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漫空破碎黄金甲

亚拉摆开天空之城的架式并不想死守,只是为了争取一点时间。黄金战阵停了下来静立在空中不动,小白等人可没停手,四面飞旋不停的攻击金光城墙,四名骑士与六名魔法师咬牙苦苦支撑。而亚拉与山德伯一上一下开始吟唱,这吟唱显得艰涩而冗长,他们想在天空之城的掩护之下发动一场威力巨大的大范围攻击法术,趁着法术掩护逃离此地。

小白听见这声音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虽然听不懂却觉得有点耳熟,这两人要发动的就是那毁灭性的“神之审判”,赶紧大喝一声:“三少大师,全力出手!”

此时天空之城的上空已经出现了一个光点,随即膨胀开成为一个十字架的形状,然而十字架还没有来得及爆发,天上突然掉下来一座山!这座“山”还发出惊天动地的金属撞击声,“山”的下面不是平的,而像一个张开的大口将十字架罩了进去,撞击声打断了吟唱。然后天上霹雳阵阵金光耀眼,爆发的法术被这座山吞没了,整座山也闪起了耀眼的金光。

仔细看那不是山,而是一个巨大的紫金钵,钵口向下砸向天空之城,形状竟然跟整座城堡一般大。再看三少和尚,人站在极高极远之处,手挥一根不知从哪里取出的木鱼锤,重重的砸向脚下的虚空,在脚下很远的地方就是顶着紫金钵的天空之城。光芒射向满天,三少的光头也被映照的金光灿灿,样子就像一尊金身罗汉。

三少和尚在众人中修为并不是最高,但他手中这件法器却是一件神器,甚至在小白的赤炼神弓之上。芜城九林禅院有三位神僧,昆仑修行人尊称为法海罗汉、法源金刚、法澄菩萨,这三位神僧有三件法器分别是木绵袈裟、九环锡杖、紫金钵盂,虽然没有正一三宝那么有名但知道内情的人从不敢小视。

九林禅院三件禅门法器之所以声名赶不上正一三宝,那多少也因为九林禅院弟子不多远不能与正一门的人丁兴旺相比,甚至不是昆仑十三大派之一。三位神僧只收了三少这么一个衣钵传人,其中法澄这个和尚性情最为洒脱,人就像个游戏风尘的老小孩。三少要出门游历,法澄顺手就把自己的紫金钵盂给了他,并不是当一件法器,而就是化缘用的钵盂。“叫花子讨饭也得有个碗,你出门没什么好东西,就把这个拿着吧!”法澄就是这么对三少说的,紫金钵盂就这样归了三少,今日一战大展神威。

化成小山一样的紫金钵盂从天空罩下,三少在高空中连连敲击木锤,一阵阵巨响从天空传来,不仅打断了神之审判法术,也让亚拉无法继续指挥战阵从天空逃脱。以三少的修为,虽然闭关受罚之后比一年以前大有长进,但也不可能以紫金钵压住整座天空之城,可现在形势不同,小白等人在四面攻击分散了天空之城大部分防守力量,亚拉不可能指挥众人尽全力向天空攻击。

此时,这闪烁着黄金光芒的无敌战阵已经成了笼中困兽,亚拉紧咬牙关目露狠色,法杖往下一指,金黄的天空之城守护着无敌战阵,也带着像小山一样压下的紫金钵,缓缓向下降去。总是飞在空中布阵耗费魔法力过巨,看形势已经无法坚持很久了,还是落地之后再寻机冲击突围吧,能走多少人算多少人。

紫金钵在天上敲,黄金战阵往下面缓缓降,小白等人围着战阵旋转攻击,剑气纵横四射法宝光华乱闪,显然大占上风。这时战阵中又传出了号角之声,激昂高亢与紫金钵鸣响相抗。连亭等晚辈见优劣之势已经分明,情绪自然大为振奋,可是七觉、七灭、明杖等见过大场面的长辈眼中却露出了惊骇之色——对方这个战阵实在太强悍了!

对方只有十二人,加上混在其中的雅各是十三人,而小白这边参与围攻的也是十三人,如果不算结阵飞天的连亭等人,明杖、小白在内已经出动了七名飞天高手,在三梦神君梅野石一统两昆仑之后,还从未出现过这么大场面的斗法。要知道,分别都有万里广阔的东西两昆仑,各门各派各散修全部都算上,有飞天修为的不过二百多人,其中还有不少深山隐居不问世事的。

亚拉率领战阵力斗良久,众人皆已疲惫而且也明显落了下风,但阵势没有丝毫的溃乱之相,这一点已经足够让人惊骇了。不知道教廷能够出动多少这种战阵组合?如果有很多的话那简直不敢想像如何正面相斗,难怪梅盟主一直很小心,不想和教廷立刻起全面的冲突。

