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堂前莺燕一枝栖

这辆车就是顾影送给小白的,小白不在家谁用谁开,他笑着打招呼:“你这是去上班吗?晚上在家吃饭,这两天我都在家住。”

黄静:“太好了!等我下班回家买菜,想吃什么?”

白少流:“你喜欢吃什么就买什么,再问问庄姐和清尘,我无所谓,只要大家都喜欢的就行。”

黄静欢欢喜喜的上班去了,小白回家上楼刚到门,前庄茹就打开门惊喜道:“小白,你怎么回家了?”

白少流:“你这话问的,我自己家还不能回啊?”

庄茹脸红红的:“不是这意思,没想到一大早你真回来了,其实我天天盼着呢,只要楼梯上有脚步声我总想隔门看一眼。……快看鞋柜上面那张提货单,昨天下午送来的,是不是你买的药到了?”

白少流看见了鞋柜上放了一张快递提货单,很有点意外,自己就买一小瓶药末怎么还发了快递货运?提货单上写的名称是药材,而总重竟然是十五公斤,发货人写的是轩辕医药公司。他最近没有买什么东西,应该就是丹紫成寄来的金疮断续胶,怎么这么重,难道还有别的东西吗?

清尘有清晨沐浴的习惯,等她匆忙穿上小衣从浴室出来,脸上还带着热气头发都没擦干,小白又出门走了。清尘失望的问:“小白哥哥怎么刚进门就走了,连个招呼都不和我打?”

庄茹笑着说:“他去提货去了,一会还要回家,小白说了这两天不出门了就在家里住。”清尘这才喜笑颜开,她和庄茹在家里等小白,这一等时间可不短,小白提个货却直到下午才回来。

小白拿到“轩辕医药公司”发给他的东西,三十多斤重满满的一大箱,本能就觉得这里面不仅仅是一瓶金疮断续胶药末那么简单,丹紫成回信不是说还有礼物送上吗?这五十万似乎换来不少东西。他不想在家里拆箱,想了想提着箱子又溜回了坐怀丘,顾影已经离开,吴桐接到他的通知已经赶到坐怀丘,看见小白就上前问:“白总,听说你要出远门,伊娃怎么办?”

小白一愣,吴桐的话语中关切之情甚深,不仅是对他,更多的是对伊娃,这才想起这位狼人同志是看上千娇百媚的伊娃了,到现在还没死心。这样也好,把伊娃交给吴桐他也会尽心照顾的,于是笑着说:“我这趟出门去拜访名山高人,也许能找几件宝贝回来给你,坐怀丘道场就交给你了,聊了顾影之外不让任何生人发现此处。……伊娃昏迷不醒,顾影会经常来看她的,平时就得交给你照护了。”

吴桐心中忧喜交加:“白总放心,我别的能耐不敢说,就是反应机灵点,照顾人也用心。”

白少流:“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人家现在昏迷不醒,你可不能趁人之危占便宜,再说风先生给她断过命相——泛乱桃花,这种女人碰不得。”

吴桐被他吓了一跳,摇头摆手道:“你怎么这么说,我是那种人吗?怎么说我也拼死救过她,当然要救人救到底,无论如何,白总你想办法救醒她再说。”

白少流:“开个玩笑看把你吓的?这段时间我不在,你好好修炼法术,我没什么事了,你就在这里守着吧。……白毛,你在哪,找你有事,跟我进密室来。”

吴桐目瞪口呆的看着白毛从山林中钻了出来,跟着小白一溜小跑进了密道,他早知道白总养的这头驴与众不同,没想到如此通灵,都快成驴妖了。驴妖?这世上真有妖怪吗?那也难说,自己不也是狼人吗?吴桐想到这里竟然忍不住笑了。

山腹深处的密室中,伊娃静静的躺在巨大的白色莲台之上,她周围还放了红黄蓝三枚晶石,莲台上有无形的七彩光罩把她护住,这是顾影布置成的一个法阵,用的是小白的那三枚晶石,本来这些晶石是打算用来布置成密道入口的空间门户的,现在暂时做了这个用处。小白和白毛来到大密室左侧的一间耳室中,开始打开那个奇怪的包裹。

撕开外包装之后,是个表面很光整的箱子,大约有一台电脑显示器的大小,四面光滑竟然没有一道缝隙,看质地像是木质,摸上去却有点像是玉制,小白弄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把它打开,顺手就掏出神宵雕。白毛突然道:“慢着,这是炼化过的硅木玉,弄坏了太可惜,以法封闭的,只能以法力开启,试试御器之法!”

