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冲天金阵几折杀

七个人,手持七柄银色发出粉红剑芒的长剑,光芒连为一体在空中就像一片光幕,光幕笼罩北斗阵势,斗柄外有红霞射出。霞光灿烂却不向外发散,只射出十丈余长边缘锋利,这个阵势是旋转的,一片霞光像一把巨大的透明砍刀冲着那十二人阵势就扫了过来。

号角声不停,魔法师们将法杖朝天划圆,一片金色光带旋转着出现在十二人周围,迎往红色霞光的锋锐冲击,金色光带也随着他们的阵势旋转。就这一瞬间,赤瑶厉吼一声带着小白已经挣脱了围困,同时飞天璇玑剑阵也与小白会合。

这剑阵是七人发力绕着一个中枢旋转,恰恰飞到这里把小白围在了中枢阵眼,七人飞旋而将他护在阵中心。这时剑阵最外围的明杖高声道:“白庄主,你在剑阵中枢,剑阵随你而走,速速返回坐怀丘。”

白少流松了一口气,大喝道:“多谢七位相助,如今尚可一战,怎能轻易而退?七位主守我主攻,等我再射完七箭就走!……今日若一触即退死守家门,来日后患无穷不堪其扰!”

白少流这话说的也有道理,对方莫名其妙欺负上门打劫,如果第一次出这种事就关上门死守绝对不是办法,以后对方只要高兴可以天天来,这里就没有清静日子了。所以今天必须一战,就算最终不敌退守,也要打中对方的痛处,让他们不敢轻易再来滋扰。

站得离小白最近的对饮也高声道:“白庄主说的对,今日若不迎头痛击,来日我等亦不得清静,我等护住中枢。……白庄主,你全力出箭,该退时就下令!”

现在的形势是对方十二人结阵与海南七剑相斗,小白站在七剑中央张弓射箭,一道赤焰流光飚出,比刚才仓促之间的威力又大了不少,赤焰流光射在十二人周围的金色光环上一阵颤动,空气中都隐约有焦糊味。

这时亚拉一挥手,身边四名骑士向后退,后面七名魔法师也分成三组,二三二品字形站立,远远看去他们成了个三角形阵势。三名魔法师站在亚拉身后举着法杖吟唱,亚拉满身金光闪亮,手持短杖指挥着金色光环防守。其它八人仍以号角与剑芒攻敌,万千道银蛇飞舞席卷在飞天璇玑剑阵周围。小白连射三箭,每一箭都让亚拉等人全身一阵发颤,似乎感受到的冲击之力很大,但同时赤蛟剑阵的光幕也越来越淡越来越窄,敌不住对方的狂攻。

此时明杖喝了一声:“白庄主,已不可恋战,对方有人偷袭坐怀丘,道场若失就麻烦了!”

有人偷袭坐怀丘?谁呀,就是在战团之外的雅各大主教。他一见形势就猜到对方已经全力出击,下方那个修炼庄园正是空虚之时,他一挥魔法棒悄悄的飘下云端冲坐怀丘去了。形势就是在这时候发生变化的,雅各在空中还没来得及施展魔法攻击坐怀丘护阵,黑暗里不知哪儿射出一道金光,冲着他就像一口张开的大碗差点没把他给罩进去。

这是什么东西?是一个巨大的闪着金光的紫金钵盂,上面的铭文在夜空中格外刺眼,从远处射来本只有碗口大小突然就变成了一丈方圆,无声无息就到了雅各身侧。雅各还算反应快,正准备出手的魔法改变了方向迎了过去,魔法杖的尖端连连跳动,一道道电光闪现,霹雳声与当当乱响声交鸣。

这钵盂在空中每响一声,雅各就被震退几丈,连声七响之后雅各已经退到天上十二人阵势之中。这时就听有人高念佛号叫道:“小白施主莫慌,三少大师来也!”其实不用他自报名号,小白看见那个突然飞出的紫金钵盂就知道是三少和尚来了,这件法器在东昆仑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三少和尚已经好久没露面了,听说在九林禅院受罚思过,怎么跑出来了?再看此时三少和尚出手隐约已有大师风范,想当初他对付一个拉希斯再加两名神官都有点勉强,而今日也是修为大进。力战之中来不及细说,小白只能高声喊道:“多谢大师援手,你抄他们的后路!”

