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箭惊群豪揽娇娃

金色光幕四散爆发的能量冲击也波及到外围,陶奇、淘宝、七觉、七灭、三少和尚等人各御法器飞身远离,就像被狂风卷起的树叶。而海南派七名弟子的结阵连为一体,受到的冲击也最大,而且众人修为高下不一,大多久战疲惫,猝然之间飞天璇玑剑阵也破了!七人身形一分向外飘飞,只有明杖一人飞出十余丈外勉强御剑凌空站稳,其余六人都惊呼一声向海中翻落而去。

明杖刚刚控制住身形,就御剑向下疾飞,冲着连亭方向去了,一面喝令其他五人:“落海莫惊,彼此救护同门!”

金光无敌战阵与飞天璇玑剑阵同时被冲破,满天都是不同姿态的空中飞人,小白的赤焰蛟龙箭就是在这时射向了天空。不能怪白少流的动作太慢,越是威力越大的法术凝神施法的准备时间就越长,其他所有人的动作都是在配合小白发箭破阵,没想到箭未至战阵已破,但这一箭也射了出来。

弓弦筝响如龙吟,射出一线耀眼红光,紧接着红光发出一声咆哮化为十余丈飞蛟形状,射向空中威势无匹。这一箭本想破阵,可此时金光战阵已破,阵中人漫天横飞,小白攻击的方向是站在阵枢位置指挥的亚拉,但是赤焰蛟龙箭威力波及范围很大,眼看就是血肉横飞的场景。

此时就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在远远的高空喝道:“住手!”这一声不大也不尖利,却有一种威严的力量穿透全场,所有人都心头一震。然后一道银色孤光如链从斜向高空劈下,谁也猜不透这孤光要劈向何人,直指天空战团的最中央。

小白听见声音就知道是阿芙忒娜,她从西面赶到,而且只有小白清楚这道孤光是要阻止自己的赤焰蛟龙箭。这一箭被挡住了吗?没有完全被挡住,只是为其他人争取了一点远离危险的时间,因为又有一名高手从东面赶到也出手了。

今夜的战斗过程一波三折充满了意外,但是此时发生的转折最让人震惊,而且今夜前后加入斗法的有许多高手,但此时赶到的两名高手的修为显然在其他人之上。

就在阿芙忒娜劈出银链般的孤光之后,对面高空有人大喝“休得伤人!”一道青色剑芒如九天霹雳斩来,正好迎住了银色孤光。两大绝顶高手全力施为,法力相击又是一场大爆发,空中刚刚稳定身形的不少人再次飘飞而出,从天上降下的三少和尚惊呼一声连人带钵再次被卷回到高空,紫金钵也恢复成海碗大小的正常模样。

最后赶到的那名高手小白不认识,可在场有不少人都认识,他就是长白剑派掌门杜寒枫。剑芒与孤光交击恰恰在赤焰蛟龙箭去势之前,将箭势挡了一挡,但小白这一箭是“活”的,在空中发出嘶吼之声去向一折又一折,仍然奔着亚拉去了。

亚拉是战阵被破后反应最镇定的一个,黄金战衣发出一片金色人形光膜留在原地,一挥黄金权杖向后疾飞。赤焰蛟龙箭射碎人形光膜余势不减,天空有半声凄厉的惨叫,一团人影在赤焰火光中爆开,化为余烬飞灰四散飘落,可怜尸骨无存。

死的人是谁?不是亚拉,而是倒霉的雅各大主教,他死的可真够冤的!雅各在战阵中并没有直接参加战斗,战阵被破时他受到的冲击也最小,挥舞魔法杖在空中打了几个旋,施展空气魔法缓冲将要落下的身形,就在此时亚拉从他身边掠过,赤焰蛟龙箭追来正好射中雅各。在惊魂未定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雅各简直没有还手自保的余地,当场在烈焰中“永生”。

这一刻的场景既混乱又骇人,一左一右两道威势无比的剑芒与弧光相击,海面上又有一道如蛟龙状的赤焰飞射天际,凄厉呼声中一团人影化为飞烟。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天空中强大力量的爆发冲击,心间莫名震撼,反应也顿了一顿。

趁此机会阿芙忒娜又大喝一声:“还不住手——”这一声的尾音却突然停止,因为这一片天地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仿佛时间停顿空间凝固,所有人的动作都被定格成十分滑稽可笑的慢动作。有人在舞刀挥剑,有人在吟唱施法,有人在天空翻滚,有人在浪涛中挣扎,大家在这一刻都看清了周围的情况。场面混乱交错,几乎所有人都可能伤人也可能被人所伤。

这是阿芙忒娜的魔法吗?她再强大也不可能停滞在场所有人的动作,这力量来自她手中抛出的一卷卷轴。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她手上扔出来什么东西?因为那一物是完全透明的,通过空气中的反光折射才能看清那是小巧的卷轴模样,在场的人估计只有抬头望天的小白看清楚了。

