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炼狱瓮中自来投

顾影站在黑幽幽的密道前转头看着小白少流,漆黑的眸子微有怨意:“你把我带到这里,又告诉我这么多秘密,就是想找个借口让我后天晚上不要去。……我知道你关心我,不希望我有危险,直接说出来好了,何必这么费心呢?”

小白被说破了用意倒也不尴尬,笑着答道:“我知道你想去,但是你有不应该去的理由,我不是不相信维纳小姐的能力,但鲁兹也不是好对付的,一旦行刺失败让他逃走,维纳小姐无所谓暴不暴露身份,我也无所谓结不结仇。可是你不一样,没必要把自己卷进去,你要是卷进去可能也会牵连洛家,再说维纳小姐把伊娃托付给我们,总得留下一个人看着。”

顾影轻声道:“其实我明白,你不让我去,我也不会添乱,后天晚上就替你在此镇守坐怀丘道场吧。……你要小心,自己别再受伤了!”

白少流:“那是当然,就算杀不了坏人也不能把自己赔进去,我最擅长的功夫就是逃命,不是万不得已不会跟人拼命的,别忘了,还有一大家子人要我照顾呢。”

顾影幽幽的看着他,语气中有些酸意:“一大家子人?你总能处处为人想,有空还是多为自己想吧。”

白少流举步向密道中走去:“为人也是为己,我对人好也要看对方是谁,比如你,我若为你着想难道有错吗?……密道中没有灯,走路小心一点。”他取出神宵雕正准备施法放出光芒权当照明,突然眼前一亮,从身后直到远处密道突然都被柔和的光线照亮。再回头看顾影,不知何时已经取出了白少流送给她的那柄魔晶法杖,紫色的晶石上不断的有能量波动传出,是她发出了一个大范围的照明术魔法。

顾影举着魔法杖说道:“看来这个洞天福地的建造还真差的很远,密道中竟没有照明法阵,而且刚才这个守护法阵也太简陋了一些,就算不能破阵,强攻之下还是可以闯入的。”

白少流:“此处建设刚刚开始,连个轮廓都没完整,内部的细节没想到的太多了,再说我也不是很懂。……你刚才说的照明法阵是什么意思?点上灯泡不是一样的吗?”

顾影:“点灯?请问电线从哪里进来,如果你接电线稍微有点修行的人很容易顺着电源就发现你这个密室,那还叫什么魔法密室?这密道的第一层门户是完全密封的,通风口又设在何处?……你这里应该改进的地方太多了,比如我们刚才进来的第二道密门仅仅是化虚为实的假壁用一个能量屏障阻挡,不如再用真正的岩石做为门户,上面设一个空间魔法阵,从魔法阵中直接穿越进入,开启魔法阵的方法只有你自己的人知道就行。”

白少流:“你这个建议倒是东西合璧了,你说设一个空间魔法阵,然后从山石之间直接穿过去,这我也不会呀?”

顾影笑了:“你不会我会啊,还记得你放在我那里的三枚时间、空间、能量晶石吗?如果把它布置在入口处第一间密室的后壁上,就可以组成一个魔法阵,我布置起来比较困难,但可以请维纳老师来帮忙,只要你不怕她泄露此地的秘密。”

白少流:“让她知道我并不担心,维纳小姐从来就不是一个会泄露别人秘密的人,只是那三枚晶石放在洛园,你不是说能够帮助洛兮的魔法修炼吗,拿到这里洛兮怎么办?”

顾影:“我把洛兮带到这里来学习魔法可不可以?我保证她不会泄露你的秘密,但这里不是洛园,所以要征求你同意才行。”

白少流:“当然同意,别人不能来,难道洛兮还不能来吗?……前面就到密室了,我说的真正的大秘密就在这里,你听说教廷新得到一枚神奇的魔法石吗?我这里也有一枚,它其实是天降陨星的遗髓,对修炼各种法术都大有帮助。你要用它也可以,但万万不能把它带出去,洛兮也一样。”

密道尽头豁然开朗,山腹中有一个天然的空洞,向上有二十多米高,空间有两个篮球场大小,周围的山壁开凿的很整齐。开凿工程大半是洪和全完成的,白少流又做了简单的修整,密室里空空荡荡只有一个莲花形的白石台,莲台中心的面积很大,躺两个人绝对没问题,正中间放着纯白的软吉祥草编织的蒲团,那是小白平时静坐修行的地方。

星髓放在石壁上特意开凿的一个小石窟中,石窟的表面也有一个掩护法阵,一般人不能发觉只能看见一片正常的石壁。周围还开凿了大大小小很多石窟,用来放置各种东西,左右两面山壁就像巨大的藏宝库,不过这些石窟大多都是空的,小白还没那么多宝贝收藏。左右两面还分别凿建了三间石室,石室中布置还很简单,也只有一个小一点的白石莲花座。

顾影正在密室中参观,心中不禁有几分敬佩小白的毅力,他就一个人像蚂蚁啃骨头一样把这个密室布置成如此规模,这已经相当不简单了。正在参观时密道中传来哒哒的蹄声,一头黑驴一路小跑进来,顾影很意外的说:“这不是你在马场中养的那头驴吗?前些日子听说你把驴接走了,原来是带到这里来了?……养驴做宠物的人我还没见过,不过你真的很有爱心!”