现在对方是三角形阵势,七名魔法师品字排列站在最后,小白见过海岛上的斗阵,知道那些人近战最弱,所以要三少大师到后面去攻敌。三少手中的紫金钵祭出幻化成一丈方圆,举着这么大一个金钵飞天速度不快,忽忽悠悠就从另一侧迂回包围到十二人战阵后面,一边口中还高声喊道:“诸位道友莫慌,今日昆仑高手倾巢而动,一定要把他们围在此处。……对面的诸位也莫要害怕和尚,贫僧不杀生,但其它人可不一定像和尚我!”

白少流一听就知道三少在撒谎,这和尚什么都好就是嘴太碎不像个出家人,但此时如此高喊也是疑兵之计,至少海南七剑闻言精神大震,而亚拉和雅各闻言大惊失色。小白趁机也高喊道:“明杖,我等分开阵势,三面合击,困住他们等待其它高人到来,今夜一定不能便宜了这些狂徒!”

小白这么喊也是在耍心眼,因为他已经感应到了对方首领亚拉的惊疑之意,想趁机把他们给惊走。动手之后小白已经清楚,自己加上海南七剑肯定不是那十二人的对手,他本打算支撑片刻尽力射出赤焰流光,然后就退回坐怀丘,总之不能太示弱。现在三少来了,修为也比以前大有长进,但加上他仍不可力敌。不过三少那一嗓子喊的好,对方已有退意,假如三面合击把这些人惊走,以后他们也不会轻易敢来冒犯。

三少还没站好位置,对方突然变阵,四名骑士闪到四角,七名魔法师围成一圈,亚拉站在最中央高举短剑。一片金色的流星爆射而出,满天降下条条闪电,小白大喝一声:“诸位,先退!”

亚拉发狠了,指挥全力出击,三少、海南七剑、小白都无法阻其锋芒向后飞退。流星闪电击在紫金钵上,发出一片尖锐鸣响,紫金钵空中乱颤差点没把三少和尚自己给扣进去。赤蛟带着嘶鸣声卷起小白向后翻着跟头飞出十几丈远。海南七剑结阵一体没有那两人灵活,首当其冲硬受攻击,剑阵打着旋向后硬生生的被震出五、六丈,守护剑阵的红霞光幕碎灭片刻又升起,这一击已有三名弟子受伤嘴角渗出血丝。

还好小白出声提醒的早,在对方全力一击发动之前就已感应到不好,否则三少恐怕也要受伤,海南剑阵很可能被击散。不过亚拉等人只发出了一击,此等法力大爆发也不可能连续出出击,三面对手后退,他们向另一面结阵疾飞,看样子是想离开此地。

亚拉率队想退避,小白又喝了一声:“三面合围,缓追之!”同时运足法力随着声音以神念传送给三少与海南七剑,送出的是一种意念而不是一句具体的话,意思就是虚张声势不要紧逼,吓退对手就行了。佛门谈六神通,有耳神通而无口神通,其实耳神通与口神通往往是不分的,耳神通有谛听、声闻、智慧、妙语、观音等各次第境界,小白以话语传送移情之术,无意中第一次使用了“声闻智慧”神通,这是一种“堪破”,只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

众人一时领会,三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海南七剑不解其意但也照做,他们从三个方向各祭法器围追而去,但速度却慢了半拍。眼看亚拉率领战阵就要脱离战圈,对面天空忽有一黑一白两道云气飞射而来,初时极远只是两个小点,等看清之后眨眼已到近前,竟似两道龙卷狂风,随风有一人喝道:“终南派七觉、七灭拜访坐怀丘,何人在此争斗?”

小白闻言大喜过望,来的是终南派中除登峰掌门之外修为最高的两大飞天高手,不久前刚刚在太牢灵境里打过交道,他们怎么也会在今夜赶到坐怀丘?来不及细问,小白又一次高声喝道:“教廷狂徒布金光阵进犯,二位师兄小心!”

