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万鬼齐噬乌夜啼

鲁兹的神情渐渐镇定:“阿芙忒娜,你虽然离开了冈比底斯的庇护,但仍然是神圣教廷的守护者、上帝的子民,你不要忘了我是教廷正式册封的志虚大主教。”

阿芙忒娜将手放在胸口用祈祷般的声音说道:“双手沾满鲜血的人传诵着上帝的声音,黑袍下却露出了罪恶的尾巴,你的耳中应该已经听见地狱的召唤。”

鲁兹:“阿芙忒娜,我承认你的力量强大,可惜刚才那一剑没有得手已经失去了杀我机会。这里是乌由,我发出信号立刻可以招集教廷所有的高手来协助,你现在还能杀得了我吗?”

阿芙忒娜:“想把神官和骑士们都叫来?看看你丑陋的真面目吗?”

鲁兹笑了:“伊娃没死,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人们只能看见你我在空中相斗,不要忘了上次在滨海公园的栈桥下你已经想杀我一次,福帝摩大导师可以做证。所以人们不会相信我一个志虚大主教会是刺杀伊娃的歹徒,只会相信你受了风君子那恶魔的蛊惑来对我行凶。”这家伙真是奸猾,一转脸立刻将所有罪行全部否认。

阿芙忒娜看着他目光充满怜悯和鄙夷,放下了按在胸前的左手,张开手心一枚小巧的水晶球带着玲珑的闪光凌空旋转,她淡淡的问道:“鲁兹大主教,听说你是个魔法天才,认识这是什么吗?……不认识的话,尽管发出信号招集所有的帮手来吧!”

鲁兹的脸色突然变了,就像蒙上了一层死灰,说话的嗓音也变了,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的公鸡:“记忆水晶球!你……”

阿芙忒娜:“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伊娃还没有醒来,她也不会傀眼空间水晶球术,但是我很清醒,而且也会这种魔法。……邪恶会使一个聪明人变得愚蠢,你怎么能相信伊娃掌握这么高深的魔法呢?在志虚大陆,掌握这种魔法的人恐怕只有你和我。”

证据,这便是阿芙忒娜需要的证据,它记录下了鲁兹今夜所做的一切,而且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它重现,水晶球中的立体光影将告诉所有人鲁兹做了什么?鲁兹的表情不再是惊恐,他喘着气,目露凶光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盯着猎人,恨恨的问道:“你想把我怎么样?”

阿芙忒娜左手托水晶球右手持剑,站在那里继续说道:“我不想把你怎么样,我要将你送到神圣教廷,并将你的罪行公布天下,无人可以袒护你,你要接受应有的审判。……你说的不错,我虽然离开了神圣教廷,但仍是上帝的守护者。”

阿芙忒娜说话的时候,鲁兹的呼吸声渐止,瞳孔在收缩,手中的透明魔法杖光芒渐渐暗淡下去,变成黑沉沉的颜色,似乎将夜空中的黑暗都蓄积其中。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了阿芙忒娜,要么逃走逃的越远越好。芙忒娜说话时没有看他,是抬头以悲悯的目光看着夜空,这是最好的反击机会,他蓄积魔法力的时间已经足够久了。

阿芙忒娜突然喝了一句:“鲁兹,你还想顽抗?”

鲁兹此时也大喝一声:“阿芙忒娜!”这句话的声音很尖锐,就像有无数细细的东西直钻入耳膜,连远远站在海面上的白少流都觉得一阵晕眩,阿芙忒娜皱眉看去正要开口应答,神色突然警醒闭口低头。只见她身后陡然展开六对白色的羽翼,这羽翼每一只都有近两米长,阿芙忒娜就像停留在空中的一只巨大的白色蝴蝶。展开的不仅仅是羽翼,翼尖的光毫扇动,在她的身体周围又出现了一层明亮的圆光,阿芙忒娜扇动羽翼凌空站立在一个巨大的光球正中。

阿芙忒娜的羽翼刚刚展开,鲁兹又喝了一声:“接受来自地狱的召唤,成为我的奴仆吧!”然后半边天空就突然暗了下来,他手中的魔法杖暴出一团黑光将周围百米之内所有的空间都吞没,形成一团乌黑的翻滚浓云。这浓云中传出凄厉的呼啸声、嘶哑的嚎哭声、狰狞的冷笑声,翻滚的边缘伸出无数黑色的厉爪形状,席卷而来从四面八方向阿芙忒娜擭去。

