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赤炼霓裳赠红粉

原来这赤炼弓不需用箭,以法力拨动弓弦可以直接射出赤焰流光,威力可比小白自己炼制的蛟吻高了不止一个档次。清尘老远看见这一幕跑过来叫道:“什么东西?威力这么大?”

白毛躲在小白的身后也叫道:“好了好了,试一下就行了,快收起来。……你让清尘避到耳室当中别待在大厅里,小心伤着她。”

小白对清尘道:“这就是赤炼弓,白毛正在教我怎么用它,等我学会了出去之后再玩给你看好不好?你先到旁边的耳室避一下,这里有点危险。”

清尘:“哦,那我先躲一躲,有什么事就叫我,一定要小心啊。”

清尘走后白毛又问道:“小白,你自己掂量掂量,用赤炼弓你能射出几箭?”

白少流想了想:“如果以我刚刚进入终南时的法力,一次可以射出七箭,现在估计一次可以射出九箭,再多就不行了,需要休息。”

白毛:“你今日能射出九箭也算修为不低了,这件法器还有最厉害的地方,它可以化成赤蛟飞出。”

白少流:“这么夸张?真的赤蛟吗?”

白毛:“赤蛟之魂,其威力与真的赤蛟相当,而且御此器对于你来说还有个极大的好处。”

白少流:“什么好处?”

白毛:“驾赤蛟飞天!”

白少流惊道:“飞天?你是说御器飞天吗?”

白毛笑的有点诡异:“是的,就是飞天而行,以你的修为,尚在净白莲台大法的第四层实相境界,要等到第五层升座境界突破后方有飞天的修为。……但是有了赤炼弓在手,你现在就可以借赤蛟之力飞天,爽不爽?”

白少流直点头:“爽,爽呆了!”

白毛看着小白快流口水的傻样,窃笑着继续说道:“你想一想,假如你碰到了高手不可力敌,虚晃几箭发出,祭出赤焰火雨护身,然后驾着赤蛟之魂飞天而去,是不是逃命保命的最佳手段?如果是在乌由,小小弹丸之地你一定可以逃回坐怀丘的!”

白少流用手抚着白毛的驴鬃道:“你这么多天都不告诉我,原来是这么大的喜讯啊,真是难为你了,如此尽心尽力的帮我!快告诉我,怎么驾蛟飞天?”

白毛嘿嘿道:“别着急,听我慢慢讲来……”白毛为驴这二十年,在市井中厮混习惯了,说话也变得随和许多,现在存心勾起小白的兴趣,一开口简直和说书一样,介绍起世间神器来。

话说一千二百多年前,正一门的祖师正一真人留下了三件神器,号称正一三宝。其一就是泽仁头上的四寸发簪雷神剑,其二是梅野石手中的青冥镜,其三是风君子书房中的那柄黑如意。黑如意是用黑龙骨炼成,里面封印了两只千年龙魂,因此威力极大。

世间修行人修为极为高超之时,皆可御器飞天,像于苍梧那种境界,甚至不借法器徒手御风飞天。但是世上有一类法器却很特别,比如忘情宫的镇宫九器,只要有“大成不堕”的修为,御之就可以飞天,而小白此时的境界将将踏入“大成不堕”的门槛。

忘情宫有九门道法,每门都有一件镇宫神器,其玄妙不亚于正一三宝,九件神器各有妙法,有大成境界的修行人得之就可御器飞天,但是忘情宫弟子很少行走世间,九种神器只是传说。

七叶当年炼制法器,也是从模仿借鉴再独创开始的,他的成名之器赤蛇鞭,就是模仿黑如意炼制,他以赤蛟筋为鞭身,封印那头雄蛟的元神在其中炼成赤蛟之魂。至于赤炼弓,也是模仿借鉴忘情宫九器之一瞄日鹊。

传说中的瞄日鹊是一把弓弦一尺八寸长的短弓,是忘情宫祖师根据后羿射日的传说打造的一把神器,据说持此弓在手,只要有大成修为,可以随漫天霞光飞游。而且瞄日鹊有弓无箭,以法力拨动弓弦,有漫天霞光射出烈日之威。传说可能有些许夸张,但是忘情宫镇宫九器确有其事,七叶也曾经亲手得到过九器之一的呈风节,知道其妙用玄奇。

赤蛇鞭模仿黑如意但威力不及,距离世间神器还有些差距,赤炼弓模仿瞄日鹊,差距更大。赤蛇鞭被毁后七叶亲手拿到呈风节仔细研究,有了一种想法,就是继续打造自己的赤炼弓使它成为一件真正的神器,将瞄日鹊和黑如意的特点都炼炼在赤炼弓上,打造出一把赤炼神弓,可惜还没来得及。

这番话听得小白直眨眼,白毛说完小白皱着眉头问:“如此说来,我现在还不能用这张赤炼弓驾蛟飞天了?”

