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善胜不争知即离

小白是真的生气了,阿狄罗勾搭上自己的堂妹伊娃还不算,居然勾引过顾影,这边伊娃刚出事他还有心情又去找顾影,一股无名之火在心头腾的窜了起来。却把顾影吓了一跳,她可从来没看见过小白当着自己的面发火,很不安的解释道:“也就是因为维纳老师的关系我才偶尔和他打交道的,他的风流放荡是出名的,但是我对他并没有任何好感,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你不相信我吗?为什么要生这么大的气?”

顾影很不安,小白的样子好像是怀疑她和阿狄罗有情人关系,这么生气是因为吃醋吗?想到这里不安中还有几分窃喜,小白对她一直很好,却从来没有表示过男女之间的好感。听顾影磕磕巴巴的解释,小白突然醒悟到自己的态度容易引起其它的误会,赶紧苦笑着说:“别误会,我哪有生你的气,我是在生阿狄罗的气,他是个什么东西!”

顾影:“这人确实不怎么样,也就是依仗门地出身,他那种人没法和你比的。”

白少流:“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吧,实在是想找个人说说这件事,憋在心里我也闷得慌,我知道你和维纳小姐的关系,而且你也不是乱说话的人。……”小白坐在小密室中对顾影讲述今夜的事情经过,密室的门开着,有一头驴悄悄站在外面竖着长耳朵也在倾听。

鲁兹最后自爆的场景太过恶心骇人,小白只是口述没有使用移情开扉术,就是这样也听得顾影惊骇不已,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小白的手臂,张着嘴半天没说话。小白说完了顾影仍然是一脸不可置信,她没想到鲁兹堂堂的志虚大主教,口口声声号称要消灭黑暗生物和邪恶势力将上帝的光辉照耀四方,然而最终自己却选择彻底堕落为黑暗世界的亡灵。

鲁兹可以说是被逼的,阿芙忒娜和小白都会杀他,世上最可怕的事情也许不是死亡,而是灵魂要面对的那不可知的归宿。鲁兹将会面对什么?他死后的灵魂将要面对上帝怎样的审判?他的灵魂背弃了口中所宣扬的光明教义,可是内心仍然敬畏上帝,面对死亡时这种敬畏成了恐惧,恐惧使他选择了逃避和彻底的堕落,成为一个黑暗世界的亡灵。

误入歧途的灵魂以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世界,让他人都屈服于自己选择的命运归宿,岂不知已走入一条万劫不复的堕落之路。鲁兹还没有机会强大到不可战胜,然而强大如七叶者,不也是世世为驴吗?也许天道循回只不过是假借风君子之手。白毛刚想到这里,使劲甩了甩头,长长的驴耳朵抽了两下驴脑勺,打断了这个念头又开始思考眼前的麻烦——

鲁兹私习黑魔法甚至亡灵法术,这种人就是教廷要消灭的,然而他却成了志虚大主教,这个丑闻绝对不会对外宣扬,阿芙忒娜的证据无法公开。但是如果阿芙忒娜不把证据送到教廷,志虚大主教无故失踪绝对不是小事,会引来一系列麻烦,所以现在最难办的是阿芙忒娜。

揭发鲁兹可以,阿芙忒娜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可是现在牵扯出维纳家族的丑闻,海恩特已死,阿芙忒娜被逐教廷,维纳家族世代传承的荣耀只能寄托在阿狄罗身上,然而阿狄罗却与海恩特的妻子伊娃通奸。

阿狄罗与伊娃的事情只是一个家族丑闻,而且他们是远亲,说起来谁也不犯重罪,可是做为神殿骑士是不能有这样的污点被人指责与鄙夷,那么维纳家族最后一点荣耀也要被剥夺,传承六百年的光荣历史将最终终结。更要命的是鲁兹指控阿狄罗谋杀教廷神官海恩特掩盖丑闻,进一步又杀了昆仑修行弟子王波褴,这是犯下了杀身之罪。如果这是真的,教廷和海天谷都不会放过阿狄罗。

阿芙忒娜知道阿狄罗风流放肆,但是她绝对不敢相信阿狄罗会杀了海恩特与王波褴,所以她一定要找到他问清楚。她的心里既想知道真相又害怕知道真相,万一鲁兹说的是真的又该怎么办?鲁兹歹毒的心机将指控掌握的恰到好处,所说的话半真半假,其实对于阿芙忒娜来说最有利于维纳家族的选择就是杀了白少流灭口,但她却做不出这种事情,只能立刻离开去找阿狄罗。

听完小白的讲述,顾影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时小白的神念中传来白毛的声音:“我终于知道什么意思了!”