阿芙忒娜站的距离只有几十米,乌云暴开一下子就把她整个吞没了,但那些黑色的厉爪一伸进阿芙忒娜身边的光球,立刻向融化消失,乌云中传来凄惨的呼嚎声。可是乌云的范围太大,四面八方伸出的黑色厉爪有成百上千只,毫不畏惧的撕扯着明亮光球,一只厉爪消失了有更多的争先恐后探了进来,紧接着又带着惨叫声消失。

阿芙忒娜没有抬头,她站在无边黑暗中一点光明的中心,闭着眼睛没有看周围恐怖凄厉的景像,而是在喃喃祈祷。海面上的白少流也看见了鲁兹孤注一掷的突然发难,阿芙忒娜被黑暗吞没也把他吓了一跳,手握锁兽环和拦妖索想出手却又无法出手,黑暗吞没了大片的天空不知鲁兹藏身于何处。

白少流正在焦急间,天空出现闪现了一道银色的闪电,不,那不是闪电,没有闪电能够持续不灭,那是一道冲天而起的银色长虹刺破了黑暗的包围。

阿芙忒娜终于举起了手中的银色长剑,剑芒发出就像冲天百丈长虹,然后她娇喝一声挥手前劈,银芒从天而降将黑暗斩成两半,直指黑暗中心的鲁兹。

鲁兹偷袭成功正有些暗自庆幸,可阿芙忒娜的反击惊得他魂飞魄散,他原以为阿芙忒娜的魔法修为可能在自己之上但也不会差的太远,如此孤注一掷的施展黑魔法本来有上中下三个打算。上策是控制阿芙忒娜让她成为自己的灵魂奴仆,中策是杀了她,下策是借机逃走。可阿芙忒娜一剑之威劈开了眼前黑暗的包围,他看见了那六只羽翼周围笼罩的光明轮廓还有阿芙忒娜高举长剑劈下的英武身姿,那是传说中的战神天使才有的气魄与威严。这已经不是普通的魔法,而是神迹的展示!

胜不了,只有走,还来得及!显示战神光辉的神迹时,不可能脱离光球疾飞,正是他逃走的好时候。冲天白芒从上而下直劈到眼前,鲁兹怪叫一声魔法杖发疯一般的挥舞,滋滋电光飞射而出,面前出现了密密麻麻很多张巨大的“蜘蛛网”。剑芒劈在蜘蛛网上发出的声音极似通红的烙铁被撒上无数冰冷的水滴,光网也像沸腾的水珠般化成白烟一片片消失。趁这个机会鲁兹转身就逃,他没有向上方飞出,而是向下急窜贴着海面的方向飞遁。

阿芙忒娜站在原地没动,只是挥剑发出长虹般的剑芒紧紧追随,鲁兹没有回后也知道身后的情景,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再飞出去不远就能脱离阿芙忒娜的剑气纠缠了,等她收起战神光辉再想追也已经晚了。刚刚一念及此,他突然觉得飞遁的身形一紧,被一道无形的绳索缠住了。

海面上有人埋伏,并施展法术偷袭!鲁兹困兽逃生已经不顾一切,急忙中一挥魔法杖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挣扎着要把无形的束缚撕开。然而他刚刚施展魔法就觉得脑袋一紧,不是脑门被东西夹住了而是施法的意念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困住了,魔法的效果竟然大打折扣。

小白终于出手了,鲁兹从低空逃走,恰好中了小白祭出的锁兽环和拦妖索。以鲁兹的魔法修为如果有准备的情况下全力出手完全可能挣脱锁兽环和拦妖索,此等锁拿的法术并非万能,还要看交战双方的强弱。比如小白要去拿福帝摩那种高手,可能相当于用狗链子栓大象,对方很容易就能挣脱反击,锁拿鲁兹这种高手也比较勉强。

可是情况不给鲁兹更多的挣扎时间,他的身形在空中一慢,阿芙忒娜的剑芒银虹已经斩到了背后。此时阿芙忒娜在空中将剑尖往上一挑,长虹散射化作万千道飞光,全部缠绕在鲁兹的身上,阿芙忒娜这一击没杀了他只把他制伏丧失反抗能力。

天空传来一片凄惨的嚎叫声,不仅发自鲁兹的口中,而且发自被阿芙忒娜劈开的漫天黑暗中,这声音太难听了太糁人了!怎么形容呢,就像十万头肥猪同时被人捅了一刀,远处海岸上的居民在睡梦中几乎都被惊醒了。有人从床上起身拉开窗帘看着远处大海方向的天空,然而星空朗朗没有任何异常。

