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冠冕自古大伪讹

现在的鲁兹只拥有阿狄罗这么一个力量源泉,也没有达到完全“人格操纵”的地步,想完成“人格取代”成为重回世间的黑暗亡灵还远远不具备条件。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寻找到更多的力量源泉——在阿芙忒娜见到灵顿侯爵之前,鲁兹已经找到了灵顿。

……

“鲁兹,看在我们以往的交情上,今天我不驱逐你也不消灭你,但想要我召唤你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忘了我的身份,我是斯匹亚王国的王室贵族,虽然排在我前面继承人的还有六个,但是除了凯雷王子之外,其它人年纪都大了,一旦凯雷王子出了什么意外,我将成为王位的最有可能的备选继承人。因此我的行为代表一个国家,有些事是不可能去做的,比如说召唤一个黑暗亡灵进入我的灵魂,这很可能是一个国家的灾难。”灵顿侯爵侃侃说道,眼睛望着窗外的大海,并没有寻找亡灵鲁兹的所在。

亡灵鲁兹找到了灵顿侯爵,可是灵顿侯爵很干脆的拒绝与他见面,这是在灵顿侯爵的住所里。灵顿侯爵在乌由中部的海湾地带投资买了一处豪华的寓所,还特意从吉利国请来一位专业管家与两名侍者,海湾里还停着他的私人游艇,在生活方面他一向是讲究舒适的。

鲁兹的声音继续在灵顿的耳边传来:“亲爱的侯爵先生,正如你所说,如果凯雷王子有什么意外,您将很可能将成为斯匹亚国王。也许我可以帮助你,我们互相帮助好不好?等我足够强大,我会拥有更多的力量源泉,我熟悉凯雷王子以及他身边的朋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发出一声嘶哑的惨叫,只见灵顿侯爵拔出了一柄短剑,剑倒持在手剑柄底端镶嵌的金黄色晶石发出刺眼的光芒,他冷笑道:“你以为我想成为国王吗?那你就错了!我现在可以尽情享受王室贵族的生活,在世界各地受到礼遇,但却不必像国王那样一言一行都受人瞩目,所以我宁愿祝凯雷王子长命百岁!……我可能不会为我的国家做出多大的贡献,但我绝对不会因为我而伤害这个国家的利益遇荣誉,不要用这个来诱惑我!”

鲁兹的声音有些挣扎:“那我告诉你,你也是杀王波褴的人之一,海天谷可不管你是不是王室贵族,消息已经泄露出去,他们很快就会来找你报仇的。”

灵顿侯爵:“身为神殿骑士,执行大主教的命令,我参与这一行动并没有什么错误。你也不要忘了,当时王波褴两次向我出手,我只是挥剑自卫并未反击,向他出手的是你们三人,这笔帐算不到我头上。而且以我的身份,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不可能轻易动手的——我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利用的。”

鲁兹:“那你为什么不放开我,你不是说今天不会消灭我也不会驱逐我吗?”

灵顿侯爵看着自己手中倒持的短剑,这柄剑现在剑刃朝下剑柄朝上,顶端镶嵌着晶石就像一把带着短刃的魔法杖,他笑着问道:“你认识这把剑吗?”

鲁兹:“骑士的短剑和魔法杖合为一体,这珍贵的圣器是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送给斯匹亚王室的礼物,只有身份高贵的人才能够拥有,而且同时精通剑术与魔法才会发挥作用。”

灵顿侯爵仍然在笑:“那你就没有什么别的发现吗?”

鲁兹的声音突然有几分惊恐:“禁锢魔法!你怎么可能掌握?你想对我怎样?”

灵顿侯爵不笑了,淡淡的说道:“我不会召唤亡灵进入我的灵魂,但我可以和你做个交易,想要我放了你,拿一样东西来交换。”

鲁兹:“什么东西?”

灵顿侯爵:“福帝摩大导师带到乌由给你的东西,那枚星髓,现在叫神奇的魔法石,想知道我是如何掌握禁锢魔法的吗?那枚星髓是我第一个拿到手的,它在我手里留了两个月,我有很大的收获,可惜不能永远保留它,但是现在我又有了机会。你死了,星髓在哪里?”

鲁兹:“那是教廷的圣物,我怎么可能交给你?”

灵顿侯爵:“黑暗亡灵是教廷的敌人,我怎么可能不把星髓拿回来?”

