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百炼千琢器初成

白少流静坐在白玉台之上,周身祥云缭绕汇聚成硕大的莲花状,白莲花缓缓的开阖旋转将他的身形护持在莲台中央。仔细看,小白已经凌空而起,双盘趺坐腿不沾地,坐在精气虚凝的莲花心上,闭目垂帘真有几分仙家气象、宝相庄严。

清尘目不转睛的看着小白,眼神中有温柔欣然之色,看见情郎这么帅的形象,她当然高兴。白毛也眨着驴眼在看,表情似乎象是苦笑又像是嘲笑。小白的修为如今勉强也算修行高手,但是在白毛这种大宗师眼中还不算什么,但他现在的样子却非常能唬人,简直是活菩萨下凡的做派。

假如小白以这种形象出现在一帮痴男信女面前,那还不得唬得众人焚香下拜啊?白莲教自古流传极易聚集信徒,看来不是没有讲究的,这门道法精深如何先不论,至少这种形象包装太能迷惑人了。连区区一个洪和全也能搞出拜上帝兄弟会来,骗财骗色动静不小,那么得了《白莲秘典》真传的小白要想开香堂岂不比洪和全强太多了?

小白当然不是扮相耍酷,而是在炼器。不论各派的炼器之道,关键一步都离不开“三昧真火”术,关于三昧真火传说多多,甚至见于不少神话小说中。佛家言三昧,源自梵语“三摩地”,其释义甚广,然大多指“正定心”,“真火”指正定中的心源智慧,修行各派的炼器之道都以此为名,不过其中的心法各异。

以三昧真火炼器,用的其实是一种纯正的心念,普通人的心念是虚而无质的,但这三昧真火却包括着一种极大的能量。脱离一切由外而内的纷扰,元神出现后有纯正的心念,这种纯净的心念出现后,又由内而外感应已经断绝的外缘。这种感应接近了心物一元的境界。三昧真火是先天性情中的心念智慧法力,它甚至可以改变物质。

不论学各派道法,都可运用“三昧真火”,唯一的条件就是要有“元神出现”的修为,可能各门派对此的称呼不同,但修为境界都是相当的。小白修炼“摄欲心观”中的“外境内摄”与“内息外感”大成之后,修习“净白莲台大法”中的“实相”,如果用另一种简练的语言来概括,就是五个字——离欲摄元神。

何谓元神,很难说清楚,是剥离色相之后所显现的那个纯净的“我”,它是一种纯粹的“意识”,能脱离身体五官的束缚而纯在,这种状态不是凭空能想象出来的,需要实修的体验才能了解。比如现在的小白,就是在正定中以元神发三昧真火炼器,这一步最为关键,主要将已经提纯净化好的材料,以心念加工成所需的器形。而材料本身的特性在很大程度长决定了它适合加工成什么器形,又能发挥那些妙用?

在小白身前三尺的空中,有一件东西凌空虚浮,正在缓慢的发生变化。此物不到三寸长,白色,锥状略带弯曲,尖端十分锐利,质地异常坚硬。

这根坚硬锐利的弯锥在三昧真火的法力的炼制下正在渐渐发软、渐渐透明,变成了一种奇异的半流体状态,在空中缓慢的拉长、压扁,显出一柄匕首的轮廓。此时它突然发出了“啵”的一声闷响,白毛一扭头向后跳出很远,清尘上前一步紫金枪抖出一片枪花迎向空中。

怎么回事?原来空中的器物眼看要成形,却突然一阵颤动就像水珠散开一般炸裂成好几团,一股能量爆发向四周传来。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清尘早有准备,抖紫金枪击散空中的能量爆发。

然而清尘枪花击空了,小白身边飞出一片白莲花瓣裹住了空中爆开的器物,花瓣变化形状又化为一朵白莲花,花心中托着一片水银般流荡的液体,液体在花心渐渐凝聚,变成了两个指甲盖大小的珠子,粉红色十分好看。

清尘撤枪,白莲花消散,两枚珠子落到她的手中。这时小白睁开眼睛歉然道:“不好意思,这次火候过了,又毁了一根蛟齿,还好我学会了控制,器形被毁可东西还是留下来了,这两枚珠子可有用?”

白毛气的打了个响鼻,这已经是小白毁掉的第三根蛟齿了,前两根连器物带材料一点都没剩下,这一次还留下两枚蛟齿化成的珠子,已经成形不可再独立炼化了。这珠子有什么用?打弹弓玩吗?

