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空山草长怀旧岁

七相与七根两人被雌雄双蛟一口吞下去一个尸骨无存,七觉重伤逃回终南道场,终南派上下大为震惊,掌门登峰深为悔恨自责,同时也深恨世上妖物。

三个月后,登峰、登闻两位长辈率众弟子大举出动降伏赤蛟,这一次终南派做了充分准备,登峰、登闻在深潭两侧的绝壁上做法镇住四面山川,使赤蛟不得借深潭地气做乱。终南众弟子在深潭边结阵逼赤蛟出水相斗,这降妖一战历时一天一夜,终南深山中天昏地暗。

雌雄双蛟修炼千年,法力高深力大无穷,而且灵性超凡,经过与七根、七叶两仪阵一战之后,竟然也学会了互相配合,深潭中做法激起百丈水幕化作无数雨箭漫天纷飞,两条二十余丈长的火红色蛟影在水幕中呼应盘旋,不时射出一道道带着毒焰的红光。一天一夜斗法相持未下,终南众弟子在两位长辈的保护下才没有受伤,登峰眼见如此难以降伏赤蛟,就算奋力斩杀弟子也必有死伤,于是改变了策略。

登峰、登闻以镇山之力自潭底发出逼两只赤蛟出水,一队弟子拖住雄蛟周旋,其余弟子合力布剑阵斩伤了修为较弱的雌蛟。雄蛟见状发疯般的大力反扑,终南弟子变阵齐攻雄蛟,阵势放开一个缺口让带伤的雌蛟冲了出去,隔开了双蛟的互相配合呼应。雌蛟见状不好带伤冲开一个山口入地而走,七字辈中修为最高的两名弟子七花、七叶追雌蛟而去,其他弟子合力斩杀了雄蛟。

雌蛟带伤逃走,在山梁下冲开百里通道最终力竭,被七花七叶斩杀,终南派降妖一战终于获胜,七叶与七花出力最多。斩杀雌雄双蛟得到了很多炼药与炼器的珍贵材料,七叶以赤蛟筋为器,封印雄蛟元神在赤蛟筋中炼化为赤蛟之魂,就是他出山时名震天下的法器赤蛇鞭。这条赤蛇鞭连同封印其中的赤蛟之魂,二十多年前的忘情宫之会上斗法被毁,但七叶在终南派炼制的法器不止赤蛇鞭一样,其中最厉害的有两件,另一件法宝叫作赤炼弓。

终南派的“九转金丹直指”并不是天下最高深的丹道,但是终南派师传的炼器之道堪称一绝,尤其是门下最出色的弟子七叶极擅炼器,仅仅就炼器而言,恐怕也只有当时的正一门掌门守正真人能与之相提并论。斩杀赤蛟之后所得炼器宝物大多交给七叶炼制,而炼器之道并不是像炼制普通器物那样简单,就算有天材地宝也不能保证炼器一定能成功,其中必有损毁消耗,七叶以这个借口藏私不少,斩杀赤蛟得来的材料再加上终南派为炼器提供的其它珍贵材料,十几年中究竟炼成了多少法器,消耗了多少还剩余多少,只有七叶自己清楚。

而且在斩杀雌雄双蛟之后,登峰掌门为了褒扬弟子以示公平,将雌蛟身上所得的所有材料都给了七叶和七花,一方面他们俩出力最多,另一方面登峰的师兄登闻门下只有这两个弟子,而终南派其它弟子几乎都出自登峰自己门下。七叶要小白取一件信物去见七花,也就是现在的海南派掌门宣一笑,那信物就是一根赤蛟须。

想当年七花和七叶合力斩杀雌蛟之后,分别留了一只赤蛟须作记念,七叶以炼器之法初步炼化使其长年不朽,还没有来得及将它炼化为成形法器,七花手里的那一支赤蛟须也是这样。

几人一路前行,白毛以神念传音,小白再转述给清尘,听上去就像小白一路在讲故事。白毛说完之后小白问:“白毛啊,当年你私心不小啊,看来你留了不少好东西给自己?早就想着开宗立派吗?”

白毛冷哼一声道:“我师父生性懦弱,本来他是师兄,门的位子却让师弟登峰抢了去,资质好的弟子也都抢先让登峰收入门下,好不容易才调教出七花师兄与我这两个徒弟,七花师兄长年驻守芜城,我在终南派中如果不留点私心,不得让人欺负?……再说了,那些器物都是我自己炼制的,所用材料也大多是我自己收集,当年我不是有所藏私,现在你到哪里去寻宝?”