鲁兹:“如果教廷知道我遇难的消息,会派人把星髓取走的,到时候你怎么办?”

灵顿侯爵冷笑:“星髓是与你一起失踪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鲁兹:“你和我谈这个交易有什么条件?我如果把星髓给你,你能给我什么?”

灵顿侯爵的神色一凛:“你还以为你是志虚大主教吗?你现在不过是个黑暗的亡灵,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我放了你就是条件,告诉我星髓收藏在什么地方,怎样取出来?”

鲁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却带着狡诈阴险的意味:“好,我告诉你,你会得到星髓的!……放了我吧。”

灵顿侯爵突然施展魔法禁锢了鲁兹的亡灵,以此为要挟交换星髓,这也提醒了鲁兹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死了星髓的下落可能成为一个秘密。只要自己知道星髓在什么地方,这将是和许多人进行交换的筹码,灵顿偷走它对自己未尝没有好处,而且对灵顿本人未必是好事,他干脆答应了。

灵顿侯爵看着窗外道:“上帝赐给这个世界神奇的魔法石,它如果属于我,我将拥有无边无际的神迹源泉。风君子,你以你的神奇征服了阿芙忒娜,我的财富、地位与痴情却不足以打动她,那么总有一天,我要拥有更加神奇的力量。”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禀报:“先生,阿芙忒娜·维纳小姐求见。”

灵顿露出惊喜之色:“快请,不不,我去迎接她。”

灵顿侯爵收起短剑走出房间快步来到寓所门前,在楼梯上就大声道:“亲爱的阿娜,自从来到乌由,您还是第一次登门拜访,快请快请,真是荣幸之致!”

灵顿将阿芙忒娜让到一间不大的私人会客室,等侍者离开后,阿芙忒娜不等灵顿侯爵问话就直接问了一句:“普尼斯,杀王波褴那一天你也在场,究竟是谁杀了人?”

灵顿吃了一惊:“没想到会是你来问这个问题?这本是一个秘密,但是你问我是不会隐瞒的,那个王波褴是自杀,在死之前他被阿狄罗刺伤,而我们都是执行鲁兹大主教布置的任务……”他很坦然的讲述了那天事情的经过,并没有一丝隐瞒,和阿狄罗的讲述一模一样。

阿芙忒娜的脸色缓和了许多,点头道:“原来真是这样,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不通。”

灵顿侯爵:“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出来,我会尽一切可能解除你的困惑。”

阿芙忒娜:“阿狄罗那一次是被王波褴所伤,但是他却告诉我是风君子伤了他,你和鲁兹都明知道他在撒谎,为什么没有揭穿?”

灵顿侯爵额角上的青筋不由自主的跳了几跳,脸上仍然是和颜悦色的说:“我想大家都是为了你好,风君子是维纳家族的耻辱你的仇敌,因为他你被剥夺了荣誉,我们其实都希望你能亲手恢复自己的荣耀。”

阿芙忒娜腾的站起身来:“我们可以憎恨一个人,但这并不代表他有罪!如果教廷再问起此事,你告诉他们,我宁愿失去所有荣耀,也不会再去伤害风君子。”

灵顿也站了起来:“你已经不再憎恨他?这样也好,我能理解你!忘了这个异教徒吧,他不再与你有任何关系,就当世界上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个人,这二十年来他在你的灵魂中已经纠缠得够深了,忘却也是一种解脱。你还有我,真正狂热爱恋着你的我,拥有幸福放下一切烦恼,不论你还是维纳家族遭遇任何磨难,我都会尽全力帮助你的!”

阿芙忒娜看着他,眼神中也有几分暖意,淡淡的笑道:“普尼斯,你真的爱我?”

灵顿侯爵将双手交叠按在胸前:“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只有你不相信吗?”

阿芙忒娜轻轻摇了摇头:“假如我早已嫁给你,今天又会怎样,你真的收获了爱情吗?不要忘了你所研究的爱情并不存在!……整个西方的贵族圈都知道你是那么狂热的追求我,尤其当我拒绝了郁金香公国国王的求婚之后,对我的追求已经成为你的一种人生象征,我的名字已经和你的身份联系在一起。……你爱的是我吗?我不过是你要追求的一个目标,至于我是谁已经不再重要,你不得不爱,就像我曾经不得不恨风君子一样。所有人都认为我应该恨他应该杀了他,实际上他们都错了,你也错了。……我已经知道解脱,你也应该学会放弃。”

灵顿侯爵的脸涨红了:“我知道你曾经拒绝过自己的国王,以圣女的名义,而且我也不愿意成为一个国王!但是,你怎能将一个异教徒与国王相提并论,这是亵渎!”

