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霞光初露慢销魂

这是一个很好听的女子声音,声音软软的绵绵的,很是柔和悦耳,但却显得断断续续非常虚弱。这种感觉很特殊,脑海中突然有声音人说话换个人肯定会吓一跳,可小白还是定心未乱,因为这种经历他太熟悉了,平时自己和白毛就是这么交流的,现在换成了赤蛟元神,而且这赤蛟元神竟然能以人言传送神念。

小白此时也是强弩之末快撑不下去了,白莲神火稍缓,用神念回了一句:“我是炼器之人,要炼化你的元神打造赤炼神弓,你三十六年前已经身死,何必还要苦苦挣扎呢?”

女子声音道:“我的肉身炉鼎已毁,八百年法力凝聚玄牝珠,元神困守其中,你为何要赶尽杀绝将我彻底消灭,你难道不知此一灭对我而言就是万劫不复?”

如果是平常说话小白还可能谈一谈解释几句,可是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允许,小白很干脆的回了一句:“我确实不知道,但我已经在炼器了,无论怎样我也停不下来,不论赤炼神弓炼成与否,你的元神一定要消散,我也阻止不了。”他说的是实话,要么成器要么毁器,小白现在就这两种选择。

赤蛟元神:“你的定心坚韧我无法动摇,可是你的法力还不够强大,这样下去只能有一个结果,我们同归于尽。”

白少流:“我有赤鳞甲护身,死不了!事已至此,这你何苦不让我炼器成功呢?”

赤蛟元神:“八百年修行如今只留一缕元神,我却不想让人轻易灭去,如果永世困守玄牝珠我可能放弃,……但其实,还有另一种结果可以选择。”

小白也快撑不住了,心里知道这样下去最大的可能就是毁器受伤,女子的声音说还有一种结果可以选择,他想都没想就问道:“你说,我们可以商量。”

赤蛟元神:“你炼化不了我的元神,也不用毁器,我甘愿被你降服就是了,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白少流:“不明白,你说清楚点。”

赤蛟元神:“你以我元神炼制法器,无非想得到八百年修行的赤蛟之魂,可是你办不到,而我也不想被消灭。这样吧,我们和解,我继续寄舍在法器之中,你使用法器的时候我主动帮你就是了,这样你也可以保留性命与法器。”

白少流:“这倒也是个办法,但这样对你真的有意义吗?”

赤蛟元神:“我被封印在法器中仍然不得脱身,但是你有时间想办法帮我,这就是我答应帮你的条件。”

白少流:“我明白了,赤炼神弓炼成,但是我要使用赤蛟之魂需要你同意才行。……那你答应我将来只要我运用法器,你就听我指挥,我们现在就可以和解。”

赤蛟元神:“只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可以元神认主,成就你的赤炼神弓。”

白少流:“三个条件?仔细说说。”

赤蛟元神:“你现在法力不够,但等将来修为更深,还可以继续炼化我的元神,第一个条件就是不管你将来有多大的神通修为,都要保留我的元神不要炼化。”

白少流:“这可以答应你,其实我事先不知会出现这种情况,否则也不想如此狠绝,如果听不见你的声音也就罢了,听见了自然应该商谈。……第二个条件呢?”

赤蛟元神:“我也不想一缕神识永世封印在此,如果世上有大神通者能够解救我,让我重得炉鼎,或者哪怕是转世重修,宁愿八百年修为不要我也要脱困。假如有这者机会,你能不能放我离去,或者设法帮我?”

白少流:“可以倒是可以,那这赤炼弓不就白炼了吗,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小白已经打定主意决定放过赤蛟元神,不过这赤链神弓对他意义重大,白毛一番心血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几乎都是为了让他拥有神器,他还想问清楚有没有最佳解决方案。

赤蛟元神:“即使那样,赤链神弓也不能算完全白炼,玄牝珠已经与它炼化为一体,我的法力还留在其中,此器威力仍然远胜现在,只要你的法力足够还是可以运用的,只是到那时失去了赤蛟之魂。……其实这种希望十分渺茫,哪怕再等百年千年恐怕也无机会,我只是要你一个承诺。”此种神念交流不可能有口是心非的情况,赤蛟元神只能实话实说。

白少流:“这我也答应你,还有第三个条件呢?”

