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悔憾能奈矫泪何

这个世界对很多人来说是不公平的,而且不仅包括人。比如狼会感叹自己为什么是普通的狼而没有修炼成狼妖,而狼妖会感叹自己为什么不是人,而人又会感叹自己为什么会遭遇这么多磨难?有人已经贵为志虚大主教,却又感叹为什么会落得成为黑暗亡灵的下场?如果你已经生而为仙,会不会感叹错入人间呢?那么,何为修行呢?

在感叹不公平的同时?有多少人又想过种种遭遇是因何而起的?当你面对这世上看似不平的境遇,你自己做出了怎样的选择?阿狄罗出身于贵族世家,从小就过着优越的生活接受世上最良好的教育,成年后继承了爵位与财富,并且拥有了他人梦寐以求的神殿骑士称号。命运对他来说是幸福的,如果他还需要抱怨,白少流那种出身贫蔽乡村的孩子又能抱怨什么?

阿狄罗拥有的一切都来得都理所当然,当他要失去的时候就会觉得这是上帝不公平,他的爵位以及神殿骑士的称号,不能因为丑闻而被剥夺,他的生命是高贵的,不能因为一个贫贱的王波褴而失去。他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错,与伊娃通奸只是风流韵事,杀王波褴只是奉着鲁兹主教之命。明知道身为神殿骑士,哪怕是一个普通的信徒,与黑暗亡灵合谋都是不允许的,他只要用一个召唤光明守护神的仪式把他赶走就可以,然而他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

阿狄罗忘了一点,当他成为神殿骑士那一刻起,就知道这个身份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荣耀被剥夺的命运是他自己造成的,当他想挽回时,求教于鲁兹就已经是堕落的转折。以前不论他犯过多少错,都并不是主动堕落的借口,然而这一次,他是真的背叛了上帝,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召唤。世界上的大是大非有时候就是那么简单,就在于为与不为。

等阿狄罗抬起头的时候,屋角的阴暗一阵涌动扭曲,走出一条黑色的人影。这人包围在一片黑暗中就像披着一件纯黑色毫不反光的斗篷,有一种飘渺不真实的感觉,看身形正是鲁兹。阿狄罗忍不住退后两步脚下不稳坐在床上,哑声问:“鲁兹,我已经招唤你,有什么话你就快说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一位志虚大主教怎会变成这样?”

鲁兹的声音比刚才清晰多了也轻松多了,他走出阴影声音还带着微笑:“不要害怕,我的朋友,我真正的朋友,我要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以下是鲁兹对阿狄罗讲述的事情——

阿芙忒娜与白少流已经知道了伊娃与阿狄罗的丑闻,但是伊娃依然昏迷不醒,只要阿狄罗断然否认便毫无问题,这既维护了神圣教廷神殿骑士的荣耀形像,也是保护自己唯一的方法。至于杀王波褴,可以都推卸为鲁兹大主教的命令,执行这样的命令至少在教廷内部不会受到惩罚。鲁兹为什么会下这个命令已经无法沉入追究,因为鲁兹死了。

如果海天谷一定要杀阿狄罗报仇,他可以寻求教廷的保护,教廷有义务维护自己的尊严,不能轻易让一个神殿骑士被昆仑修行人谋杀,阿狄罗要做的事情是要送上一份公开的报告给教廷,说出一切发生的经过以及自己的处境。

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海恩特因为私人的原因到齐仙岭监视风君子,昆仑修行人薛祥峰为了维护前辈大宗师风君子的清静出手驱逐海恩特,而另一昆仑修行弟子王波褴当时也在齐仙岭,眼见薛祥峰不敌海恩特便出手相救,结果薛祥峰失手杀了海恩特。

鲁兹想调查此事,率人围住王波褴询问事情的经过,王波褴暴起伤人,阿狄罗为了保护自己和其它人不得不亮剑。王波褴死了,阿狄罗也身受重伤险些丧命,这一点尊敬的福帝摩大导师可以作证。