其实不用小白提醒七觉与七灭老远就看清了这边的情形,教廷的战阵火星四射雷霆乱劈,以锐不可当之势正好冲着他们方向来了。七觉与七灭的法器都很奇特,是一根两尺多长的梭状物,一头尖一头圆,形状都是一样的,但七觉手中的长梭是白色的,叫阳极梭,而七灭手中的长梭是黑色的,叫阴极梭。这两人一挥长梭,黑白云气画圆绞合在一起,身形隐去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太极图。

小白曾见过终南派掌门登峰的法器两仪梭,登峰一人可以挥起黑白二气布阵攻敌,现在七觉七灭合力挥动阴阳双梭布下两仪阵,其威力比登峰出手也不多让。闪着金光的战阵撞在太极图上,将太极图撞的瞬间粉碎。而七觉与七灭知道自己两人不可硬抗对方战阵,早已向后急退,后退的同时手中发出的黑白两道龙卷风般的云气仍然向前攻敌,云气交缠空中飞现出一片片丈余左右的小太极图,在他们身前如落花之雨,金光战阵前行的速度明显被拖慢了。

小白一看形势有变,又多了两名飞天高手拦在教廷众人的去路上,又指挥道:“奋力向前,出手分敌!”现在的形势是四面合围,而困在中间的对手力量又太强,不能让他们集中力量攻击迎面的七觉七灭。

小白说话的同时自右侧又连发三箭,赤焰流光击在战阵外乱射的金星上,映的半天一片金红色交替闪烁。明杖也大喝一声发动飞天璇玑剑阵朝天立转,赤霞光羽从天扫下。三少和尚在左侧一敲紫金钵,一声嗡然巨响发出,声波似有形环束,带着法力向战阵收拢而去。七觉七灭在对面边退边阻敌,小白率人从三面追着发动攻击。

七觉七灭的到来很意外,就连刚才瞎嚷嚷“昆仑高手倾巢而出”的三少和尚也没想到,而亚拉等人当然更没想到,现在已经完全把三少和尚的话当真了。眼见又有两名高手赶到,去路被封一时难以冲出,亚拉在空中黄金杖转向一指,战阵突然改变了飞行的方向。亚拉的心念一起白少流就有感应,赶紧大喝一声:“三少大师退,七觉七灭进!”

这是一场遭遇混战,事先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赶来出手,这种形势下人多虽然占优,但小白一方的缺点就在于没有人事先居中指挥。在形势突变的情况下也来不及商量,白少流看出了相比对方战阵自己这些人的劣势,当仁不让开始下令指挥所有人,喝语传声同时带着声闻智慧送出的神念。

情况紧急所有人也不及细想,都不由自主的听从小白的指挥而进退。三少和尚不假思索连续将紫金钵弹出三声瓮响,每响一声就把他自己连人带钵震出很远,而紫金钵上的铭文发亮,留下很多奇怪的文字光影都停在原先立足的那一片空间。三少刚刚后退,亚拉指挥的战阵中冲出一片弥漫的金光,向着他的这个方向就过来了,原来亚拉改变了策略,选择从三少和尚这个方向突围。

刚出来的那一黑一白两名高手显然修为很高,而后方的飞天璇玑剑阵光华满天也不是突围的最好方向,白少流身绕赤焰蛟龙射出道道流光,看来也是个强手,相比三少和尚最弱,亚拉也算精通战阵指挥,立刻就选择了新的突围地点。

空中的发光铭文被金光瞬间冲散,铭文破碎的同时三少和尚本人也受到了巨大的法力冲击,连人带钵打着旋远远飞出,向下落了很远才堪堪稳住身形,幸亏白少流出声提醒的早。现在形势变了,成了三少和尚退而阻敌,小白、海南七剑、七觉七灭从三面追击。

亚拉此时已经无心恋战,尽力指挥战阵突围欲走,连他在内这十二人无一不是教廷的战斗精英,他自己就是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最年轻的导师,而他身后七名魔法师最中间的那位也是来自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山德伯长老。这样的战阵组合几乎是无敌的,而战阵的名字就叫作“无敌战阵”!全力冲击之下三少和尚也挡不住,已经落下云端来不及继续阻敌,其它三面攻击只能纠缠袭扰却很难将亚拉等人留下。

三少和尚刚刚落下云端稳住身形,小白等人三面围击,金光战阵已向一面急冲而出,然而此时又发生了变化!就见远处海天之间射来两道青光,迎着金光战阵逃遁的方向,有个清脆女子声传来:“闻醉山童子淘奇、淘宝拜访乌由,请问谁是白少流?”

这两个人白少流从未听说过,闻醉山他倒是知道,那是西昆仑陶然客的仙府,而陶然客就是曾送他一枚星髓的那位修行前辈。现在已经来不及问来人到底是谁了,一听口气是自己人白少流赶紧叫道:“我就是白少流,今夜有恶客来扰,请拦住金光战阵!”

