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索欲无德勿相商

小白吐了吐舌头道:“厉害,太厉害了!”这七把剑单用不比小白炼制的蛟吻强多少,但是由七名高手合用七剑加起来都快赶上赤炼神弓了,看来七叶亲手炼制的法器确实远胜现在的小白所炼,这些白毛没有全部告诉他。不仅小白惊讶,连清尘也瞪大眼睛说:“真没想到,赤蛟剑还有这种用处?”

宣一笑闻言微微眯眼,带着试探之意问道:“你们以前不知这七柄赤蛟剑的神奇,我当然不能稀里糊涂拿走宝物,现在说清楚了二位尽可以将赤蛟剑留下,我也会将剑阵之法告知。……玄冥神杖还有青珊笔与墨玉砚我带走,也不负二位一番美意了!”

宣一笑要留下赤蛟剑并将布阵之法告知,小白当然能知道其中的试探之意,这也是个诱惑。别说小白不想私留,就算他想也会考虑清楚——留下法宝无高手可用有什么意义?他找来宣一笑可不是为了要东西而是为了送东西,得失之道有舍才有得。

小白既不贪也不蠢,当即摇头道:“这些是你师弟七叶托我转交之物,不论是寻常器物还是价值连城,我都应该交给宣掌门,既然拿出来了断无私留之理,宣掌门不要为难我。”

宣一笑又问清尘:“清尘姑娘,你认为呢?”

清尘诧异的反问:“你问我?这些又不是我的东西,也不是小白哥的东西,七叶前辈要转交给你,当然你拿走。”

宣一笑被她问的愣了一下,这才微笑道:“如此反倒显得我矫情了,那么我就全部拿走吧。……白师弟,送我这么一份大礼,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

白少流伸手挠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么说话有点象借机交换,但我现在确实有事想请宣掌门帮忙。”

宣一笑开口笑了:“我当然明白你有事找我,否则又何必千里迢迢带着重宝特意找到我?昆仑修行人都知道乌由不太平,你既然在乌由立足怎么会没有麻烦?你既然受七叶托付转交法宝,我们也算是故交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他爽快,白少流也就不客套了,直接道:“我在乌由建立了一个道场叫坐怀丘,算是藏身立足之地,但是独立建造洞天十分困难,需要高人援手,同时道场也需要高人帮助守护,我才可在乌由自保无虞。……我想求宣掌门遣海南派几位高人到坐怀丘,一是指点洞天建造,二是守护道场安静,不需要他们做别的,只是来乌由做客就行,我一定会好好招待。”

宣一笑点头道:“我明白了,你要人帮忙建造洞天,又需要高人帮你守护。……年轻人好大的志气,你可知道各派福地洞天的建造,都是寻天下灵地合几代人多年之功方可完成?修行界最近一次建造茫砀山洞天,那是以须弥神罩为主体,东昆仑各大派合力历时十年才建成。”

白少流:“我那个地方不大,条件也不是很好,有个轮廓规模就可以了,其他的以后再慢慢来,不知道宣掌门肯不肯帮忙?”

宣一笑:“建造洞天,如有梅盟主的神器青冥镜长年相助最好,不过那不太现实。但是忘情公子风前辈在乌由,此人修为神奇超越当世,邀他相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但是昆仑晚辈都不便打扰风前辈的清修,你也不要告诉别人这番话是我说的,听说你认识他,那就自己想办法吧。”

白少流:“不瞒宣掌门,风前辈前几天还亲自到坐怀丘题壁留字。”

宣一笑微微动容:“哦?看来你建造洞天应该有几分把握!修为不论,风前辈与芜城张先生并称昆仑两大地气风水堪舆大师。……这样吧,今天我也不白领你人情,我回琼崖之后选七名弟子传以赤蛟七剑,让这七人带着赤蛟剑到乌由协助你建造与守护洞天如何?”

白少流大喜过望,长揖及地谢道:“多谢宣掌门相助!”

宣一笑:“你不必客气,今日这些法宝,不论你拿到何门何派求助,相信都会有人肯帮忙的,你能来找我其实我很高兴。……我有话要特意交代给你,你一定仔细记住。……我派去的七人当中以海南派护法明杖为首,明杖在海南派中是除我之外唯一有飞天修为的高手了,也好主持飞天璇玑剑阵。对明杖你要以礼相待,但不必将你自家机密之事告知。”

白少流怔了怔答道:“海南派各位高人,我都要以礼相待。”

宣一笑:“你是聪明人,话不用我多说,心里明白就行。……我还要派去一名女弟子连亭,她曾参加茫砀山道场建造,对你应有帮助。她也是我最疼爱最信任的弟子,在海南派中未免自觉骄纵难成大器,所以派往乌由历练一番,你一定要照顾她周全但也不要太客气,有什么事找我可以托她转告。”

宣一笑为人爽朗做事也干脆,当即决定派七名弟子带着赤蛟七剑去乌由帮忙,还特意提到其中两人——明杖与连亭。小白感觉宣一笑提到明杖有疑忌之心,也暗中提醒他注意,可是这样一位飞天高手对小白确实也有莫大帮助。而宣一笑提到连亭时,心中满是关爱之情,看来对她期望很高,希望她能好好历练同时也提醒小白重点照顾。

小白一一答应之后问道:“请问七位道友何时能到?”

