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天下匹夫尽幸颇

另一方面,海天谷弟子波栋返回西北大漠向于苍梧报告了小白转述的情况,于苍梧立刻就想动身也到乌由来,结果也没走成。大漠边境也发生了一场骚乱,一伙披着头巾的狂热邪教分子发动了多起暴力袭击恐怖事件,惊动了志虚国的警方与军方。海天谷弟子发现在这些人中有身怀异能神通的法术修行人,也暗中出手剪除,同时调查谁在幕后操纵这一事件?这样一来于苍梧也走不成,只能又派了五名精锐弟子到乌由。

波栋带着五名海天谷弟子回到乌由,于苍梧特意吩咐弟子行事要小心谨慎,不要轻易起冲突,他们的责任就是调查与确认王波褴之死的经过,有了确切的证据不要擅自行动,及时向海天谷汇报,于苍梧再做处置。

教廷的报告自然不会发给海天谷,于苍梧忙着暗中平定骚乱,目前还不太清楚教廷对海恩特、王波褴、鲁兹等人的死是如何做结论的。海天谷弟子一到乌由就要找白少流,结果同样找不到。现在的乌由市暗流涌动,“罪魁祸首”白少流却浑然不觉,在终南山密室中一呆就是半个月夜,本来他们只打算呆七天七夜,却因故延长了。

七叶在终南密室中的藏宝共有三百二十七种,总共上千件,从数量上来讲不亚于任何一个修行大派,有许多东西是来自修行大派玄冥派的历代珍藏,比如小白手中的九孔响天螺这里就有同样的九个,都是初经炼化的半成品。

这里的成品法器共有四十二件,半成品法器共有二百八十七件,余下的都是各种炼器与炼药的材料,所有的材料都经过最初步的炼制处理,以使其保存完好不会失去效用。小白炼器的第一步就是从提纯净化材质的“净火”开始学习,白毛根据小白所学教了他一门“白莲净火”之术。

所谓白莲净火,并不是一种燃烧的火,而是一种带着心念力的能量,就是小白修炼净白莲台大法时凝聚的周身精气,内息外感而发,可以提纯各种炼器材料。等器材纯净之后,才可以与之沟通感应融为身心一体,所以这是学习炼器的第一步。小白用了多长时间领悟了“白莲净火”?白毛一说他就会了,这本就是他如今修行的一种妙用,世间修行分道、法、术三种,分别意味着神、体、用的境界,白莲净火是一种应用之术。

终南宝藏中的材料都是经过简单提纯净化的,但也并非全部提炼完成,白毛让他挑拣各种材料都试一遍,目的不是将这些材料都炼化纯净,而是尽快全面熟练掌握炼器最基本的一步。至于下一步真正的炼器,这里有的是现成的好东西,每个步骤的材料与法器都不缺。白毛让小白从头开始学,却不必将一件东西从头炼到尾,也不用怕任何一个步骤炼器失败损毁材料而无法继续。

真开始学起来小白才体会到什么叫知易行难,一小块已经炼制了一半的寒金精,小白用白莲净火提纯使之成为炼制普通符牌的材料,用了整整半天,这还没有正式开始炼器呢。看着密室中上千件东西,小白拍着毛驴的背赞叹道:“白毛,我是真正佩服你了,这么多东西你是怎么搞出来的,您当年简直是个炼器狂人!”

白毛得意道:“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弄的,其中有一多半得自玄冥派库藏,我只是略微再加工而已。想那玄冥派末代掌门抱椿老人,执掌玄冥派五十多年,平时就喜欢让弟子搜罗奇珍异宝,却不舍得轻易让门下炼器消耗,也吝于赐器。修行人借物行功,岂能为物所累,自古大派掌门没有他这样的,玄冥派毁在他手里也是活该!如果抱椿老人不是这种人,我怎能夺道场另立宗门成功呢?他搜罗了一辈子,到头来却是为我做嫁衣裳。”

白少流:“那你呢?你不也是搜罗了这么多宝贝,修行人借物行功不为所累,你又怎知自己不是这样?”

