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秽气腥风暗天起

鲁兹年纪不大,能够得到福帝摩等教廷重要人物的赏识,短短时间就坐上志虚大主教的高位,必然有过人之处,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魔法修为高超。眼见他落在阿芙忒娜与白少流手中只有死路一条,临死之时竟然还有绝地反击之道,将阿狄罗与伊娃的丑闻说了出来,同时指认阿狄罗就是杀害王波褴的凶手,这一招太厉害了。

小白脑袋里也嗡嗡响,真恨不得一刀下去割了他的喉咙算了,可现在再让他闭嘴已经晚了。这话一出口第一个有危险的人就是白少流,鲁兹刚才分明就是在告诉阿芙忒娜杀了白少流灭口。如果换一个与鲁兹一样心机歹毒的人,很可能会杀了白少流先灭口,再去逼问鲁兹这些消息除了鲁兹还有谁知道,鲁兹一死会不会被传开?

世界上有一种人,在他们的心目中有一种东西比生命甚至爱情更重要,那是什么东西呢?荣耀?信仰?正念?小白也说不清楚。但是阿芙忒娜曾经打算与风君子同归于尽,小白知道她是这种人,鲁兹也知道。

鲁兹抬出了阿狄罗与维纳家族的丑闻,试探着阿芙忒娜的反应,小白没有回头心里却很紧张,也全神贯注的感应阿芙忒娜的反应。阿芙忒娜震惊、惶然、困惑、怀疑、愤怒带着杀意,她的脑海里也一样混乱,很显然并不敢相信鲁兹的话,可有些念头忍不住往心里钻,她握剑的手已经发白,人却向后退了几步。还好,她并没有对白少流起歹念。

白少流悄悄擦了一下冷汗,趁着阿芙忒娜目瞪口呆还没说话的时候厉声喝问了一句:“说什么你都是一死,临死还不忘拉垫背的,我告诉你,既然你说我是死灵法师,其实我还真就有你不知道的神通,你是不是撒谎我听得出来!我问你,王波褴与阿狄罗八杆子打不着,阿狄罗为什么要杀他?你要是不嫌死的太痛快,就继续编吧。”

鲁兹早就想好怎么回答:“阿狄罗和薛祥峰在齐仙岭杀了海恩特,恰好被附近的王波褴看见。”

白少流想也不想接着追问:“王波褴告诉过我在齐仙岭看见一个东方修行人上山,海恩特死后又看见一个西方人匆匆下山。……你既然知道这件事,要么是王波褴告诉你的,要么是阿狄罗自己承认的,要么——”小白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又喝道:“要么那个人就是你!杀海恩特的不是阿狄罗,就是你鲁兹!”

鲁兹摇头:“当然不是,我已经落在你们手里又何必撒谎?”

白少流冷笑:“那你又为什么要刺杀我呢?这可赖不到阿狄罗头上!……答不上来了吧,我来告诉你吧,你知道王波褴是海天谷于苍梧的弟子,又知道于苍梧来到了乌由,还知道他会来找我算帐,于是杀我嫁祸于苍梧。这一招你已经不是第一次玩了,杀海恩特不就是想嫁祸风先生吗?怎么样,好不好玩?”

鲁兹仓促之间还真没答上来,白少流又冷笑着追问道:“你的消息好像很灵通啊?请问暗中帮助你的昆仑修行人是谁?就是那个薛祥峰吗?”

鲁兹:“我不想告诉你,你问也没用,但是,阿狄罗杀了王波褴是事实,他与伊娃通奸也是事实。”说话时他眼角的余光看着阿芙忒娜,心里也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他有些着急,自己这些话说出来怎么阿芙忒娜没反应?白少流知道鲁兹这两句话说的是真的,可是阿芙忒娜未必会相信,她不是没有反应,而是反应太强烈了一时之间竟呆立当场。

白少流站了起来,看着一脸震惊的阿芙忒娜,没有说话施展了一个法术,那是他的移情开扉术,同时向鲁兹与阿芙忒娜发出,他们眼前出现了一幅场景,就是当初于苍梧在小白面前重现王波褴遇刺经过的场景。两人神色都是一变不知道小白想干什么,接下来又都明白了。

“包围王波褴的一共有四名高手,一人正面阻劫,一人尾随而至,两人暗中出手。刺伤王波褴的是尾随而至的第二人,他受了海天谷法术苦海业火之伤。……能够调动这么多高手在乌由围杀一人,只有你这位主教大人,阿狄罗是协助你的神殿骑士,如果你下的命令他参加围杀是职责所在。……鲁兹,你不要再撒谎了,没有用的,告诉我都是什么人出手,你做此决定又是为了什么?在齐仙岭杀海恩特的人也有你,是不是?……你不用回答,我已经知道我的猜测全是真的!”