尽管生气但白毛还是鼓励道:“很好,你的功力见长,能够一次炼化成形了。使用三味真火最为关键,必须一次功成不能停下来,法力不够自然不行,火候过了也不可以。炼制法器耗时日久,但只有这一步在片刻之间决定成败。它不仅是炼器也是练功,我让你用蛟齿练功,一方面让你尽早掌握器物成形的火候,另一方面也助你法力日渐深,此机缘难得,你要好好珍惜……”

白毛还在啰嗦,就听见清尘喜滋滋说:“小白哥,这一次你成功了,这两枚珠子真好看,多炼几枚做成项链就漂亮了。”

白毛闻言无可奈何道:“你告诉清尘,那珠子还有用,等到学习合器之时,可以镶嵌在别的材料中炼化一体,使法器妙用添加赤蛟特有的法术。”

小白本来有些失望,听说珠子也不白炼又高兴的说:“还可以这样啊?那么我把所有的蛟齿都炼化了如何,就算不能成形,我也有把握留下这种珠子。”

白毛腿一软差点没趴下,咬牙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蛟齿炼不出高手,一共三十二枚蛟齿,全给你炼手了!……知道那珠子是什么东西吗?那是炼化失控后材料被三昧真火熔化,幸亏蛟齿都曾被我提炼的没有一点杂质,你才能用白莲法力收起凝为莲子髓珠,否则你炼多少碎多少!……器物要随心成形才算成功,不是这样乱炼的。”

宝藏中的材料虽多,但最珍贵的还是得自赤蛟身上的材料,这其中最多的又是三十二枚蛟齿,如果让小白自己以“白莲净火”术提炼这些蛟齿也不是不行,但至少需要一、两年时间,还好蛟齿早已被七叶提炼的没有有一点杂质,正好可以拿来修炼三枚真火的器物成形之术。

白毛有心让小白炼制赤炼神弓,也下了血本,用赤蛟身上的材料先炼手最为稳妥,如果以蛟齿炼器能够反复成功,再炼制其他的普通材料应该毫无问题了,所以干脆用这种最“昂贵”也是最简练的办法教他。小白也算争气,在接连又毁了三根蛟齿留下六枚珠子之后,第七根蛟齿终于一举炼制成形。

成形之后才看出小白要炼制的器形是一种短刃,有七寸长薄而锋利,似刀非刀似匕非匕,两面开刃略带弯曲,牙白色闪着光泽。短刃刚刚成形而没有最终成器,无柄无鞘还是一件半成品。

按照白毛原先的计划,三昧真火学成之后,只要炼器成形,接着就学下一步“白莲神火”的成器之术。但此时它改变了决定,让白少流将剩下的二十五枚蛟齿也炼成同一种器形,一方面反复掌握火候以致万无一失,另一方面三昧真火的修炼也有助法力提升,最重要的还是用这一批短刃继续练习下一步功夫。

接下来三天时间小白没有干别的,将所有的蛟齿都炼制成形,除去损耗,一共炼成了十五把短刃还有三十枚珠子。小白发现了两件事:第一是每次成形失败,短刃未成只收回珠子,都是在自己神气衰竭精力不济的情况下。第二是每次使用三昧真火到法力耗尽为止,静坐调息服用黄芽丹恢复之后,感觉真火法力更强劲,不知不觉中修为又更上一层楼。

小白也体会到白毛的用心,为什么让他将所有的蛟齿炼化成形?这不仅在炼器也是炼人啊!到最后,只要小白精力充沛定心稳固,炼制短刃成形已经可以万无一失,蛟齿也正好用尽。

接下来白毛教了小白将短刃最终炼化成器的“白莲神火”术,它与最开始的“白莲净火”不同,炼器不仅要用纯正的心念去炼化材料成形,还要用神识去体会这件东西,体会它天然的属性与成形之后的变化,用神与器沟通。只有这样,它才能成为一件与身心相合无碍的法器,才可以自如的去运用它。炼器虽然需要特殊的材料,但同样的材料每个人炼出来的法器用处是不同的,这就是最终“成器”。

一般来说成器之后的形状不会发生变化,比如小白所炼的法器就是那种古怪的短刃模样,就像一把没有锻造好的短弯刀,所以通常所见各门各派的法器都是千奇百怪。如果有人要讲究好看,可以在它上面加柄加鞘,但是柄和鞘都是装饰,真正的法器还是那一把短刃。

白毛作为大宗师当然不会让小白也如此处理,一件法器的各个部分在手中也是要发挥用处,在传授“白莲神火”成器的同时,白毛又教了小白终南派最擅长的“合器之道”。所谓合器,就是在炼化一种材料时,将一件成品法器与它合为一体。

比如小白炼化寒金精成器,不是炼制成一件独立的法器,而是“成形”与“成器”两个步骤一次完成,使它成为短刃的刀柄。合器之道关键在于两点:一是所炼化的不是成品法器,而是另一种材料;二是材料的成形与成器两个步骤要一次完成,完成后与另一件成品法器合为一体。

合器之道不是功力深厚、精擅炼器的人是很难完成的,而且稍有分神就会损毁材料,然而这一次白毛却不再计较,放手让小白自己选择材料炼制刀柄。因为此时合器就算失败,损毁的也只是合器材料而不是成品法器,用不着太心疼。

