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妖异多姿几味痴

好险要的山势,好隐蔽的洞口,如果无人指点在这深山之中哪怕走到眼前也不能发现。小白与清尘登上山崖,驴子没法爬上来,小白祭出软烟罗把它的身体托住扶上山崖,一男一女一头驴消失在岩石后面。远远的大毛笔看着这一幕,淡绿的眼珠几乎要喷出火来,握拳道:“他们果然进了我的洞府!到底是想干什么?”

小白等人可不管两个小狼妖在想什么,上到山崖上花丛旁,大岩石后面有一条斜向山中的山岩裂隙,裂隙很窄仅容一人通过,如果不是知道里面有洞府恐怕谁也不会故意往这种石头缝里钻。小白领着驴开路清尘断后进入石缝,越走越深大约几十米之后石缝到了尽头,四下一片黑暗。白毛叫了一声:“开灯,往左上方看。”

小白打开早已准备好的强光照明灯,石隙尽头的上方大约五、六米高处又有一道横向的断层裂缝,他们又带着白毛爬了上去,这里像一个山洞的入口,脚下平整显然是人工修理过。顺着山洞往前又走了几十米,四下里地势逐渐开阔,这是一个很大的山腹空洞。这个山洞与南方常见的水流冲刷形成的溶洞不同,属于岩层断裂形成的空隙,四面陡峭伸出的岩壁犬牙交错。

地势开朗处出现了一大片巨大的散落巨石,穿过这一片巨石已经到达山洞的尽头,往里看山壁呈半球形,向上极高,约有三十多米,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天然石室。有两块巨石左右而立,上面还横着一块巨大的条石,就像一个天然石门。穿过这道石门就看清了石室的全貌,两人一驴突然都愣住了,齐声道:“这里怎么有人住?”

只见石室中有石桌、石椅、石床等物,应该是当年的妖女韩紫英留下的,可是妖女离开此地已经二十多年,这里的景像却像长年有人居住的样子。石床上堆着很多兽皮,应该是有人在此睡觉,石室的一个角落里还用干草垒起了一个草窝,大小也正好可以睡一个人,草窝里也有人压过的痕迹。

其实堆着兽皮的石床是大毛笔睡觉的地方,那个草窝是麻花辫睡觉的地方,两个小狼妖追一只乱窜逃命的野兽碰巧发现了这个洞府,于是就占据了此地。

石室的正中央放着一个二尺来高小巧的圆形青铜鼎,铭刻着奇异文字还雕饰着鸟兽花纹精美异常,可现在这珍贵的药鼎却烟熏火燎显得脏兮兮的,下面有一堆灰烬还有几根烧了一半熄灭的树枝,周围散落着啃得乱七八糟的野兽骨头。精巧的半圆形盘龙双纽鼎盖放在一旁,底朝上让烟熏的黑漆漆的。

白毛冲过去四下看了一圈,怒气冲冲的嚷道:“那两个小狼妖!是他们占了这个地方,居然拿双龙药鼎当烧肉的炉子!”

白少流:“双龙药鼎,是什么好东西?”

白毛:“终南派前代祖师传下来的炼药炉鼎,是炼制灵药的上好器具,但是终南弟子并不擅长炼制丹药,一直藏在府库中没人动。我将药鼎和一枚朱果悄悄拿了出来,交给妖女炼制黄芽丹,如果不是这样,他们还不能发现我与妖女交往。”

清尘听了小白的“翻译”也问道:“二十多年了,这么好的药鼎还在这里?韩紫英前辈没有取走吗?”

白毛看着双龙药鼎若有所思:“这是我拿来的东西,也是终南派之物,妖女也许根本不想再碰,她也没有再回过这里。”

白少流举着灯蹲在药鼎前用手摸了摸:“这东西还能用吗?被两个小狼妖搞的这么脏。”

白毛:“药鼎最怕沾污秽,现在这样肯定是不能用了,幸亏你有润物枝,等学会了炼器之中的合器之道,将三枚神木叶与润物枝合为一体,也许能够恢复药鼎的灵性。……现在,把双龙药鼎拿去洗刷干净吧,这个样子我实在看不下去。”

清尘自告奋勇拿着药鼎去洞府外的山泉处洗刷,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大毛笔与麻花辫躲在山坡下一块石头后面探头探脑的看,麻花辫小声说道:“她在刷我们的锅,是要做饭了吗?”

