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内圣失执怎外王

地位越高修为越高的人,在典礼上的态度愈加恭谦认真一丝不苟,同时登峰与七觉等长辈的注意力却一直放在一堆晚辈弟子身上。比如七觉看见他儿子广吉那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中就不住的叹息。小白突然明白了他们想干什么?这十二年一度的祭祖大典,不仅仅在祭奠祖师,也是考察这些传人弟子,如此繁琐的程序和礼仪不是没有讲究的。

修行弟子的心性如何,是否适合传承本门道法,通过什么能看出来?修炼高深道法时的心性穿凿磨砺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如果这一日之典都面露不耐不豫之色,看来也不是领悟大道的好材料,对历代祖师心血所传缺乏足够的敬重之心。想到这里,白少流也在心中替某些弟子摇头,想来这是一种不点破的规矩,就看各人的心性和悟性了。假如心性足够纯净,哪怕是为人足够聪明能够看穿,这才有闻道的机缘。

祭祖大典之后终南派还要举行门内校艺,但是七花只参加祭祖,第二日便要告辞下山,七花要走小白不顾挽留也要告辞了,只推说乌由有事要随七花一共下山。

在石坊前七觉领众弟子回谢了小白一件礼物,竟然就是小白送上山的双龙药鼎,这终南派也真会精打细算,借花献佛把这个送给他了。七觉的话说的也很漂亮:“白师弟上山观礼,又救了我的儿子广吉,终南派应当回谢。山中俗物恐难入高人法眼,唯此双龙药鼎为炼药重器,既闻白师弟在终南派采药,想必也精通炼药之术。此物是白师弟得于山中,终南派不敢擅留,请白师弟携去也算是终南派回谢。”

七花站在一旁笑道:“白师弟,你就拿着走吧,这药鼎很不错!”

众人只到石坊前留步,七觉亲自送两人下山,在石阶上七觉道:“白师弟,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在山中被妖物所伤,幸被你路过救起,我还没有表示谢意呢。”

白少流:“恰好遇之,理当援手,七觉师兄不必总放在心上。”

七觉:“救命之恩,不能不谢,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帮到白师弟的地方,大家都是修行中人不必矫意,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白少流还真需要,他这趟出山就是想找人回去壮大势力的,能不能找终南派?想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没有那么大的交情也没准备足够的东西做交换,假如七觉把广吉那样的人派到乌由,帮不了忙反过头来自己还要照顾他。

他想了想灵机一动,指着石阶两旁道:“终南派太牢灵境中奇花异草颇多,我如今也在布置自己的道场,等将来初具规模之后正需要此等点缀,不知道移栽少许是否方便?”

七觉笑道:“太牢灵境是东昆仑有名的药田之一,这点小小的人情自然没有问题,假如白师弟有需要,尽管派人来太牢峰,此地花草灵药以及移栽培育之法终南派定不会藏私。”

有这句话就行,虽然对于七觉来说只是个不大的人情,这可解决了白少流建造洞天的大问题,终南派这一趟总算没白来!

七花在一旁道:“原来白师弟打算布置洞天?十五年前东昆仑各派合力建造茫砀山洞天,历时十年大功告成。我海南派也有弟子曾被派往茫砀山参与建造洞天,如果白师弟有需要,我可以派人去帮忙。……这些事,我们出山之后再慢慢商量好不好?”

白少流心中暗笑,七花果然主动约他私谈了,他也笑着答道:“七花师兄,多谢你的美意,我正好也有事要请教,出山之后再详谈吧。”

派别太牢峰,七花与小白不约而同都没有立刻飞天离去,而是并肩而行穿过幽深的山谷,来到谷外山野无人之处,七花停下脚步对小白道:“白师弟,你说有事要私下询问于我,现在可以说了吧?”

白少流:“七花师兄,您不也有话要问我吗?您先问吧。”

七花是个爽快人,也不兜圈子开口便到:“这双龙药鼎得自何处?怎会遗落在终南山涧中?我知道它的来历,因此颇为不解。”

白少流:“在终南派当众说话有些不便,实话告诉你吧,此药鼎不是在山涧中偶得,而是一位故人之物。”

七花神色一顿:“请问你那位故人是谁,能否方便告知?”

白少流从怀中取出赤蛟须,不紧不慢的说道:“他姓凌,叫凌啸,不知七花师兄有没有印象?”

七花看见赤蛟须眼睛珠子就瞪得溜圆,上前一步抓住小白的肩膀,然而还没开口询问就听见了“凌啸”二字,又松开手后退两步,看着小白眼神中充满不可思议,半晌之后才低低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你几时见过他?”