所谓硅木玉就是通常所说的木化石,木质在地底埋藏多年,高温高压的环境下碳原素被硅原素置换,成为一种很似玉质的材质。它是一种珍贵的工艺装饰品,不过炼化成法器连白毛也没试过。小白以御器之法感应这件东西,用手一指箱子自己就开了,里面放着不少瓶瓶罐罐还有几个小锦囊,最上面有一封信。拿起信笺只见上面写道——

“白少流师弟:

金疮断续胶药末在白瓷瓶中,所配之量应足够,随药我三梦宗长者以及诸位师兄弟还有礼物相送。

三梦宗副宗主柳依依赠送神木叶三枚,三梦宗护法石之秀赠送龙首丹三枚,三梦宗总管韩紫英赠送黄芽丹一十八枚。使用之法详见各物随笺。

三梦宗弟子梅容成送生元杏籽仁,丹游成送百涎草种,丹果成送粉薇花种,柳言成送洞天斑竹笋芽。栽种培育之法随物分别详附,师弟有润物枝相助应不难培植。

我也有东西送你,就是这个硅玉匣,此物没别的用处,但用来保存丹药以及花木种芽可使灵性不失。”

信笺的落款是“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白少流看的时候就念了出来,念到最后自己都有点发傻了,这倒底是怎么回事,花五十万买瓶药本觉得挺贵,现在又觉得太便宜了,三梦宗集体大送礼呀!梅野石开宗立派名称三梦,奉风君子为祖师,现在风君子这些徒子徒孙给白少流送来这么多东西是什么用意?

神木叶既是炼药之物,本身也是练器之材,白毛也没见过,有随笺详细说明了此物的用途却没介绍来历。龙首丹和黄芽丹都是有助修行的灵丹奇药,这些白毛当然知道,一双驴眼瞪的跟鸡蛋一样,它比小白还要惊讶。

丹紫成送了个硅玉匣,就是存放丹药和这些花草种子的法器,剩下那些都是奇花异草的种苗,恰恰是白少流建造道场洞天所需要的——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白少流一份份开始清点硅玉匣中的物品,看物品的介绍嘴张的老大简直可以塞进去两个鸡蛋,就听白毛在身边问道:“老天爷,你付了多少钱?”

白少流:“我只有五十万,丹紫成要五十万,我就全给了,本来只是以为一瓶药。”

白毛:“金疮断续胶就是个幌子呀,人家是要给你东西,这些东西可没法谈价钱,只能是你有多少钱收多少钱了,幸亏你当时钱不多,如果你有五百万我估计丹紫成那个小东西也会开价五百万的。”

白少流:“我虽然不懂,也知道这些玩意花钱买不到,为什么要送我呢?”

白毛也皱起了眉头,一头驴学着人皱眉的样子十分滑稽:“要么就是有求于你,和他们三梦宗的祖师爷风君子有关,要么就是想收你这个徒弟,到底是什么打算呢?……算了,管他呢!你倾其所有为求治人之药,也算是缘法,不要白不要都是好东西,梅野石给你惹了那么多麻烦,他三梦宗做点补偿也是应该的。”

白少流:“我马上就要跑路避祸了,这些东西怎么办?”

白毛:“神木叶、龙首丹、黄芽丹都随身带着,反正一个小瓶装了也不占地方,这一路上你正好可以学习炼器法,就把神木叶炼化了吧,让它附在润物枝上,这是我终南派独有的合器之道。……至于龙首丹暂时用不上,黄芽丹可有大用处,我来教你如何服用。唉!”说到这里它突然长叹一声。

小白听出白毛的叹息声有异,似乎提到黄芽丹让它想起了复杂难言的往事,他还从来没见这头驴如此嗟叹,尽管七叶三世为驴脾气习惯都改了不少,可骨子里仍然是桀骜不驯的枭雄,今天这一声叹显得十分罕见,小白反倒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驴眼中竟有几分落寞之意,白毛接着又说道:“花草种苗就留在这里,栽种培育之法也有,如果顾影来也可以栽种试试,不行的话等你回来再说吧,有硅玉匣在,这些种苗不会失了灵气。回去好好准备后天出发吧,几十年了,我终于又要回终南山!”