鲁兹聪明可小白也不笨,用这种方式推断了事情的经过,阿芙忒娜的脸色缓和了下来,看来她相信白少流说的话,是阿狄罗奉命执行任务,鲁兹下的命令,至于杀那个昆仑修行人的具体经过小白已经向她展示了。小白可没提阿狄罗与伊娃的事,虽然他知道那是真的,可是维纳家族自己的丑闻关他什么事?在阿芙忒娜的面前还是少说为妙。

白少流说话时面对阿芙忒娜背朝鲁兹,躺在地上的鲁兹脸色渐渐阴沉起来,这时阿芙忒娜突然喝了一句:“小心!”挥手一道白色的光柱从天而降,竟然是冲着白少流。

如果换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无论如何都会以为阿芙忒娜是对白少流出手,因为某种原因要杀他灭口。阿芙忒娜一动小白也动了,却不是冲着阿芙忒娜,而是大惊失色从怀中取出一根树枝带着一片碧绿的青光回头就挥了出去,碧光四散的同时小白的身形已经飞到了天上。

怎么回事?白少流看见阿芙忒娜对自己动手,却没躲没闪,因为在阿芙忒娜心里没有感应到任何恶意,她出手是在救他。与此同时一股危险的杀意带着绝望的气息从身后弥漫开来,那是鲁兹的心念,小白不明白鲁兹已经被制服丧失了反抗能力,怎么还会有这种情绪突然爆发?

可是已经来不及回头,他回手就挥出了润物枝。这枝二尺来长的奇妙法器携带在身上不方便,小白一般把它留在坐怀丘,今天特意带着是因为白毛的提醒。白毛听说他要来杀鲁兹,又详细询问了鲁兹这个人的修为如何,听说鲁兹可能会黑魔法,就算是大宗师七叶对黑魔法也不是很了解,想来想去也许走的是阴邪一路的修行法门吧?润物枝能够凝聚天地山川灵气润化万物,同时也专破污秽阴邪。

也幸亏这头驴的提醒,否则今天白少流不死也得伤半条命,因为他挥出润物枝的同时鲁兹“爆炸”了!不是扔出什么魔法炸弹来,而是躺在地上的血肉之躯自爆,发出“扑”的一声响血肉碎骨飞溅,立即化成一阵腥风血雨带着难闻的臭味迅速腐烂成黑色的迷雾,将整个棒槌礁都吞没了。这种法术倒有点像武侠小说中描写的天魔解体大法,白少流隐约猜到这可能是一种极厉害的黑魔法,以牺牲自己为代价。

腐臭的黑雾大爆发瞬间吞没棒槌礁,幸亏小白及时挥出了润物枝,碧光似乎是这黑雾的克星,光芒洒过之处黑雾瞬间散开,在白少流与阿芙忒娜所站的这个方向冲开了一个缺口。青光冲开黑雾也就是短短几秒钟,随即就被浓的化不开的腥臭黑雾包围,但此时小白已经飞到了天上。他不会飞,而是顺着从天而降的白色光柱升上去的,阿芙忒娜施展的这个法术小白见过,想当初她在神之审判法术的攻击之下救走清尘也是这么干的。

小白在天空中被一股力量提着,张牙舞爪惊魂刚定,就见一道银光落在黑雾中央,紧接着一片火海升起,熊熊烈火将黑雾燃烧的干干净净,整个棒槌礁上生长的杂草灌木也是完完全全一寸不留,棒槌礁真的成了光溜溜的礁石棒槌。

火海熄灭之后,棒槌礁寸草不留,岩石表面是难看的斑驳之色,四下散发着一股难以形容的焦臭味。鲁兹不见了,他连灰都没有留下,原本躺着的地方现在插了一把银色的十字长剑,是阿芙忒娜在空中抛下长剑,发出了一个大范围的火海术。再看阿芙忒娜,漂浮在小白身后的高空,背后六只羽翼展开,一只手凌空虚抓,无形的力量远远的提住了小白。

小白在空中也没闲着,一见火焰灭去棒槌礁一片狼藉,接连挥舞润物枝,一片片碧绿的光雨洒下,礁石上肮脏的痕迹渐渐退去,空气中难闻的腥臭味也被驱散。这时他就觉得身体一轻,翻了个跟头又落了下来,原来是阿芙忒娜松手了。