赤蛟元神:“我还有个请求,我们的协议能不能成为一个秘密?只有你和我知道。”

白少流:“为什么?”

赤蛟元神:“你今日炼化不了我的元神,我们之间才可以商量,可世上还有高人能够办到,所以我请求你保守这个秘密。”

白少流:“好,我对谁都不说!……你刚才说的元神认主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能反悔也不会不听我的指挥吗?”

赤蛟元神:“我不会反悔,而且也不怕你反悔,你与我能以元神交流,既然如此,那么就在元神中种下心印——但你若违反承诺,将失去赤炼神弓,我不再为你所用。”

“心印”之术白少流恰恰掌握,随即道:“我可以接受这种心印,同时我也在你的元神中种下心印,只要我答应这三个条件,赤炼神弓就得认我为主,否则你元神自灭,你能不能答应?”

赤蛟元神:“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通常两伙人打架,张三给李四一板砖拍个脑袋开花,李四也一刀过去来一场血光灿烂,这是最不明智的结果。如果发现彼此都不能克敌致胜,真正懂兵法的人都会选择坐下来谈判,态度从尽最大可能的伤害对方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开始尽最大可能谋求自己的利益,当双方都能得到需要的利益时,谈判就会取得成功。

白少流想炼成赤炼神弓,赤蛟元神不想被灭还希望有机会能够脱困,他们一拍即合达成了同谋。谈判也是要有底牌的,小白的底牌就是心念毫无破绽,赤蛟元神无论如何挣扎都动摇不了他的定力,不得不与他协商。

从另一方面来讲,也是赤蛟元神走运碰见的人是小白,假如是当年的七叶,早把它给灭了,不会给它开口协商的机会。而且并不是人人都可以用这种奇异的方式进行神念交流的,小白的法力修为虽然不足,却有天生神通能够与赤蛟元神沟通。

炼器已经过了三天三夜,虽然小白事先告诉清尘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此时清尘也开始莫名的紧张起来,因为密室中安静的可怕,小白与赤炼弓都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反应。而白毛要比清尘紧张多了,它很清楚小白究竟有几成把握,赤炼神弓成与不成就在今天了。

如果炼器失败,密室中将会有一场赤焰横飞的大爆发,如果炼器成功,密室中将会出现神器开光的灿烂景象。但是无论成败,此时都是最关键的时刻,赤蛟元神的挣扎也是最剧烈的时刻,怎么大半天反倒没了动静?难道小白成功了,可情形又不象啊?白毛虽然是炼器大宗师,但以前也没有炼成过世间神器,它心里也没底了。

白毛大概想破头也想不到,在这最为凶险的关键时刻,小白与赤蛟元神并没有在打架,而是在那里谈判。互相的心印种下,事情也就定了,虽然赤蛟元神已经不可反悔,但小白心想还是对人家客气一点好,毕竟以后使用神弓需要赤蛟元神帮忙,互相合作图的就是个心情愉快。

“虽然神器认主,你也不必叫我什么主人,你修行年岁比我长太多,就叫我小白吧。”

赤蛟元神修行八百年颇通灵性,但毕竟不了解人世间的讲究,也没觉得小白这个称呼有什么不好,当即答道:“小白,请赐名。”这是妖物的一种仪式,请小白赐名意味着被他收服。

白少流:“你既然是赤蛟所化,听声音又是位女子,今后我就叫你赤瑶。”

就在白毛提心吊胆的等待时,突然听见密室中传来一声如玉珠滚落般弓弦的拨动鸣响,耳室外霞光大盛。这是神器开光的景像,白毛欢呼一声冲了出去,另一间耳室中的清尘也听见了动静,紧接着又听见一声驴叫白毛冲进了密室,她也一纵身飞奔到密室中,然后被面前的景像惊呆了。

只见小白端坐在白玉台之上,妙曼白莲护身,周身上下笼罩着一层玫瑰色光辉,他身前的赤炼弓在空中琮琮鸣响,声音就像一曲轻扬激越的乐章,红霞满室熠熠生辉。乐声和霞光半晌方歇,赤炼神弓盘旋着飞到了小白的腿上,然后白少流长出一口气仰面便倒。

白少流还没倒下,清尘已经一个箭步跃上白玉台把他扶住:“小白哥,你怎么了?”