小白早就知道白毛在门外偷听,大半夜的神念中传来一声尖叫也吓了一跳,暗中喝问:“你知道什么了?”

白毛:“风君子当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再让我看见你的话,小心老子强奸你!’这是风君子当年对阿芙忒娜说的吧?……所有虚伪的掩饰和荣耀都撕碎了,看她还剩下什么?上帝的信仰会不会动摇,什么正在占据她的灵魂?这才叫真正的强奸,果然言出必行手段非凡,原来我总是不服这小子,现在看来他确实够狠!”

白少流哑然道:“你还有心情想这个?我们怎么办?”

白毛:“你小子麻烦大了,早知道是这么个情况,无论如何不能让你把伊娃弄到这里来,这个烫手的热山芋现在甩都甩不掉了。……阿狄罗要想自保,只能把杀王波褴的事推到鲁兹那个死鬼身上,然后坚决否认和伊娃的关系。……就怕伊娃醒过来乱说,所以最可能要杀伊娃灭口的人成了阿狄罗,而阿芙忒娜未必能防住自己的弟弟。”

白少流提醒了一句:“维纳姐弟不知道坐怀丘这个地方,也找不到伊娃。”

白毛:“你快把伊娃送回去吧,把她还给阿芙忒娜,这浑水趟不得!”

白少流:“我现在不知道维纳小姐去了哪里,想还也还不了啊,再说我和顾影已经答应了要照顾伊娃,总应该守信用吧?”

白毛:“但愿阿芙忒娜没那么笨,不会把伊娃的下落告诉阿狄罗,你现在要火速离开乌由,躲的越远越好。”

白少流:“离开乌由?”

白毛:“笨,笨的都扶不上墙!志虚大主教让人给杀了,他该不该死是一回事,教廷算不算帐是另外一回事。”

白少流:“他自己该死与我有什么关系?教廷如果知道了他的真面目,也会消灭他的!”

白毛:“志虚大主教堕落为黑暗亡灵,妈的,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反正不是好东西。你呢?不要以为教廷像梅野石那些人那么好讲道理,你不过是和黑暗亡灵火拼的一个异教徒,教廷不会嘉奖你为他们清理门户的,相反在他们眼里这是狗咬狗一嘴毛的事情,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鲁兹能坐上志虚大主教的位置,教廷中肯定有支持他的势力,他莫名其妙的学什么黑魔法,肯定也牵扯到教廷中的同伙。”

白少流:“在志虚国我用不着怕这些人。”

白毛:“他们是不能公开找你麻烦,连自己都不敢暴露,可是暗中下手你受得了啊?你还有别的麻烦呢!……阿狄罗杀了王波褴,海天谷会放过他吗?还有长白剑派也参与进来了,昆仑修行界在乌由就有两股势力纠缠不清,再加上教廷明暗两股势力,乌由会乱成什么样子?你卷在里面没有好果子吃,躲的越远越好,避祸才是上策,回头再收拾这些人!”

白少流叹息一声:“对呀,还真像你说的这样,乌由看似平静却面临一场大风波,偏偏什么事都把我扯进去了,谁来都可能找我比划比划。”

白毛:“那还不是梅野石那帮人故意的,拿你当个棋子玩呢,乌由越乱越好,想挑起教廷内乱现在已经收到成效了,但是你再跟着玩下去恐怕就得栽进去了。”

白少流:“我从不主动去伤害任何人,至于谁要找我麻烦,我肯定要算帐的。……现在嘛,我把情况告诉梅盟主,让他来处理吧。”

白毛:“梅野石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卷到乌由的这些人除了海天谷听他的号令,教廷和长白剑派也不会听他的,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梅野石率整个昆仑修行界为你报仇又有什么意义?你死都死过了!”

白少流:“长白剑派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不会听梅盟主的?”

白毛:“如果鲁兹说的薛祥峰就是长白剑派的人,那么伏击你的昆仑剑客十有八九来自长白剑派,他们与海天谷有旧怨,掌门杜寒枫与梅野石还有私仇,整个门派和风君子都有过节……他们也许不敢动风君子,难道还不敢动你这个小白?”

