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山中待客迎风雨

和明杖一照面小白就知道此人心眼很活,虽然谈话间彬彬有礼,但是他心中对小白一直有拷问之意,暗中也悄悄以神识感应小白与清尘周身的神气波动。他的修为确实在小白之上,试探的很隐蔽本不应被发觉,可是小白偏偏能感应到他的试探心态。看来这是个遇事多思的人,不能说是好和坏,总之和别人打交道时心眼比较多,小白知道了暗自一笑而已。

连亭二十多岁,鸭蛋脸白里透红,柳叶眉稍稍上挑,五官秀美而且特别愿意笑,身材比清尘稍高,婀娜中又有几分英武之气,性格很有乃父之风,不像小女子那样扭捏有几分大气也有几分顽皮。她见到清尘之后很大方的上去打招呼,抓起清尘的手道:“好漂亮的小妹妹,你的眼睛……唉呀,耳朵好可爱!”这句话把清尘说愣住了,自己的耳朵真的很可爱吗?这倒和小白的说法一致。

白少流在一旁趁机扶着清尘的肩介绍道:“连亭道友,这位就是我的道侣清尘。……清尘,她就是海南派的高足,也是宣掌门的掌上明珠连亭姑娘。”小白趁机占了个口舌便宜,直接介绍清尘是自己的道侣,放在以前清尘可能还会娇斥几句,可在此场合她却没有否认,而且不由自主的向小白身边靠了靠。

众人当然也见到了白毛和麻花辫,小白介绍麻花辫是坐怀丘的药园童子赤莲,他已经给赤蛟元神起了名字叫赤瑶,这次干脆主动给小狼妖起了个正式的名号,小名还叫麻花辫。介绍白毛的时候,小白硬着头皮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我坐怀丘道场的镇山瑞兽,叫白毛!”

众人没敢乐出声也不好多问,但是表情显然都很古怪。明杖那样的高手一眼就看出麻花辫不是人,十有八九是妖物出身,但是以妖精为道场童子的在西昆仑历史上不少见见,在东昆仑也不能说没有。二十年前的正一三山会上,风君子就曾带一个小花精和一个小蛇妖公然露面,说他们是忘情宫外的“仙童”,后来花精和蛇妖投在三梦宗门下,就是丹果成和丹游成。所以白少流收一个小妖怪做药园童子,虽然奇特但也不算十分意外,再看麻花辫那瞪着好奇的眸子可怜又可爱的样子,实在也和凶恶妖邪联系不起来。

可是白毛这头“瑞兽”就太搞怪了,千年以来也有很多修行道场是有镇山瑞兽的,比如芜城梅氏家传福地菁芜洞天中曾有瑞兽望天吼,正一门的结缘道场齐云观中也曾养过灵獒,这些都是世上难寻的珍奇异兽,而且都有特殊的修行法力与神通。可是白毛怎么看都是一头驴,它确实是驴,无论如何没有半点珍奇的样子,只是举止还颇有灵性。

白少流在如今昆仑修行人眼中是个异类,没有师门出身,没有家世来历,突然之间就冒出来这么个懂修行的人,听说修为还不俗,昆仑盟主梅野石对他很是赞赏。看来他确实与众不同啊,连镇山瑞兽都这么个色!

别人不好多问,连亭却不管那些,看见白毛伸手就去揪它耳朵上的那撮白毛,口中还惊讶道:“这头驴的毛色真好,这撮白毛太有意思了!”这丫头,怎么尽对耳朵尖感兴趣?

一直怯生生不说话的麻花辫却上前一步伸手挡住了连亭,小声道:“你不要揪它耳朵,白毛不喜欢这样!”再看白毛,用无奈的眼神看着从小就认识的连亭,轻轻的摇了摇头,那意思仿佛在说:“她说的是真的,我不喜欢这样。”

连亭看着白毛的反应很通人性,好奇心一下子就勾了起来,在以后的日子里连亭住在坐怀丘,经常趁麻花辫不备去揪白毛的耳朵,事情就是由此开始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众人汇合之后并没有立刻返回乌由,小白开车出山去了离终南最近的大城市洛水市,所有人都待在房车里虽然稍显拥挤,但还是能坐下的,只有麻花辫带着白毛闪避在角落里。到了洛水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大家去购物,添置几件衣服,因为海南派弟子都是劲装而来,腰悬二尺四寸长的赤蛟剑,这个样子可不适合在市井中行走。