大毛笔看着清尘咬牙切齿的说:“他们占了洞府,肯定是冲我们来的。”

麻花辫:“那你为什么不赶他们走?这个人落单了,而且手里没武器。”

大毛笔摇头:“她不好对付,你知道那个锅有多重吗?看她是怎么拿的!”双龙药鼎只有二尺来高一尺方圆,但是却重逾百斤,可拿在清尘手里轻飘飘的一点也看不出份量。一只纤纤素手握着鼎足将它放在山泉中洗刷,那份腕力绝对不是正常人所能拥有的,大毛笔也算有点见识,知道此人不好招惹。

麻花辫担忧的说:“那我们怎么办?”

大毛笔:“不能和他们正面动手,他们夜里肯定要休息的,等睡着了再咬死他们,人是最聪明也是最笨的,在山里面过夜总要点篝火防野兽,可他们想不到我们俩已经不怕火了。”

麻花辫:“为什么一定要咬死他们呢?他们又不是狍子。”

大毛笔语气肯定的说:“这些肯定是有修行的人,看见我们这么好的洞府,一定会霸占的,把锅拿出来刷就是想长住。”

大毛笔和麻花辫在担忧小白等人霸占洞府,而小白在石室中皱着眉头打量四周,越看这地方环境越破,很疑惑的问白毛:“这就是修行洞府吗?怎么条件如此简陋?我以为坐怀丘道场就已经很不上档次了,而这里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

白毛瞪了他一眼:“你以为当年的韩紫英是什么人?她不过是一个独居深山的妖女,哪有你在乌由那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能找到这样一个修行洞府简单收拾一下就不错了,山野妖怪和修行大派弟子能比吗?这个地方如果好的话,她又何必要去人烟市井之中呢?不过这里当年是非常洁净的,不像现在这么脏乱。”

白少流东张西望:“地方已经到了,可是你的宝藏呢?不会让小狼妖都拿走了吧?”

白毛:“此处山腹别有洞天,我的宝藏不在这里,这间石室才是入口,那两个小狼妖怎么会发现,就算告诉他们也没能耐进去。……想当年妖女恰好在我的藏宝之处的外面建立洞府,要不我怎么能认识她?”

白少流:“那韩紫英前辈知不知道你的宝藏?”

白毛:“她也不知道这个洞府就在我藏宝库的外面,我也从来没告诉她,以她当年的修为发现不了,至于现在的修为可能没问题,但是看痕迹她从来没有回来过。”

白少流:“你当年挺贼啊,自己的藏私就在人家里面,别人却不知道!……说了半天,你的藏宝库究竟在哪里?”

白毛:“别说那个妖女,你现在不是一样不知道吗?有些东西没那么深奥玄妙,只是你想不到而已,抬头看,入口在山洞顶上。”

这是一个巨大的岩层断裂形成的山腹空洞,顶端很高最高处有三十米左右,四壁向内收拢根本就是不可攀登的地势,山岩上还有大大小小的裂缝,洞顶岩石合拢处呈倒锲形,有几条大的开裂约有一尺多宽,应该能够钻进去一个人。站在地面上用强光灯照射洞顶也是隐隐约约看不真切,一般情况下进到这个山洞走到尽头谁会再往洞顶爬钻石头缝呢?再说这么高的山洞除非会飞,否则也没有办法到那上面仔细看个研究。

当年韩紫英发现这个山洞便在此居住修行,也没想到洞穴深处另有洞天,早已有七叶建成密室,七叶发觉妖女占据密室外面的洞府之后也没点破,佯装山中偶遇与她交往。日子大概过了一年多,七叶越来越觉得这个妖女性情不错,不仅聪明美貌而且心地善良,他也越来越喜欢她,决定向她求爱并分享自己的秘密宝藏,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让登峰掌门发现了他与妖物结交的秘密。

小白站在地上照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白毛道:“别照了,待会等清尘回来点堆火把灯关了,节约点电池。……明天再上去,今天夜里我教你们俩如何服用黄芽丹,那可是好东西,尤其对你现在净白莲台大法修行大有帮助。”

三人入山带了干粮,基本上都是为白毛准备的,小白和清尘无所谓吃不吃东西,据白毛说入山之后就要教他如何服用黄芽丹以助修行,此丹药每天只可服一枚,连续服用不可超过九日,这九天当中完全可以辟谷不食。依白毛的意思那十八枚黄芽丹让小白分两个周期服完,可小白听说黄芽丹有助修行之后,一定要借这个机会让清尘一起服用,白毛拗不过他也就听从了。