昆仑修行界二十多年前有一件旧闻白少流从未听说过,那发生在梅野石成为昆仑盟主之前,于苍梧当时也不是海天谷掌门,甚至忘情公子还没有公开出现在昆仑修行界。大漠之中有一修行败类名付引舆,自称“圣主”广招爪牙,表面上四处行善传播圣主事迹迷惑境内外众人,暗地里杀人越货培养死士什么坏事都干。后来付引舆的恶迹被海天谷上任掌门也就是于苍梧的师父谭三玄发现,率众前去除魔却不敌付引舆身受重伤。

其时恰好梅野石路过大漠救下了谭三玄,付引舆在大漠经营多年,境内外势力不小,连海天谷弟子当中都有不少潜伏的付引舆手下。谭三玄身受重伤,而他最得意的弟子于苍梧在江南未能赶回,此时海天谷面临灭门之灾。谭三玄当机立断,请求梅野石代理海天谷掌门之位,请他去追杀带伤逃走的付引舆。

这是谭三玄的避祸保身之计,但梅野石也答应了,拿着海天谷的掌门令牌追杀付引舆,将付引舆以及他的骨干手下都引出了大漠,所以说梅野石对海天谷上下曾有大恩。不过有恩也结仇了,海天谷有一名弟子叫杜苍枫,勾结付引舆企图谋害谭三玄趁于苍梧不在夺取海天谷掌门之位。梅野石拿着令牌追付引舆走了,杜苍枫也假意协助梅野石追凶跟着走了,在途中帮助付引舆反算梅野石。

梅野石识破了杜苍枫的真面目,当机立断杀了杜苍枫为海天谷清理门户。不仅仅是杀人,梅野石用青冥镜摄去此人三魂七魄炼化,形神俱灭永不超生,一举震慑付引舆门下所有败类。制大漠之乱,梅野石用了杀伐重典,天下人只能拍手称快,况且追出万里之后梅野石也用同样的手段杀了付引舆。后来大家才知道付引舆竟然是梅野石的亲舅舅,那么对于杜苍枫之死更没法说什么了。

杜苍枫有一个亲哥哥叫杜寒枫,当时是长白剑派掌门天湖真人座下最得意的弟子。这杜氏兄弟俩都是资质高超的人才,分别拜于长白剑派与海天谷学艺,哥哥杜寒枫是长白剑派当仁不让的掌门继承人。杜苍枫不比他哥哥差,也是海天谷翘楚,可是无论他怎样努力也比不上谭三玄的大弟子于苍梧,谭三玄早早就已经公开表示要传位于于苍梧,杜苍枫最终却落了个背叛身死形神俱灭的下场。

付引舆死后,梅野石以代掌门的名义将海天谷掌门之位传给了于苍梧。杜寒枫对梅野石的所作所为也不敢有任何怨言,毕竟天下公义为先,杜苍枫的死是咎由自取。七叶当年有号令天下的野心,也暗中联络过长白剑派结盟,算是与海南派同气连枝的外围势力,这些事都是七叶没有转世为驴之前发生的。

长白剑派掌门天湖真人死于昭亭山风君子与七叶的那场大混战中,留在长白剑派的杜寒枫继承了掌门之位,又经过了二十年的经营,长白剑派已经成为志虚东北的第一大派,势力远胜当初。杜寒枫的师父天湖真人以及几位师兄弟都死于风君子与七叶的混战波及之下,这帐也能算到风君子头上。

杜寒枫继承长白剑派的时候七叶已经为驴,这些事它已经不知道。可二十年前杜寒枫是长白剑派掌门大弟子七叶清楚的很,长白剑派曾跟随自己与风君子做对它也清楚,而且当初追随七叶去了昭亭山决战的各派弟子几乎全部丧命的事情也听小白说了。所以听说杜寒枫已经成为长白剑派的掌门,料想他也不会真正听梅野石的号令。长白剑派弟子行走乌由,参与了刺杀海恩特、刺杀王波褴、刺杀白少流种种事端,看来杜寒枫是借机寻仇了。

小白听得直皱眉头,原来最早的梁子是梅野石结下的,真正的仇怨却是白毛当年惹的麻烦,现在麻烦却缠到了他白少流身上,真是够倒霉的。他本想骂白毛几句,可是想了想又觉得没什么好骂的,正是因此白毛才受到了世世轮回为驴的惩罚。

说完往事白毛长叹一声似乎还沉浸在当年叱诧风云的回忆中,叹息已毕这才接着说道:“如今之计,能躲就躲吧,立刻收拾东西,去终南山!”