卷轴落在战团最中央的半空,开启爆发,一股奇异的能量瞬间无声膨胀笼罩住这一片空间,所有事物的运动都被停滞,包括阿芙忒娜自己。只见她站在高空,修长笔直的大腿并拢,丰满的胸脯挺立,衣裙的碎片如飞舞的蝴蝶悬停在身体四周的空间,身后六对羽翼带着白色的光膜展开,上下两对向前遮掩赤裸的身躯,中间一对向后飞扬,都是静止的动态形状。

她的嘴角有一线血丝飞出,还有几滴血珠悬在空中,看来仓促间开启这个威力巨大的卷轴也超出了阿芙忒娜魔法力的极限,而且她自己也无法避开这卷轴能量的反噬冲击,已经受了内伤。空间凝滞感觉只有短短的七、八秒钟,然后所有人身形一松,行动又恢复了正常。

场面一下子进入了另一种混乱,所有人都在刚才那一瞬间看清了自己的处境,不约而同顾不得攻击而是施展各种防守法术,向身边的同门弟子处靠了过去。小白突然明白了阿芙忒娜的用意,立刻开口下令道:“先救助同道,再向我收拢,勿乱!”

阿芙忒娜也在空中喝道:“收拢队形,救助他人,勿再乱斗!”她的嗓音稍微有些沙哑,说话的同手中高举一物,是一卷两尺长蓝光闪闪的卷轴,站在空中宛如女神显现。

亚拉等教廷高手可知道厉害,刚才那卷透明卷轴的名字叫“禁制”,现在这卷蓝光卷轴的名字叫“冰封”,是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制作的威力最大的禁锢魔法卷轴。禁制卷轴威力虽大但不直接伤人,而冰封卷轴可是带有强烈的附加伤害的,听说阿芙忒娜离开教廷时教皇送了她一批威力巨大的珍贵卷轴,这冰封卷轴的威力仅次于末日卷轴。一见如此情景,亚拉与灵顿侯爵也赶紧下令收拢手下脱离混战。

天空与海面上的人交错在一起,彼此分开的时候还有不少摩擦误伤,大家都在施法护身,但是护身法术也会带有攻击性,比如有人舞动长剑身体周围剑气纵横、有人挥起短刃四面刀芒闪烁、有人持魔法棒脚下风刃盘旋。叫骂声、痛呼声、落水声、召唤声响成一片。

阿芙忒娜在天空施法,凌空将人丛中的阿狄罗摄起抛到远处,同时一挥衣袖,下方海面上飞起一条人影竟冲小白的方向而来。小白一瞥之下觉得身形眼熟,赶紧收起赤炼神弓张臂接了个满怀,此人竟是衣裳湿透的顾影,妙曼躯体几乎纤毫毕现,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已经昏迷。小白试探鼻息和脉门,发现她只是受到强大的法力冲击波激荡晕了过去,并无外伤只是闭气昏迷,这才松了一口气。

顾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是随阿芙忒娜一起来的,今夜她在洛园西边阿芙忒娜的别墅中,两人都被远处高空的法力激荡惊动,一起赶来看发生了什么事。阿芙忒娜在高空出手时,顾影正好进入混战范围,当禁制卷轴失效后,她两旁有人从天空落下,都发出强大的风力魔法防身。狂风巨浪带着法力冲击在一起,顾影刚刚看见小白在战团中间有些分心,临战经验不足的她就被卷到浪中一时闭息昏迷,幸亏阿芙忒娜注意到了。刚才场景实在很乱,连小白也没发现顾影到来。

混乱的时间不长,双方很快分开站成两个阵营,昆仑修行人这边以小白为首,诸位飞天高手也落下云端帮忙救治他人。教廷众人以亚拉为首,其他人都临时结阵站互相扶持站在亚拉身后。天上只有两个人没下来,杜寒枫手持长剑,站在云端与远处高举卷轴的阿芙忒娜对峙。

昆仑诸位晚辈弟子半数身上都带了伤,也有几位高手如陶奇、苍檀也受了伤,伤势轻重不一,有人已无力立足海面,在其他人的协助下才能不落水,还有人是被同伴刚刚从海中救起。而教廷那边更惨,几乎所有人都受伤了,内伤、外伤轻重不同而已。

双方分开十几丈远,中间的海面终于平静下来,浪花一番漂起两具浮尸。其中一人身穿白袍一头白发,面目浮肿身上看不见伤痕,正是金光战阵里最中间的那位魔法师。而另一人是位年轻男子,胸前衣裳破碎血迹已经被海水冲淡,看打扮是昆仑修行人。小白心中一惊,赶紧回头清点己方人数,发现一个不少还多了一个。

正在诧异间,忽听对方为首的亚拉哑声呼道:“山德伯长老!”一挥魔法杖将尸体从水中摄出抱在怀中。与此同时天上的杜寒枫也惊呼一声:“祥峰徒儿!”挥袖祭起一阵狂风将尸身卷到空中接住,原来那死者是杜寒枫的弟子薛祥峰。

这薛祥峰死的也挺冤,都不知道是谁杀的?长白剑派有三名弟子观枫、听枫、薛祥峰在乌由的身份是黄亚苏请来的保镖,杜寒枫来到乌由后也住在黄亚苏特意给三位高人准备的郊区庄园中。今夜是听枫当值随身保护黄亚苏,杜寒枫与观枫、薛祥峰在庄园里也被这场斗法惊动,赶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薛祥峰也和顾影一样刚进入战团,来不及反应就被周围的混战所伤,不过他可没有顾影那么走运被救起,当场送了性命。

看见这个场景小白也后怕不已,万一顾影刚才也有个三长两短,自己都找不到地方去哭!不由自主的将怀中佳人抱紧了。

这时阿芙忒娜喝问到:“你们想干什么?挑起世界大战吗?究竟因何事起冲突?”