至于鲁兹为什么要去杀伊娃,这完全与阿狄罗无关,鲁兹临终前说的那些话,也完全是被人所逼,这样的口供怎么可以用来控诉一位神殿骑士呢?所以阿狄罗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伊娃永远开不了口,就算伊娃能开口阿狄罗也要坚决否认,伊娃被燃烧灵魂的黑魔法所伤,接受了魔鬼的蛊惑,她是在中伤诬陷,那么当初鲁兹要去杀她也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阿芙忒娜又会相信谁又会保护谁?她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亲弟弟,教廷也不会主动惩罚阿狄罗,那么阿狄罗需要做的就是借助教廷的力量对抗海天谷弟子,那么阿芙忒娜记录下来的所谓证据也将会毫无用处。阿狄罗要维护自己的荣誉保护自己的生命,除了利用教廷的公开力量,他还可以向福帝摩大导师求助,大导师曾经救过他,仍然会帮助他的。

鲁兹最后慨然的说道:“阿狄罗,你是无辜的,你的身上没有罪恶,所以你不应该受到上帝不公正的待遇,将所有的罪恶之名都给我吧,我已经是黑暗中的亡灵。”正是这一句话打动了阿狄罗。

阿狄罗的招唤仪式可不是简单的“见鬼”,而是在他与黑暗亡灵鲁兹之间建立了一种特殊的沟通,鲁兹可以随时感应到他的消息,留下一个影子深植在他的内心里,随时与他沟通。所谓黑暗亡灵并不是飘荡在黑暗中的一团鬼影,而是鲁兹的灵魂在这世上留下的一种沟通信息,只有当人们自愿接受他与招唤他,他才会成为一个具体的形像出现在人们面前。

当主动招唤与接受黑暗亡灵的人越来越多,这个黑暗亡灵才会变得越来越强大,渐渐凝聚成一个真正有实质的黑暗生物,他依靠招唤者的精神力量存在,阿狄罗成为鲁兹第一个精神力量的来源。鲁兹“搞定”阿狄罗之后,选定的下一个目标是杀害王波褴的另一个同谋灵顿侯爵,他迫切需要尽快的强大起来。

阿狄罗又在AV群岛停留了两天,这就是他的计划日程,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这两天中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思索着自己将要面对的问题,首先就是要面对阿芙忒娜的质问以及如何向教廷汇报乌由发生的事情。但是他在鲁兹的蛊惑下已经坚信了一点——自己是无辜的,应该保留所拥有的一切。

灵魂中不时有鲁兹的声音响起,阿狄罗渐渐有了自己的主意,并没有打算一切安照鲁兹的指点去做。鲁兹比他更了解教廷,但是他却非常了解自己的亲姐姐阿芙忒娜。

三天后他回到了乌由市,在乌由阿狄罗并没有私人住所,一直住在香榭里舍大酒店长租的总统套房里。当他回到香榭里舍自己的房间时,不出意外,阿芙忒娜正坐在客厅里等他。

阿狄罗走进房门略带惊喜的说:“阿娜,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芙忒娜看着他表情很复杂也很严肃,很郑重的说了一句:“把门窗都关好,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请你看完之后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

鲁兹的声音在他的灵魂中叫道:“傀眼空间水晶球术,她一定要给你看杀我那晚发生的一切,你要镇定,不能露出破绽。”阿狄罗面露好奇之色:“什么东西这么着急要给我看?我刚刚返回乌由,还没有向鲁兹大主教汇报AV群岛的情况呢。”

阿芙忒娜掏出一枚水晶球施法让它缓缓的飞到客厅的中央悬停,面色凝重的说:“不用再去见鲁兹,他就是用黑魔法伤害伊娃的人,现在已经死了,很可能成为一个黑暗亡灵。……你看看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吧,我希望你能解释他所做的一切与你有什么关系?”

水晶球发出了柔和的光芒,这光芒以水晶球为中心形成了立体屏幕似的光圈,光圈中的影像正是那夜鲁兹行刺伊娃前后事件的回放,从鲁兹带着浓雾飞出窗外开始,直到他在棒槌礁上自爆化成黑暗结束,所有的声音都不大但却能听得清清楚楚。

光影结束之后,水晶球收起光芒又飞回到阿芙忒娜的手中,阿狄罗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一脸震惊的表情,这震惊之色倒不是装出来的,他虽然身为神殿骑士却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战斗,更没有亲眼目睹过那铺天盖地爆发的黑魔法,亲眼目睹仍然是惊骇良久。

“鲁兹说的话,都是真的吗?”阿芙忒娜首先打破了沉默。

阿狄罗神情一怔上前一步惊惶道:“不,这不是真的,是无耻的诬陷!阿娜,你是相信自己的亲弟弟还是相信一个邪恶的黑暗亡灵?”

