作弊。

回去的路上白少流已经打电话给了黑龙帮的刘佩风,告诉他憋气的日子到头了,以后也该扬眉吐气了。他还吩咐刘佩风带人赶紧到坐怀丘来接待客人,有一批高人前辈来到乌由做客不能怠慢,刘佩风问他有多少人,小白点了一下人数连海南七剑在内是二十九人。

刘佩风在电话里大声吵吵:“白总啊,你知道我等你很久了吗?你可真行,一回来就搞这么大阵式,行,我马上就安排,所有人都住在坐怀丘吗?”

白少流:“应该说是坐怀山庄,你马上找人去连夜做个金字牌匾。”

刘佩风:“我马上去找人做,要挂在大门口吗?”

白少流:“不挂在大门口,挂在后院门上。还有一件事,帮我去找六十张椅子,还有一个能坐下六十人的大圆桌,在明天中午之前搬进坐怀丘,我要开会!”

刘佩风:“这么大的桌子?我知道了,拼起来就是了。……白总,要不要给你找一把虎皮交椅?”

白少流:“那倒不必,我又不是山大王,仔细准备好好招待客人就行。”

刘佩风:“好好招待?怎么招待?要不要把漫步云端夜总会的小姐拉一车过去陪高人们喝酒?小费钱我付。”

白少流:“用不着,谁有这爱好我改天单独领他们去就是了,你快安排别的事,花多少钱先记上,我不会让黑龙帮破费的。”

刘佩风:“白总这话说的,你的事不就是黑龙帮的事?大家还等着你什么时候开香堂正式收徒呢!”

白少流:“快了快了,忙完这一阵子我就开坛传法,我们这一派的名字就叫坐怀山庄。”

站在他身边的苍檀不解的问道:“白庄主,你刚才说什么爱好,要单独领谁去啊?”

白少流看着这位海天谷苦行弟子笑道:“等有机会我单独跟你说。……诸位,慢些走,估计等我们到时坐怀山庄已经安排好了。”

有时候黑帮的办事效率就是比政府部门快很多,等小白率众一路缓缓前行有说有笑的赶回坐怀山庄时,刘佩风带人已经布置好了。坐怀山庄前后三进三重院落,最前面是八宝珍馐木器厂,后院是坐怀丘道场的入口,中庭才是主体,有讲法堂以及二十余间修行静室,院落也很大。院子里已经摆好了四桌酒席,刘佩风甚至命人在院落周围拉上了彩灯,这么短的时间也不知道从哪找来的,看上去很有几分张灯结彩的气氛。

这些修行高人都不讲究什么俗务,但是招待的礼数还是要周全的,刘佩风带着八大金刚今天全到了,就是要好好瞻仰瞻仰昆仑修行高人的风采。可惜这些人有很多身上带伤,神采不如往昔,但言行气度也确实与众不同。刚才受伤的人已经经过简单的处置,外伤不多也不重,多以轻微的内伤为主,久战力竭所致,并没有什么大碍。

回到坐怀丘之后又将刘佩风等人介绍给诸位,安排静室休息,该吃饭的就上酒席,也是热热闹闹。小白寒暄几句刚想把怀里的顾影交给花金刚,却发现顾影轻轻撅了撅嘴有些不大乐意,这姑娘今天怎么了?难道要在自己怀里赖一夜吗?见众人已经安排接待,对饮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白庄主,你不用总在这里招呼,这位姑娘昏迷不醒还是赶紧救治去吧。”

在场个别人如对饮早就看出顾影没什么大碍,因为小白神色一点都不紧张,也没着急当场给她疗伤。小白道歉一声抱着顾影穿过后院来到坐怀丘,吴桐仍然一脸严肃的按着十字银剑坐在石龛中,看见小白回来终于松了一口气:“白总,不,现在该叫白庄主了,都搞定了吗?……顾小姐这是怎么了?”

白少流:“没事,受了点伤晕过去了,我马上就把她救醒。……山庄中有不少高人到访,你也出去帮着刘佩风他们招呼,自我介绍的时候就说你是坐怀山庄的护法。”今夜一战之后,白少流已有自立门户之心,连吴桐的称呼都变了,成了坐怀山庄的护法。

称呼变了的不仅是吴桐,麻花辫也成了药园童子,白毛成了镇山瑞兽。药园童子和镇山瑞兽还在坐怀丘中,刚才远处天边霹雳阵阵红霞金光乱颤,小狼妖本能的觉得心中惊惧,双肩发颤躲在草丛中不敢起身。白毛却站了起来仰着脖子看着天际,心中暗道:“小白啊小白,你既然出手,这一战就要完胜,坐怀山庄能否站稳根基就要看你了,可不要辜负我的一番苦心。”

正在那里思忖间,就听麻花辫坐在软草中说道:“白毛,你真勇敢,心里一点都不害怕吗?”

白毛哑然而笑,它见的大场面多了,这样的争斗怎么能把它吓着?可怜一代枭雄,今日落难只有这个不通世事的小狼妖夸奖,夸的竟然是一头驴勇敢!正在此时突然一声惊天动地如炸雷般的闷响,满天的星光几乎都颤了颤,麻花辫哎呦一声伏倒在地,白毛知道恐怕是胜负已分了。

在这里白毛看不见天空破阵的情景,不知是谁人取胜心中也很忐忑,看见麻花辫的样子,不禁又有几分怜惜,靠在她的身边用身体把她掩住。远处的动静已经停了下来,麻花辫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发现白毛用身体把她护住,很感激的拍了拍驴背道:“白毛,你真好,从小到大只有你对我最好,你刚才是想保护我吗?”