小白以合器之道练成的第一件法器异常精美,刀柄用的就是他自己炼化的那块寒金精,同时还镶嵌了两枚由蛟齿炼化成的珠子。再看这把短刃,连柄总长一尺一,金光闪闪的四寸刀柄,吞口处一左一右镶嵌着两枚夺目的宝珠,七寸长牙白色略带弯曲的短刃流动着奇异的光泽,真是要型有型要品有品,就算放在工艺品店里面也能卖出个好价钱。

清尘把玩了半天爱不释手,可是小白看了看还是不满意——短刃无鞘!他又要找材料合器炼化成刀鞘,白毛在一旁咬了咬牙道:“小白,你不用再找别的材料了,就用赤蛟皮好了,在密室左边石壁的最上面那个最大的石龛中,有一张炼化好的赤蛟皮。……”

在小白进入密室的第七天,他终于完成了有生以来亲手炼制的第一件法器,暗红色的蛟皮鞘带着鳞片装的波浪纹路,在黑暗中还能发出金色的磷光。法器与一般的刀具可不一样,不会御物之法是拔不出这把短刃的,因为蛟皮鞘与短刃已经炼化于一体。那么会御器之人又能怎样呢?需要“试器”才清楚。

当法器完成之后,小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试器”,演示体会它的妙用。清尘手持紫金枪站在五丈开外,小白手持短刃一挥,密室中传来如怪兽咆哮的阵阵回响,这声音可以夺人心魄,而清尘心志坚定不为所动。小白再一挥手,寒金精炼化的刀柄发出金光,化成一个金色的护腕,接着暗色红色蛟皮鞘自动飞出化成一片红色光幕,光幕与护腕连成一体,在小白身前出现一面巨大的护盾。

护盾是金色的,中央有一条张牙舞爪的红色飞蛟图案,这蛟龙图似乎是活的,在护盾中央盘旋发出嘶鸣之声。小白演示的是防护妙用,清尘看见这一幕连声喝彩,小白大喝一声:“清尘小心,我要出手了!”

小白再一挥手,短刃中有一片烟云射出,在空中幻化为巨大的利口,利口张开眼看就要清尘娇小的身形吞没。清尘不能运用法力但是内劲仍在,娇叱一声舞动紫金枪带着一阵凌厉的枪风将利口又击碎成一片烟云。此时就听远处的白毛心中嘟囔道:“好大的场面,可惜中看不中用!”

小白闻言微微一笑,刃尖向空中一挑,烟云四散又重新凝聚,清尘的四面八方出现了无数细长的白色利刃,象万千獠牙带着寒光飞舞着向她绞杀而来。好个清尘,临危不乱身形腾空而起急速旋转,紫金枪舞成一片虚影打碎万千獠牙。

清尘法力未复就有如此能耐,看来就算小白最近功力日深,等清尘恢复法力恐怕仍不是她的对手。小白叫了一声好,短刃突然离手飞出,那条蛟龙图案也破空而出与短刃合为一体,一道飞光带赤焰尾羽直射清尘。清尘大喝一声不进反退,人枪合一针锋相对迎向前去,只听一声尖锐的震耳交鸣,枪尖正击在飞光上,飞光倒射而回又出现在小白手中。

一切法术收起,短刃又恢复带鞘的原状,此番试器结束。小白只是简单演示一下法器的妙用,清尘只守不攻,他也不敢尽全力真正与她相斗。此时就听清尘鼓掌:“好厉害的法器,小白哥真了不起!”

小白略带特意的谦虚道:“第一次炼器成功,基本上各种材料的属性都发挥了妙用,我也没想到它能这么厉害!”

白毛哀号一声:“小白——!”

小白扭头问道:“你怎么了?”

白毛:“你也不看看你用的都是什么材料?又毁了多少宝贝!真以为是你自己七天成器吗?你手里这件法器,每一部分都有我好几年心血,如果威力不大,我们俩干脆都一头撞死算了!”

小白笑道:“在清尘面前给我点面子好不好?我一向不是她的对手,今天她难得崇拜我一回。……我知道这法器练成基本都是你的功劳,我只是因人成器而已,谁叫我这么好的运气遇到你这位大宗师呢?”

白毛咳嗽一声:“其实你也有独创之处,刚才那个护腕和护盾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想到的,又是怎么炼成这种妙用的?”

白少流:“其实我是在模仿,我曾见过阿芙忒娜又一对金色的护腕,在胸前交叠化出一面光芒护盾,护盾中央有个金色的十字,可是射出金光伤人。我炼器之时,发现寒金精可以化形成盾,而激发那两枚珠子能在护盾中央射出赤炼飞光。”

白毛终于点头道:“其实各种的法器的妙用,都是在模仿借鉴,然后再有自己的独创,比如当年我炼制赤蛇鞭,就是模仿借鉴传说中的神器黑如意。……以这里的条件,你炼成什么样的法器都不值得我夸奖,但是你竟然自己学会借鉴西方法器与法术的妙用,这一点才是得了我炼器的真传,我也算没白教你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