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温怜卑身相暖恤

教廷如今也清楚风君子封印神识之事,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世间人,至少他自认为如此,忘记了二十年前那些有关修行的记忆。教廷密令雅各大主教来找风君子,想利用这一点使他成为昆仑的笑柄,满世界转圈去耍猴,所想的办法也算切中要害,很多志虚人修养很好,不为财色所动,一心只希望声名受世人敬仰,好是好,但偏执于此也是一种挂碍。

风君子没有接受那个所谓简单的条件,雅各大主教无功而回。而阿芙忒娜肯帮雅各也不能算错,因为她自己就是一位虔诚的信徒,而且她也知道风君子不会接受雅各的条件。

关上门之后风君子笑着对萧云衣说:“老婆,今晚做点好吃的,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名扬世界的机会来了,又这么走了。”

萧云衣佯怒道:“你的心还会受伤吗?我看你是心如铁石,那么好的事情就让你轻飘飘拒绝了,仅仅是因为不想加入他们的教会?”

风君子:“这不叫心如铁石,叫心无挂碍。……你不觉得这事有问题吗?”

萧云衣:“当然有问题,搞传销的人说话我从来不信,可偏偏又像真的一样,你说这是为什么呀?突然要给你这么多的好处,听得我都快动心了,仅仅是要求你公开接受洗礼。”

风君子:“你问我吗?就三个字——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萧云衣:“你真的不想知道吗?”

风君子笑了笑:“你认为那个雅各神父真的对我有什么学问感兴趣吗?我给他的书他都不愿意接,还请我去做客座教授讲学!……我何必追究他是怎么想的,又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让他来的?自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而已。”

萧云衣似笑非笑道:“怎么只说雅各的坏话不说你那个阿娜的坏话?我看这里面有问题,这事是不是她安排的,就是因为看上你了?”

风君子咳嗽一声:“我真佩服你,女人的想法就是有意思,什么事都能归结到这一方面,你认为阿芙忒娜一个人能安排这么多事吗?”

萧云衣哼了一声:“不管他们打什么主意,是馅饼还是陷阱,你自己反正有主意就是。”

风君子:“对了,这才是我老婆说的话!”

……

一片平静的乌由正在等待白少流回家,似乎这市井人烟也有灵性,预感到一场风暴即将来临,因此这几日显得风清云淡格外祥和。白少流知道自己有麻烦,却还没有想到会有一场死伤惨重的大战即将发生,一举震动教廷与昆仑,一个懵懂的英雄就要被潮流推上时代的前台。现在这位“英雄”还在终南山外,等着海南派的七位高手前来汇合。

麻花辫已经醒了,她睁眼看见小白等人第一反应就是惊恐,滚落下床缩在房车的一角。双手抱肩看着他们惊呼道:“不要杀我!”。

清尘上前企图安慰:“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然而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麻花辫的肩膀,麻花辫就一跃而出闪到了房车的另一个角落,根本不让她碰到,就像一个瑟瑟可怜的小动物。

小白上前一步手指麻花辫,渐渐的,麻花辫眼中的惊恐之色淡去不少,他这是用移情之术强压她的不安。小白一边施法一边柔声说道:“你在山中伤人,却被人所伤,是我们救了你,你不要害怕,只要你不再恶意伤人,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麻花辫惊恐稍去恢复了清醒,蜷缩着身子不安的问道:“我认识你们,你们去过我家。……大毛笔呢?”她此时终于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情,大毛笔带着她袭击一个人,结果自己却被打晕了。

清尘带着怜惜向她解释:“大毛笔已经死了,你也受了伤,小狼妖,你是不能继续留在终南山了,也不能再像以前那么做事情了。你现在也是一个人,跟我们走吧,不要害怕,我们会教你怎么在人世间行走的。”

麻花辫不说话低下了头,无声无息的哭了起来——大毛笔死了,她又被这些人抓住了,自幼在山野中长大的麻花辫突然觉得无依无靠,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此时白毛对小白说了一句:“她还不习惯跟我们打交道,以为我们把她抓起来了,不知道我们想干什么?你直接告诉她该怎么做就行了,慢慢的这小狼妖会明白事情的,先给她点吃的!”

小白咳嗽一声对着麻花辫道:“我知道你叫麻花辫,是个小狼妖,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狼妖了,你要跟着我们走。……只要你听话,我们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有吃的有喝的有衣服穿有房子住,还会教你如何修行,你听明白了吗?”说完话直接扔了一只烧鸡到麻花辫怀中,转身对清尘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暂时别理她。

清尘小声问:“你怎么这么说话?就像对旧社会买来的小丫头。”

白少流也小声解释:“她还不明白怎么和人打交道,你说再多也没用,让她自己先适应吧,慢慢的她就知道了。要么你现在就可以把她放回终南山中,要么让她老老实实跟着我们。”

清尘:“说的也是,她还是不明白我们想干什么,就按你意思办吧。”

麻花辫捧着一只烧鸡闻了半天却没敢下口,在角落里见小白等人不再理她,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都吃饱了吗?”

