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披霞踏蛟赤焰裾

吴桐笑道:“哪有什么笔,风先生拿了把扫帚沾着金粉站在梯子上写的,而且每个字都是一笔写成,还说这是效法仙人传说,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传说?”

这时对饮说道:“这就是忘情公子手迹吗?真是仙人手笔!至于那个传说,我却是知道的……”

据对饮所言,在志虚国荆湘市郊一座很有名的岳林书院中,门庭两侧的白壁上有两个明黄色的大字,左边写的是“福”,右边写的是“寿”。传说这两个字是一位仙人以扫帚沾着黄泥写成,而且每字都是一笔挥就。这两个字在白壁上保留了近千年,近代时“寿”字被毁,又有一书法大家给补上了,那个“福”字还是原迹。

风君子自然也是听说过那个传说,在坐怀丘题字就是效法传说中的仙人,只不过那福寿二字是否是仙人手迹不好说,今日坐怀丘这不乱二字千真万确是仙人手笔了。小白听完对饮的介绍特意多看了他几眼,此人修为在六位弟子中最高,而且眼光独到见解不俗,看来应该是海南下代弟子中最出色的人物了。听闻此人好酒,将来与坐怀山庄守门的酒金刚做伴,一定会很开心的。

闲话少述,众人参观了坐怀丘道场,在山中择地修行无碍,也都很高兴。小白自己说坐怀丘道场不大,那要分情况,比之终南派的太牢灵境当然要小许多,可是比一般的庄园还是要大不少。它就是一座独立的山丘,一座主峰两道山梁围住一片山谷,地方已经相当不小了,左右山林中点缀建造几十间精舍是绰绰有余。

明杖看了一圈就对其它六人说道:“此处地气甚佳,我们按照玄机阵势在山林中各择地点,建造修行精舍,你们就自己挑地方吧。”

连亭微微一皱眉,不问明杖却问白少流:“白庄主,你虽然在山庄中给我们安排了住处,但我看此洞天布置,平常也至少要有三人同时守护。我建议在这里建造若干修行精舍,不知道你有没有此种设想?”她的话很有讲究,在人家的地方盖房子自己住,总得先问主人的意见,明杖一进此地觉得不错,就自作主张反客为主显然是不合适的。

白少流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赶紧道:“修行精舍肯定是要布置的,而且不止七处,过两日我就与诸位商议此地洞天的设计草图,你们想在什么地方修建精舍以及都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就是。”

连亭看了看四周:“我们就是来帮忙建造与守护洞天的,自然要替白庄主筹划筹划,那我们就自己挑地方了,不知道在此有什么禁忌之处?”

小白一指不乱二字下面山壁中的石龛:“那里是我修行打坐之处,石龛后有一间密室,我的一些私秘之物都在其中。……除此之外,此山庄与洞天各处,诸位都可以随便。”

墨氏三兄弟道:“小师妹已经看出来了,此地道场平日至少要有三人同时守护方能稳妥,那么今天晚上我们三个就不回山庄中休息了,就在坐怀丘中静坐休息。”

对饮兄弟也道:“福地洞天隔断世间风雨,只要有酒喝有棋下,有没有屋顶无所谓,我们就在这山中住下了,修行精舍可以慢慢建造。”

明杖看了一眼众弟子苦笑道:“恐怕今晚我们全部都要在山中守候了,今天进入乌由已经被人盯上,来人不露面只想知道我们的落脚之地,如果想找麻烦十有八九就在今夜。”

白少流也点头道:“还是师兄老道,我也认为十有八九今夜坐怀丘会有恶客来扰,真不好意思,一入乌由还未休息,就给各位带来麻烦了。……吴桐,你今夜就守在石龛之中,若有人闯进洞天接近密室当全力出手不能留情。……赤莲,你跟着白毛去山林中,它自有地方休息,暂时就拜托你照顾它了,千万不要让它夜里乱跑。”说话的同时又在神念中对白毛说:“老兄,拜托你了,今晚如果有事,你看着小狼妖别让她乱跑,待会我把吃的喝的都送到驴窝里。”

白毛也没拒绝,只是哼道:“告诉你多少次了,我在山里挑的地方不叫驴窝,叫卧槽林!”