白毛:“也不是不能,不过要满足两个条件,我看你也差不多。”

小白眼神一亮:“就别卖关子了,快说!”

白毛:“第一个条件,你的定力要能够驾驭修行八百余年的赤蛟元神。”

白少流:“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过我好像没那么厉害吧?”

白毛仍然在笑:“定力而已,你可以的,比法力你当然不如,否则你干嘛要借助赤蛟之魂飞天呢?……所以还有第二个条件,你要亲手炼化赤蛟元神将它封印在赤炼弓,中成为赤蛟之魂,它自然能为你驾驭驱驰。”

白少流恍然道:“我终于明白你想干什么了,到头来还是炼器,我想要赤炼神弓得自己炼制!”

白毛:“聪明,你想不想要?”

白少流:“想,当然想要,你算计了这么多天不就是想要我干这个吗?但是我想知道有几成把握?”

白毛沉吟道:“你如果能以赤炼弓射出十一箭,就有六成把握,现在只能射出九箭,恐怕只有四成把握。”

白少流摸了摸下巴:“其实我刚才谦虚了,如果竭尽全力的话,应该勉强可以射出十箭。”

白毛:“那就在两可之间了,无论如何值得一试。”

白少流:“那就试吧!”

白毛:“既然一定要试,我们尽量做万全的准备,你去拿两样东西来,我告诉你在哪里……”

白毛要他拿来的两样东西十分奇特。第一件是一枚桔黄色的珠子,拳头大小,表面的光泽就像流动着一层薄雾,托在手心竟不是十分真切有些飘渺,用御器之法感应毫无反应,在疑惑间突然有一声凄厉无比的咆哮在神识中爆发,有一种脑海要被撕裂的感觉,小白身体一晃差点没摔倒在地。

这枚珠子就是修行八百余年的赤蛟妖丹玄牝珠,属于雌雄双蛟中的雌蛟,想当年七花与七叶斩杀雌蛟之后并未伤其元神,雌蛟元神困在妖丹玄牝珠中不得出。此番炼器就是要将玄牝珠与赤炼弓合为一体,那么赤蛟元神也被封在赤炼弓中。小白还需要完成一个更艰难的任务,那就是用白莲真火炼尽赤蛟的神识,使它与赤炼弓溶为一体,总之是先合器封印而后炼化元神为赤蛟之魂。

第二件东看上是一件衣服,无领无袖也无扣,样子就像一件前面开襟的小背心,浅玫瑰色的衣料有丝缎般的光泽,上面浮现出金色的波浪纹路竟然是流动的,就像各个角度的反光在不停的闪烁。

小白拿着这件衣服哭笑不得的问:“这是干什么?让我穿吗?尺寸太小了!……就算尺寸正好也没法穿呀,颜色太艳,前面连个扣都没有。”

白毛:“你把上衣脱下来,全脱光!以御器之法展开这件衣服,贴身穿上你就知道了!”

白少流:“老天,衣服也能当法器?这是什么东西?”

白毛:“也不能完全算是法器,它是一件护身法宝,名叫赤鳞甲,是这个密室中仅次于赤炼弓与玄冥神杖的宝物了,也确实是一件衣服。”

白毛一听赤鳞甲这个名字,莫名想起了五步蛇妖阿游那一身黄褐相间的铠甲,那是天然的鳞片所化,才是真正的鳞甲模样。至于这件衣服,就是一件性感小背心,前面还是开口的!小白苦着脸问:“这分明是女人穿的,而且也没法穿,前面敞开……不全露出来了?”

白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件衣服是用赤蛟鳞和赤蛟皮合炼成形的,本来就不是给你的,它就是一件女子的衣物。事急从权,你先穿上,可以防身!……穿它很简单,以御器之法展开穿上,然后就不用管了,脱的时候也一样。”

白少流无奈,只得脱了上衣光着膀子,以御器之法操纵这件性感开襟小背心,赤鳞甲化作一片红云落在了他的身上,又变成了衣服模样,无领无袖下面肚脐也露出来了,胸前开襟处竟然自动合上浑然一体没有任何缝隙,完全贴身如烟几乎没有穿着的感觉。小白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这样子真够滑稽的,假如是个身材妙曼的女子穿上这件赤鳞甲,那效果真是悄艳,可惜穿在小白身上他就像个变态的玻璃。

白少流:“穿好了,能告诉我它有什么用吗?”