阿芙忒娜叹了一口气:“我当然不愿意相信他,但你应该告诉我真相。”

阿狄罗:“你想听哪件事的真相?”

阿芙忒娜:“首先说一件事,关于你自己安危,是不是你杀了王波褴?”

阿狄罗点头又摇头:“是我一剑刺进了他的后背,但他是自杀的,临死反扑还重伤了我,如果不是福帝摩大导师来到乌由,我已经没命了,这些你应该知道。”

阿芙忒娜:“原因,还有过程。”

阿狄罗:“海恩特死时,据说王波褴与另外一个昆仑修行人就在齐仙岭。鲁兹命令我们去询问王波褴事情发生的经过。可是那个王波褴发现自己被围立刻就出手伤人,他突围没有成功正好落在我的面前,出于自卫我只有出剑,他中剑之后临死反扑重伤了我。当时灵顿侯爵也在场,不信你可以去问他,我只是在执行教廷的任务,并非是无端杀人。”

阿芙忒娜:“死者的师父是一位昆仑高手,他勘察过现场,确实与你说的一致,当时一共有四个人围攻死者,除了鲁兹、灵顿侯爵还有你,剩下那个人是谁?”

阿狄罗:“那个人我不认识,但是鲁兹认识,据说他和在齐仙岭上失手杀了海恩特的昆仑修行人来自同一门派,是那个凶手的长辈。鲁兹找带人到了他追究此事,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子为什么会失手杀了海恩特,所以也想找王波褴问清楚,王波褴要逃跑就是他一剑挡回来的。”这些话都是出于亡灵鲁兹的授意,顺理成章没有一丝破绽。

阿芙忒娜低头看着水晶球道:“海恩特被杀时你刚刚来到乌由,确实没有时间卷进那件事里,王波褴遇刺时有两位神殿骑士一起出动,也只能是鲁兹的命令。……现在问第二件事,你和伊娃究竟是什么关系?”

阿狄罗上前一步半跪在地,伸手抓住了阿芙忒娜的手腕:“姐姐,我的姐姐,我确实和伊娃上过床,但是请你听我解释,不是鲁兹说的那样!”情急之下他没有称呼阿芙忒娜的名字,而是叫她姐姐,这并不符合郁金香公国的语言习惯,却显得他的心情更加诚恳迫切。阿狄罗很有些小聪明,他没有听从鲁兹的建议一口否认与伊娃的关系,而是承认了这一事实。

阿芙忒娜双肩发颤,甩开了阿狄罗的手退后两步指着他道:“原来这是真的,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我知道你的生活风流,但是为什么偏偏要找上伊娃?”

阿狄罗低下头:“都是我的错,请你不要责怪伊娃,是我主动接近她的。你知道的,她嫁给海恩特之后日子过的并不好,当海恩特离开郁金香公国来到乌由,她就更加寂寞与痛苦。我只是想帮助她,让她享受自己喜欢的生活,可是时间一长,我们之间就莫名其妙的发生了……我承认是我的罪,没有拒绝那种诱惑。”阿狄罗一边自责一边垂泪,开始的时候还是故作姿态,到后来也被自己的诉说情绪所感染,竟有三分假戏真唱了。

阿芙忒娜颓然的坐在椅子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就算是普通人也不可以这样……”

阿狄罗:“我知道,这意味着维纳家族的丑闻,神殿骑士的耻辱。海恩特死后,我和伊娃都已经明白了自己的错,彼此都很悔恨,决定结束这种关系让它永远成为秘密。……让这一页永远翻过吧,我愿意独自承受所有的惩罚,可是活着的伊娃和已经死去的海恩特不应该再受伤害,维纳家族六百年荣耀的声誉也不应该因我而受到伤害。阿娜,我求你了!”他说到这里抬起头,眼中已经满是泪水。

阿芙忒娜不敢看他仰望着天化板说道:“我无法惩罚你的,你和伊娃都应该祈求上帝的宽恕,看清自己的罪责吧,她已经在炼狱中,而你呢?”

阿芙忒娜的口气有些松动,她并没有打算一定要将伊娃和阿狄罗的丑闻公布于众,只希望他们自己悔改。说起来阿狄罗与伊娃的通奸只是私恶,维纳家族的道德丑闻,阿芙忒娜可以指责他们,确实也不便向全世界公开宣扬,阿狄罗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才承认了此事,并且痛哭流涕的表示早已悔改。这时阿狄罗又跪着向前挪了一步,用一种无助而凄惨的眼神看着阿芙忒娜:“姐姐,我应该怎么办?”