御器之时,是可以隐藏法器的痕迹让普通人看不见,这有两个条件,其一是材质炼化纯净的上品法器,其二是御器之人的修为足够。但是不可能无时无刻都施法御器,平常绝大部分时间法器的形状是隐藏不住的,除非是软烟罗那种无形之器。当然如果有超越世间的大神通修为,手持神器情况又不一样了,以玄妙化身携带神器别说普通人看不见,修行高手也看不见。

比如当年西昆仑有位高人名叫周春,他的神器叫作摩云塔,平常一身单衣谁也看不出他身上有东西,但是一招手就能祭出一座金光灿灿的十八层高塔落在你面前,这已经是化身玄妙的大神通修为,比之当年的七叶也不多让。再比如在世仙人风君子有一个通体雪白的葫芦叫闻仙葫芦,拎在手里就是个普通的葫芦,但是这一葫芦能装走几千斤酒!怎么装下的普通人难以理解,这已经是类似于移山填海的仙人神通了。

小白等人尚没有那些传说中的大玄妙神通,所以平常打扮要讲究一点,比如吴桐带的十字剑出门就把长剑配在一件长风衣下。海南派等七名弟子配剑而来,小白也带着他们去买风衣,地点就是洛水市最大的购物中心,东西可能贵点,但是第一次见面总要拉拢人心嘛。

一进商场连亭最开心,左挑右选她挑中了一款丝麻面料、很轻薄但是穿上之后显得很飘逸挺拔的长风衣。小白一看价钱就在心中安慰自己这衣服不能算太贵——至少比洛兮平常的衣服便宜太多了,开价两千二,小白买一直讲到了一千六一件,一共买了十四件,一样两件。有意思的是,七个人却挑了两种款式五种颜色。

墨氏三兄弟拿的是墨绿色,对饮、对弈两人拿的是灰蓝色,明杖拿的是纯黑色。而连亭挑的当然是女款,小翻领显得身材更挺拔,挺立胸脯的曲线也更惹眼,鹅黄色与绯红色各一。如果小白现在领着这伙人走在乌由的大街上,男男女女一律长风衣,被人的肯定以为他们是黑龙帮的跟班,就是花花绿绿颜色不太统一。

买完衣服之后又去了洛水市一家档次很高的酒店,开了个大包间美美吃喝一顿,志虚人的礼仪嘛,小白就是个世俗中人,简称俗人。海南弟子虽然不是俗人,但对这世俗间的招待也很满意。等到他们驱车返回乌由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麻花辫自从进入大都市之后,就一直趴在车窗上探出半个脑袋看外面的人烟繁华景象,张着嘴一脸惊讶与询问之色,却不太敢出去。就连小白等人去酒店吃饭的时候她也不敢下车,与不方便下车进酒店的白毛一起待在车里。

进入乌由市区后走了没多远,明杖与对饮两人对望一眼面露疑色,一起走到了前面的驾驶室,小白也有所感应,不动声色的首先开口悄声道:“发现有人跟踪了吗?”

对饮看了小白一眼面露钦佩之色,因为在这些弟子中只有他和明杖的修为最高也最为警觉,发现了有人跟踪,而小白也发现了。明杖也悄声道:“我敢肯定有高手盯上了这辆车,离我们不远不近。”

白少流:“这里是乌由市区,人流杂乱他们不能逼的太近,也不可能公然动手斗法,我们先不着急……对饮道友,麻烦你把清尘叫到前面来。”

清尘来了之后问:“小白哥,有什么事叫我?”

白少流:“我不停车,待会到路口你自己一个人下车回家,我们现在被高手跟踪了。”

清尘:“为什么要我一个人走?有麻烦我还可以帮你。”

白少流:“我现在就需要你帮忙,这里有七位海南高手,我和白毛还有麻花辫都不会有事。你下车回家待在庄姐身边我才放心,那里是闹市,我不怕有人搞出大动静,有你的身手在家里足已自保。……听话,家里就拜托你了!家对面的房子以及楼下黄静对面的房子已经让黑龙帮的花蘼芜和烟北雨租下来了,你现在回去照看我就彻底放心了。”

清尘想了想点头道:“行,我一会儿就悄悄下去,你什么时候回家?”