七觉等人感到惊骇,而亚拉等人是更加惊骇!这个战阵中有两个核心人物就是亚拉与山德伯,分别是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导师与最高神学院的长老,虽然这二位在众多的导师与长老中战斗力与魔法修为算比较低的,但是也算教廷中的顶尖高手了,导师与长老加起来也不过二十多位。

而且战阵中的其它人也都是教廷挑出来的一流高手,这样组成的战阵按照最科学严密的组合布置,使用的法器几乎都是教廷中最精良的,如果东昆仑有神器之说的话,那么亚拉手中的黄金杖就是教廷中的一件神器。号称无敌战阵虽然夸张,但亚拉相信自己率领的战阵一定是无敌的,碰到谁都不用害怕。不过他没想到竟然是今日这种局面,无敌战阵被困住无法整体脱身。

双方高手的惊骇小白都感觉到了,做为昆仑众高手临时的指挥之人他也暗自不住的惊叹,但表面上一点没流露出来。越是这样,今天就越不能让这个战阵全身而退,双方都觉得本方已经是很强大的力量,那么胜负影响的就是今后更深远的心态高下。如果今天放亚拉等人就这么走了,昆仑修行弟子日后看见这种战阵很可能会未战先怯。如果今天冲破了这个战阵,哪怕就是伤他一、两个人,象征性的胜利也能极大的打击教廷的气焰,不敢轻易再派这种战阵来胡闹。

号角声与敲钵声此起彼伏,小白打定主意今日要破了对方战阵,所有人都随着这座闪着金光的天空之城缓缓落向地面,落地之后就是一场决定胜负的最后较量。不能说是落地应该说是落海,因为在争斗之中众人不自觉的远离乌由市区方向,高空之下早已是一望无际的碧海波涛。

你别说,小白的运气还真好,眼看众人离海面的高度已经不足百丈,下方突然有人高声喊道:“白小义士,你指挥众人把他们逼下来!海天谷苍檀率众弟子以及海南派道友在此接应!”

只见有一人飞天而上却没有逼近战团,在离海面不远的高空中停住,他便是开口说话的海天谷弟子苍檀,小白这边又多了一位飞天高手!仔细一看还不止苍檀一个人,在海面之上还有十几个,脚踏波涛站成一个大圈,围着苍檀的方位。这些人中有小白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看打扮有青衣道士、有垂髻童子、卖糖葫芦的、烤地瓜的、摆小摊的、种菜地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现在都成了手持各式各样法器的修行人。

这些人是从哪来的?其中有八人是跟随七觉、七灭一起来到乌由的海南派弟子,他们并不是来打架的,而是奉登峰掌门之命来协助小白培育洞天奇花异草的。那天七觉在小白告辞时是问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小白说他正打算建造洞天,将来可能会到太牢灵境寻找奇花异草。七觉答应了,回终南派向掌门复命的时候也说了这件事。

登峰掌门听了之后笑了,对七觉说:“你还要等他派人上门来取吗?太牢灵境中何种花草适合在他的洞天中培植,只有我们看了才知道,与其是你与白少流的私交,不如是终南派主动显示好意。……不如这样,你带几名弟子赶往乌由,看看他的洞天情景,主动帮忙吧。”

七觉领命正要去办,登峰又叫住了他:“七觉,这次去带上七灭一起,另外挑几名机灵点的弟子随行,让你们去乌由还有用意,借机看看那里的形势,我知道乌由很乱。”

七觉、七灭带着八名弟子赶来乌由,还没到坐怀丘远远就发现高空有人争斗,两人联袂飞天正好加入战团。他们斗法的位置太高,广效等其余八名弟子没有飞天之能帮不上忙,只有在下面看着,战阵的位置到了大海上空,广效等人也一路跟着来到海上。金光战阵刚刚在高空停住化为天空城堡的样子,另一伙人也脚踏波涛赶到了。

这伙人当中有几个与海南派弟子互相认识,他们来自海天谷。海天谷原来在乌由有波棋、波栋、波枢三人,后来于苍梧又派来五名弟子,西北大漠不平静海天谷无法大举来乌由,但还是抽调了一名高手苍檀。于苍梧在上任掌门谭三玄门下修为最高,但不是入门最早的,这位苍檀是于苍梧的师兄,不仅修为高超有飞天之能而且为人也老成持重。

乌由外海的高空争斗满天法力澎湃,惊动了海天谷弟子,苍檀率波棋等人也赶来过来,恰好与终南派弟子汇合。苍檀也有飞天之能,可是天上的战阵周围在小白的指挥下密不透风,苍檀想飞上天也插不上手。此时恰好听闻吹号声与敲钵声大作,昆仑高人各展神通裹挟着金光战阵缓缓向海面降了下来。