对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打架吗?好的!”这声大喝如半天惊雷,却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声。随着声音打着旋飞来一件东西,竟然是一把锤头大如屋舍的长柄紫金锤!紫金锤正砸在环护战阵的金光上,金光一阵乱颤,战阵竟停在空中片刻没有继续前冲,几秒钟之后才有一声巨响发出,紫金锤又打着旋被砸飞了回去,远远有人发出一声带着痛苦的大吼。

刚才那人不清楚战阵的厉害,出手就是硬砸,法器被弹回人也吃了暗亏,听声音似乎受了小伤但并无大碍。出手的人是淘奇,那法器也不是长柄紫金锤,收到手中是一杆三尺长一头带着圆球的捣药杵,此人相貌清秀骨骼清奇,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他身边站着一名彩衣女子,娃娃脸容颜甚美样子只有十八九岁,手拿一杆尖端如弯钩状的法器叫百草锄,她是淘奇的道侣淘宝。

小白看见淘奇吃亏赶紧喝道:“二位莫要单独强攻,我们四面旋转攻敌,三少大师上天!”

小白在这一瞬间改变了战略意图,刚才他只是想将亚拉等人逼退,留点教训就得了,硬要决战恐怕还没有完胜的把握。可刚刚赶来了七觉、七灭两位高手,紧接着又有淘奇、淘宝赶到,看淘奇出手修为比七觉七灭只高不低,想来另一人也是高手,那么合己方众人之力完全可以把对方困在这里狠狠教训一顿。

敌我的力量对比态势已经发生了转折,小白不想放亚拉等人走了。这些高手先后而来都是因为白少流,小白也不想混战之中死伤惨重,因此采取了整体配合的游斗方式指挥众人。白少流带着赤蛟、明杖领着飞天剑阵、七觉七灭结成两仪阵、淘奇淘宝挥动捣药杵与百草锄化为数十丈长的紫金锤与钩镰,这些人在四面围绕着金光战阵不停旋转,变换着方位游走袭斗,互为攻守掩护紧紧缠住了对方。

小白的目的就是要把亚拉等人拖住,将战阵打散,抓起来几个好好审问一番,再教训他们一顿,并没想一定要杀人,也不想身边的这些昆仑高手有所死伤。合围之势已成,而且四面法宝飞旋不留一点破绽,亚拉等人想走还真困难了!

在场有很多昆仑弟子有生以来还没有经历过如此精彩激烈的斗法大战,比如连亭等晚辈弟子,虽然此时已经疲惫但精神振奋咬牙出手毫不松懈。场面很激烈,暂且说个笑话,事后教廷谈起“白少流大破无敌战阵”这一“重大事件”时,教廷的诸位“作战专家”研究许久总结了昆仑修行人的一种新“战术”,这种战术称为口袋战或麻雀战。

也就是说当教廷集中力量想一举打击对方的薄弱环节时,一开始对手很弱,只起到牵制的作用,然后不同的昆仑修行高手从各个方向赶来,加入战斗的前后时间不一,却又能统一协调指挥,对手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从局部劣势很快转变为局部优势,让教廷的进攻队伍措手不及。这种战术就像张口袋装人,又像一群麻雀不停四面飞来,很是让人头痛。

然而做为这一种新战术的“创造者”白少流此时还浑然未知,也根本想不到教廷将来会组织专家专门研究他,仍然在一心一意对付眼前的金光战阵。

眼见对手已经将战阵困在中央,亚拉黄金杖一挑,围绕在战阵周围旋转的金光不再流动,静止下来化作一圈厚厚的光幕,战阵看上去就像停在云端的一座闪着金光的天空城堡。金冠金衣的亚拉高举黄金杖站在最上方,六名魔法师在他脚下的空间围成一圈,再下面一层空间是四名骑士各站一方,当中还有一名最强大的魔法师山德伯,周围金色光幕形成的强大护盾就像牢不可破的城墙。

战阵中还混了一个闲杂人等,就是雅各大主教,他也不能算完全没用,不断的施法发出各种祝福术帮助那些已经十分疲惫的战士与魔法师缓解疲劳。

无敌的黄金战阵化为天空之城,这是它最强大的一种攻守形态,然而真的是牢不可破吗?亚拉心里也没底,他现在只想带着自己的队伍全身而退。白少流不想自己方面的人伤亡,亚拉更不想,战阵一旦被冲散陷入混战,无论谁胜谁败双方都不可避免有死伤。亚拉可是当着教皇还有福帝摩与邓普瑞多的面夸下海口,一定会带着无敌战阵找到星髓凯旋而归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