白少流:“你的宝藏中都是你当年在终南派所炼的法器吗?”

白毛:“我十几年搜集的各种天材地宝,有的已经是成形法器,有的只是简单的加工炼制还未定形,大多是各种法器的半成。还有一些炼药的材料,但我本人不擅长炼制丹药也就都封存了。……除此之外,玄冥派历代珍藏之物我也拿了一部分放在我的终南宝藏里,别忘了我曾经灭玄冥另立海南派。这次你去终南宝藏,可别把东西都给我拿走了,将来等我解了诛心锁重回人间,那些东西还是有用的。”

白少流:“知道了,每样东西我都问你一遍就是了,不让拿的我就不拿,不想拿的你求我拿我都不拿。”

白毛:“那里面的东西很多,你拿一小部分就足够用了,而且法宝虽多但神器难求,我当年所炼法器最得意的就是赤蛇鞭,有它在手足以横行天下。终南宝藏里的东西你拿出几样给黑龙帮的得意弟子使用就可以,再拿出几样上品交给海南派,除了那赤炼弓之外,估计其它的你也看不上。你的法宝虽然不多,但论品质无一不是天下难求的上品,除星髓之外其它几件虽不能称神器但也相去不远。”

白少流:“我怎么不知道我的眼界那么高呢?”

白毛笑了:“你也不看看你都和什么人打交道?打你鬼主意的都是天下大派尊长,想收买你出手的东西自然不能差了。就说那次在昆仑玉柱峰碰见四位高人送你宝物,假如我也在其中还真不知道送你什么好,九孔响天螺之类的东西自然拿不出手,想想也只有那赤炼弓了。”

白少流:“那根赤蛟须呢?不是你和七花的信物吗?难道也拿不出手?”

白毛:“赤蛟须当然是好东西,可惜还没有炼化成最终法器,这炼器之道可不是那么容易,一个不小心天下难寻的珍稀材料也就毁了,所有辛苦前功尽弃,所以炼制成功的上品法器相当珍贵。”

清尘在旁边走了半天,只听见小白说话不知道白毛在讲什么,插口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小白你的眼界怎么就高了?”

白少流笑道:“我们在讨论分赃的事情。”

白毛不满的嚷嚷道:“什么分赃不分赃,话怎么说的那么难听?其实带你来我的宝藏还有另外一个用意,教你学习炼器之道,这一门法术十分难学,最艰难的就在于要消耗不少珍贵材料,有时候师父想教都没法教,你碰见我又有这么一个宝藏,就烧香拜佛吧!”

白少流喜道:“我不拜佛拜你还不成吗?你教我炼器,也教清尘好不好?”

白毛:“那丫头手中的紫金枪,是整支的金乌玄木由高人多年炼化而成,别看就这么一件法器,比世间神器也不多让,动起手来实在不需要更多的东西。不过只有自己掌握了炼器之道,才能对法器的运用更加纯熟自如,她想学就跟着学吧,可惜现在法力无法施展,只能在一边听着看着了。”

清尘在一旁又问道:“什么分赃?你们要抢劫啊?”

白少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白毛要教我们炼器之道,我边学边演示,你在一旁好好看着,以后再慢慢试验。”

清尘一抱拳:“多谢七叶前辈。”

三人一边说话脚下不停,小白手持九孔响天螺在前面开道,无数风刃贴地而起连石块也被削平,披荆斩棘在山林中趟出一条可以让驴行走的小道,白毛紧跟在他后面,清尘手提紫金枪断后。大毛笔和麻花辫远远的跟着他们大约在两里之外,有小白开出的小路做指引跟踪十分方便。

走着走着麻花辫又忍不住问大毛笔:“我们为什么要跟那么远,你想吃人吗?”

大毛笔:“这几个人敢深入荒山之中,一定不好对付,何况他们还牵着那么大一条狗,不能轻易下手。你看这条路,草木分开岩石削平,他们最后的那个人还拿着一杆长枪,一定是有修行的人,我们不要靠的太近。”

麻花辫:“人也会修行吗?”

大毛笔:“那当然,我们住的洞府就是修行人留下来的。”

麻花辫就像十万个为什么,又好奇的追问道:“你又不想吃他们,干嘛要跟着?”

