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佳人宝刃软香唇

小白拿着短刃看了半天,着实喜欢,自我赞叹道:“还是自己炼出来的东西好,我感觉比神宵雕威力更大。”

白毛不说话却发出了一声嘲笑,小白问:“你笑什么?”

白毛:“这东西虽好,但比神宵雕还有所不及。”

白少流:“但我感觉……”

白毛打断了他的话:“神宵雕所用材料不如你手中这把短刃珍贵,它用的就是沉银,我将沉银精华反复提炼,它的妙处在于净火功夫的精深。……我当年把它送给守正真人做拜访的礼物,既有意卖弄也有心试探,而守正真人恐也知道我的意思,所以炼器之时也下了一番功夫,模仿正一门镇山神器雷神剑,打造出这一把神宵雕。……它有雷神剑的妙用,只是威力不及,但比一般的上品法器还是要强得多,这是两位世上最巅峰的炼器大宗师先后合力炼制的法器!”

白少流:“我话还没说完,在我手里,这把短刃现在威力最大。”

白毛:“那是当然,自己炼制的法器当然能发挥它的最大妙用,千变万化随心所欲,而别人给你的就不同了。等你能以神宵雕引下神宵天雷,或者御器飞天之时就知道它的威力了,不是法器不行,是你的修为不行。”

白少流叹了一声:“忙了这么半天,这短刃原来也一般啊?”

白毛差点又被他气乐了:“怎么能说一般?就连我都相当满意了,而且你的修为越高御器的威力也越大,这种东西在普通的小门派中都可以当作镇派之器了。”

白少流这才有些释然:“镇派之器?那我就用它做我的镇派之器吧!”

白毛眼珠子一转:“这个想法不错,一般门派中的核心弟子都有师门特传的法器,也可以做为师门信物。我看这几天你就不要做别的,把另外十四柄短刃也炼化完成,不要怕耗费时间和材料,做到万无一失,然后我再教你别的。”

接下来的三天,小白将剩下的十四柄短刃全部炼制完成,每把短刃的刀柄上恰好都镶嵌了两枚珠子,刀鞘也都是用赤蛟皮炼化的。那张赤蛟皮是七叶所保存下来赤蛟身上最完整的一件材料,有十丈长三尺宽,小白炼制刀鞘连损毁在内竟然一共耗去了五丈,白毛到最后都闭着眼睛不忍心再看了。

在炼制剩余十四支的时候小白留了个心眼,刀鞘和短刃没有炼为一体,而是可以拔刃出鞘,表面上就是一把细长的配刀。这十五支短刃的刀柄材料不同,寒金精密室里只有一块,另外十四把刀的刀柄用的是别的材料。其中十支短刃的刀柄用的是赤铜精,刀柄是紫红色的,外形与第一把短刃一样。

还有四支短刃十分特别,不仅外形稍有区别而且妙用不同。在三十二枚蛟齿中,有四枚蛟齿与众不同,比其它的蛟齿要细长尖利,白毛告诉他这是其中最珍贵的,炼成法器还能带有赤炼之毒,因此小白最后才炼制这四枚蛟齿成形,一枚也没有毁损。

有一个成语叫作“暖玉温香”,而密室中还真有一种材料叫作“温香软玉”,温香软玉其实不软,比普通的石头还要硬,手感却非常好就像美人的皮肤,嫩白温润,炼化时还带着一股幽香气息。小白用这种材料作为刀柄,比其它十柄短刃的刀柄略短有三寸来长,炼成之后再看这种短刃,连柄带刃通体雪白晶莹,散发着玉色光泽,连刀柄上镶的那两枚宝珠也成了晶白色闪着温润的光芒。

小白炼成的皮鞘颜色也略浅,波浪花纹是粉紫色的,当短刃入鞘之后,宝珠也映出皮鞘上的粉紫光芒,连鞘带柄都有一层淡淡的紫光流转,与离鞘时的通体雪白晶莹相比又有一番妙处。这四把短刃不仅外观有异,妙用也不同,因为到最后小白的合器之道已经纯熟,不仅发挥了器物的妙用,而且也发挥了他这个炼器之人的妙用。

持刃在手,刀柄所化不是护盾,但是刀鞘飞离之后却有一片祥云出现,围绕着持器之人化成一朵白莲花,这朵白莲可以旋转开合有护身之妙。而且短刃脱手御器飞击之时,其中的两朵花瓣可以飞出去,合为一体化作紫红色的赤焰尾羽,就像一条蛟龙盘旋扑击。此时还可以发出一股幽香气息,不过这气息不仅仅是好闻,它能带着赤焰之毒伤人。