白少流趁势倒在清尘怀里:“赤炼神弓已成,但是我累坏了,动都动不了,你就多抱我一会吧,这样感觉舒服多了。”

清尘:“你真的是一动不能动了吗?哎呀,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小白闭着眼睛歪倒在清尘的胸前:“这件赤霞衫,是我向白毛前辈要来准备给你防身的,我先穿上试试。”小白临时给这件宝贝小背心换了个名字,赤鳞甲太难听了,哪个女孩会喜欢?干脆叫它赤霞衫吧。

清尘:“送我的衣服?你怎么自己试呢?”说到这里她突然住口,想到这是件防身的法宝,同时也想起这件小背心穿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效果?脸一下就红了。

白少流:“先别管我,我已经脱力了,这件衣服暂时脱不下来,就想睡一觉,你就让我睡一会吧。”

小白赖在清尘怀里不起身,清尘看他确实是筋疲力尽,也不敢乱动,就这么抱着让他在怀中睡去。白毛在白玉台下转圈走,可惜此时小白已经睡着了,清尘也听不懂它想说什么话,无论如何白毛心中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赤炼神弓终于炼成了!

舒坦,真的舒坦!小白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一觉,虽然极累,但一切大功告成,在清尘怀中睡了两个时辰才醒,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懒洋洋的不想动弹,只听见白毛蹄子直刨地,显然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

次日清晨,当他们离开终南密室时,再看小白几乎是脱胎换骨。他左袖中藏着收成一支弧形短棒状的赤炼神弓,右袖中藏着神宵雕,软烟罗无形无质贴身护体,怀里揣着锁兽环和拦妖索,小铲子挂在右腰,寒金蛟吻系在右侧腰间,手提润物枝。简直就是个武装到牙齿的匪徒,可不是武装到牙齿吗?那把蛟吻就是用蛟齿炼制的。他这一身走出去,那就是个流动的宝藏。

小白这一次来终南山可赚了个盆满钵满,一举炼成了十五把蛟吻,重新炼化了润物枝,给清尘弄来了赤蛟须和赤霞衫,同时还得到一个专门盛放丹药的妖灵壶,虽然东西不大但用处也不小。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拥有了自己的神器——赤炼神弓。

他们从密室里还带走了玄冥神杖与七把赤蛟剑,还有另外两件不错的法器,凑成十件准备送给海南派。此时已经距离他们离开乌由近二十天了,下一步的计划是离开终南山继续开着房车旅行,去海南琼崖找宣一笑。本来小白还计划带着清尘回自己的老家芜城小白村一趟,见一见自己的姥姥、姥爷,他已经两年多没回小白村了,可是在密室中一耽误,这一次恐怕又没时间了。

出了密室来到山洞石室中,两个小狼妖仍然不在,不知去哪里玩了。小白顺手将那只又熏黑的双龙药鼎带了出来,在山脚下的清泉旁放好,润物枝沾上几滴清泉轻轻挥落,双龙药鼎上的污垢秽气一扫而空。这东西也有用,可不能留给小狼妖继续烤肉,小白想把它带回坐怀丘,将来自己说不定也可以炼药。

带的东西太多了,清尘一手持紫金枪另一手提双龙药鼎,这两样东西都是最沉的,好在她虽然身材娇小但力大无穷,随身携带也没觉得什么不方便,但其它的东西小白一个人是拿不了的,比如七柄剑和十五把蛟吻。就地取材在山洞中用兽皮做了一个左右相连双兜的褡裢,委屈了白毛一回,让它驮在驴背上。

罗兵曾经给小白配了一部特殊的电话,有专用的特别频道也可以当普通的手机使用,那部电话后来丢海里去了,临行前小白又问罗兵要了一个最新的带在身边。出了山谷到了一个高坡之上,小白发现可以使用电话,就联系了吴桐询问他这段时期乌由发生了什么事?

吴桐听见小白的声音在电话里很激动的叫道:“哎呀我的白总,可算有你的消息了!这几天乌由差点没翻过来,到处都在找你,刘佩风差点都急成刘发疯了!”