大毛笔:“谁说我不想吃人,不敢轻易下手罢了!跟着人走是有好处的,他们总得宿营吧?在深山里总得打猎吃饭吧?他们打完猎东西都吃不完也带不走,拣剩下的烤肉还有罐头吃味道可好了,而且还能拣到不少他们留下的好东西。”

麻花辫听见好吃的不禁舔了舔嘴唇:“我饿了,也累了,能不能歇一歇吃这个狍子?”

大毛笔断然道:“不能!等晚上烤熟了我先吃,剩下的你再吃。”

麻花辫不敢再顶嘴,过了一会又忍不住问道:“你都拣了什么好东西,从来都不给我看看?”

大毛笔从破皮袍里掏出两样东西,一样是一把折叠式多功能刀具,还有一个汽用了一半的一次性打火机,得意洋洋道:“看见没有,这就是我拣的修行法器!这把刀用来剥兽皮方便的很,还有这个东西叫打火机,可以生火。”

麻花辫:“那打火机是我拣的。”

大毛笔:“你拣的东西也归我,知道吗?”

麻花辫:“好东西别人为什么要扔?”

大毛笔:“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这些进山的人身上肯定还有不少法宝,哪一天如果碰到落单还没有武器的,我们俩就咬死一个,身上肯定能搜出不少好东西来。”

走着走着前面高大的树木渐渐稀少,进入了一个开阔的山谷,四面都生长着灌木,开着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山花,悦耳的鸟鸣声不断传来,迎面是一个大草坡,郁郁葱葱的花草有大腿那么高。麻花辫突然很紧张的说道:“大毛笔你看,他们往我们家的方向去了!”

大毛笔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看来就是冲我的洞府去的,他们是想去降妖还是要去偷东西?”

前面的小白早已收起了九孔响天螺不再作法开道,穿行在风景如画的山谷中,清尘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草木幽香的空气赞叹道:“这里真美!”

这时白毛突然愣住了,站在那里不说话看着一片草地出神,小白发现它神情有异回头拍了一下驴脖子问道:“你怎么了?”

白毛惘然的说道:“百涎草,是她当年种下的,已经生长出这么一大片了。”

百涎草?好像丹紫成寄来的那个包裹中就有百涎草种,难道这种植在修行洞天中的奇花异草此地也有?小白顺着白毛的视线看去,果然看见一片草地与别处不同,白毛说是一大片其实也不过是几丈方圆的一小圈而已。这里生长的一种草看上去就像抽穗的小麦但又明显不同,草叶青翠带着金黄色的条纹,抽起的穗很高很粗大就像麻花辫,是洁白色的。

小白问道:“这就是百涎草吗?有点像麦子,可以吃吗?”

白毛反应还是傻乎乎的:“可以吃?当然,百涎草籽可是难得的炼制灵丹的材料。……这一路我也饿了,没想到却有如此灵草结实,难道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是为我今日准备的吗?”

白少流:“原来可以吃啊,那你就过去吃吧。……清尘,白毛饿了,要过去吃草,我们这边走。”

清尘也看见了那一片奇怪的草地,问白毛:“七叶前辈,我们带干粮了,您为什么要吃草?这是什么草?”

白毛:“这叫百涎草,有调合五脏元气的功效,还可化解湿毒。……你们俩帮我把草籽上的壳搓掉,穗芒半透明的是成熟可以食用的,不熟的别动它,吃下去五脏会有燥气反而不好。”

小白告诉清尘一声,两人拔下成熟的草穗搓去籽壳,这百涎草的果实和麦粒形状差不多,有三个麦粒那么大,通体米色半透明,闻上去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两人将搓好的草籽都放在手心递到白毛嘴边喂它,白毛一边吃一边直叹气:“天下谁能想到,这珍贵难寻的百涎草会成为我这头驴的草料,就这么大把大把的吃下去果腹?”它一边吃还一边咂嘴。

清尘看白毛吃的津津有味,也拿了几粒草籽放在嘴里嚼,点头道:“吃起来真挺香的!”

白毛对小白道:“你快要她别吃了,黄芽丹中就有百涎草的药性,今天晚上我要教你们两怎样服用黄芽丹辅助行功,事先多吃了百涎草药性不调未必有益。”小白闻言赶紧制止了清尘。

大毛笔和麻花辫远远的看见,大毛笔气哼哼的说:“他们在偷吃我的东西,竟然拿我的灵丹妙药喂狗!我真恨不得吃了他们。”

麻花辫在后面扛着死狍子嘟囔道:“那是山里长的又不是你种的?再说也不好吃呀,那么涩,吃下去浑身难受,哪是什么灵丹妙药?”她说的很小声没敢让大毛笔听见。

成熟的百涎草籽不多,搓了五、六把也就吃完了,三人继续前行,小白问道:“你刚才说这是有人种的,究竟是什么人在深山中种植百涎草?”