这四支短刃应该是小白所能炼制法器的极致,连白毛都赞叹不已,但男子携带显得过于精美别致了,分明就是适合女子用的法器。清尘象宝贝似的把十五支短刃放在面前的石台上反复清点把玩,尤其是那四支温香软玉柄的短刃她是喜欢的不得了,拿在手里都舍不得放下。

就算小白没有他心神通也能看出来清尘想要,他拉住清尘的一只手,将一支软玉短刃放在她的手心道:“我以前一直没送过你什么好的礼物,这是我第一次炼器,把这个送给你,喜欢不喜欢?”

清尘将这把短刃拔出鞘再合上,反反复复的看着,一脸的幸福喜悦:“喜欢,太喜欢了,小白哥你真好!”

白少流:“你的紫金枪虽然威猛,但一个女孩子家总不方便上哪里都扛着丈二红缨,这把短刃可以随身携带,正好是你所缺的。”

清尘:“你想的真周到,法器都有名字,它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小白看着清尘樱唇轻启的娇丽之色,心中一动道:“这是我第一次炼器,就叫它初吻如何?”

清尘的脸突然红了,想起了在海岛上那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旖旎春光,低下头吃吃道:“怎么叫这个名字?这里有十五件一样的法器,那你有多少次初吻?”

白少流看着清尘的羞色心里痒痒的:“那就叫它娇吻如何?”

清尘:“蛟吻?这个名字不错!这里有一支寒金蛟吻,四支软玉蛟吻,十支赤铜蛟吻,你打算都作什么用?”

小白愣了愣,才听明白清尘把娇吻听成了蛟吻,这名字倒也不错,就这么定了吧,想了想答道:“这把寒金蛟吻是我平生所炼第一件法器,我留给自己,将来我如果开宗立派,它就是掌门信物。这十把赤铜蛟吻,修行界有传法御器之说,等将来我传弟子法器的时候也有东西了。至于这软玉蛟吻最为珍贵,送你一支,剩下三支我先收起来。”

清尘:“软玉蛟吻应该是女子法器,你可要收好了,不要轻易送人。”

这一句话反倒提醒了小白,这么好的东西放着不用太可惜了,送谁呢?应该送给顾影一支,至于洛兮那丫头如果也学会了御器,也送她一支防身。还剩下一支给谁呢?小白莫名的想起了一个已在万里之外的女孩,就是他化名白莲真人雷锋所救的教廷牧师海伦,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一念及此,白少流有点想入非非了。

一声咳嗽打断了他的绮想,白毛溜溜达达的走了过来说道:“好了,别耍宝泡妞了,把东西收拾收拾。”

白少流:“按你的吩咐,十五支蛟吻已经全部炼成,接下来该干什么?”

白毛:“这么多天你也累了,黄芽丹也恰好服完了,休息一天,明天还有一个任务,以合器之道将三枚神木叶与润物枝炼化一体,如果这一步功夫成功了,有一件大事要你办。”

白少流:“什么大事?你都说两回了,神神秘秘的也不告诉我。”

白毛:“着急也没用,等着吧!……今天不炼器你也别闲着,该整理东西了,别忘了我们来想干什么,不是要取一批东西送给海南派吗?我们现在就开始清点,什么东西要送给海南派,什么东西你要带走的,都整理出来。”

这里的成品法器共有四十二件,应该说不少了,但是能够超过神宵雕的只有两件,一件是白毛以前炼制的赤炼弓,另一件是玄冥派的镇山之器玄冥神杖。玄冥神杖是七叶杀了抱椿老人所夺,也是玄冥派历代掌门信物,四尺长杯口粗,雕兽刻蝠通体明黄十分华贵,质地非金非玉却十分沉重。七叶另立海南派,就将玄冥信物带入此宝藏封存,应该是这里最好的法器。

玄冥神杖既然号称神杖,就算比不上世间神器也相去不远,清尘拿它练手,虽然不能使用法力但也隐隐觉得此物和紫金枪相比也不多让。要想打动宣一笑,别的东西还好说,这件玄冥神杖非送不可,它不仅是接近神器的法宝,而且还有重要的象征意义。