小白在终南密室中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运的人,怎么那么多便宜都让他给占了?可如果知道教廷认定是他杀了鲁兹大主教夺走了星髓,更有小道消息宣称长白剑派不知什么原因与教廷起了冲突,也在到处找小白,恐怕又会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倒霉的人,怎么那么多黑锅都让自己给背了?

在小白离开的这段时间,乌由的动静不小,首先海天谷弟子来到乌由市,阿狄罗藏身乌由大教堂怎么也不露面,波棋等人只有去找白少流。可是哪里也找不到小白,庄茹自然一问三不知他们也不便去打扰,竟然找到了黑龙帮。刘佩风清楚这些看上去不起眼的人可不好得罪,好吃好喝好招待,但也交代不出小白的下落——小白有言在先,黑龙帮该干啥干啥一切照常,但是刘佩风等人也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海天谷弟子只有自己去找,暗中把乌由的大街小巷都搜遍了,甚至向附近的修行门派发了消息,希望协助寻找白少流。找白少流的不仅是海天谷,教堂派出十二名高手来到乌由,在新任大主教雅各的帮助下执行找回星髓的任务。星髓其实早落到了灵顿侯爵的手里,但这些人都以为星髓失踪与白少流有关,到处找小白。

小白找不到,这些人也盯上了黑龙帮,虽然市井当中不便公然怎样,但是黑龙帮的各个场子都让人给监视了,而且那些对外营业的场所也无法拒绝别人进出。比如漫步云端夜总会,成天总有洋鬼子和假洋鬼子来来往往,表面上是来消费的,可是一进门就四下窥探到处打听白少流,一个个就像间谍似的。

这些早已在意料之中,他只关心一件事,问吴桐道:“坐怀丘怎样?”

吴桐:“没有其它人发现坐怀丘所在,海天谷弟子虽然知道但是他们进不来也没对别人说,可能是于苍梧事先有吩咐,只不过……”

白少流:“不过什么?”

吴桐:“有一个人昨天闯进来了。”

白少流吃了一惊:“谁?你为什么没有事先在外面就阻止?”

吴桐苦笑道:“看见那位先生我不好拦啊,他是来参观木器加工厂的,自己就跑到了后院,所有法阵都没起作用,就这么溜达着进了坐怀丘。”

白少流随即反应过来:“是风先生吧,他来干什么?”

吴桐:“也没干什么,恰好顾小姐也在,他说你这个私家园林的基础还不错可以好好设计,和顾小姐大谈了一番古典园林的移园造景的讲究,说什么要在有限的空间内创造无限的风光,我听他说的很有道理,顾小姐也很感兴趣,临走的时候他还在坐怀丘主峰正中央的山壁上题了两个字。”

白少流心中一动:“什么字?”

吴桐:“不乱。”

风君子的行踪有些蹊跷,很难说是有意还是无意,恰恰在昨天去了坐怀丘,那尚未完全建成的守护法阵自然挡不住他。这位先生在坐怀丘上题了“不乱”两个字,难道有所指?恐怕不仅仅是坐怀不乱的意思。

白少流沉吟片刻对吴桐道:“情况我都知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乌由再乱我们自己不乱就行。我的事情还没办完,一切等我回去后再说,有空我会再和你联系的。”

乌由之事白毛早有预料,所以才带着清尘与小白离开,现在果然有乱相,暗地里还不知发生过多少争斗。而风先生所题的“不乱”二字,分明就是在侧面提醒小白,让他自己别乱,该干什么干什么,按原定计划做就是了。

按原定计划就是走出终南山,找到藏在密林中的房车,然后继续南下。回去的速度比来时快多了,这一天傍晚他们就已经到达山区的边缘,再翻过两座陡峭的山梁就能回到房车的所在。路上清尘抓了只兔子,小白又想起那晚烤狍子肉的滋味来,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尝过荤腥了,干脆就停了下来,在一处山梁下僻静处生火烤起兔子。

野兔肉有一股土腥气,处理不好往往不好吃,可是小白烤的味道却非常鲜香,也许是因为十几天没正经吃东西的原故吧,他和清尘将一只兔子吃得干干净净还觉得不过瘾。熄灭了火堆继续上路没走多远,突然听见远远的山梁那边有打斗的声音,小白一纵身三步两步登上山梁,看见了一个很特别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