凌啸是七叶的俗名,就像七花的俗名是宣一笑,现在宣一笑的名号昆仑皆知,但是凌啸这个名字极少有人知道,况且七叶已经死了二十年,突然有个年轻人拿着他与七花之间的信物赤蛟须出现,又说出七叶的俗名,七花如何不吃惊?

白少流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的答道:“我从没见过他本人,但是我从小一直做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人自称凌啸。”

七花脸色凝重,分明有几分不信的问道:“你今年多大?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梦的?”

白少流:“我今年二十三岁,这个梦从我记事起就有印象,本不知从何时开始,直到我习成回魂仙梦之后才确定从两岁就开始了。”

七花双眼逼视小白,又问:“那人在梦中都对你讲了什么?”

白少流:“梦不长,他只是告诉他叫凌啸,有事相托。”

七花:“相托何事?”

白少流:“他在终南山中有一批遗物,请我找到之后转交给芜城宣花斋的宣花居士,这支赤蛟须是信物,宣花居士见了之后自然明白他是谁?他还说留下《摄欲心观》秘籍一部以及法宝数件相谢。……我成年之后幸遇高人相助学习武功与心法,因而也能出入深山,找到了梦中人指点的所在,发现此梦果然不虚。”

七花又盯着小白眼中的赤蛟须:“既然他说赤蛟须是信物,那他还说了什么?”

白少流幽幽道:“天道如何,吞恨者多,生若有憾,身后相托。……他说我将那批遗物交于宣花居士之手,若有事也可求助。”

七花谓叹一声,肃容问道:“你可知道他是谁,我又是谁?”

白少流施礼道:“幼年时不知,但如今结识不少修行高人,曾听闻当年昆仑事,已猜到那人就是海南派故掌门七叶,而七花师兄你就是芜城宣花居士。”说到这里小白心中也为白毛叹息,七花是个厚道人,小白本不想骗他,可这番谎话都是白毛教给他的。

七花闻言闭上了眼睛,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显然已经相信了小白的话,因为这番话和小白手里的赤蛟须,除了他和死去的七叶谁也编造不出来。事情的经过已经很清楚了——

据说七叶当年在与风君子昭亭山决战之前,为了不动摇必胜信念,根本没有交代后事,看来传闻未必完全真实,七叶还是暗中交代了。小白梦见七叶的时间就在昭亭山决战前夕,那时七叶的修为已到阳神化身境界,竟然在一个幼儿的神识中留下神念心印,那所谓的梦其实不是真的梦,而是七叶以大神通留下的一道神念。

七叶为什么要以这么特殊的方式交代后事,也是事出有因。阳神化身境界神识不灭,就算一世身死还可以带着记忆转世重修,七叶这是在做万一的准备,找了一个当时尚不懂事但先天资质很好的幼儿交代后事,留了一部秘籍和一些法宝给他,在自己重回人世的时候也好有个铺垫和掩护。

假如七叶转世重修没有遇到麻烦,那么这些安排可有可无,小白的梦就是梦,七叶会提前取走宝藏,或者干脆现身收了小白这个传人为臂助。假如他遇到了麻烦,比如转世后修行未成便遇到意外,那么唯一可托付的人就是同门师兄七花了,小白长大后拿到宝藏去找七花,自己可以再去找七花求助。只不过安排虽然周密,七叶却遇到了手段更狠的风君子,用了个变态的仙术诛心锁捆了他的元神打入轮回世世为驴,根本不给七叶咸鱼翻身的机会。

以上都是七花的推测,并非是事实,但根据小白的遭遇与七叶的性格,这是个很合理的判断。其实七叶当年未尝没有考虑过退路,否则他悄悄留下终南宝藏干什么?只是没有白少流这一出罢了,更不幸的是对手风君子封死了他的退路。

小白一直看着七花,感觉到他此时心中的各种情绪恨复杂也很强烈。七花与七叶在登闻门下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实在是世上最亲近的人。可七叶当年做过什么七花也知道,七叶为了破解七情合击坚定一战无敌的信心,在鸿沟岸边斗法逼死师妹七心,而且他们的师父登闻也死在昭亭山决战的混乱中,七叶脱不了责任,这叫七花如何不恨?七叶最后落到那样的下场,又让七花如何不憾?

今日忽闻七叶死前将后事相托,七花心中的滋味连他自己也形容不出来,爱也罢恨也罢,七叶已死只留悔憾,对手持赤蛟须的白少流,七花还是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小白也不敢先说话,白毛教他谎话已经说完,剩下的要根据七花的反应随机应变了。

七花终于睁开眼睛看着小白,神色已经平和,语气中带着几分苍凉之意:“我师弟要你交给我的东西,就是这赤蛟须与双龙药鼎吗?你昨日怎么又将这药鼎送归终南?”