除此之外白毛还让小白取出了七把剑,这七把剑的剑身是亮白色的,剑柄银白,通体有一层粉红的光芒,比常见的三尺青锋剑略短,连柄带鞘有二尺四寸长。这七柄剑名叫赤蛟七剑。

白毛介绍道:“我当年炼器与你今日想法差不多,剑身是用赤蛟的肋骨炼制的,我又提炼沉银精华渗入其髓成形合器,使之更加坚韧犀利。我不像你那么大手大脚的浪费材料,说起妙用变化不如你的蛟吻,但是炼制之精在你之上,想来威力是差不多的。……我还有一点比你高明,这七剑合用可以布成一种剑阵,而且只要有两个以上的人手持此剑,都可以互相配合成阵。”

白少流:“这个想法很好,我也琢磨琢磨,将来也让使用蛟吻的人可以配合成阵势。”

白毛笑:“那你就慢慢想吧,终南派自古就有联手布阵之法,我是先有布阵之法,才按照这种方法炼制成的法器,你也想动这个脑筋有点晚,先学剑阵,再想办法创造你的阵势吧。”

白少流:“我明白了,宣一笑也出身终南派,布阵之法肯定他也会,直接拿着七柄剑传给弟子就行,而且这赤蛟七剑也是难得的上品法器,他一定会收的。”

白毛:“对呀,赠送法器也是一门学问,其实何止赠器,俗世中请客送礼不也是大有学问讲究吗?……我们再看看别的东西。”

白少流:“你怎么来来回回都在整理送给海南派的?我们带什么回乌由?”

白毛瞪了他一眼:“你一口气带走十五支蛟吻,还嫌不够啊?你自己有了宝贝,想泡的妞也有了宝贝,连门下的弟子法器都准备好了。顶多再给你一张赤炼弓,反正这个地方你也认识了,以后需要用什么再回来拿就是了。”

这时就听见清尘在远处喊了一声:“黄芽丹,我找到一枚黄芽丹!”然后拿着一个小瓶子跑了过来。

小白接过来一看,这个瓶子很别致,不是圆的,倒像一个扁扁的锡酒壶,只有巴掌大小颜色看上去像是木质,握在手里又像是玉质。清尘已经打开塞子倒出一枚丹药,正是一枚清香扑鼻的黄芽丹,这里的东西至少要也存放了二十年了,可这枚黄芽丹就像新鲜出炉与小白前几天服用的没什么两样。

白毛神色复杂的暗叹一声:“没想到她把这个找出来了,我为什么知道如何服用黄芽丹?因为我当年也得到过一炉,这最后一枚我留作纪念没舍得服用。”

白少流:“既然是纪念就不要动了,收起来吧。”

白毛摇头:“用不着了,拿走吧,那个灵妖壶还是很有用的,其妙用不亚于丹紫成送你的硅玉匣,而且可以随身携带。……我也累了,想休息一会,你自己慢慢玩吧。”这枚黄芽丹似乎勾起了白毛的心事,它显得有些意兴阑珊,跑到一间耳室中趴下成为一头思考之驴。

……

在白少流进入密室的第十一天,迎来了他学习炼器以来最大的考验,将三枚神木叶与润物枝炼化为一体。也只有白毛才会这么教他,就算梅野石这等高人知道了也会吃一惊的。

神木叶看上去就是一条细长嫩绿的新鲜树叶,实质上它还真是一种树叶,取自芜城昭亭山千年神木。神木叶本身是一种炼药的材料,而且就算不经炼制它也有用处,想当年自身并没有法力的风君子拜访凝翠崖,就是舌下含着一枚神木叶破了凝翠崖上的邪樱迷雾。

昭亭神木是一株生长了一千六百年的古茶树,神木叶是茶树叶,说穿了就是一种茶叶,此茶名为绿雪茶,因为昭亭神木的名字叫绿雪。是绿雪茶是茶叶的品种,昭亭山上以及山脚的茶园种植绿雪茶的地方很多,但只有取自千年神木原身的叶子才叫神木叶。昭亭神木究竟怎样才能找到?有一句话——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假如有人用神木叶泡一壶绿雪茶,估计天下英雄听说了都会捶胸顿足的大骂——这人也太不知珍惜了!可这世上偏偏就有人曾少年轻狂不知珍惜,等到追悔之时以至万念俱殇一夜白头,当然这是过去的公案了,与此时的小白无关。三梦宗副宗主柳依依送给了小白三枚神木叶,并且附笺详细介绍了神木叶的用处。

神木叶的功效可大可小,从小处说可以清心明目去火解热,从大处说专破世上一切毒障。七叶也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但是他看了介绍之后有了个想法,可以将神木叶与润物枝炼化一体。润物枝本身就是一根树枝,就像刚摘下来的扬柳枝还带着新鲜的叶子,其效用能够凝聚天地间的灵气滋润万物生发,还能破阴邪污秽,因此它与神木叶是同源之物。

小白炼化神木叶与润物枝合器,净火、真火之术都不能用,只能用白莲神火小心翼翼的感应体会,元神融入叶片的每一个脉络中触发生机。炼化一片叶子就将将神气耗尽,休息很久恢复之后再去炼第二枚,三枚神木叶炼成整整用了一天一夜。这一次小白比较走运,是真的走运!

