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蛰伏千年云起时

小白的眼力极好,站在高坡上远远望去,来处的密林中有两个移动的影子,由于山林枝叶的阻挡看得不是很真切,换一个人恐怕根本发现不了。他以为是自己的独家发现,不料清尘并不意外,而是点头道:“我也察觉到了,它们已经跟着我们翻过了三座山,走了几十里路。”

只有白毛吓了一跳:“什么,被人跟踪?不是让你们进山时一定要小心吗?”

白少流:“你别蹦!这两个人不是在山外面跟进来的,是在山中遇到的。”

清尘看见白毛蹦了起来,小白一脸凝重,笑着说:“你们别紧张,跟着我们的不是人,是山中野兽,今天上午我就发现了。”

白少流微微吃了一惊:“你早上就发现了?你看见了吗?我上午怎么没发现?”没想到清尘比他发现的还早。

清尘笑了:“我没你那么好的眼力,但是不要忘了我是什么人?我可是志虚第一杀手!我察觉到有两个小东西从上午开始跟着我们,不象是人的动静,这深山中那只能是野兽。……难道我们还会怕野兽不成?一路发觉的野兽踪迹很多,所以也没在意。”

小白这才想起清尘曾经是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武功修为高超行走天下各地,如今虽然无法运用法力,但是武功已经恢复而且灵觉未失,行走山野的经验与直觉比自己敏锐多了。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把她当作惹人怜爱需爱照顾的小娇娃,差点都忘了她的来历,就算现在动手他也未必打得过清尘,在这野外讲追踪刺杀那就更不如她。

小白又运足目力望去,迟疑着说道:“可是我刚才一瞥,那两个身影十分象人不似野兽,我不应该看花眼了。”

清尘也觉得奇怪了:“你能肯定吗?”

小白摇了摇头:“山林太密,我看不清,不敢肯定。”

白毛不放心了,凑到小白身边瞪大驴眼向远处望,只有山峦起伏草木森森什么也看不见,很紧张的说:“别管是人是兽,会不会是修行高手?昆仑的还是教廷的?”

白少流:“肯定不是什么高手,你放心好了。”

清尘听见小白的话也猜到白毛说了什么,也在一旁道:“七叶前辈放心,那绝不会是什么高手。”

为什么两人异口同声说的这么肯定?因为后面两个小东西已被神识发觉,却感受不到那种修行高人特有的神气内敛或强大的能量波动,如果是修行高人刻意潜行,也不至于让小白和清尘就这样发现。

白毛松了一口气说道:“深山之中怎会有普通人?如果是修行高手那可能就是终南派弟子,如果不是高手那就是山中野兽,那肯定是两只狼!”

白少流:“你什么都没看见怎么知道那是狼?”

白毛有些得意的说:“终南山中的很多猛兽可能会袭击人,但是跟着人后面走这么远的只有狼,我从小在这片山区长大怎会不知道?……狼会不会袭击驴?你们可要小心点!”说到这里它心里又紧张起来,小白和清尘自然不会怕狼,但是天知道那两头狼会不会瞅冷子冲过来叼驴,果是那样自己可太倒霉了。

白少流哈哈大笑:“你怕什么?有我还保护不了你?……清尘,白毛说小心那两头狼冲过来咬它,要我们注意点。”

清尘很认真的说:“请七叶前辈放心,有我和小白,断不会让狼把你叼走!”

白毛一直很喜欢听清尘说话,因为她总是一口一个“七叶前辈”,让它感觉很有面子,可此时这句话却让白毛面红耳赤,幸亏驴头驴耳看不出害臊。它瞪了小白一眼,真恨不得一蹄子把这个坏笑的家伙踹到山下去,恨恨的说:“别管后面的狼了,我们继续赶路,天黑前要赶到地方才行。”

他们继续赶路身影消失在山坡后,远处的密林中站着两个人正在好奇的张望。小白没有看错,跟在他们后面的确实是两个人,如果有人看见了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那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这没有人烟的深山老林他们是从哪冒出来的?