清尘也问:“这百涎草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这么大地方,只有朝阳的这么一小片山坡上有呢?”

白毛看着远处的山谷,出神道:“在此种植百涎草的人叫韩紫英,是一位曾经在终南山中修行的妖女,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妖物所化,其实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她曾经的洞府。”

妖女韩紫英?这个名字小白听说过,丹紫成寄来的礼单中,送他十八枚黄芽丹的三梦宗总管就叫韩紫英。而且小白和清尘都知道七叶以前的故事,据说他曾经在终南山中结识一名妖女,还向妖女讲授了不少修行要诀,妖女擅长炼制灵丹妙药,送给七叶不少丹药助他修行。

后来七叶与妖女的结交的事被终南掌门登峰发现,登峰因为门下弟子七根七相之死深恨世间妖物,自然不能容忍七叶如此举动。他率弟子相逼,要求七叶手刃妖女或者自废修行离开终南,七叶无奈一鞭将妖女打落千丈绝壁,自己也受到了面壁三年的处罚。三年之后七叶道法大成,离开终南行走天下。

当年七叶将妖女打落山崖之时手下留情未出杀招,那妖女可能侥幸未死,结果还真没死。那千丈绝壁之下是沼泽泥潭,妖女虽然身受重伤但并没有摔死,她养好伤之后去了芜城,混迹市井人烟之中开了一家面馆,恰恰在芜城中学西门外。

当时风君子年幼正在芜城中学读书,经常去面馆吃饭认识了妖女韩紫英,暗中观察她三年发现她聪慧善良并无一丝恶迹,因此并不为难她也没点破她的身份。后来面馆里招了个伙计,也是芜城中学勤工俭学的学生,就是风君子的弟子也是当今的昆仑盟主梅野石。妖女与梅野石从此结交,妖女几番遇险梅野石也几次舍身相救,韩紫英一腔柔情都投在了梅野石身上。

梅野石倒也喜欢妖女,曾携妖女公然在忘情宫之会上露面,不顾天下议论携手并行。后来妖女与梅野石结为道侣,现在韩紫英已经是三梦宗总管同时也是宗主夫人,没人再敢说她是妖女。这已经是多年以前的恩怨了,没想到七叶的藏宝之处竟然是妖女以前在终南山中的修行洞府,看来七叶曾经很喜欢这个妖女,只可惜竟落到这样一个结果。

知道这不是什么开心的往事,清尘和小白也没敢多说,只陪着白毛向山谷深处走去。山谷尽头是一片山崖交错的陡峭山坡,岩缝中长着一种奇怪的花草,叶子展开贴着山石,当中抽出一茎只有半尺来高,顶端生长着一种红色的果实。清尘问道:“那是什么果子,既像山里的蛇果又像街上卖的草莓?”

白毛:“这叫夜樱莓,也是一种灵药,是炼制黄芽丹的八十一种药材之一,其药性与百涎草正好相反,促进经络血气运行,可以化解燥毒。”

清尘又问:“这些熟了吗?你想不想吃?要不我们给你摘点?”

白毛摇头:“表面发紫的就熟了,但是要服用的话必须深夜子时采摘,白天采摘下来的夜樱莓药性过于猛烈,食用之后会导致百脉阴寒。”

白少流:“白毛你真了不起,这些东西你居然了解的这么清楚,假如没有内行人指点找到灵丹妙药也不知道该怎么用,乱用反倒会受伤。”

白毛苦笑道:“我并不精通炼药,这些都是妖女韩紫英告诉我的。”

清尘:“这里的夜樱莓也是韩紫英前辈种植的吗?”

白毛:“这倒不是她种的,是这片山中天然生长,她正是发现了夜樱莓觉得此处地气灵机不错,才在此修行的。”

白少流四周望了一眼:“洞府在哪里?我什么也没看见呀?”

白毛:“别着急,妖物藏身的洞府哪有那么容易一眼看穿的?你跟我走就是了。”

沿着山脚走了一段路,山崖下有一道山泉流出,白毛低头喝了几口泉水抬头向山上道:“向上五丈,那里有一丛紫色山花,旁边有一块青黑色的大岩石,洞府的入口就在岩石后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