白毛:“我不是收藏家也不是守财奴,这些东西是为天下大事所备,并非为我一人所用,只可惜我还没有来得及广聚门人传法赐器。……想当年我纵横天下仅仅手持赤蛇鞭而已,等到赤蛇鞭被毁,我又夺得忘情宫神器呈风节……唉!不说当年了,这么多东西都便宜了你,我也是为你白少流做嫁衣裳,你小子给我小心一点,别损耗太多!”

白少流:“你当年不为物用所累,不过我认为你却另有所累,何必定要君临天下强求万人屈膝?……你别瞪我,我知道你和风先生不对付,但我同时认识你们俩,有一句话想问你很久了。”

白毛:“想问我什么?”

白少流:“风先生能容天下,你却容不下一人,你认为呢?”

白毛:“什么意思?”

白少流缓缓道:“风先生是在世仙人,据说未封印神识前修行已是人间极致,可我看他时有一种感觉,假如天下人都如风先生也没有关系,世间只会更平和美妙。但是我看你,你当年却容不下与自己一样的人,我问你,你当年能容下另一个七叶吗?……风先生杀你,就是因为你容不下他也容不下与你自己一样的人,他虽然本性超脱,但也懂杀伐安定之道,在这一点上,昆仑盟主梅先生可是得了他师父的真传。……我觉得你以前和西方教廷的那些人想法有些相似,所以才说一句,对不对你都不要介意。”

风君子能容天下人都如我,七叶却容不下再有一人如我,白少流一语道破这两人最大的区别。

小白的思考也触及到了西方教廷以及在天主思想影响下的殖民文化的一个特点——谁希望自己的国家分裂?谁希望自己的信仰丧失?谁希望自己的文明传承毁灭?谁希望自己的国度陷入纷争动荡甚至是战乱?谁愿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受他人制裁?谁愿意自己的强大要服从他人制订的力量均衡原则?谁愿意自己的行事首先要屈从不相关者的利益?谁也不希望,谁也不愿意,有人强大之后,却希望他人甘愿如此,千方百计让他人如此,谁如果阻止这一企图,谁就是他们的敌人。

小白还没想到这么多,只是长期以来的思考一时有感而发。白毛听了他的话脸上充血半晌无言,虽然不好听可是仔细想想也确实如此,在七叶之前修行界三大宗师相安无事,可是七叶出现之后,短短时间内却逼得风君子与他之间要一决生死,道理正如小白所说。

要是当年有人说这种话,七叶完全可以不听,甚至一巴掌把那人拍到九霄云外去。可是现在的毛驴却不得不听着小白这番话,而且除了小白还没有人能与他说话。白毛气哼哼的不答腔,白少流既然开口索性把想法都说了出来:“白毛,我拿你当真正的朋友才会这么说的,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七叶。……前几天我在想一个问题,越想越后怕,不知该不该说。”

白毛赌气道:“想什么就说,我什么时候不让你说话了?”

白少流:“你能遇到我当然也是好事,天下像我这样能与你交流的人很少,但也不是绝乎仅有,乌由曾经有一个叫魂师的人据说与我有一样的天生神通,他作恶多端自寻死路撞在了风先生手里,害人不成作法自毙。……假如你遇到的不是我,而是当年那个魂师,结果又会怎样?”

听到这里白毛心中也是一惊,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于苍梧似乎知道自己在小白身边,那么梅野石也应该知道,看来能容自己到现在恐怕还是因为自己对小白有用,而小白对他们也有用。假如小白不是现在的小白,而是魂师那一类人物,弄不好连人带驴一起早让人给灭了,小白没有了,自己又得重新轮回去做驴。小白的后怕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虽性情淳朴却人心通透,焉能想不到这一点?

一念及此,白毛也是出了一身冷汗,按他的思维方式首先想到要促使白少流早日修为大成,拥有足以自保的实力,至少不能为他们所制,这样自己才能更安稳,看来这一趟终南山来的十分英明。本来只打算让小白在终南山中呆七天,让小白学会炼器之道就可以,至于真正炼器等以后慢慢来,现在要改变想法了。

哪怕花多大的代价,甚至冒损毁一批绝世珍稀的风险,也要让小白掌握这里最厉害的一件法宝“赤炼神弓”的运用。赤炼弓已经炼制成型,但还有最后的点睛一步,只要这一步完成,小白有赤炼神弓在手,遇到高手应该可以自保逃去,至少在乌由逃回坐怀丘是没有问题的。困难的是小白能够完成这件法器的点睛吗?就算完成之后又能降伏这件有灵性而且自身就有强大法力的宝物吗?