……

“我们单位有个同事最近总找机会和我套近乎,今天还要请我吃晚饭呢,你们说他讨不讨厌,成天跟个苍蝇似的乱转!”这是晚饭的时候黄静说的话,聊天中随口而出,说话时虽然没看小白,心里却留意期待白少流的反应。

看似普通的聊天,可黄静的用意小白怎么会不知道?有人追求黄静很正常,她本来就是个美丽温柔的女孩,可黄静明显是说给小白听的——这么长时间了,你倒是给个态度啊,到底想对我怎么样?

小白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放下筷子问了一句:“那个小伙,就是今天要请你吃饭的同事,他人怎么样?”

黄静:“长的高高大大的,总是自以为很帅,博士毕业,是我隔壁部门的主管,可是我看见他就烦。”

黄静注意观察小白的脸色,小白暗自叹息一声,自己该有怎样的反应呢?如果很生气或者吃醋的样子,那正是黄静想要的结果,黄静对他什么心思小白清楚的很。他对黄静可不像对清尘那样真心喜欢,也不像对庄茹那样坦然接受,如果黄静真的和别人好了倒省了他一个麻烦,但一想到这种假设心里还是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如果你觉得人不错,交往交往也是好事呀,如果看不上,也就不用理他。”小白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黄静的表情说不清是失望还是高兴,鼓起勇气小声说了一句:“我根本就不想理别人!”然后低头吃菜,心里怦怦乱跳。

小白愣了一愣,突然想起自己听闻阿狄罗曾追求过顾影时的反应,当时毫不犹豫的大怒拍床把顾影都吓了一跳,看来自己真的是对顾影有那种意思,怎么会呢?家里已经有清尘和庄茹了,自己是不是有点风流了?说风流还真冤枉,可什么风流事都没干过!

他深思的样子倒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庄茹以为他有些生气了,看了黄静一眼又对小白说:“黄静又漂亮人又温柔,追的人当然多了。”

此时清尘突然放下筷子对黄静说了一声:“黄静姐姐,你不用担心,谁敢纠缠你我替你收拾他!”说完也不自觉的瞟了小白一眼。

小白赶紧低头吃饭,装作没看见,吃完饭庄茹要收拾碗筷,黄静起身帮忙,小白这才开口道:“庄姐,黄静,你们先别忙,我有事情要说。”

三位美女齐问:“什么事?”

白少流咳嗽一声:“我最近要出门一趟,去南方办点事,清尘,这一次我要找高人治一治你的眼睛和耳朵,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清尘:“好啊!……姐姐的脸你也应该治了吧?”

白少流:“药已经买到了,我今天晚上就治。……黄静,我有可能出门一个多月,要不你就搬到楼上来住吧,和庄姐也有个照应。”黄静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一面还用疑惑的眼光看了看清尘。

晚饭后,庄茹洗了个澡,小白也洗净手开始为庄茹的脸动手术。今天来去匆匆忘记了取白毛的驴血,躲在卫生间里取了自己的血调和药末,临走前是没法完全治好庄茹脸上的伤疤了,所以特意多取了一点,在自己的左臂上留下三道半寸长的伤口,敷了金创药也没什么大碍。

小白配药总是背着庄茹等人,她们也不知道小白在卫生间里捣鼓什么,只能好奇的等在外面。疗伤的时候庄茹老老实实坐在一张椅子上,小白坐在她的对面手持神宵雕,清尘在左边捧着装金疮断续胶的药钵,黄静站在右边拿着盘子,盘子里放着止血药棉以及胶带等物。

“闭上眼睛。”小白轻声的说了一句,每到这个时候庄茹心里都有些紧张还有些兴奋,紧张是因为自己脸上要挨刀,兴奋是因为这时小白对她最温柔的时候。

她脸上的伤口只剩下了最粗最深的两道,如果换作半年前小白是不敢轻易下刀的,因为伤口的形状很复杂,也不是简单的一道割裂伤,要原样挑开那种血淋淋的手术实在是个考验。可现在的小白已经身手不凡,他只是轻轻挥手用刀尖在庄茹的脸上划了几下,庄茹就觉得脸上一凉小白已经把一段一寸长的伤疤上所有细碎的伤口全部挑开了,连血都没有来得及流下。

紧接着上药棉止血,等到流血半凝再拿开药棉敷上金疮断续胶,然后用胶带仔细把伤口粘好,他的动作快而熟练,挑伤口上药手就像虚影在庄茹的脸上拂过,黄静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干的。上完药之后庄茹不能立刻起身行动也不能说话,要等十几分钟金疮断续胶的粘性发挥作用粘住伤口两侧,她只有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小白,眼睛里充满柔情蜜意。

庄茹不用说话,就那眼神已经让小白心里痒痒的,这时黄静递了一杯茶到小白手边:“一吃完饭就忙着动手术,赶紧喝口茶吧,不是亲眼所见真是难以相信,你太神奇了!”