苍檀一看战阵已经快进入众弟子的法术攻击范围,立刻组织众人站好方位,他也飞到半空出声提醒。小白听见了,指挥战阵的亚拉也看见了海面上的形势,只见苍檀站在离海面五丈高的空中,双袖鼓荡御起狂风,海天谷与终南派其他弟子离十丈开外站成一圈,齐对海面施法,海中激浪涌起随着苍檀发出的狂风向天空四射,如无数锐利的水箭破空。

眼看高度再下降不远,就要进入海面上飞起的风浪水箭的攻击范围,亚拉等人的脸上终于露出深深的惊恐之色。此时战阵中的号角突然整齐的吹出两个短促的高音,间隔着一个低沉的长音,小白一听就暗生警惕,因为他感应到这号声里带着强烈的求救情绪,象是发出什么信号。

既然有高人赶来帮小白,完全也可能有高人赶来帮助亚拉,志虚大主教就在对方阵中,而且乌由是教廷在志需国活动的中枢地带。果然,随着号声传出,远处海岸线的方向隐约传来几声号角回应,教廷帮手就快到了,亚拉等人心中都有惊喜释然之意。

小白此时心念急转,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立刻下令:“苍檀率海上道友截击敌援,诸位围攻勿懈,我要下去!”他示意明杖、七灭、淘宝等人继续围攻战阵,此时是三面包围还是四面包围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众人是飞旋换位不留破绽。小白抽身退出围攻,其他人身形加紧法力展开扑住空缺,小白驭赤焰蛟龙飞落海面。

苍檀在空中转向朝教廷的援兵来处飞去,海上其他修行弟子也迅速变换方位呈扇面形,以苍檀为中心带着波涛迎向来敌。射向天空的万千水箭擦着落下的赤焰蛟龙转向,众人脚下涌起一道数丈高的水墙,就像一股海啸带着飞腾的浪花锋芒冲了过去。对方的援兵来势也极快,以飞在低空灵顿侯爵为首,阿狄罗与波特神官等人也在其中,总共二十余人,呈一个三角形阵势贴着海面飞速赶到。

双方还未接触,灵顿等人就发现对面十几个人带动一道弧形的巨大浪涌扑面而来,这是一场遭遇战谁也无法退避,来敌纷纷施展各种魔法迎击。一时之间海面上水箭四射巨浪飞卷、剑光乱闪斗气纵横、狂风如刃冰火交击,两方人马就撞在一起。

小白在干什么呢?他落在起伏激荡的海面上,赤焰蛟龙长嘶一声消失不见被收回到赤炼神弓中,然后小白朝天拉开弓弦,八寸长的小巧神弓直如满月,而小白的神色凝重如山。他想在最短时间内破了天上的金光战阵,于是打算尽全力发出最后一击。

亚拉等人的援兵强弱未知,苍檀带人能不能挡住也不清楚,但是金光战阵的威力小白是见识了,教廷在乌由的援兵再强也强不过金光战阵,只要将战阵破了就大局已定。飞天之时赤蛟不能离身,因此要想使用赤炼神弓威力最大的攻击,小白还得站到海面上来。他今天已经射出了不少箭了,现在尽全力只能射出最后一箭,但此箭的威力几乎锐不可当,就算他今夜一箭未发,这种箭也只能射出一支。

赤炼神弓射出的不是赤焰流光,而是一条咆哮着破空而出的赤焰蛟龙!小白发箭的同时喝令众人,只大吼了一个字:“砸!”

随着一声令下,空中围攻金光战阵的诸位高人突然都停下了飞舞的身形,当空站定之后随即分别发出了攻击。陶奇、陶宝祭出捣药杵与百草锄,化成巨大的紫金锤与钩镰交叉轰击金色光幕;七觉、七灭身前太极图又现,阴阳鱼眼位置射出黑白两道烟云;明杖等七人站定一齐挥剑,空中万千霞光射出;正上方的紫金钵突然飞到高空,然后三少和尚手中木鱼锤猛力一挥,小山一样的紫金钵轰然一声又很狠的砸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再缠斗,不约而同出手出手强攻,就是想分散战阵的防守,配合小白这威力巨大的一箭,只要射穿天上那城墙般金色光幕的防护,就能破了对方战阵。与此同时苍檀与灵顿两帮人也迎面冲击在一起,巨浪卷过队形都打散了,就在小白不远处混战甫起。

小白这一箭能破阵吗?意外的是,赤焰蛟龙箭未至,金光战阵已经破了!不是小白一箭破阵,而是因为天上众位高手的那合力一击。亚拉等人苦苦支撑已到了强弩之末,看见援兵赶到心动一喜难免稍微松懈,没到对方众位飞天高人并未分心,反而在小白的指挥下发动了合力一击。金光灿烂的天空城堡崩溃了,笼罩在战阵之外巨大金色光幕一战颤动,终于四散爆发。

战阵中的十三人,以各种姿势向各个方向被爆发的能量抛出,有人挥舞法杖企图稳定身形,有人翻着跟头乱飞,有人发出胡乱的剑芒护身向下直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