白毛看着小白滑稽的样子却没有笑,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你别挤眉弄眼一脸怪相,这衣服必须贴身穿,万一炼器失败后果会很严重,赤炼弓与玄牝珠都会被毁,只有用赤鳞甲护身才能保你一命。你给我好好听着……”

小白不笑了,开始专心听起白毛的解释。原来此次炼制赤炼神弓与此往几次炼器都不同,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要么赤炼神弓炼成,要么被毁。假如法器被毁小白也会受重伤,此伤在经络腑脏,什么东西也保护不了,需要调养很久慢慢恢复。这件赤鳞甲是防外伤的,因为法器被毁的同时玄牝珠也会损毁,赤蛟元神自爆赤炼毒焰四散,正在炼器的小白不可能躲得开只能硬受。

赤鳞甲可以护身,尤其能够抵挡赤炼毒焰的伤害,因为它的材料就是来自赤蛟本身。假如炼器失败玄牝珠爆裂,这件衣服能够保护小白不至于送命,但无论如何受重伤是肯定的了,不是保他一命而是保他半条命。白毛当然不想小白死,可是又不得不冒险一试,这才让他穿上了赤鳞甲。

小白听完了也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了半天问了一句:“这赤鳞甲除了能抵挡赤炼毒焰之外,还可以防止其它的伤害吗?”

白毛:“你怎么问这个?不问万一炼器失败你自己究竟会伤的多重?”

白少流:“不论成败我都要试试是不是?不管伤得多重反正不会死,想太多反而动摇定力,还不如问问这件衣服。”

白毛:“赤鳞甲刀剑难入、水火不侵,可以化转分散外力之伤,对各种法力伤害也有抵消的作用,是一件防身的法宝,但只有大成境界的修行人才能发挥出它的用处,普通人想穿都穿不上。”

白少流:“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一定要先答应我,这样我才能专心炼制赤炼神弓。”

白毛一瞪眼:“你想要这件赤鳞甲?”

白少流点头:“还是你了解我呀,你这个宝库里其它的东西我都可以不动,就想求这么一件宝物,只要把它给我,你尽管开条件。”

白毛气鼓鼓的瞪了小白半天,却突然神情一暗道:“我把赤鳞甲炼化成这个样子,也是模仿传说中的一件法器紫英衣,本来就不是给我自己穿的,你拿去也不是给自己穿的吧?……算了,在我手中也没什么用处,就给你吧,和你还谈什么条件呢?”

小白想要这件赤鳞甲,当然不是给自己穿,这是女子贴身的衣物,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清尘。记得去年他曾经不小心给清尘买过一套纯黑色镂花性感内衣,把清尘臊的够戗,前不久他偷偷在家中翻看清尘的衣物,发现那套内衣她竟然还留着。这件贴身的玫瑰色闪着波浪光纹的小背心穿在清尘身上,那对小白鸽的曲线一定勾人玲珑可爱勾人遐想,要多养眼有多养眼。

小白想的可不仅仅是饱眼福,他还想到了清尘那次去坐怀丘杀洪和全遭到拉希斯的暗算,如果当时有赤鳞甲护身也许不会伤的那么重,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恢复,他是万万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看见赤鳞甲无论如何也要问白毛要来。

所有注意事项都说完之后,小白开始静坐调息,让自己的精力体力都达到巅峰状态,从这天傍晚开始,终于动手炼制赤炼神弓。他不想让清尘过于担心,没有告诉她其中的风险,只是说时间很会长,有可能要几天几夜,在此期间绝对不能被打扰,让她和白毛都分别躲在密室旁边的小耳室中。

炼制赤炼神弓的第一步要炼化赤蛟妖丹玄牝珠,此种“炼化”不是指拿火烤也不是拿水煮,而是将元神融入玄牝珠中,以白莲真火之力缓慢的改变其物质构成,使它能够与赤炼弓合为一体。小白炼制润物技时就已经掌握了这种法术,可现在困难的是要降伏玄牝珠中的赤蛟元神。