白少流:“你告诉庄姐,处理完一些事过两天我就回去。”

房车突然加速驶过一个人烟繁华的大道口,清尘已经下了车,跟踪者还是紧盯着目标跟在房车后面。对饮有些疑惑的问道:“小白师叔,你让清尘姑娘施展身法离开,是担心家里其它人吗?……难道你不知昆仑规矩?”小白的年纪没有众人大,宣一笑却称他为师弟,所以对饮等人称他为师叔,不过在前面加了个“小”字,感觉有些别扭。

白少流:“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在乌由还有些势力,有些没见识的人称我为乌由第一高手,敢在闹市当中公然盯上我的人一定不简单。清尘身上有伤未愈,我是怕她有危险,同时也真的担心家里的其它人。……对饮,你刚才说什么昆仑规矩?”

对饮:“规矩很简单,修行人世外相斗,不涉及普通家人。有违者,不可恕,唯诛之。”

白少流不解道:“什么意思?”他只知道昆仑三大戒,还不知道这条规矩。

明杖见他真的不解,也解释了一番,这是昆仑修行界近千年来约定俗成的规矩。修行高人不论再神通广大,在人世间也可能有普通的家人亲友。比如昆仑盟主梅野石,他的养父母就是山村中一对普通的农民夫妇,他还有个妹妹在芜城商业局上班是个普通干部。再比如海天谷弟子王波褴在乌由拣破烂拣到个媳妇,还生了个儿子,母子也是普通人。

像这些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清楚修行界的事情,他们没有神通也不懂神通,随便一个修行高人都可以轻易致他们于死地。假如修行界中的争斗仇怨波及到这些人,那简直是防不胜防,当然高人心性一般不会也不屑于伤及对手的普通家人,但也难保有个别人会这么做。如何杜绝这种现像?只有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

这条规矩很简单,那就是谁要这么干了,就是犯了修行界的死罪!别说出手伤人,就连以之为威胁都不行,这种事情想都别想!不论情节轻重处罚就是一条——天下人共诛之。不论这个人跑到哪里遇到了谁,昆仑修行人都有义务合力出手围剿诛杀,这样一来,就算有再大的神通恐怕也难逃一死。

看似这个规矩太狠了,但是也没更好的办法,谁也不可能天天防着这种事,就算本人修为再高,但等家人遇害之后能报仇又有什么用?这个规矩之后得到了天下修行人异口同声的拥护。想当年梅野石一统两昆仑,重点也强调了这个问题,因为西昆仑在与世隔绝,那里面的修行人从未涉足俗世不太了解这些情况。

听完之后小白又问:“昆仑有此规矩,不知道西方教廷有没有?”

对饮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既知道三大戒也应该清楚这种规矩,不会轻易去尝试的,这样做的后果不是与一个人为敌。”

小白又摇了摇头:“其实想害人的话,用不着法宝横飞,杀人放火并非神通修为,市井中一地痞流氓足已!如果说为家人担忧的话,我不担忧神通魔法,只担忧这世上险恶人心,还是有一位机警高手在家里待着我更放心。”

几人说着话,房车已经穿城而出直奔市郊的坐怀丘,离开龙塘镇穿过早已凋谢的樱花林,前面是齐仙岭余脉,再往前就是蓝天碧海。车开在简易的公路上周围已经没有人,众人不由自主都提高了警惕,但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跟踪者的距离越来越远并没有接近。木器厂里面的酒金刚和坐怀丘中守候的吴桐早就得到了消息,将木器厂大门打开,房车直接开到了后院。这里有道场守护,来再多高手也不必太害怕,小白总算松了口气。

肯定是白少流一进乌由市,开车的时候就让人发现了,跟踪的人是来踩点的。而小白带着海南七剑回乌由,就没有打算再藏头露尾,坐怀丘这个地方迟早要被人所知,索性回到乌由第一天就暴露吧。

车一停吴桐和酒金刚就迎上来道:“白总,你终于回来了!……这就是海南派的众位高人吗?按您的吩咐,这个木器厂的中庭已经布置好了,准备了二十间修行静室以及传经讲法的厅堂,各位高人可以自己挑地方。……至于坐怀丘中如何建造清修精舍,我们不敢拿主意,还要等你回来之后再说。”

白少流一一介绍了一番,然后安置众人住处稍事洗漱休息,并将从终南山中带来的法宝抽空送入密室。再返回木器厂的庭院发现明杖等人已经简单安置好,都站在那里等他,看见小白之后齐声道:“白庄主,我等修行人无甚俗务,既然来了就请我们参观一下坐怀丘道场吧?”