“白少流,谢谢你!你手中的树枝十分神奇,能够克制黑魔法,否则我们今天都得受伤。鲁兹已经死了,但他还没有消失,他将自己变成了邪恶的亡灵,你要小心,再碰见一定要消灭他!”阿芙忒娜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死了还不消失,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少流手握润物枝冲天上喊。

阿芙忒娜:“这是亡灵法术,是鲁兹最后一次施展,献祭给魔鬼的却是他自己,临死之前选择了最彻底的堕落!他失去了身体,也失去了魔法力,却能沟通地狱的力量诱惑他人。”

白少流:“他变成鬼啦?……维纳小姐,你要去哪里?”

阿芙忒娜:“我要去追杀邪恶亡灵还要去找阿狄罗。……阿狄罗是我的亲弟弟也是维纳家族爵位的继承人,我不相信一个死不悔改的恶魔对他的诬陷。……伊娃就暂时拜托你和顾影照顾了。”随着话音传来阿芙忒娜已经飞走了。

小白伸手想叫住阿芙忒娜可她已经走了,听了鲁兹的话,小白清楚阿狄罗杀了王波褴以及与伊娃通奸的事情都是真的,可是阿芙忒娜不会这么想。换成任何人,是相信自己的亲弟弟还是相信一个临死还想着害人的恶魔?所以阿芙忒娜一定要找阿狄罗问清楚,小白劝也没用,只有摇头看着天空叹息。今天设计杀鲁兹本来一切顺利,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阿芙忒娜本来计划杀了鲁兹,用傀眼空间水晶球术记录下一切证据,公开呈给教廷。可现在情况复杂了,鲁兹临死把整个维纳家族拖下了水,这份证据也成了维纳家族六百年贵族历史以来最大的丑闻,同时也成了阿狄罗杀害昆仑修行弟子的罪证。阿芙忒娜想把它公开估计暂时是不可能了,只有把事情查清楚才行。

维纳家的事情小白懒得管,今天也不是没有收获,知道了杀海恩特的凶手,也知道了一个昆仑修行人薛祥峰的名字,更重要的是知道了究竟是谁杀了王波褴。鲁兹从人变成了鬼,邪恶亡灵是什么东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化为厉鬼?鲁兹这人可够狠毒的,对自己都那么狠!他最后那下自爆可真是太危险了,如果西方修行人被逼到绝路都会这么一手自爆,那以后打交道可真得小心了。

不对呀,海伦说了很多关于魔法修行的事,没提到有自爆一说啊?他们的教义是禁止自杀的,看来这一定是黑魔法邪术所独有,鲁兹在教廷中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比拉希斯还坏上十倍。怎么总是这种坏东西被提拔上来当领导,像阿芙忒娜那种心地善良的好人却被排挤出了教廷?小白站在棒槌礁上正在胡思乱想间,突然心生警觉,远处有三道人影成品字形凌波踏浪飞速而来。

小白远远的看清了,不由得苦笑一声,一挥润物枝棒槌礁上碧光升起算是发了个信号。那三人似乎有所迟疑,然后一转方向从三面将棒槌礁包围,当中那人走向棒槌礁,远远抱拳道:“方才此地妖气冲天,法力四射,不知是哪位高人在此降魔?”

白少流:“你们三位不用离得那么远,都过来说话吧,我是白少流。”开口时他以手指天。

正中那人闻言身形几纵跃到棒槌礁上,在小白身前施礼道:“海天谷弟子波棋,给白师叔问好!……波栋、波枢你们也过来吧,白少流师叔在这里。”在外围警戒的两个人闻言也登上了棒槌礁。

这三人小白也见过,波棋就是在洛园西边路口街对面小巷里卖烤地瓜的那位,三十多岁面色微黄脸颊稍微有点消瘦,看上去十分精明干练的样子。波栋是个大高个,红脸膛样子十分憨厚,就是白天在洛园墙外路边卖糖葫芦的。波枢斯斯文文面白无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就是路口那家杂货电话亭新换的老板。小白早就知道这几个人不正常,今夜一见果然全是海天谷弟子。

一一还礼之后白少流说道:“不要叫我师叔,叫我道友就可以,辈份大小还不清楚呢。……半夜不用卖糖葫芦和烤地瓜,电话亭也应该关门了,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波棋一惊:“惭愧,我们藏身市井自以为隐蔽,没想到白道友早就看破了。”

白少流:“不好意思,我做过私家保镖,可能对生人敏感一些,又早知道于大侠有弟子守在洛园西侧,所以前几天路过就多观察了一番发现了三位,若非如此还真看不破三位道友行藏。”

波棋显然是三人中领头的,又是他开口说话:“久闻白小义士得天下高人青眼,果然是名不虚传。我等三人已经休息,突然感应南方海外高空之上法力波动剧烈,似有高人相斗,赶来一看却不知是白道友在此,请问此地发生了什么事?”