白毛对小白的培养就像人们对一家企业的投资,你投入的精力与资金越多,就越不想它倒闭,在它遇到困难时会愿意投入更多的精力与资金。有时候企业和贷款银行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你对一件事或一个人投入太多,会不由自主的被对方的命运拖着走。

白毛刚想到这里,小白终于说了一句让它舒服的话:“其实我想这么多问题,总觉得解你诛心锁的关键就在其中。”

他们是以神念交流,小白从头到尾并没有半点恶意,所以白毛也不能真正发火,哼了一声道:“你还没有忘记帮我,不枉我把宝藏给你用!”

白少流笑了:“刚才的话不好听,其实也有好听的,见到这里的藏宝我真的佩服你!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你当年确有过人之处所以才能横行天下。”

白毛:“这些东西大半是玄冥派的,只有一部分是我自己的收藏,从少年时开始,我用了十六年时间搜集各种材料炼器才有此规模,你才学了半天当然会觉得惊奇了。”

白少流拍着驴的肩膀道:“我虽然只学了半天,但是刚才用白莲净火炼化那一小块寒金精就知道其中要费的功夫了,就算这里的东西只有一小半是你自己的心血,那么十六年坚忍不拔之志,远非世上常人能比,一般的修行弟子做不到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开宗立派的!”

白毛不生气了:“废话,不如此,怎为一代宗师?别的不说,炼器之道以及御器之精,天下谁人如我?你小子就偷着乐吧,恐怕古往今来没有第二个人有你这种好运,你占了天下最大的便宜。”

白毛说古往今来天下没有第二人有这种好运,倒也不夸张。这宝库里的东西虽多但别门别派也不是没有,比如千年第一大派正一门,将门中所有宝物集中起来,肯定要比这里的收藏强太多了。但是没有哪个门派,能够集中这么多不同的珍贵的材料,专门让一个弟子炼器,还有天下最高明的炼器大宗师随时随地指点,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还有更不可想象的,这里的东西从最基本的原始材料到各种半成品,甚至有接近完成的神器,可以说是应有尽有。比如那把赤炼弓,七叶用了十三年时间炼制基本大功告成,只差最后点睛成为赤炼神弓这一步。

换一个人想炼制神器,首先要从炼制普通法器开始,一步步尝试掌握,同时还要找到可以炼制神器的材料,不成功还得从头再来。就算有再高的修为,再多的材料,走到最后一步至少也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光阴。可是小白不用这样,炼器大宗师七叶在他炼器之前,已经给他打了十六年的下手做好了各种准备。

其实只要修为足够,炼器之道并不难学,比如“白莲净火”之术白毛一说小白就会了。但是炼器难在两点:其一是收集适合炼器的天材地宝比炼制法器本身困难的多,第二就是炼器过程中各种不同的实验耗时日久,一不小心损毁的可能也很大。

有人说先进战斗机的飞行员是用黄金堆起来的,那么一位炼器大师也是用无数天材地宝、长期的时间精力、多少人的心血堆起来的。终南派历代炼器心得,玄冥派历代珍藏材料,一代宗师七叶十六年心血,成就今日一个小白,让人想起了一句俗话——千垧地只培一根苗。

想到这里连白毛都有些妒忌小白来,抬起蹄子踢了他一脚:“你小子走路不小心,一跟头摔到金矿里面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编排起我的不是了,假如没有我当年,哪有你现在?”

白少流闪身道:“你对我的好处确实没话说,也不用踢我吧?”

正在密室中翻看各种稀奇物品的清尘看见小白与驴打闹,也跑过来问道:“小白哥,刚才那块东西炼好了?你累不累,我看你出了一头细汗?”

白少流:“累一点倒没什么,只是刚刚炼化了这么一块材料就神气不继,要想学会炼器要等到什么时候?”