这天入夜之后,小白与清尘拣来一堆树枝在石室中燃起篝火,这巨大的山洞中的空气竟然是流动的,烟气飘散并不停留在石室内。小白打开随身带的一个小瓷瓶,倒出两枚指肚大小鹅黄色的丹药,放在手心就有一股清香扑面,感觉十分舒适怡神。

白毛道:“黄芽丹以一枚朱果配合几十种珍惜药材在丹鼎中凝炼而成,补益周身元气,药力不能自然化作修行功效,必须静坐行功运转周天百脉,没有什么特定的心法,以你们平时所擅长的法门就可以。清尘可以形神相安一体,运转内劲循行周身,小白你就更简单了,如常修习‘实相’心法就成。”

小白递了一枚黄芽丹给清尘,教她依法服用,清尘问道:“我现在法力无法施展,也可以服用黄芽丹吗?”

白少流:“没关系,可以服用,白毛说了,你的伤与修为无关,等将来伤势好了法力只会更强。”

清尘听话的服下了黄芽丹,盘坐在石室深处闭目不言,过了一会,小白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气息,既有黄芽丹的清香又有少女特有的体香。白毛吸了吸鼻子笑道:“黄芽丹的药力药力已经散入百脉了,小白,你为什么不服丹?”

白少流不开口以神念交流:“让清尘先服丹,我陪你聊一会,为她护法也是保护你,否则外面的狼妖冲进来叼你怎么办?虽说我定坐之时清醒警觉,但也不希望行功被人打扰。”他说话时已经发觉了有一个小狼妖悄悄摸进了山洞,正躲在石室入口处巨石的后面探头探脑。

进洞的是麻花辫,她是让大毛笔派进来的。这两个小狼妖在山洞外一个避风的石梁后面也生了堆火烤狍子肉,烤的半生不熟大毛笔先狼吞虎咽的吃了半只,他吃饱之后麻花辫接着吃,刚吃一半就听大毛笔说:“你进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睡着没有?”

麻花辫:“为什么让我一个人去?”

大毛笔低吼一声露出利齿:“我是终南山的狼王,你是我的手下,少废话,快去!”

麻花辫悄悄的摸进了山洞,借着巨石的掩护和对地形的熟悉躲在了石室外面,手里还抓着块啃了一半的带骨狍子肉。清尘坐在石室内侧闭目不语,小白背对着石门方向面朝火堆坐着也是一动不动,只有白毛面朝麻花辫这边懒洋洋的趴在地上。麻花辫看了半天没发现这几人有什么危险,开始注意观察起白毛来,越看越觉得好奇,这肯定不是狗!

麻花辫化成人形相貌是十四、五岁的少女,可她的心智就像个五、六岁的孩子,在这深山当中没见识过什么东西,看见小白一行人心中的感觉好奇多于害怕。其实她不怕这几个人,也没有大毛笔那么警惕和天性中的凶残,实在不是一个很合格的狼妖。她在想这个大东西究竟是不是狗呢?听说狗喜欢啃肉骨头,那么试一下就知道了。

“啪嗒”一声响,巨石后面扔过来一块带肉的骨头,正巧落在白毛的嘴边,麻花辫在阴影中探出半个脑袋看着白毛,嘴里还在小声的自言自语:“你吃不吃?”

白毛一皱眉把脑袋扭了过去,小白虽然没有回头可听的清清楚楚,扭头看见地上那块肉骨头不禁苦笑。别说驴不吃肉,就算白毛这头驴想吃肉也不会理会这块肉,表面被火燎的又黑又脏结了半边黑壳,另外半边火没烤到的地方还带着血丝,肉上面还有啃过的痕迹,也许还沾着那小狼妖的口水。

闲得无聊小白突然想开个玩笑逗逗那个小狼妖,他拣起那块骨头看了看,掏出小铲子把表面脏兮兮的一层都削掉,然后又在上面割了几道口子,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几样调料来均匀的抹在上面,用树枝穿好重新烤了起来。小白进山并没有打算一定要辟谷不食,偶尔打几样野味和清尘一起尝尝也是不错的,所以带了烤肉的调料,现在派上用场了。

一股诱人流口水的烤肉香味传了出来,麻花辫忍不住舔嘴唇咽了好几口唾液,这味道闻起来太香了!她在黑暗中目不转睛的看着小白手上的肉,很想过去问问他是怎么烤的却又不敢过去,正在那里流口水小白的肉已经烤好了。小白却没有吃,向后一挥手连着树枝把烤肉远远扔到了石室外的巨石丛中,没有听见落地的声音,麻花辫早就腾空窜了过去把树枝接在了手中。