……

一切安排妥当,当晚无事,入夜之后,天高云淡繁星满布。坐怀丘中静悄悄的,海南派七名弟子已经分别在两侧的山梁上找到了合适的位置静坐调息,吴桐手按长剑端坐在石龛中,而白少流则在山谷正中央席地而坐闭目垂帘。

所有人都很安静,坐怀丘中只有一个人在说话,那就是麻花辫。左侧山梁向内的缓坡上有一片柔软茂盛的草地,正在周围一圈青翠挺拔的树冠笼罩之下,是一个天然的小小空间,如果公园里有这样的地方是情侣们最喜欢的,但现在软草丛里不是情侣,而是一人一驴。

麻花辫坐在驴子身边,用手轻轻理着它的鬃毛自言自语道:“这个地方比终南山好多了,待在这里我觉得全身都舒服,以前一到夜里总觉得气闷。”

白毛看着她心中暗道:“那是你偷吃了没成熟的百涎草籽,又在白天日晒之时采摘夜樱莓,以至湿热交替伤及五内,幸亏遇到了我,知道用黄芽丹替你调理,否则你一受伤能不能醒过来都是问题。……狼本来是吃肉的,修炼成妖学会采摘野果,却是祸福未知。”

麻花辫不知道白毛在想什么,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还在那里小声说话:“没有人打我也没有人骂我,有东西吃还有衣服穿,这里真好!……白毛,你要是能说话就更好了,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我又是什么人?”

白毛叹息了一声,麻花辫低头道:“你听懂了?原来我说什么你都知道?如果你也是驴妖,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变成人的样子?假如你变成人的样子,会不会像大毛笔那样?……算了,你还是不要学他那样吧,因为他死了,你可不要死。”

修为到七叶那种境界,早已一心不动,不随人勾牵,否则一个寻常人三世为驴恐怕早就疯了,它心志之坚定非常人可以想像。可白毛此时心里却有一点酸酸的味道,它倒不是在感叹自己,也不知道在感叹什么?在山中它也能感觉到今晚的气氛不对,可能有一番大战将要发生,而只有自己和这个小狼妖置身事外。

坐怀丘外突然起风了,这风来的怪异,远处的海上无浪,天上的星星却开始不停的闪烁。白少流突然睁眼抬头看天,海南派七人在山林中看不见,但小白也知道彼此的位置,此时就听见明杖开口道:“来了,从南边海上。”

对饮开口道:“很高很远飞天而来,直奔此地。”

墨瑜说话很简练:“有杀气!”

墨羽:“不用怕!”

墨禺:“进不来!”

这时对弈道:“一共十三人。”

连亭最后开口:“准备拔剑,明杖师叔主阵!”

白少流站起身来向四周一鞠躬:“坐怀丘护阵就拜托诸位,先待我问明对方来意。”

话还没说完,已经看见一群人影远远的从天而降,高空中传来肃杀的号角之声。只见十三人飞临坐怀丘上空,当中一人身穿金色长衣,头戴金冠,手中拿着一杆金光闪闪的短杖,他的头发也是金色的,映得他苍白的脸颊也发出淡金色的光芒。金衣人身边有一人身穿黑袍,衣襟的边缘以及领口上镶着彩带,正是新任志虚大主教雅各。

在这两人左右两侧,各有两人穿着银色的盔甲,左手按腰中的十字长剑,右手举着号角正在吹奏。他们身后还有七个人身穿白衣一字排开,手中拿着清一色的白色魔法杖。十三人衣袂飘飘从天而来,就像一队战神引导的一群天使,除了雅各之外,其它十二人就是教廷派来寻找神奇的魔法石的高手。

小白也不说话,抬头望天,以他的眼力将这些人看的清清楚楚。然而这些人却看不见小白,从天上望向坐怀丘只是一片荒地,洞天的行迹已经隐去。雅各说道:“亚拉导师,这里有魔法阵,我们看不见他们。”

领队的金衣人叫亚拉,是冈比底斯骑士训练营中最年轻的导师,也是教廷三十六名神殿骑士之一。这次他带着四名骑士以及七名高级魔法师来到乌由,终于找到了白少流的下落。见白少流的藏身之处被一种特殊的空间法阵隐去,亚拉伸出右手向下一指,号角声陡然高昂,后面七名魔法师齐声音吟唱,当中的魔法师手中法杖向下一指。

坐怀丘中的空气莫名的一紧,麻花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一缩身子靠在了白毛肩膀下面,明杖等七人也拔出了赤蛟剑。主峰山壁上那“不乱”两个字射出金色的光芒,霹雳之声传来,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与金光同时出现。闪电并没有劈到山谷中,在百丈高空散开呈千百道电蛇,就像爆发了一颗硕大礼花,整座山谷都轻微的颤了颤。