这两人年纪相仿,看上去大约在十四、五岁,已经是少年了,可神情语态又象心智未开的孩童。两人身上的衣服是用各色兽皮的碎片胡乱缝制而成,用皮索简单的系上显得乱糟糟的,勉强遮住身体而已。男孩别看外貌年纪不大,身形却显得非常矫健,古铜的肌肤流线形的肌肉轮廓很结实有力,五官线条分明相貌甚是凶悍。

女孩比男孩白净,乱糟糟的兽皮衣服不能完全遮掩健美娇嫩的躯体,她光着脚没穿鞋光溜溜的小腿弧线十分优美,胸脯微微隆起正是发育中羞涩少女的体态,皮袍后面还伸出一个毛绒绒的尾巴尖,微尖的下巴瓜子脸看面目也是个小美人胚子,可现在小脸脏兮兮的头发也十分凌乱。女孩正在对男孩说话:“大毛笔,他们牵的是什么东西啊?我没见过。”

名叫大毛笔的男孩答道:“那是狗,山外人养的宠物狗。”

女孩眨着眼睛不解道:“狗的样子应该和我们差不多呀?怎么会那么大的个子,那么短的毛,还有那么长的耳朵?”

大毛笔:“据说山外人把宠物狗象人一样养,养出来的样子大大小小奇形怪状,麻花辫,你不知道可是我听采药人说起过。”

名叫麻花辫的女孩道:“我想起来了,我见过马,它的样子应该是一匹小马。”

大毛笔:“不是马,它既不拉车也没人骑,跟在人后面溜的一定是狗!”

这两可怜孩子,在深山中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驴,在这里争论起白毛是什么东西来,一边争论一边向前走,说着说着男孩突然目露凶光,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道:“我说它是狗,就是狗!”

女孩害怕了,退后一步弱弱的道:“那它就是狗好了。”

看女孩的样子平时应该经常受男孩欺负,显得可怜巴巴又小心翼翼,她刚刚后退就脸色一变又显得异常警觉,忽然揉身跳起就像一阵风扑进了身边的灌木丛中。一只小狍子刚刚惊起就被麻花辫扑到在地,四蹄腾空正在挣扎大毛笔也扑到了,男孩的动作比豹子还要敏捷,一把抓住狍子的前腿喀嚓两声就把腿骨给扭折了,狍子连惨呼声都没有发出来,因为男孩俯下身已经咬住了它的喉咙。

大毛笔尖利的牙齿咬破了狍子咽喉的皮肉,他的咽喉也在不断蠕动,那是在吞咽鲜血。狍子渐渐已经停止了挣扎抽搐,大毛笔仍然没有松口在继续饮血,麻花辫小心的看了大毛笔一眼,悄悄伸手锋利的指甲在狍子的胸膛划开一个口子,探手进去掏出一个血淋淋热乎乎的心脏来,放在嘴边狼吞虎咽的几口吃了下去。

麻花辫刚吃完还没来得及擦嘴,“啪”的就挨了一巴掌,脸上留下一道血痕,只听大毛笔吼道:“谁叫你偷吃的?”

麻花辫闪到一边就像做错了什么事,小声说:“我饿了。”

大毛笔:“我先吃饱了,你才可以吃!”

麻花辫:“那你快吃啊。”

大毛笔:“你怎么总忘记我们现在已经不是狼了?肉要烤着吃才香,我现在不饿,晚上再烤。……我们继续跟着那两个人,你背着狍子,不许再偷吃。”

麻花辫似乎对这种情况已经习惯了,扛起小狍子跟在大毛笔身后走了,只敢偷偷伸舌头舔舔狍子伤口留下的鲜血。

他们猎杀狍子的地方离小白刚才立足回望处不远,就在山坡下面,这一幕被躲在高处的小白、清尘还有白毛看得清清楚楚。原来小白等人并没走远,白毛刚下坡走了几步总觉得被什么东西跟着心里不踏实,怂恿小白再回来看看。

小白眼力好看得最清楚,这两个大孩子的举动让他目瞪口呆,只听清尘在他腰间掐了一把小声道:“要是你对我向那个男孩对女孩那么凶,我就一枪杀了你!”