那一片惨叫声瞬间而止,漫天的黑暗幻灭般消失,鲁兹的身影好似断了线的风筝从高空一头栽进了大海,阿芙忒娜收起羽翼和光芒落了下来,再看静夜星空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鲁兹落水的时候已经晕了过去,不知不觉呛了好几口腥咸的海水,紧接着身体一轻就被人从海里抓了起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一片礁石上。这一下摔的极重,当即就断了两根肋骨,巨痛使他迷迷糊糊的醒来,然后感觉有人重重的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疼得他一虾腰呛出几口海水。噼啪两声脆响,鲁兹眼前金光乱冒,那人又狠狠的给了他两个耳光。

鲁兹彻底的清醒了,看见了坐在他身边一块石头上的白少流,刚才踹他一脚并打了他两个耳光的人就是小白。小白手里把玩着一把银光闪闪的细长刀片,贴着鲁兹的脸和脑门蹭来蹭去略带得意的说道:“维纳小姐,我说我能帮上忙吧?你看,这头黑猪不是让我给绑上岸了吗?”

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滨海公园外海的棒槌礁,也是当初小白从天上锁拿海伦的地方,只是今天对鲁兹可就没有当初对海伦那么客气了。阿芙忒娜站在五、六米远处淡淡说道:“鲁兹,你施展黑魔法的证据我已经记录,会有怎样的下场你心里明白……白先生果然神通不小,人是你抓住的,有什么话你就先问吧。”

鲁兹看着白少流,全身的骨骼以及内脏都有着痉挛般的剧痛,亚着嗓子问道:“你,你想把我怎么样?”语气中虽略有惊恐心中却充满戾气。

白少流暗道:“到这个时候心气还那么乖戾,这个人恐怕不好对付,没那么容易开口交代的。”表面上却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看着鲁兹一言不发。他不说话阿芙忒娜干脆转过身不再看鲁兹,左手仍然握着那一枚记忆魔法水晶球。鲁兹让白少流看的心里发毛,又挣扎着喝道:“我是教廷任命的志虚大主教,你这样就不怕神圣教廷的惩罚吗?”

白少流还是坏坏的笑,也不说话,他手持神宵雕在鲁兹的脑门上挥了几下,鲁兹就觉得前额一凉,有几根东西洒落在眼皮上,原来白少流把他的半边眉毛给剃了下来。鲁兹不明白他想干什么,又惊问了一句:“你究竟想做什么?”

白少流还是不说话,又刷刷几刀把他另一道眉毛也剃的光光的,这才笑着开口道:“我也不想干什么,就是想抓住你玩玩,你当初行刺我的时候不也是想玩玩吗?……我实在想不通你有什么杀我的理由,记不起什么时候得罪过你,大主教就是想和我开玩笑吧?我今天也想和你开玩笑。”说完话又把刀伸向他的裤裆上面,刀尖在那里轻轻的比划。

鲁兹全身止不住发抖不太敢看白少流,他实在搞不明白这个东方人倒底想把他怎么样?朝着远处的阿芙忒娜喊道:“维纳骑士,我落在了你手里,你想怎么处置?但无论如何,你不能眼看着一位东方异教徒侮辱志虚大主教。”

海风中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阿芙忒娜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让她杀了鲁兹可以,可有些事她做不出来,逼问口供这种脏活就交给白少流来办吧。

感应到鲁兹心中的惊惧,白少流用刀柄在鲁兹的脑门上敲了一记,直截了当的问:“你为什么要杀王波褴?”

鲁兹一愣:“谁是王波褴,我没有杀人!”

白少流:“那我提醒提醒你,他是一个拣破烂的,有一天中午和我喝了酒,回家的路上遇害,现在你有印像了吧?”

鲁兹一咬牙:“不知道。”

可是他刚才心理反应骗不了人,小白已经明白鲁兹撒谎,他用神宵雕刮着鲁兹的脸慢悠悠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没打算放过你,你今天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就看你想选怎么死了。”

鲁兹看了看白少流又看了看远处的阿芙忒娜,眼中有绝望的光芒,他知道今天无论怎么样这两人都不会放过他的。然而他心底里还有一丝不甘的火焰在跳动,有一个念头暗暗升起,他还想继续挣扎,然而这个念头是那么可怕,连他自己都觉得灵魂在战栗。这时白少流见鲁兹有些走神,也不知在琢磨什么坏主意,不轻不重的在他大腿上扎了一刀:“你们四个人围攻王波褴,另外三人是谁?”

鲁兹没反应过来,顺嘴答道:“我不告诉你!”