阿芙忒娜低头看着阿狄罗,心中五味杂陈,这种眼神她太熟悉了,从小阿狄罗做错了什么事情感到害怕寻求帮助时,经常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长叹一声道:“伊娃的事情就让它永远过去吧,你们要在灵魂中为自己悔罪,这对她、对你、对维纳家族都是最好的选择。……你现在离开乌由回到教廷,将你所知关于海恩特以及王波褴遇刺的情况详细禀报给教廷。……同时你也应该将王波褴遇刺的前因后果告诉他的家人朋友,你的生命并不比他高贵,毕竟是你刺伤了他,如果你有错,应该寻求原谅也应该接受惩罚。”

阿狄罗惊讶道:“要我向昆仑修行人认罪?”

阿芙忒娜摇头:“你还不明白吗,不是向谁认罪,而是你是否有罪?那个王波褴他也有妻子儿女朋友家人,他们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把事情说清楚,然后回到教廷寻求保护,教廷不会惩罚你,你在昆仑修行人那里犯的也不是死罪,这是我唯一能帮助你的建议,因为你是我的亲弟弟我才会这么说的。”

阿狄罗:“你的建议虽然很好,但是让我去向海天谷说明事情,他们不会原谅我的,只会把我当作凶手,会杀了我。”

阿芙忒娜:“你回教廷去吧,如果海天谷找来,我会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现在只有一件事确定不了,王波褴究竟是不是杀害海恩特的凶手之一?如果海恩特确实死在昆仑修行人手中,我想他们也需要调查,事情没查清之前我也不会允许他们伤害你,教廷也不会允许。”

阿狄罗带着泪水的眼中闪过一丝狡猾的得意之色,立刻低头道:“我全听你的。”

阿芙忒娜并不糊涂,就算阿狄罗说的话全是真的,那么还有一个疑点,就是王波褴究竟参没参与杀害海恩特?王波褴与另一个昆仑修行人合力杀了海恩特是鲁兹的判断,暗算王波褴也是鲁兹的命令,这已经与阿狄罗无关了,从阿芙忒娜的内心深处,是十分希望事情的结果如此。

阿狄罗还跪在地上,阿芙忒娜站起身来说:“你去做你该做的事吧,……现在,我要去找灵顿侯爵,问他事情是否像你说的这样?”

阿狄罗抬头:“你难道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阿芙忒娜:“我相信你,但我需要更加确信,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这也是在帮你。”

阿狄罗犹豫了一下道:“伊娃的事……?”

阿芙忒娜:“你已经知道耻辱了吗?我是不会对灵顿说的。”

这时亡灵鲁兹的声音又在阿狄罗的脑海中响起:“让她去找灵顿吧,灵顿的话只会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照她说的做,立刻向教廷报告,就说我发现了王波褴是杀害海恩特的凶手之一,就让阿芙忒娜替你告诉海天谷那些人事情的经过。……你放心,我会先她一步找到灵顿侯爵的。”

阿芙忒娜如此处置这件事是对是错?应该说站在她的立场上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就算以白少流那种纯净的心性,站在阿芙忒娜的角度恐怕也只能如此。

阿狄罗并没有完全按照鲁兹的指点向阿芙忒娜解释,效果却比鲁兹的预期更好,因为他比所有人都更加了解自己的亲姐姐。亡灵鲁兹也在叹息,看来目前他还无法完全左右阿狄罗的意志,只能尽量引导他慢慢听从自己的指示,直到能够完全影响他的那一天。

黑暗亡灵可不可以复活?理论上鲁兹已经死去永远都不会再回到人世,但是他还可以用另一种身份回来,做到这一点需要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招唤与接受亡灵进入自己灵魂的人足够多,鲁兹得到的精神力量源泉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完全压制另一个人自主的精神力量。第二个条件就是有那么一个人完全听从他的指示,他的想法与鲁兹的思想合而为一,他的思考完全为鲁兹所左右。

如果这两个条件都具备了,进入灵魂的亡灵就会完全压制这个人的自主思相,将他的自我意识埋藏在灵魂深处的多重人格中,而鲁兹的意志就会成为这个人的显性人格,从而彻底取代原有的这个人,拥有一个新的身份和身体。这个过程,很类似于昆仑修行界所谓的夺舍,在黑魔法中称之为“从人格操纵到人格取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