白少流:“我们都吃饱了,你可以吃了!”

清尘还是悄声的说:“好可怜的小狼妖,以前是不是要等另一只狼妖吃饱了她才敢吃东西?”

麻花辫听说他们都吃饱了,也没人理会她手上的烧鸡,终于忍不住张口撕咬起来。两天多没吃东西当然很饿,而且小白给她的烧鸡比平时所吃半生不熟的烤肉味道强多了,很快吃了个干干净净,连鸡骨头都嚼碎了咽下去,吃完之后她还仔细舔干净自己油乎乎的双手,看得白毛直摇头。

麻花辫吃完烧鸡之后打了个嗝,呜溜溜的眼睛向四周看却还是没敢动。小白知道她渴了想喝水,一挥手飞出一个瓶子端端正正落在麻花辫身前,用命令的口吻道:“渴了就喝水,你身上有内伤,这水里有药可以帮你调养,喝吧!”

麻花辫吸了吸鼻子,瓶子里传来一股诱人的味道,是她从来没有闻过的酒香还有药香,那是小白将黄芽丹化入陈年黄酒中,再用山泉稀释后的饮料。麻花辫拿起瓶子,警惕的看了小白等人一眼,就像做贼似的轻轻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琼浆玉液。

一口下去小白等人没什么反应,麻花辫又喝了第二口,接着就喝的越来越快了,把这大半瓶饮料喝得一滴不剩,小脸红扑扑的还在不住的舔嘴唇。酒已经稀释度数很浅,可小狼妖显然酒量不怎么地,不知不觉中已经有点醉意了,妖精和人都一样,醉了胆子就会变大,再看那小白等人心中的惧意已经少了不少。

清尘又对小白说:“你这样简直就是在逗一条流浪狗嘛!”

小白笑道:“这种方式比较适合她,你学会了吗?她现在已经不怕我们了,该怎么教她你来办吧,她毕竟是个小丫头,有些事我不方便。不用怕她跑了,她浑身无力跑不了也伤不了人。”

清尘点了点头也看明白了,走上前去对微有醉意的麻花辫说:“大毛笔已经死了,你愿不愿意跟我们走?只要你听话,天天都有吃的喝的,也没人会欺负你。”

麻花辫没说话睁大眼睛点了点头,清尘微笑道:“点头就好,那么现在就得听我的话,做一个人得讲卫生,不能像你现在这么脏,跟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洗完澡穿干净衣服你会很舒服的,晚上还会有好吃的。”

麻花辫有些神情躲闪的站了起来,小白在一旁低喝一声:“还不快去!”她吓得一颤,跟着清尘去了。

洛兮这辆房车非常先进,外形比一辆中巴稍大,内部设计却很精巧,不仅有小小的卧室、客厅、还有设施齐全的厨房与浴室。清尘带着麻花辫去洗澡换衣服,小白与白毛来到车外草坡上散步,小白问道:“你说我们把这个小狼妖带回去,怎么安置啊?”

白毛:“这也好办,你不是要建坐怀丘道场吗,肯定要种植各种奇花异草和灵药,就让她做个药园童子吧,可惜大毛笔死了,否则就凑成一对药园童子了。……和其它人也好解释,就说她是你收服的小妖怪,反正你和梅先生有交情,三梦宗不也有妖怪吗,别人不会说你什么的。”

白少流:“你为她想的可是真周全,行,就这么办吧,就算我领养了一个孤儿。”

这两天小白等人也没干别的,就是教麻花辫怎么吃饭穿衣服甚至上厕所,总之是一些平常人需要的讲究。麻花辫也明白他们没有恶意,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一直不太爱说话,没事的时候就躲在角落里显得可怜巴巴的,也许这个样子对她来说已经习惯了。

麻花辫的样子有十四、五岁,是豆蔻初开但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年纪,清尘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大,简单的将袖口和裤腿挽起倒也勉强合身。洗澡之后换了衣服,清尘很有耐心的给她扎了两条麻花辫,看上去也是个很乖巧的小美人胚子,但是脸上的表情总是象随时容易受惊吓的小动物。小白一开始还担心她会突然跑回山野,后来麻花辫发现自己受了伤浑身无力,却把房车当作了最安全的地方,轻易不敢离开房车很远。

晚上休息的时候又有问题了,房车里只有一张床,当然是清尘静坐在床上,而小白在沙发上休息,白毛就侧卧在房车门口的地毯上打盹。清尘好意让麻花辫睡在卧室的床上,麻花辫却死活不肯,到最后说了一句:“你会把我踢下来的!”