白少流:“不是这两件东西,这赤蛟须与双龙药鼎还有那《摄欲心观》秘籍都是凌啸留给我的,他要交给你的是另外几件东西,我不方便随身携带。”

七花的眼神有究问之意:“难怪梅盟主很欣赏你,你的心性确实不一般。”

白少流:“师兄此话何意?”

七花:“你若不知凌啸是谁,按梦中高人指点去做我不意外。可今日你已有飞天之能,也知悉七叶往事与修行神通内情,还能如此行事就很不简单了。你完全可以将所有宝物自行留下不必让我知晓,我七叶师弟也不可能再来找你。……别的不说,这双龙药鼎你不必归还终南,我明白,登峰掌门也明白,所以还是让你带走,你自己也应该明白吧?”

白少流:“你师弟七叶当年之事我不想多言,但此人已死,所托后事也并非为恶,既然如此我理应将他的遗物转交给你,我想真正的修行中人都应该这么做吧?”一边说一边心中惭愧,七花这么夸他可是夸错了,这些都是白毛的主意,小白自己没想到这么多,只有厚着脸皮充洒脱高人了。

七花的眼神中渐渐有了欣赏之意:“话这么说没错,可是轮到自己身上,又有几人能堪破、几人能做到?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境界也绝非侥幸!……我现在真有些好奇,七叶师弟究竟将何物转交于我?”

白少流:“不止一件东西,对海南派也有大用,就在终南山外不远,七花师兄能否移步一观?我本打算将这些器物送到海南琼崖,能在终南山遇到师兄就更方便转交了。”

……

在终南山区边缘,一条罕有人经过的简易盘山公路旁,疏林中竟停着一辆高档房车,林外有一片开阔的草坡,有一名婷婷而立的少女正在草坡上向远山张望。少女年纪不到二十,容颜甚秀美,可样子却很奇异,眼珠呈淡淡的橘红色,双耳廓也有上挑的小尖,被秀发遮掩看得不是十分真切。她的身前地上放着一根四尺长明黄色的手杖,还有七柄绯色连鞘宝剑,一支青白色珊瑚杆、白灰相间银鼠须毛笔,一方纯黑色的雕龙墨砚。

远远有两道人影飞速而来,虽未飞天而行但施展御大块之行的法术速度也是极快,少女面露喜色向前迎去,等她看清来人面目远远的就俯身行礼道:“小女子清尘,曾落难荒岛承宣掌门仗义援手,在此拜谢!”

话音未落宣一笑和小白已到眼前,宣一笑赶紧伸手把她扶了起来:“你就清尘?我们其实见过面,就是没有当面说话。这没想到震惊江湖的杀手竟是你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娃,还是现在这样好,和小白师弟一起好好修行。……老天!这些东西是给我的吗?”

宣一笑一眼就看见了摆地摊一样陈列在草地上的十件东西,惊的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因为这些器物太贵重了。白少流修为不算一流,可是宝贝多而且都是超一流的,未免有点拿豆包不当干粮,没觉得送给海南派的十件器物十分贵重。但是看在老江湖宣一笑的眼中就不一样了,他很清楚这里面每一件东西都是重宝,修行人行事讲究缘法,如此贵重之物他反倒有点不好轻易接受了。

小白在一旁清楚他心里的想法,指着地上的东西说:“这件玄冥神杖是故玄冥派掌门信物,除了今日海南掌门谁也不便私留。你七叶师弟既然以赤蛟须为信物,那么这七柄赤蛟剑的来历也一定与宣掌门有莫大关系,理应由宣掌门收回。至于这青珊笔和墨玉砚,应该是为了宣掌门的雅好特意准备,宣掌门的法器不也是文房雅物一方纸镇吗?”出了终南山小白也改了称呼,不再叫七花师兄而是改称宣掌门。

小白的话入情入理,将宣一笑拿走的这些东西的理由说得顺理成章,好像他不要反而不对了。宣一笑点头沉吟道:“我能想到七叶遗物不是凡品,可是没想到有这么多,贵重如此出乎意料!……白师弟,你可知道这七柄赤蛟剑的用途?”

白少流:“只知此剑威力巨大,还可布成剑阵,妙用具体如何就不太清楚了,我们也是刚拿到手。”

宣一笑:“此剑依阵法而炼制,两人持剑即可成阵,终南派自古就有二人、三人、四人、五人、六人不同配合的阵法,最特别的是如果七人持剑合璇玑之数,其中有一飞天高手主持布阵,则七人皆可飞天成一体璇玑剑阵。……怎么样,厉害不厉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