白少流叹了一口气:“你们来的正好,本来我还想去找你们呢,刚才这里杀了一个人,是教廷派来的志虚大主教鲁兹,他就是杀害王道友的主谋之一。于大侠一直在追查王道友之死,今日总算有些眉目,我想应该告诉诸位。”

王波褴之死多少有些眉目,鲁兹招集四名高手伏击,其中一剑杀人的很可能是阿狄罗。本来小白想亲手替王波褴报仇,可鲁兹咬出来阿狄罗让他很头痛,现在阿芙忒娜也知道这件事,而且看来阿狄罗并非主谋只是执行主教的命令,再让他去杀阿狄罗有些不好下手。可是不追究又辜负了于苍梧的嘱托,干脆都告诉海天谷弟子,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好了,小白对于苍梧也算有个交代。

至于阿狄罗是不是以剑行凶者很好分辨,凶手被苦海业火所伤眉心会留下隐约的三道黑气,只要一见面就清楚,这些他本想也告诉阿芙忒娜可惜没来得及。鲁兹还说出了一个长白剑派弟子薛祥峰的名字,小白从来没听说过,也让海天谷的三人自己去调查。伏击小白的三人中也有两名昆仑剑客,会不会有这个薛祥峰呢?他和鲁兹究竟是什么关系?

与鲁兹一起伏击白少流的另外两人是谁?鲁兹是宁死也不说,白少流知道鲁兹心念坚决也没法追问。可是鲁兹却主动说出了薛祥峰的名字,薛祥峰为什么会去齐仙岭杀海恩特?这其中必有蹊跷!小白想的不是很明白,也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波棋等人听见长白剑派这四个字神色都是一变互相对望了几眼,小白感觉他们心中对这个名子似乎多有忌讳,忍不住问道:“三位道友,这长白剑派是什么来历?薛祥峰你们认识吗?”

波棋答道:“长白剑派是志虚东北唯一的修行大派,道场在长白深山之中,弟子很杂,不仅有志虚国人还有来往临国的北番族人与棒丽族人,自古以来在世俗中的身份大多是深山中的采参人。当代掌门杜寒枫,剑术超绝是志虚东北的第一修行高手,至于薛祥峰我们没有听说过。……此消息很重要,我们一定会禀明掌门再详查,如果有所获会通知白道友的。”

白少流听他言辞之间有些闪烁,似乎这长白剑派与海天谷之间还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事情,也就没有追问。波棋等三人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有些着急,匆匆告辞离去也没有详谈。海天谷与长白剑派有什么过节与白少流没关系,但是有昆仑修行人行刺他白少流关系就大了,可这三人不愿多谈小白也有点不高兴。

“靠!你们一个个神神鬼鬼的,拿我当什么人了?”小白暗骂了一句,也离开了棒槌礁。

回到坐怀丘顾影早已等的焦急不安,见小白平安归来松了一口气,赶紧问他事情的经过。白少流坐在小密室的床上长叹一声,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顾影有些着急了:“小白,出什么事了?你倒是说话啊!”

白少流看着顾影:“事情比较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顾影试探着问:“有什么不方便告诉我的吗?鲁兹杀了没有?维纳老师有事吗?”

白少流苦笑:“鲁兹是杀了,不过他死的很奇怪,维纳小姐没事,维纳家族却有麻烦。……你别用那种眼光看我,有些话我其实不该说,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我问你个问题,阿狄罗这个人你熟不熟?你和他关系怎么样?”

顾影脸色突然红了红,有些尴尬的说道:“维纳老师对阿狄罗很好,他是维纳家族的爵位继承人,但这人也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你难道听说什么了?他最近确实找过我好几次,在吉利国的时候也追求过我,可是我并没有……”

啪的一声,小白重重的一拍床座道:“什么追求,是勾引吧?他是什么东西!伊娃刚刚出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还有心情……”后面的脏话在顾影面前没好说出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