清尘收好了疗伤的东西,也在小白身边坐下轻轻锤着他的后肩道:“最近一直不在家,你是不是很忙,这两天就好好休息吧,出门需要准备什么告诉我们就行。”

小白很舒服的靠在椅背上,面前的庄茹半边脸上粘着胶带,但仍然那么娇艳动人,她是那么成熟性感,曾经是自己梦中性幻想的对象,现在就含情脉脉的坐在面前。她穿着居家睡衣,丰满的双乳间有一个衣扣松开了,露出柔嫩的肌肤与诱人的乳沟。她坐在自己面前怎么这么……幸亏修炼过,否则还不得流鼻血啊?

突然间庄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高耸胸脯不住的起伏,柔软的腰肢也轻轻扭动了一下,原来她也发现了小白的眼睛在往哪里瞅,自己的扣子松开了一颗,想用手掩住胸口却没好意思。小白赶紧低下头扭过脸,站在左边的是清尘,习武之人腿就是站得直,显得那么修长有力,紧翘的小圆臀让人忍不住想拍一巴掌再好好揉一揉。

小白抬头,正好与清尘橘红色的眼珠对视,也是脉脉的眼神。发现小白用一种怪怪的眼光看她,她也红着脸避开了视线。小白又向左边看去,黄静正好伸手接过他喝空的茶杯,柔声问:“还要续水吗?”黄静不似庄茹那般艳熟,也不似清尘那般秀丽,柔美中却别有一般婉转的韵味,小白发现她的身材也很好,曲线起伏匀称而不夸张,灯光下显得楚楚动人。

唉!小白在心中长叹一声,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好好欣赏过身边的可心人了,自己一天到晚都在忙什么?假如世界上没那么多烦恼事,现在这种感觉不是很好吗,差不多就是神仙生活了!胸无大志的他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想法,虽然觉得不应该还是忍不住试探着开口说了出来:“还是这样在家里的感觉舒服呀,我们能不能永远这样在一起?”

庄茹愣住了,她不能说话眼睛只是眨了一眨,心里的意思是这样也不错。黄静脸红了,心里感觉很矛盾,可是看了看庄茹脸上缠的胶带和清尘尖尖的耳朵,小声说了一句:“这样也挺好,你喜欢就行。”

只有清尘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对这方面反应有点迟钝,听见黄静的话才想明白小白是什么意思,不禁一撅嘴抓住了小白的袖子,这时小白正好伸了个懒腰以掩饰脸上的尴尬,左袖被拉了下来,然后庄茹的脸色就突然变了!

白少流的皮肤很光洁,带着健康的玉色光泽,如今的他也算修炼有成的白莲真人,可是在他的左臂上靠近肘部的位置,却有三道刺眼的伤口,伤口是暗红色的刚刚凝结,上面还均匀的敷着一层红色的药末。小白从下午两点多钟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出门,除了晚饭后在卫生间里配药也没有离开过庄茹的视线,那他手臂上这三道新鲜的伤口从哪里来的呢?

庄茹脸色变了却没法说话,清尘也看见了,一个箭步冲出客厅然后又冲了回来手中拿着刚才用的药钵,放在鼻子前仔细闻了闻,然后颤声说道:“这里面有血腥味!小白哥哥,你,你,你一直用自己的血配药?”

黄静的脸色也变了:“小白,你用自己的血?这怎么受得了?已经半年了!天!一次割三刀,伤口还这么深,那得多少血?”

庄茹大眼睛一眨眼泪就流了下来,小白起身迅速伸手擦去了庄茹的眼泪:“你千万别哭,还不能动,眼泪流到伤口上就前功尽弃了!……你们别这样看着我,这是误会,真的是误会!我只是偶尔用自己的血做药引,没什么大不了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