好?这话让白毛有些诧异,有生以来曾有人夸过它一句好吗?这世上对他好的人曾有许多,当年的师父登闻与师兄七花,现在的小白,但他可曾发自真心自然而然对谁好过?没想到今天下意识一个简单的动作,这个小狼妖竟然会说“你真好”这三个字,这头驴愣住了,莫名有些感动。

时间过了不久,洞天外的山庄中热闹了起来,有喧哗之声传来,听动静是小白得胜而归,白毛终于松了一口气。它很想去问问斗法的经过,走到山林边等小白进坐怀丘,时间不大小白抱着顾影匆匆的走回坐怀丘,对吴桐吩咐了几句,吴桐也去了前院。还没等白毛说话,小白已经打开密室抱着顾影进去了。

白毛在山林中叹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对跟在后面的麻花辫说道:“看来是大获全胜了,抱个大姑娘进密室想干什么?不便打扰啊!……走,回去休息吧。”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麻花辫听不见它说话,暗自笑笑转身走回山林,而麻花辫好似是听懂了它的话或者是明白了它的意思,什么话都没说也跟着回到了卧槽林。

小白走进石龛后那间小密室,终于把顾影轻轻放到床上,柔声说道:“现在没人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现在这间小密室与当初关海伦的时候已经不同,不再是一片漆黑,顾影早就在大小密室以及中间的通道处布置了照明法阵,四面散发着看不见光源的柔和白光,照在桔色的石壁上特有一种温馨的气息。顾影睁开眼睛轻轻坐了起来,红着脸说道:“我没事,就是刚才不好意思……”

她说的倒也是实话,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被小白抱在怀中站在阵前说话,那个时候起身谁都尴尬,所以继续装昏迷。后来觉得身上软软的心里暖暖的,就像被抱在云端中漂浮一样,就想被他多抱一会,等小白和众人见礼的时候也没睁眼。这样一来越装越尴尬,等回到坐怀丘她就不好意思睁眼了,只要她一起身别人就能看出来她是故意的,干脆硬着头皮昏迷到底。

顾影身材高挑,妙曼佳人也有近百斤啊,如果不是小白有一身功夫还真不能轻飘飘的抱这么长时间。小白倒也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只是有些后怕的说道:“你今夜怎么会赶来?还那么冒失的闯进战团,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你叫我怎么办?”

你叫我怎么办?这句话说的顾影心头一热又一甜,幽幽问道:“假如今天我死了,你会伤心吗?”

小白佯怒:“好端端的说什么死?我们都好好活着不是更好吗?假如你有意外,我不仅伤心,甚至会悔憾终生。”

顾影:“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小白反问:“你认为呢?”

顾影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当初清尘姑娘遭遇意外时,你的样子我都看在眼里。”

她偏偏在这个时候提起了清尘,小白岔开话题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今夜怎么会赶来?又怎会那么不小心?”

顾影:“你们斗法的动静太大了,我和维纳老师也被惊动了,一起赶来看发生什么事情?我赶到的时候场面一片混乱,正看见你朝天射出那一箭样子好威风,一走神,就晕过去了,是你救的我吗?”

白少流:“是维纳小姐救的你,她把你从海中救起扔到我怀里来了。”

顾影:“这我还不知道,一起来就被你抱在怀里了,当时有些吃惊没敢睁眼,后来,后来我真的希望你能多抱我一会,你不要笑话我……”她低着头说出了真心话,小白又不是傻子怎能听不懂,密室中只有两人单独相对,气氛变的含蓄又暧昧。

小白没有说话,顾影又追问道:“假如清尘姑娘看到今日场景,她会生气吗?”刚刚被小白刻意岔开了这个话题,可是顾影竟然追着不放。

白少流不得不硬着头皮道:“顾影,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但是我与清尘……”

“不要说!不必告诉我,我知道。”顾影打断了他的话,眼睛里仿佛有一层迷蒙的水雾,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古怪,接着又说:“我知道你这个人最重承诺,你一定承诺过清尘姑娘什么。你的事情我所问不多,但其实心里都很清楚。”

白少流咽了口唾沫问:“你知道我什么?”

顾影看着白少流:“不说我知道什么,就说你,和你住在一起的另两个女人,庄茹和黄静,你打算怎么办?说实话,不要骗我!”

顾影有点多管闲事了,显然把白少流的事都当成自己的事,又把话题扯到庄茹等人的身上,看来今天想要和白少流来个彻底摊派,挑破一直以来在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那层窗户纸。白少流突然觉得今天的经历有些荒诞离奇难以想像,刚刚率领一群高人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这一战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毕,转眼又在密室中与一位娇艳佳人谈这种私情话题。

“黄静我只是想帮她,将来如何要看她自己怎么想了。……至于我庄姐,我打算照顾她一辈子,也愿意让她照顾我一辈子。……这就是实话。”

顾影顿了顿,象是在想什么问题,过了一会才又问:“清尘知道吗?”

“她都知道,我喜欢清尘从未隐瞒,这件事也和她说清楚了,她将来必定是昆仑修行高人,是我的世外修行道侣。”小白一咬牙索性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心里感觉有几分轻松。

顾影:“那我呢?”

白少流吞吞吐吐道:“顾影,其实我这个人……我……”他找了半天没有我出下文来,完全没有不久前指挥斗法时那么果断干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