阿芙忒娜转身向门外走去:“这和谁是不是国王没有关系,上帝不需要凯撒的冠冕,他不是国王,而我却信仰上帝。”

……

远在终南山密室中的白少流并不清楚,他的名字又一次震动了教廷,原因是他杀了鲁兹大主教,他甚至因此得到了一个私下里流传的外号——主教杀手,因为上一任乌由主教拉希斯也是死在他手上,这一次换成了刚刚从乌由主教升任为志虚国大主教的鲁兹。

神殿骑士有监视与汇报教区中一切事务的责任,阿狄罗和灵顿分别向教廷报告了事件的详细经过。在阿狄罗的报告中是这样写的——

鲁兹主教调查海恩特神官之死,发现了当时有两名昆仑修行人出现在齐仙岭,其中一人名叫王波褴,是昆仑修行门派海天谷的弟子。他率人找到王波褴企图寻问事情的详细经过,王波褴突然出手伤人,阿狄罗为了保护众人不得不刺伤了王波褴,王波褴以邪术自爆而死重伤了阿狄罗。

海天谷掌门于苍梧找到乌由寻仇,却被福帝摩大导师逼走,而白少流和王波褴以及于苍梧有私交,为报仇出手杀了鲁兹大主教。鲁兹大主教是独自外出时突然遭到偷袭暗算,当时教区其它人并不知情,也没来得及赶去协助,是白少流自己向外公布了此事。目前鲁兹主教已经确认失踪,白少流下落不明,整个志虚教区正在寻找白少流的下落。

阿狄罗还提到了自己的处境,目前鲁兹已死,昆仑修行门派海天谷仍要找他寻仇,为了避免更大规模的冲突,请求教廷让他离开乌由返回郁金香公国。

阿狄罗的报告中没有提到阿芙忒娜也参与了此事,而灵顿侯爵的报告也没有提到阿芙忒娜,所说内容与阿狄罗的报告基本一致。阿芙忒娜尚不清楚这件事的黑锅彻底让白少流给背了,因为她已经离开教廷没有人向她通告,总不能跑到大街上去喊:“是我杀了鲁兹,鲁兹成为了黑暗亡灵!”

教廷接到报告后大为震惊,教皇立刻招集各位红衣大主教以及神学院的长老与骑士训练营的导师们商议此事。鲁兹被杀与拉希斯被杀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他可是教廷刚刚任命的志虚国大主教,又是在调查海恩特之死的过程中遇难!

现在教廷有三件大事要解决:第一就是追查凶手白少流,第二是尽快任命新的大主教稳定志虚局面,第三件事就是追回下落不明的星髓。

一件事情的真相只要稍加修饰结果可能大相径庭,就拿白少流杀鲁兹这件事来说,前因后果顺理成章,似乎一切都是事实,但关键的证据链的起点和终点却出现了偏差。首先是海恩特之死与王波褴有没有关系,这一点完全出自于已死的鲁兹的判断,现在也很难查清证实。其次是鲁兹究竟是不是白少流杀的?真相其实就在阿芙忒娜的水晶球中,鲁兹确实是白少流抓住的,甚至可以说是白少流逼死的,但他是咎由自取。

在所有的事情上似乎都很诚实,只在最大的关键处撒谎,一切为了符合自己的利益,这是西方利益集团有史以来最惯用的手段。

无论如何,教廷先要找到白少流才行,如果白少流落到教廷手里,估计无罪也会变成有罪。还好白毛机灵,带着清尘和小白去了终南山,别说教廷,现在恐怕谁也找不着。庄茹和黄静只是普通人,对此毫不知情,教廷再怎么追究也不能在乌由对这两个普通人如何,只有等着小白出现了。

至于任命志虚大主教的事情也起了一点波折,私下里甚至有人议论这是不是个送死的岗位?教廷在志虚国的总部就设在乌由,志虚大主教同时也是乌由主教,第一任乌由主教拉希斯被小白杀了,第二任乌由主教鲁兹也被小白杀了,第三任乌由主教肯定要带着追查白少流的任务去上任,会不会人没抓住又被那个白少流杀了?当然这只是私下议论公开场合谁也没这么说。