第一口咬的太急,把嘴烫了,第二口咬的太狠,把自己腮帮子都咬着了,她却没敢叫出声,狼吞虎咽大口大口的吃着,只觉得这是世上最好的美味。一块肉吃了一大半麻花辫突然想起了什么,拿着树枝悄悄的溜出了山洞。

大毛笔正在山坡下等消息,心想如果麻花辫被抓住了就说明那几个人不好对付,自己先避一避再说,如果麻花辫没有危险,说明山洞里的人有可乘之机,等他们睡着了和麻花辫一起咬死他们,那些人身上带的东西就都归自己了。他的心机可要比麻花辫成熟多了,有着狼一般自保以及掠食侵占的本能。

麻花辫挥舞着树枝蹦蹦跳跳的走山坡,在火堆旁却看不见大毛笔,小声喊道:“大毛笔,你在哪里?”

潜伏在远处灌木丛中的大毛笔看了半天,确信没有人跟着麻花辫出来,这才现身道:“他们发现你没有?”

麻花辫:“我也不知道啊,躲在外面看了半天他们也没跟我说话。”

大毛笔松了一口气,突然又吸了吸鼻子道:“你手上拿的什么东西,怎么那么香?”

麻花辫:“我拣的,他们烤的肉可好吃了。”

呼的一声有风刮过,大毛笔已经跳到身边一把将肉抢了过去,刚想张嘴去咬又警觉的抬头问:“你吃了吗?”

麻花辫点头:“我吃了。”

大毛笔:“你感觉还好吗?”

麻花辫:“挺好的,就是把嘴烫了。”

大毛笔看麻花辫没有什么异状,这才放心的大口撕咬起来,三口两口吃完连骨头都嚼碎将骨髓舔干净,瞪着眼睛对麻花辫说:“怎么才这么点?谁要你先偷吃的?”

麻花辫退后一步道:“我吃了几口才想起来应该让你先吃的,但是我有一个好办法,可以吃到更多,狍子肉还有吗?”

大毛笔:“还剩两条腿,你想干什么?”

麻花辫:“我告诉你,那些人可有意思了,你把肉扔给他们,他们就烤好了扔出来,我们再把这两个狍子腿扔给他们好不好?”

大毛笔眼珠子一转,狐疑的说道:“哪里有这种好事?你说的是真的吗?”

麻花辫连连点头:“当然是真的,不然我这块肉哪里来的?”

大毛笔看了看啃完的骨头又看了看麻花辫,想了半天说道:“你再去试试,把这两条狍子腿也扔给他们。”麻花辫又提着两只狍子腿溜进了山洞,大毛笔看了看四周的动静,偷偷的跟在了麻花辫后面也进了山洞。

小白坐在火堆旁看着清尘,红红的火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得美丽可人,小白真想过去亲两口。这时就听见有动静又从洞口处走来,轻悄悄的还是那个小狼妖,她躲在巨石后面又扔出来两样东西。这两条狍子腿比刚才那块肉可大多了,小白不想它们落在火堆里惊扰了清尘,伸手施法凌空接住,正想站起来去驱逐那个狼妖,就听白毛嘟囔了一句:“这是什么狼妖,整个一傻妞,吃完了还想要,以为这里是全自动厨房?”

小白拿着狍子腿也笑了,想了想又用小铲子将肉割开,抹上调料继续烤。刚才就发现烤狍子肉非常香,不过那块脏兮兮的肉他是不会吃的,现在狼妖送来两条狍子腿正好可以解解馋,反正白毛说服用黄芽丹可以辟谷也可以不辟谷,有好吃的野味就让清尘一起尝尝吧。这狍子不大,两条腿与狗腿差不多大小,自己和清尘吃一条腿就可以了,另一条腿还是烤好了给那个小狼妖吧。

麻花辫躲在石头后面流着口水看着小白烤狍子腿,这次的味道比刚才又香多了,抹着调料的狍子肉滋滋冒着油。过了十几分钟一条腿烤好了,小白一挥手将这只狍子腿远远的扔到了巨石丛中。麻花辫正要去拣,身后有一条人影快速蹦起抓住狍子腿转身就溜出了山洞,那是大毛笔,麻花辫跟着大毛笔也溜出了山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