白少流:“你们叫我什么?白庄主!”

连亭笑了:“那在这里叫你什么?白掌门,白宗主,还是白教主?我看此地就是一座山庄,你是此间主人不就是山庄庄主吗?”

白少流微微一转念,随即连连点头道:“好好好,此地就叫坐怀山庄吧,我就当一回白庄主,这还省了以后的麻烦。……酒金刚,你带着这里其他人都离开,没有我的通知谁也不要回来,此地可能会有一些麻烦。……吴桐,你随我一起陪诸位客人进坐怀丘。”

一直以来有个问题困扰着小白,那就是按照白毛的设想以黑龙帮为基础建立自己的嫡系力量,将来自立门户,到底以什么名义呢?也叫黑龙帮显然不合适,叫白莲教更不伦不类,而且公然开宗立派自己也没那个实力。但是昆仑修行界除了各大门派之外,还有不少江湖散人以及修行世家,白少流可以以这种身份自立门户。

昆仑修行界最出名的修行世家就是东海之滨的听涛山庄,不仅有本家弟子也有不少外姓传人,如今也是昆仑十三大派之一,宗主就是听涛山庄庄主宇文树老爷子。那么小白就取个巧,将此地命名为坐怀山庄,自己号称坐怀山庄庄主也是顺理成章,将来如果自成一派名字可以就叫坐怀山庄。海南派七名弟子一来此地别的忙还没帮上,三言两语无意中先解决了小白一个挠头的问题。

众人穿过后院简单的迷踪法阵进入坐怀丘敞开的山谷,几乎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然而小白却愣住了。不仅小白愣住了,白毛也张大嘴成了一头傻驴状,此时就听明杖赞叹道:“白庄主太谦虚了,路上还说坐怀丘只是个简易道场,我看它就是十足的洞天福地!”

连亭等人也纷纷赞道:“好精雅的地方,在此地修行也无不可,我们这一趟还真没白来。”明杖等人离开琼崖来到坐怀丘,得到了赤蛟剑又是奉掌门之命,小白接待的也挺好当然没什么不满意,但对于修行弟子来说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离开琼崖道场,没有更好的清修之地。没想到一进坐怀丘,仙灵之气充盈,花石林泉盎然,这就是个适合修行的洞天福地,只不过尚未修造完毕而已。

小白比他们更惊讶,坐怀丘原先是什么情况他比谁都清楚,从地势上来勉强讲符合建造洞天的条件,但灵枢之气天然不足,是无法与真正的洞天福地相比的。可今天一回到坐怀丘,以小白的修为也有所感应,此地灵气生机之盛远胜从前,小白去过终南派的太牢灵境,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虽然形容不出来但心里明白。

白毛在神念中很疑惑的说了一句:“怎么回事,神仙显灵了吗?……不对,坐怀丘环抱之势已成,聚拢面前百里山海地气灵机,中枢就在主峰正中。……那山壁上怎么了?靠!一定是风君子干的好事!”就见远远的坐怀丘主峰正面的山壁上,有一片平而光滑的崖壁,上面多了两个金光灿灿的大字——不乱。

就算没有小白那种超凡眼力,这两个字也能看的清清楚楚,因为它写得特别大。究竟有多大?每个字都有一人来高!看笔画神采飞扬,气韵勾转破空似欲飞天而去,但成字一体却又显得浑然厚重,这两个字的气势几乎把一座山都给掩住了。身为昆仑两位地气堪舆大师之一,也是在世仙人的风君子,以两个金色题字弥补了坐怀丘聚拢地气的不足,补成了这一洞天。

小白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吴桐:“风先生怎么把字写上去的?”

吴桐:“那天顾小姐也在,风先生谈了半天移园造景,到最后说此地还缺点睛灵气,他要题两个字试试,让顾小姐去调金粉,叫我去搬梯子……”

白少流:“哪来的这么大的毛笔?”这石壁上的字不是放大刻上的,是直接提笔以金粉写就的。小白也见过书法表演中那种笔杆一丈长的巨形毛笔,吸满墨有上百斤,但是风君子不用神通恐怕拿不动那种笔,再说他也不能扛着笔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