白少流:“我也早想去终南山了,收拾你的宝藏然后去请海南派宣一笑帮忙,可也不能说走就走啊,家里的事情怎么办?”

白毛前蹄刨地,很果断的说道:“伊娃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交给顾影照顾,提醒顾影不能告诉任何人坐怀丘的所在,包括阿芙忒娜。让狼人吴桐监视坐怀丘道场以及乌由的动静,随时和你单线联络,黑龙帮最近就安分点,老老实实干他们的黑帮事业。其它人就不用管了,你带着清尘一起走,把我也带上。”它的语气不自觉中又带着当年大派掌门的威严,就像在对门下弟子分派任务。

白少流一皱眉:“让我千里迢迢带着一头驴从乌由到终南山?”

白毛:“那我不管,你必须带着我一起去,否则茫茫群山中你怎么能找到宝藏所在?”

白少流:“行,我想想办法看怎么能带着你上路,什么时候出发?”

白毛:“事不宜迟,今天就走,你先向顾影交代好,然后回家通知清尘。”

白少流:“少说也要准备两天,那么急干什么,大后天出发,我也好安排事情。”

白毛急得前蹄直刨地:“大丈夫做事当断则断,哪有你这么拖泥带水的!”

白少流笑了:“这可不是拖泥带水,而是处变不惊,我还没慌你慌什么?长白剑派弟子来到乌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海天谷弟子闻讯要去调查也不是一、两天能搞清楚的。在阿芙忒娜没有把证据公开给教廷之前,鲁兹也只是失踪,等教廷反应过来恐怕时间更长。既然想避祸外出,就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不能匆忙就逃啊,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白毛与白少流是神念交流,虽然说的话很多但速度很快,这时一直发愣的顾影抓着小白的胳膊问了一句:“我听见那头驴在外面用蹄子刨地,它在干什么?”

白少流:“没事,它晚上睡不着总这样锻炼身体,别管它了,我有事和你商量。”

顾影:“是维纳老师的事情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来先要安置好伊娃才行,想办法尽快救醒她。”

白少流拍了拍她的手背:“别着急,我有打算,这段时间就把她留在这里,我会派人照顾她,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经常来看一看。你也可以把她还给维纳小姐,但是一定要小心阿狄罗,和谁也不要说出这个地方来,包括维纳姐弟,暂时也包括洛兮。……这件事你没有参与,要小心别再卷进去,你还要照顾洛兮,所以这一次我不方便带你一起走。”

顾影微微吃了一惊:“走,你要去哪里?”

白少流:“我暂时离开乌由,去拜访昆仑修行高人,看看有什么人能救醒伊娃,同时请几位高手来建造与保护这个道场。”

顾影的手不自觉抓的更紧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白少流:“大概一个多月,最多不超过两个月,会赶在洛先生的大事之前。真不好意思,本来一切麻烦都与你无关的,都是因为我……”

顾影打断了他的话:“不要这么说,你什么时候惹过麻烦?你总是在替别人解决麻烦!你放心,我在乌由等你就是了,伊娃留在这里很安全,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洛先生的时间不多了,你快去快回,需要我做什么吗?”

白少流摸了摸下巴:“我想带着那头驴一起走,不知道用什么交通工具合适?”

顾影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答道:“可以开个小货车,不过那样比较辛苦,要不借一辆房车吧,只是让驴待在房车里比较……”

白少流:“这主意不错,那头驴可爱干净了,从不随地大小便也不会把地方弄脏。”

顾影:“那我替你借吧,洛小姐有一辆房车也没什么用,但是,你为什么带着一头驴拜访昆仑修行人?”

白少流半真半假的说:“实话告诉你吧,那是一头神驴!看过《圣经》吗,耶稣进入圣城撒冷骑的是什么?”

……

天明时分白少流把顾影送回了洛园,阿芙忒娜的别墅空荡荡的她还没回来,洛园西边三名海天谷弟子只剩下两人,卖糖葫芦的波栋不见了,应该是回海天谷报信去了。小白不动声色的离开回自己家,刚走到小区门口就有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了下来,黄静摇下车窗惊喜的叫问道:“小白,今天回家了?晚上在家吃饭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