小白趁势搂住她的纤腰:“不用你杀我,我要是那样,早就自绝于人民。”

白毛咳嗽一声道:“那两个不是人,是未成气候的小狼妖,弱肉强食山中狼,本性如此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惜没什么用处,连妖丹都没练成,走了走了,没什么好看的。”

他们离开继续赶路,小白问起了什么是狼妖,山中怎么会有狼妖?白毛的对这个问题竟然非常了解,话匣子打开一路都在说妖精的故事,小白一边听一边转述给清尘,这些事情两人以前都闻所未闻,听得非常入神也没再理会有两个小狼妖一路跟在后面。

禽兽草木通灵也可以修行,禽兽草木的修行与人不一样。人之所以是万物之灵,那因为人建立了文明社会,有文化传承,有世代相传的道法秘籍。而草木禽兽没有这些,它们的修行都是因为机缘巧合的顿悟,都是在一种无意识或者不自觉的情况下开始的。这种情况非常难遇,但是天下之大禽兽草木之多,各种奇遇机缘巧合也不能说很罕见。

禽兽草木通灵开始象人一样能够自主思考学习,称为气候初成,禽兽称为妖,草木称为精,比如那两只小狼妖。气候初成的机缘大多与世上高人无意中点化有关,比如五百年前芜城飞尽峰中有一只奇兽香妃麝,在山顶飞尽岩下亲眼看见一位神采飞扬的男子带着心爱的道侣携手飞天而去,也从此通灵开始修行成了后世有名的妖女。

妖物的修行法门各异,与机缘不同有关,大多无师承传授因而精进艰难无法与世上修行弟子相比,但是有个别妖物修行日久长达数百年甚至千年,法力深厚也不可小视,而且他们往往都有与人不同的独特法术,除非是同类否则别人想学也学不来。妖物修行初成之后如能继续修行,精气凝化为妖丹,寿命极大延长,此时称为气候已成。

既然机缘点化大多与世人有关,妖物气候初成之后往往化做人形,倒不一定是刻意如此,而是大多数妖物的修行就是这样。化成人形之后大多混迹与人世之中,毕竟人烟繁华可以学习更多的知识、得到更多有助修行的东西、还有更多的世间享受。很多妖物妖物混迹人间不敢暴露身份,但暗中行事还是以禽兽本性,正邪善恶不辨为祸一方,修行高人遇之经常出手降妖除魔。

也有妖物气候初成并不化身为人形,这一类妖物有可能在深山大泽之中根本没见过人,不仅生而特异,而且无意中吸取天地灵机自我进化感悟,以草木精灵以及传说中的珍奇异兽居多。比如终南山绝谷中有一处深潭,是千里终南灵气汇聚的地眼所在,潭中曾有一对赤蛟修行近千年气候大成,经常飞出谷外活动,数百里内禽兽草木遭殃,风雨天象变化无常。三十六年前,终南派派弟子出手降妖。

修行千年的异兽赤蛟对于修行人来说也是非常好的东西,不仅皮鳞血肉都是珍贵的药材,而且筋骨等物也是难得的炼器材料,不过这样的妖物降伏起来非常危险。

根据白毛的说法,终南派掌门登峰小心眼有私心,派了自己最偏爱最得意的弟子七相、七根、七觉前去搜罗宝物也就是降伏赤蛟。按照小白的猜测是登峰不放心让其他修为不够的弟子前去,也不好让师兄登闻的弟子七花与七叶前去冒险,所以派了那三人前去。反正不管怎么说,谁也没想赤蛟如此厉害,七相与七根结成两仪阵与赤蛟正面相斗七觉从旁策应斩杀,本以为万无一失结果却惨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