天上的发出闪电魔法,落到下面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所阻,闪电散开化为丝丝余光。电光闪烁中看清了地面的形势,只见下面露出一片环抱的山谷,山谷中央有一人正抬头看天。坐怀丘的法阵未不完全,在凌厉的闪电魔法冲击下露出了里面的景像。然而景像闪现只是一瞬间,紧接着那人身边的山梁上突然飞出七道红光,交织在一起成为一张大网,红光大盛之后所有的景物消失了。

海南七剑已经出手,发动法阵守护洞天,此时小白就听见高空中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请问下面是白少流先生吗?我是教廷的使者亚拉,能不能见我一面?”

他的话刚说完,就见地面上一道红霞升起,有一团浓烈的火焰突然爆发在十丈外的空间,白少流已经飞上来了。对面那十三人出场的样子已经是相当拽了,威风凛凛气宇轩昂,白少流只有一个人,可风头几乎把对面所有人都盖过去了。

只见他长身而立,身外朵朵霞光环绕,脚下还有一条十几丈红色火焰状的虚影蛟龙盘旋,白少流凌空而立在赤焰蛟龙的上方,抱拳道:“我正在山中看夜景,突然鬼哭狼嚎天打雷劈,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大半夜有客来访,你们找我干什么?”

天空一声巨响,然后小白华丽登场,他这副样子把面前人差点都吓了一跳。亚拉见到白少流先是震惊片刻,见他傲然而张扬的神态不禁有些来气,他在乌由已经转了大半个月连个影子都没摸着,今天终于发现此人落脚之处,把队伍拉过来摆开阵式,可对方根本没有半点敬畏的表示!

亚拉上前一步也浅浅鞠躬道:“我叫亚拉,来自神圣教廷,请问白先生,神奇的魔法石在哪里?”

白少流:“什么魔法石,我没听说过!”

亚拉抬头面露愤色:“按你们的说法,就是天降陨星的遗髓。”

白少流一皱眉:“你是说星髓吗?我的星髓在哪里与你无关。”

话说到这里有点误会,亚拉以为白少流杀了鲁兹之后夺走了星髓,因为星髓确实失踪了。而白少流并不清楚鲁兹的亡灵与灵顿侯爵的交易,更不知道灵顿悄悄的取走了星髓没有告诉任何人。更巧的是,白少流手中确实有一枚星髓。就算他能知人心,也不可能在亚拉心里感应到这么多曲折的内情,他一听亚拉的语气就明白他是来强索星髓的,当然很生气。

小白一开口亚拉也误会了,勃然变色道:“你的星髓?我就是为你手中的星髓而来,找你已经很久了。”

这时雅各大主教见势不妙也上前一步说道:“白少流,你不是神圣教廷的对手,你的力量也无法与我们对抗,交出不应该属于你的东西,可以饶你一命,否则地狱的大门将在今夜对你敞开!”这个人倒是挺谨慎,怕真的起冲突白少流被杀,亚拉拍拍屁股回教廷了,乌由的烂摊子可得由自己来收拾。

但白少流怎么可能领他的情?冷笑道:“想打劫吗?回家做梦去吧,没事你们可以回去了,再留在此地骚扰别怪我不客气!”他窝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有海南七剑守护坐怀丘无后顾之忧,又新得了神器赤炼神弓,一露面气势很盛就没打算给好脸色。

话不投机半句多,说到这里已经谈崩了,亚拉伸手一指:“拿下,要活的!”

顺着他的手势身后七名魔法师一起举起了手中法杖,四名武士的号角陡然吹出了一个长音,这声音似有实质从四面八方缠绕而来,就像号角中飞出了无数道看不见的飞丝把小白的身体卷住。要是以小白以往的修为,这一下就让人给抓走了,此时也来不及反抗,小白神念中大喝一声:“赤瑶!”