小白端坐在白玉台上,精气莲花展开,朵朵白色莲花瓣都包裹着一层玫瑰色的外膜,那是因为他身上穿着赤鳞甲的结果。玄牝珠在他身前空中悬停,此时的小白已经断绝了一切外缘干扰,没有五官身体的存在,纯净的元神进入一片无边无际的世界。

虽然从进入终南密室才开始学习炼器,但小白感觉自己此前的修行都是为了这一刻所准备,包括种种奇遇竟在冥冥中有所巧合。以元神融合玄牝珠是什么状态?竟然与以神识感应星髓十分类似,进入了另一个不可感知的空间。见识过星髓的无边无际,因此神识进入玄牝珠小白一点没有惊慌失措,定心安稳丝毫未乱。

刚开始时这个世界很安静,没有任何扰动,但是突然间就有咆哮声传出,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冲击而来。这是神识中的冲击,就像有一头狰狞的怪兽在小白的脑海中全力挣扎,赤蛟元神成为一种心魔的狂乱。巧合的是,这种状态小白也很熟悉,那不就是狼人吴桐内心的狂躁吗?他曾经在定境中降服吴桐内心的狂躁情绪,经历魔镜天劫,因此也未感到惊惶。

小白的定力很好,赤蛟元神的挣扎破不了他的元神定境,第一步成功了,这是祸也是福。假如小白根本压不住赤蛟元神的狂躁大不了放弃,玄牝珠不会毁掉他也不会受伤,但是现在就已经骑虎难下只得继续了。

此种状态种不觉时间长短,小白以定心降伏赤蛟元神,使自己的心志清明不受影响,开始慢慢炼化玄牝珠。他觉得时间并不算太长,可是对于清尘和白毛来说,是躲在远处眼睁睁的看着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过去了一天一夜,玄牝珠闪着寒光也毫无变化。

一天过去了,第二天傍晚玄牝珠突然发亮,在空中急速的旋转,外形已开始蠕动,表面上那一层层朦胧的流光渐渐的化成散开的浓雾,这浓雾是赤红色的,围着小白旋转竟是一条长蛟形状。此时小白膝上的赤炼弓弦一声嗡响,自动飞到了空中,红雾渐渐凝固在赤炼弓的周围,成了一团血色氤氲。这是小白炼器的第二步了,就是将玄牝珠与赤炼弓合为一体不分彼此,赤蛟元神也封印在赤炼弓中。

这第二步对于赤蛟元神来说并没有变化,相当于赤炼弓变成了玄牝珠,它仍困在赤炼弓中,至于玄牝珠是球形的还是一张弓形的并没有区别,但是赤炼弓却有了千年妖丹玄牝珠的妙用,变化的是法器的材质。血色氤氲一点一点的与赤炼弓融合一体,直至完全消失,小白身前只有一张凌空不动的小弓,发散着诡异的红光,时间又过了一天一夜。

从第三天傍晚开始起,悬在空中的赤炼弓突然剧烈的震颤起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拼命的挣扎。密室里没有声音,但是躲在耳室中的清尘与白毛都觉得脑海中嗡嗡乱响,似乎有无形的东西在剧烈的碰撞、摩擦、撕扯。置身事外的白毛与清尘尚且如此,正在炼器的小白本身感受可想而知。此时已经进入到最关键的、决定成败的第三步!

炼器的第三步就是炼化赤蛟元神为赤蛟之魂,说的形像点,就是要以强大的精神力量抹去赤蛟元神的自我意识,以小白的元神代替赤蛟元神,保留赤蛟妖丹玄牝珠的法力妙用。如果此时赤炼弓就是赤蛟元神的“寄舍”的话,小白要做的就是以自己的元神“夺舍”。只有这样赤炼弓才能够成为一件可以掌握使用的法器,否则赤蛟元神仍有自我意识,御器之人别说用来伤敌,神识一触首先受到反噬的首先就是自己。

进行到这一步小白才知道自己多少是上了白毛的当了,白毛说什么四成把握、六成把握,最后说是在两可之间,但是小白现在才清楚自己顶多有两成把握能够成功!修行八百年的赤蛟元神,不是那么容易被抹去自主意识的,一旦失败只能毁器自爆,自己也要身受重伤。

此时小白已经停不下来了,他的白莲神火法力已经接苦竭但只能咬牙挺着,他也不能有任何杂念,只能一心一意尽全力炼化赤蛟元神,眼看就是个鱼死网破的结果,赤蛟元神是鱼小白是网。就在这时小白突然觉得元神的压力一轻,赤蛟元神停止了挣扎反抗,同时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小白的脑海中响起:“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杀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