看来于苍梧猜的没错,围攻王波褴的确实是四个人,小白猜的也不错,鲁兹就是四人之一,这一句话就问出了真相。可是鲁兹答话时竟然恢复了几分冷静,绝望中有几分热烈的情绪正在升起,这是视死如归还是另有打算?小白心里也有几分疑惑。

“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你身上有多少根骨头?受不了了就眨眨眼,我有的是耐心。”小白用神宵雕的刀尖在鲁兹身上全身上下指指点点,每点一下口中还在数数:“一根、两根、三根、……”

小白的刀尖每点一下,鲁兹耳内就能听见咔嚓一声响,身体这个部位传来骨头断裂的刺痛,骨骼断开肌韧撕裂的感觉无比清晰,可他偏偏又是清醒的无法昏迷,就像有一股精神力量钻进脑海中强迫他时刻保持清醒。这感觉太奇怪了,小白的刀尖是随意瞎点,点哪里痛楚就蔓延到哪里,连肚皮下面都传来骨骼折断的声音与刺裂的痛苦,那里并没有骨头!

小白当然不是真的在打碎他的骨头,他在施展移情开扉术,但是鲁兹的亲身感觉与被人敲碎全身骨骼没什么两样,而且更加可怕恐怖。小白才点了十几下鲁兹就受不了了,喘不成声的说道:“停!你是个死灵法师?……你想问我什么?”

白少流:“我不是死灵法师,也懒得跟你解释,现在我开始问话了,你仔细回答。……第一个问题,谁杀了王波褴?”

鲁兹的眼神突然亮了亮,这个问题听在耳中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他突然明白白少流想王波褴报仇,他看着小白:“我知道,但是我不敢说,我怕我说出来有人会立刻杀了我灭口。”

白少流笑了:“灭口?不要忘了你在谁手里。”

鲁兹:“我怕的就是维纳小姐,我说出来她会立刻杀了我。”

白少流回头看了一眼阿芙忒娜,阴着脸转身道:“她不会立刻杀了你,我的话还没有问完,我保证!”

鲁兹:“记住你的保证,杀王波褴的人就是阿狄罗!”

轻轻的一句话就像一枚重磅炸弹投在平静的水面,远处的一言不发阿芙忒娜陡然转过身来剑指鲁兹喝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忘栽赃?”

白少流站起身来拦在阿芙忒娜前面:“维纳小姐,你先不要激动,他说的是真话假话自有办法分辨,你答应我的,让我把话问完。”

鲁兹看着两人眼神中有狠毒的冷笑,白少流也是心惊不已暗暗叫苦,没想到问出这么一个结果来,而且他心里清楚的很——鲁兹说的是实话!阿狄罗毕竟是阿芙忒娜的亲弟弟,这个秘密传出去,海天谷弟子是不会放过阿狄罗的,阿芙忒娜会怎么办?两人僵持片刻,阿芙忒娜缓缓放下了剑:“你继续问吧,不论是真是假,我需要的是真相。”

小白能听出来,阿芙忒娜并不相信鲁兹说的话,可声音中充满不安,他也没办法只得继续问鲁兹:“除了阿狄罗和你,还有谁?”

鲁兹:“只有他,我们没有任何人真正害伤王波褴,只有阿狄罗一剑致命。”这句话半真半假,其中另有隐情,可是鲁兹已经不打算再详细回答了。

如果听白少流讯问鲁兹的过程,其他人会感到奇怪,问话完全不符合常理,此时白少流竟然不再追问而是换了个问题:“是谁杀的海恩特?”

鲁兹:“也是阿狄罗。”

阿芙忒娜和小白齐声道:“你撒谎!”小白冲脸色发白阿芙忒娜摆了摆手:“我知道他在撒谎,维纳小姐,你让我一个人问好吗?”

鲁兹却在冷笑:“不是阿狄罗亲手杀的海恩特,杀他的人是昆仑修行人长白剑派弟子薛祥峰……可是薛祥峰杀人与阿狄罗有关,事实你们可以自己去查。”

白少流又吃了一惊,鲁兹前半句话不像撒谎,后面那一句显然有鬼,赶紧追问:“无冤无仇,昆仑修行人为什么要杀海恩特?”

鲁兹心中充满歹毒的怨念,脑筋飞快的转动,又急又快的开口道:“阿狄罗与伊娃通奸被海恩特发现,阿狄罗想杀海恩特灭口,薛祥峰是他收买指使的,由此嫁祸给风君子。……我杀伊娃也是因为阿狄罗的请求,为了掩盖维纳家族的丑闻,也为了维护神圣教廷一名神殿骑士的形象,把我现在说的话记录下来吧,想想它能否公开?……维纳小姐,你有一个选择,杀了我和白少流灭口,永远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发生!可是你应该明白这一切的是因为谁?我是在帮助朋友,挽救维纳家族,忠于神圣教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