润物枝合器成功之后上面又多了三片特殊的叶子,它的妙用更增,破世上一切污秽、阴邪、障毒、迷雾,而且滋润生发万物的效用更强,凝聚天地灵机的范围更广。这三枚神木叶还有个特殊的用处,只要沾染净露它可以飞出来化成雨雾,净露如甘霖洒下神木叶还可收回。

据白毛推测,如果有大神通修为,手持此润物枝还可以拂地生泉,甚至救世上生灵于枯槁衰退。不过这种大神通修为可不是一般的境界,就算白毛当年鼎盛时期也勉强,更别提现在的小白了。小白听了倒也不自卑,拿着润物枝施法对着清尘左右拂拭,清尘果然觉得神清气爽容光焕发。后来还是让白毛阻止了,它告诉小白越是神奇越不可轻易动用,此时不应耗费法力,好好修养两天有大事要做。

此时他们在密室里待了十一天了,小白和清尘服用黄芽丹九日,倒现在都是辟谷不食,白毛要他们出去找点吃的。这天子夜小白和清尘离开密室又回到山洞中,双龙药鼎还在石室中央,被清尘洗干净后现在又被熏黑了,看来那两个小狼妖回来过,看见小白等人不在以为他们走了。正是夜间,狼妖可能出去打猎了,山谷中也没发现大毛笔与麻花辫的身影。

这十来天山谷中的百涎草几乎全部成熟了,清尘采摘了一大把百涎草籽,小白在山崖上摘了不少夜樱莓,拿回密室中与白毛一起食用。百涎草籽入口很醇香,细嚼略有甜味,而夜樱莓就像指肚大小的草莓,甘美多汁入口既化,非常好吃。这可不是一般的草果,而是世上少见的灵药,成熟新鲜果实有补益之效。

闲话少述,小白休息了两天精力充足,静坐时法力、定力都远胜从前,第三天上午白毛要他取出了赤炼弓。

如果白毛不说,小白根本就没想到这件东西会是赤炼弓?因为它只有几寸长手指粗细,是一根略微弯曲有韧性和弹性的浅弧形短棍,象牙似的材质,上面缠绕着火红色的蛟龙图案,应该就是赤蛟的形像。这东西既漂亮又精巧,甚至可以藏在衣袖中携带,但怎么也看不出来是一张弓?

白毛看着小白疑惑的眼神很得意的一笑:“看不出来它就是赤炼弓吧?这是我平生所炼制最精巧的法器,所用的心血不亚于我的成名法器赤蛇鞭,只可惜它没有赤蛟之魂封印其中,所以当年我没有用它闯荡天下。想知道它是什么样子吗?御器,展开!”

小白以御器之法凌空催动,只听啪的一声这根弧形的短棍在空中展开成一张弓弦只有七寸长的小弓。原来这根短棍是由两根分枝并在一起,而且内部中空有弓弦藏在其中,御器时两根短枝分开首尾相连合成弧形弓脊,分开的两端内侧有侧孔,金黄色半透明的弓弦抽出。打开之后弓脊与弓弦同时绷紧,就成了一张漂亮的小弓。

白少流赞叹道:“白毛啊,你就算不修行,也可以在人世间做个艺术家!”

白毛点点头:“你说的也许有道理,我也觉得我有这种天赋。……你让清尘躲远点,对着山腹最远处试试这件法器,试一下就行了!”

小白催动法器,赤炼弓一阵旋转,散出一片赤焰火雨,既可收回防身也可发出攻敌,果然威力不小。小白再以法力拨动弓弦,感觉这弓弦非常“硬”,几乎尽全力才能御器而动。弓弦一动,一道赤焰流光急射而出,射在山壁空处无声无息的湮灭,过了片刻才有一阵密密麻麻的脆裂声发出,只见那一片山壁慢慢裂成蛛网状,很多块细小的碎末洒落,既象是被法力击碎又象被炙焰烤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