白毛在一旁道:“你现在累不是因为炼化寒金精,主要是上午破阵的消耗,今天就不要再炼器了,等一会静坐调息,晚间再服用黄芽丹。你放心,有黄芽丹之助,还有这么多现成的法宝,我一定让你在七天之内掌握完整的炼器之道。”

清尘听了转述很高兴的说:“七天之后小白哥就会自己炼制各种法器了?我们要在这里呆七天吗?”

白毛:“不止七天,还要炼成一件特殊的法器才能出去。”

白少流:“什么法器?”

白毛:“到时候再告诉你,就看你有没有能耐了。”

清尘:“我也想学炼宝贝,请问前辈,这是什么宝物,好漂亮啊!我想用它炼一件法器。”

白毛语气略惊:“好眼力啊,你怎么一伸手就拿来了赤蛟须?”

清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不知道东西好坏,就觉得它好看。”只见清尘手中拿着一物大约有三尺长短,一端细长另一端根部有杯口粗细,质地有些柔软带有弹性,能弯曲着卷成好几圈,一松手又自己弹开。此物通体半透明呈淡淡的火红色,仔细看其内部由许多细小的分支汇聚在一起,它就像一支细长的淡红色发状水晶束,可偏偏质地是软的,在女孩子眼里当然十分好看。

小白一见清尘喜欢这件东西,赶紧说道:“我学会什么都教你,将来你自己也会炼器,这赤蛟须是见海南派掌门宣一笑的信物,现在不好炼化成别的法器。等见了宣掌门之后,我们再把它炼化成你喜欢的法器好不好?我想七叶前辈也不会舍不得。”

白毛无可奈何的看了小白一眼,它还真有些舍不得,赤蛟须是这里最珍贵的器材之一了,可是小白已经把话说到这里了,而且人家清尘总是一口一个“七叶前辈”的叫着,来到宝库只要这么一件东西,好意思说舍不得吗?

要给就痛快给吧,七叶看着赤蛟须道:“你有紫金枪,我看还是用合器之道炼制最好,将赤蛟须提炼加工成一丛长丝,再炼化成枪尖后的红缨,紫金枪将更添妙用。而且如此炼器不论成功与否,一次不会损耗全部的赤蛟须丝,只要成功一次就能炼成赤蛟红缨,能炼化到什么程度发挥多大妙用,就要看炼器功力和运气了。”

大行家见识当然高超,白毛一开口就告诉清尘应该如何根据她的需要炼化赤蛟须,小白还没学会炼器,先捎带着给清尘弄了一件好宝贝。从这天起,小白的炼器生涯正式开始了……

有人也许会说为什么小白那么幸运?我要象他那么走运就好了!其实仔细想想我们每个人都和小白一样幸运,因为我们身边的每一样事物,比如你现在看的文字,思考时引用的知识,手边随便一件东西,都凝聚着历代祖先的心血智慧,这就是几千年来的文明传承与积累,享有的这一切都不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你几乎随便拿出一样东西来,都是“神器”,在阿猫阿狗面前、在几千年来的祖先面前,也在独立的自己面前。

我们每个人都站在几千年来无数大宗师的肩膀上,哪怕是最普通的一个人,这要看我们自己怎么认识怎么作为?很多人终其一生对此浑然不觉,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也不清楚自己有多渺小。更可惜的是,总有那么一伙人喜欢指经骂祖、愤世嫉俗,或者自标光荣、伟大、正确以凌驾一切,此为妄心滋长。

这些是小白学习炼器的一时领悟,此时心境并不是佛家常说的“世间皆苦”,而是“世间皆幸”,这也是在每夜的静坐行功中的心境。他的修为正在“净白莲台大法”第四层“实相”的境界,所谓实相的心境就是在一言一行一事一物中领悟分明世间一切所见的“实相”,修行并非表面上打坐练功那么简单。实相境界要历“妄心天劫”,首先心境上就包含对各种“妄心”的分别,这一点白毛没法帮他只能自己切实感悟。

小白还需要找到自己的妄心所在,然后破去,这一步修行境界才算大功告成,现在他的修为还没有到那个火候,只是每日服用黄芽丹行功,剩下的时间都在学习炼器。小白一边学一边转授给清尘还一边向她演示,清尘每天都能看见小白用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变戏法”,密室中这段日子不仅不无聊还十分有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