负责东方传教事务的约格红衣大主教提议由灵顿侯爵继任志虚国大主教,然而灵顿侯爵本人却坚决拒绝。灵顿是斯匹亚王国的贵族,王位的继承人之一,他是主动要求成为神殿骑士的,不想担任志虚国大主教教廷也没法勉强。福帝摩提议由阿狄罗继任志虚大主教,阿狄罗本人也坚辞不受,而且要求调离志虚教区,甚至自请处罚也不愿意坐到这个位置上。

没想荣耀的志虚大主教位置现在成了烫手的热山芋,教廷高层对此都有自己的想法,派一般人去根本搞不定,要派就得派能力、才干、威望都出众的门徒,可是这样的门徒都是在座某些人最喜欢的学生或最亲密的家族盟友,现在这个时候派去那不是送入险局吗?虽然这个位置很诱人,但谁也不想派自己亲近的人去冒险。

最后教廷决定还是在志虚现有的神职人员当中提拔一位大主教,邓普瑞多本想提罗恩·波特,可是做为公开的神职人员在任神职期间是不能结婚的,而波特已经结婚了。他做为不公开担任神职的枢机神官自然没有问题,可是做为正式的志虚国大主教就不行了。讨论来讨论去临时任命另一位枢机神官,也是志虚大教堂的神父雅各继任志虚大主教。

追回星髓的任务福帝摩最为着急,因为神奇的魔法石是他交给鲁兹的,随着鲁兹的死一起失踪,无论怎么说他也有责任。教廷中有很多人相信神奇的魔法石落到了白少流手中,因此对这个任务倒都是很积极,福帝摩甚至请求教皇派他亲自去乌由。

但是福帝摩却没有走成,就在教廷连续几日商议未决的时候,冈比底斯山脚下的马罗城却发生了一场骚乱。不知道这场骚乱是怎么发生的,据马罗城警方调查说是生活在市郊贫民窟中的有色人种不满当局的政策以及福利待遇,同时也认为自己在就职以及公民权利方面受到了歧视,一伙年轻人开始点火焚烧全城的垃圾堆。警方奉命阻止引起了冲突,事态越来越扩大形成了一场蔓延全城的暴力事件。

事件还未平息,马罗城的清洁工人又组织了一次大罢工,搞得这一座美丽的古城到处堆满垃圾臭气熏天。神圣的冈比底斯教廷也受到了这次事件的冲击,他们也会产生垃圾,也需要清洁工人运下山,这一次大罢工搞得冈比底斯山也是垃圾成堆。

这些都还是小事,重要的是在这一起骚乱中有黑暗生物以及邪恶的异教势力活动的迹象。冈比底斯山是神圣光明教廷的中枢所在,八百年来还没有听说有什么黑暗生物或者异教邪恶势力敢在这一带活动,那岂不和找死差不多?可是偏偏发生了!

有一天夜里,满城垃圾堆都着火的时候,有一道金光射上了冈比底斯山,立刻被保护神圣教廷的魔法阵阻挡,有十几位高手飞上天去查看,但那道金光转头就飞走了,连福帝摩大导师都没追上。第二天是个月圆之夜,天上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反射出红色的妖异光泽,就像又一轮巨大的红月亮。这是黑暗生物出动的迹象,冈比底斯山上有无数魔法师飞到天空追查施法的人,结果只斩杀了一个虚影,真人没抓住。

这样一来事态就复杂了,显然有强大的潜伏势力在冈比底斯山一带活动,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做为守护教廷骑士们的领袖福帝摩显然不能离开,魔法师的领袖邓普瑞多也不便离开。志虚搞得再怎么凶毕竟在万里之外,还是家门口要紧,哪怕一点点小动静教皇等人也更为重视,所以只派了十余名训练有素的高手到志虚,协助雅各大主教寻找星髓与白少流,一旦有线索要立刻回报。

虽然只派了十几个人,但这些人无一不是身经百战,都是一流的骑士与魔法师,他们一起出手应该不弱于任何一个昆仑修行门派,抓一个白少流应该足够了。教廷特意吩咐要秘密行事,尽量少的惊动外界以及昆仑修行人。他们的行动是够秘密的了,可是白少流的行踪同样是个秘密,也不知道上哪抓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