脚下的赤焰飞蛟突然发出一声嘶吼,暂时压下了号角之声,朝天飞起卷住了小白的身形向后退了数十丈之远,挣脱了这声波缠绕的法力。照说此时小白应该快速飞回坐怀丘中自然无恙,可他没有连续退避,却在空中站住了。

亚拉也很惊讶,他没想到小白竟然能挣脱,他手势向前号角声再起,队形前移声波之力又飞卷而至。就在此时对面突然暴开一团红色的霞光,霞光的中央一道炙热耀眼的赤焰流光飞射而至。小白已经打开了赤炼神弓,后退的同时御器拉满弓弦,等在空中站定第一箭也射了出来。

这一箭来的突然,四名吹号角的骑士换右手一起拔剑,白色的剑芒交织成网竟然没有挡住,赤焰流光箭直射亚拉的前胸。这么多人的阵形中亚拉躲避是来不及了,他把头一低双手交叠在胸前,他的手腕上也有一副金色的护腕,与小白曾见的阿芙忒娜那幅护腕是一模一样的。身后七名魔法师吟唱之声突然尖锐,以亚拉的护腕为中心升起一面金色的盾牌。

赤焰流光射在盾牌上,红光与金光一起撞的粉碎,空中十二人整齐向后飘飞出一丈多远,似乎是连在一起的整体,而雅各大主教早就躲在了十二人后面。白少流大喝一声:“妈了个巴子的,你们欺人太甚!”拔动弓弦第二箭又射到了。

这一次对手有所准备,七名魔法师手中白色法杖都往前指,杖尖有一阵奇异的震颤出现,赤焰流光未到阵前就被一股力量击散,反倒是白少流又向后退了三丈多远。他已经没有时间发出第三箭了,因为号角声又响起,四名骑士在胸前持剑指向天空,七名魔法师一起吟唱挥动魔法杖。四道剑芒交叉飞出如银蛇般缠向白少流,而魔法师的吟唱好似给号角声增加了各种魔力,银蛇随着声音飞舞利如蛟龙。

赤焰蛟龙发出一声声怒吼与号角声此起彼伏,绕着小白盘旋扑击力斗银蛇,小白挥动赤炼神弓发出一片片霞光与赤蛟相互映,场面斗的十分好看,可他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甚至连停住身形凝神发箭反攻的余暇都没有。

小白一人单挑十二名高手,坐怀丘中看得清清楚楚,连亭有些着急,举剑叫道:“明杖师叔,我们快上去帮他,对手太强!”

明杖心中暗道:“好厉害的修为,这白少流竟然在我之上,可惜对手太强,如此力斗根本胜不了。”一面高声对连亭道:“那十二人结阵一体共同进退,白庄主不是对手,如果不是对方想抓活的肯定还有更厉害的手段,就算我们的飞天璇玑剑阵也不是对手,还是等白庄主退回洞天自保方可无恙。”

墨氏三兄弟已经站了起来:“以洞天为屏障自守三人足已,我们三兄弟出手相助白庄主,你们四人结阵守道场就是了。”

明杖:“你们也没有飞天修为,出手相助起不了多大作用!白庄主自知不敌自会退回。”

连亭很焦急的喊道:“白少流怎么了?明知打不过人家还不回来!”

这时对饮长啸一声举剑道:“明杖师叔,白庄主这是在等我们结阵飞天。”

这时墨氏三兄弟已经跃下山梁在山谷中站成阵式,各持赤蛟剑准备出手。他们虽然不能飞天,但从洞天中发动三才剑阵也可以攻向天空,能帮多少忙算多少。这三兄弟说话简练做事也干脆。

这时做为长辈的明杖暗叹一口气,终于喝令道:“墨瑜,你们三人不要擅动,我们结飞天璇玑剑阵出洞天,切记不要力拼,掩护白庄主回来就行!”

明杖为什么没有立刻率弟子结阵飞上天去?倒不是完全是因为怯懦,私心可能也有一点点。他奉掌门之命带这些弟子来乌由,无论是建造洞天还是守护道场本都不是很危险的工作,白少流也没要求他们帮自己拼命。面对如此强敌,做为长辈考虑问题肯定要比连亭等人周全许多,擅自离开万一还有人攻击坐怀丘怎么办?可是白少流在天上不回来,不帮也不行,这才下令结阵而出掩护白少流返回。

白少流周身红霞乱闪,赤焰蛟龙也是连连嘶吼,而对方尚未尽全力,看来就是想活捉。亚拉正要下令加紧攻势把小白拿下,下方坐怀丘中突然飞出七道粉红色的光芒,就像带着长长尾雨的流星,是七名飞天之人。这七人彼此距离在一丈左右,方位成北斗状,在空中并不是直射飞来,而是绕着一个中枢盘旋而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