宣一笑:“我还正想问你呢,你希望他们什么时候赶来?又怎样与你汇合?”

白少流:“越快越好,我就在此地等候。”

宣一笑:“就在此地?那好吧,我回琼崖再派他们前来,最快也要三日,你何不在乌由等候?”

白少流:“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现在不敢贸然乌由,那地方很麻烦也很危险。”

一直没插话的清尘有些生气的说:“小白哥是好人,从来不主动与人结仇也不害人,竟然有这么多人要欺负他!”

宣一笑侧脸看她:“世间就有人以欺人为乐亦以欺人索利,且被欺者一朝张扬得意也未必不会欺人,此二者皆可恨,否则我等修行人又何处谈超脱?……清尘姑娘,你对世间可有怨言?”

清尘:“怨言?紫金枪就是我的怨言。”

宣一笑:“世人心性如此者如过江之鲫,大多数并无机会实行恶迹,一杆紫金枪能杀多少恶人?若错开杀戒你也是欺人性命,再者你若没有一身武功绝学又当如何?弃神通离贵贱忘强弱,仍能道心不失,言行如一,方算境界有成。……世间之道,非我等三言两语能尽,历代先贤教化无非因此,人既为万物之灵不同丛林禽兽,可修行而已。……所谓修行广义,并非我等隐世枯坐,而是世间众人皆修正于行止。”

白少流:“多谢指点,听宣掌门一席话,更觉此生有幸,此身有责!”

宣一笑:“有大成就者,出入世间无别,有小神通者,入世出世皆难。你也不必谢我,这些道理大派修行弟子谁都曾听闻,能不能证悟那就是修为境界了,我也不敢说能。……我刚才所说的怨言另有所指,清尘姑娘,你可曾怨恨过我等昆仑修行人不出手帮白少流?”

清尘:“怨恨昆仑修行人干什么?他们又没欺负小白哥!我谁也不怨恨,只问谁有没有罪!”

宣一笑:“好犀利直透的性情!……白师弟,你呢?”

白少流:“没有怨恨只有感激,不过我有些疑惑,却说不出来。”

宣一笑:“你的疑惑是关于乌由之乱吧?你不明白昆仑修行界怎么并无大动静?”

白少流:“谁闯的祸谁解决,实在也不关其他高人的事,谁也不欠谁的。但是教廷显然是冲着志虚国来的,已经把昆仑修行人当作对手,只是没有挑明罢了。”

宣一笑:“你不明白梅盟主以及昆仑高人是怎么想的?我也是大派掌门之一,其实梅盟主的想法大家都清楚,我也拥护。今天你既然提到了,我就多说两句吧。”

教廷以及西方世俗利益集团跑到志虚大陆来,目的并不是一定要和昆仑修行人为敌,无非是来掠取世俗间的利益,来的可不是上帝,而是带着上帝心态的利益集团。不论他们的行为给志虚国带来的是好处还是坏处,这些都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如果志虚富足对他们有利,那就不反对此地富足,如果志虚战乱甚至毁灭对他们有利,那就挑起战乱甚至将此地引向灭亡。

和这些人打交道很麻烦,按照志虚世俗的传统,一般的做法是求同存异,有共同利益可谋求才能交往,如果失去共同利益或者对方认为自己能取得的利益大于共同利益,志虚人不让步只能起冲突。世俗间如此,只是很多人身在局中看不明白。昆仑修行人看得明白,知道和这些人没什么好谈的,根本不愿意搭理。

有些人可能会误会,如今世界,志虚大国不应再闭关锁国,改革开放才是出路,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有一点,怎么做在于自己,曾经的落后不是因为没有得到外人的帮助,而是自己犯了太多的错误以致一再被人所欺。强大到有利可求自会有人来求,柔弱到有利可欺自会有人来欺。

有些客人,你不请他们来他们自己也会登门的,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而已,关键在于怎么做对我们有利又无伤彼此。不用考虑他们是怎么想的,因为有共同利益自然有交道可打,没有共同利益前来强求也不必客气。很多志虚国人看不透这一点,因为他们无法理解西方基督文明的思维方式,甚至感到不可思议。