亚拉喊道:“维纳小姐,他们杀了山德伯!”

阿芙忒娜:“谁杀了山德伯?我没看见,你看见了吗?”这一句话问的有意思,竟然毫不偏袒,谁也没看见山德伯长老是怎么死的,而且他身上并无伤痕。

小白从阿芙忒娜一出手就知道她不是来帮对方的,只想阻止双方的伤亡扩大,因此以神念下令要诸位昆仑修士暂且不必做声理会,先救治伤者再说,该上药的上药,该服丹的服丹,该调息的调息。亚拉冲着小白恨恨的喊道:“白少流射杀雅各大主教,所有人都看见了!”

这是杜寒枫也在天上大吼一声“谁杀了我徒儿?必报此仇!”说话的同时情绪激昂,一手抱着薛祥峰的尸身一手提剑指向前方。此时阿芙忒娜左手仍然高举卷轴,右手抬起十字银剑指向杜寒枫道:“混战之中,死伤难免,冒然而入,怨不得人!……你我都是仓促而来,你的徒弟可说是自己送死,我只想问何故起此冲突?”

何故起冲突?小白这边几乎所有人都一头雾水,这些昆仑修行人都是先后赶来加入战团的,根本来不及细问为什么打架?打到现在听阿芙忒娜一问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呀?真不知道!纷纷面露询问之色,就连小白都纳闷,亚拉为什么一言不和就要下令将自己拿下?

此时应该小白出面说话了,他怀抱顾影上前几步喝问道:“亚拉!你叫亚拉对吗?为何无故进犯我坐怀丘道场?又为何无故出手伤人?”

亚拉抱着山德伯的尸体也走出队列喝道:“白少流,你杀了鲁兹大主教,夺走神奇魔法石,我们上门问罪你竟然口出恶言,又当众射杀志虚国新任大主教雅各,你是个强盗刽子手!”

这两人有意思,分别抱着一个人在众人面前说话,其他人都面带疑问之色听着他们互相喝问。虽然都抱着一个人可感觉是不一样的,亚拉抱着一具冷冰冰的老头尸体,而白少流抱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

顾影睫毛微动已经醒了,微微睁开眼睛随即发现了自己的处境,不知道怎么回事双方已经住手罢斗,白少流正站在两队人马之间,与对方的头领好像在谈判,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而自己一睁眼已经被小白抱在怀中,身上的衣裙湿透了,紧贴着身体几乎是半透明的,胴体一览无余,还好有小白抱着。

而小白的衣服也被顾影身上的海水浸湿了,身体相贴的地方隔着薄薄的两层湿衣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体温,简直和肌肤相亲没什么区别。顾影没来由的脸上一红,芳心乱跳呼吸也急促起来,可现在的场面又不好乱动,干脆把眼一闭带着娇羞之色继续在小白怀中装昏迷。小白也知道顾影醒了又装昏迷,这样最好不过,可是她娇躯起伏气息稍乱的反应可让人比较尴尬,多少双眼睛都看着呢!

亚拉指责白少流杀鲁兹大主教夺星髓,小白抬头看了阿芙忒娜一眼,面不改色的对亚拉冷冷道:“不错,鲁兹那个杂种是我杀的,他以你们西方所谓的黑魔法作恶,是自寻死路。至于你说的神奇魔法石就是昆仑人所谓的星髓,那是昆仑盟主送给你们教皇的礼物,和我杀鲁兹有什么关系?”

亚拉闻言大怒:“果然是你杀了鲁兹!教廷的星髓就在鲁兹手中,他死后不知去向,而今夜你亲口承认你手中有星髓,分明就是杀人夺宝!”他悲愤交加的叫喊,眼光恨不得把白少流撕成碎片,却不敢率众向前,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天上的阿芙忒娜。

无敌战阵已破,魔法力最强大的山德伯长老已死,而且手下全部带伤,就连亚拉本人右肩上也莫名其妙中了一记飞剑伤几见骨,他现在是强忍着剧痛在理论。小白那边虽然也有伤亡但是损失比教廷这边小多了,如果再想以力量对抗,必须要依靠在场众人中力量最强大的阿芙忒娜和她手上的冰封卷轴。亚拉以为阿芙忒娜虽然离开了教廷,但在这种敌我关头会站在自己一边的,他满怀期待的看着阿芙忒娜,希望她能出面“主持公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