听见这句话小白想起了山洞中那个石床,铺着兽皮应该是大毛笔的睡床,而角落里有个草窝应该是麻花辫平时休息的地方,看来她还真不敢往床上睡。就劝清尘道:“就让她睡外面地上吧,睡床上她反而不踏实。”有时候为人着想也得看情况,麻花辫在床上不敢睡觉,那还不如就让她睡到地上去,真想为人好就让她心里踏实点。

山中夜气很凉,麻花辫蜷在角落睡着之后有些发抖,不知不觉就往暖和的地方靠。等到天亮小白睁开眼睛,发现麻花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贴在白毛的肚皮下,一只手还搂着驴的脖子睡的很香。白毛睁着眼睛没动,发现小白看它,也是苦笑不言。

看见这一幕小白心中一动,白毛什么时候有过如此温柔的一面?竟然能让麻花辫靠着自己的身体取暖,看来真应该把这个小狼妖带回坐怀丘,让她给白毛作个伴也好。既做药园童子,也做放驴的小驴倌。

第二天小白又出山去了最近的市镇,给麻花辫买来了合身的换洗衣裳,再看上去她已经干净整齐多了,是个漂漂亮亮的药园童子,就是人还不太懂事。经过两天的相处,麻花辫已经学会了很多事,比如吃东西还不太会用筷子,但也知道一口一口慢慢吃,不会把小脸弄的油乎乎的,小白说话她也知道答应一声,只是平时不愿意多开口。

更有意思的是,麻花辫似乎更愿意跟白毛待在一起,白毛在草坡上散步的时候她总是好奇的跟在后面看着,晚上睡觉也挨着白毛躺在地毯上。她主动问清尘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清尘姐姐,这是大狗吗?”

清尘:“它不是狗,是一头很特别的驴。”

麻花辫:“驴?那它是驴妖吗?”

小白当时正在喝水噗嗤一笑差点没呛着:“它的名字叫白毛,你把它当作驴妖也行,它可是一头很好很好的驴,以后你就专门照顾这头驴吧!”白毛狠狠瞪了小白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第三天正午的时候海南派七名弟子赶到了,比宣一笑所说的最短时间还快了半天,这七名弟子对这样的任务其实没什么不高兴的,不就是帮人建造和守护一个道场吗?而且在宣一笑告辞的时候,小白说了一句话让这些弟子听闻之后很开心:“请宣掌门告诉诸位道友,他们来到乌由之后,衣食住行一切用度我自会关照齐全,每月也会支付报酬,不好意思说是薪水只是一点心意,总之在乌由的零花钱肯定是管够的。”

明杖外貌有四十来岁,面白无须长相很斯文,在小白面前举手投足也很有几分高人风范。他见到小白首先在弟子面前拱手道:“你就是白小义士吗?在下海南派护法明杖,受掌门所托率弟子来拜!白师弟义名扬天下,又赠重器于海南,我等皆深为感佩,今有差遣愿鼎力相助。”

小白赶紧迎上还礼:“明杖师兄太客气了,诸位能来助我实在是感激不尽,往后有什么麻烦诸位或者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先提前请诸位海涵了。……我一直在此地恭候诸位驾临,简直是望眼欲穿啊,来来来,请明杖师兄给我介绍一下这几位道友。……”

海南派来了七名弟子,以护法明杖为首,其它六名弟子都是晚辈称呼明杖为师叔。六名弟子中连亭最小,大家都叫她小师妹,另外五人分别是对饮、对弈、墨瑜、墨羽、墨寓。海南派弟子的法号很有意思,并不像其它门派那样是统一的排行,因为有不少弟子原先来自不同的小门小派。七叶当年收弟子入门定下的辈份是“连”字辈,连亭的法号就是以此排行,但是其它五人不同。

对饮、对弈是一位昆仑散修门下弟子,师父去世后独自修行不易,这对师兄弟就投到了海南派门下。对饮好品美酒,经常拉着同门一起小酌,而对弈好手谈,喜欢拉着人一起下棋,这两兄弟在一起倒也投缘,常常是你请我喝酒我陪你下棋。而墨氏三人则是亲兄弟,名号也很有意思,小白第一次听他们自报名号差点没分出来,来自岭南墨家,他们是一个已经没落的修行世家弟子。

宣一笑派这七个人来帮小白显然也是费了心思,一位长辈高手,一位他的亲女儿,一对以前的师兄弟,还有三位亲兄弟,修行各自不俗,而且能够彼此牵制约束,不至于到了坐怀丘之后强宾压主,也不至于让明杖一人离开师门之后率弟子任意妄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