比如志虚人大都有传统的大一统思想,这片相对西方封闭几千年的庞大土地上,不同的自然环境、不同的风俗习惯、不同的民族信仰十分复杂,几千年来虽然多有战乱,但基本上都保持了一个融合同处的大国度的格局。这在西方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这样的国度在历史长河中早就该分崩离析不可复合了,事实上经过很多次短暂的分裂,志虚国最终都回归了大国度的多民族统一。

然而西方掌利集团却认为一个强大而团结的志虚国不符合自己利益,从未放弃将志虚国分裂为几个部分的计划,从而达到分化控制的目的。很多志虚人难以理解,团结共处的境界应是志虚传统思想所推崇的美德,为什么有人要破坏呢,西方国家自己民众之间不也这样宣扬吗?志虚国人和睦相处,碍着别人什么事了?既然想劝,为什么不劝更和好,而一心一意要劝更仇视呢?这其实体现了东西方文明思维方式最根本的差异。

教廷派特使见昆仑盟主,一直想展开“谈判”或“协商”,这是他们对待另一股强大势力最习惯的做法,但是昆仑修行人的态度很明确——没什么好谈的!西方教廷以及他们的精神追随者进入志虚大陆,用意在世俗间牟利,梅野石总不能和他们协商怎么分自己国家的好处吧?这些事也不是昆仑修行人有必要商量的。

但修行人出入世间,志虚大陆又是立足根基,教廷的行为如有所祸乱就得干涉。所以梅野石的态度很明确:你们做什么我不管,比如传教、做生意、开学校等等,也别告诉我应该怎么对你们?我只告诉你们不能做什么!比如你们有神通,那就守昆仑三大戒。这一观点受到了昆仑各大派的拥护。

当然梅野石作为一代神君,所虑不仅如此,他还有一个更大的考虑。在海岛上一举斩杀克里根红衣大主教之后,暂时震慑了教廷,以至于没有公开的正面冲突。但是这场冲突迟早不可避免,只要教廷志在控制整个志虚大陆,而他们那种思维方式又不改变的话。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在于改变教廷那种排他利己性的思维方式,这才是长久相安之道。

怎么改变?只有让他们自己明白此路在志虚不通,平时根本不理会,但有犯禁之事就会有人出手。如果实在改变不了分歧,只有设法一点点削弱教廷的实力与影响,以致决裂一战代价最小。梅野石想的不仅是红尘内外彼此相安,也在考虑天下众生如何相安共处,其实将志虚的传统文明推及整个世界,也是这个问题的一条解决之道,可惜今日志虚还不够强大。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梅野石这一世力所能及,但心怀九州之外总应尽力就是。

所以现在要避免大冲突又需要冲突引导事态,那么局部冲突的地点就在乌由,让一个游离于昆仑修行界与西方教廷之间的白少流引起种种事端,尽量避开教廷在西方庞大的基础力量,让教廷最高层直接卷进来,逐一从高层精英内部来瓦解教廷的敌对势力。

宣一笑简单说了这些事,点明了白少流的处境,看来梅野石和各大派掌门交流过,在昆仑也极少有人知道这些内情。宣一笑对白少流的印象不错,也许是念及七叶的私交,都告诉了白少流。清尘听得直眨眼,白少流却大体明白了,因为白毛也对他讲过类似的分析。

小白苦笑道:“为什么是我?我又不是志虚总统!”

宣一笑看了清尘一眼又对小白说:“没有人逼你做什么,是你自己身入局中,说实话,我很佩服你。话又说回来,我们这些人飞天斗法还可以,但是世间手段就不多了,有些事还是你来做更合适。……你在乌由建道场以求自保很明智,将来如有大冲突,会有人帮你的,不过你自己先要小心。”

白少流:“冲突之地在乌由,是因为风先生也在乌由吗?”

宣一笑:“忘情公子是如今两昆仑地位最高的修行大宗师,也是在世仙人,他是一种象征。教廷因为自己的利益需要不论把他说成是魔鬼还是天使,在世仙人就是在世仙人,不因此有丝毫改变,他在乌由喝茶、读书、漫步如常,对那些来客就是一种点化。如果实在点化不了的冥顽之徒,那也没办法,你说呢?……今日话说的够多了,有些不该明言的我也讲了,天色不早,该告辞了!”

白毛在树林中的房车里,隔着窗户探头看着远处的宣一笑,那曾经和他一起长大的师兄,却不想上前相见,现在这个样子也无法相见。自己见了师兄什么也说不了,而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宣一笑看见自己这头驴又能说什么呢?兄弟相见不如不见,为驴三世以来,白毛第一次有了一种莫名的悔憾感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