白毛听见顾影的话脚下一绊差点没摔倒,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宠物了?和公园里乱跑的阿猫阿狗一个档次,可怜它没办法开口辩解。小白和顾影刚来时白毛在山林里睡午觉,醒来发现石龛后面的密道门大开,也跟着走了进来。

小白赶紧解释道:“这头驴不是宠物,它是我的朋友,名字叫白毛,它可不是一头普通的驴。”

白毛听小白这么说这才站稳脚步昂起了驴头,顾影走过来摸了摸驴鬃毛微笑道:“这头驴的故事我听洛兮说过,你小时候家里养过一头一模一样的驴,后来在市场上见到了就把它买了下来,而这头驴就自己跟着你走了。按照志虚的民间传说,它可能拥有转世轮回的记忆,就是你家当年那头驴,它还能认识你。”

这句话虽是开玩笑但也一语中的,白毛听的直点头,也没有把顾影的手甩开。小白走过去拉开了顾影的手,就听白毛的神念传来:“那个叫海伦的小洋妞刚走,你又把她领来了,有一个福地洞天泡妞就是方便!”

白少流在神念中回道:“别胡说八道,有一件大事发生,你先在一旁听着,回头我再详细和你商量。”

白毛不服气的说:“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你敢说你不想泡她?心里总有那么一点想法吧?不然你能把她带到这里来?分享秘密意味着什么?人家姑娘不误会才怪!”

白毛一开口就一堆反问,白少流无奈的答道:“我已经有清尘了。”

白毛:“那是另外一回事!我问你,假如顾影喜欢你,你会不会感觉不高兴?我看你也挺舒服的。”

这句话倒把小白问住了,一时之间没有回答,顾影可不知道一人一驴在那里说悄悄话,转了一圈又说:“小白,这个地方我很喜欢,你不用的时候卧可不可以借用修炼?……洞天道场的布置我不太懂,但是魔法密室的布置我还是能帮上忙的,这间密室包括密道的建造就交给我来帮忙得了,也可以让洛兮来练练手,我办不到的事情还能请维纳老师来帮忙。”

白毛暗中踢了小白脚后跟一下:“好事啊,快答应!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她对你可真没话说。”

白少流赶紧谢道:“我这坐怀丘道场可以容纳很多人修炼,你要想来当然欢迎,只要不暴露这个地方就可以。……至于帮不帮忙,不必勉强,我先谢谢了!”

顾影:“谢我做什么?我还要谢谢你!有这么好的魔法密室,还有神奇的魔法石,你能让我一起用已经感激不尽了。”

一听这句话,白少流赶紧道:“你先别着急感激,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顾影:“什么事?”

白少流:“你听说过‘力量的重新唤醒’这个仪式吗?我的一个朋友被魔法所伤,浑身法力无法施展,据说这个仪式可能帮她恢复。”

顾影看着小白不知在想什么,片刻之后轻叹一声道:“是清尘姑娘吗?她为了救我们被神之审判的魔法伤害,你我帮她也是应该的。……只是我没有能力进行这种仪式,有神奇的魔法石帮助,维纳老师可能会有办法。只要你帮她唤醒伊娃,求她为清尘进行这个仪式,她一定会答应的。”

白少流:“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先等后天的事了结我再请求她。你不必担心,我不会有事,维纳小姐也不会有事,你就在这里守着伊娃等消息吧。……走,我们再出去看看,我给你详细讲一讲此地的布置还有出入的正确方法,以后你自己就可以来去自如。”

两人走出密道又到山谷中四处看看,顾影问道:“这里已经初具规模,但好像什么都很粗糙,不是短时间内能完工的。”

白少流:“缺人也缺经验,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人我已经想办法去请,可是手头钱花完了不得不暂时停工了。”

顾影取出那张空白支票:“这不正好吗?你可以拿去。”

小白摇了摇头:“这不是你我的钱,是维纳小姐留给我们照顾伊娃的。”

顾影想了想:“你说的也是,我们不能轻易挪用这笔钱做别的事。……这样吧,我还有点积蓄,不算太多只有三百多万,你先拿去用吧。”

白少流:“怎么好意思用你的钱?……要不我先借一百万,明年一定还你。”

顾影:“需要用钱就都拿走,我暂时也不缺钱,况且我知道你能还得起。……这可是我的嫁妆钱,明年你不能赖账,我还要收利息的。”她难得笑着开了句玩笑。

白毛在他们身后叫道:“嫁妆钱还用还吗?干脆连人一起要了!”小白脚后跟踢起一块石头直奔白毛的鼻子,被它一闪身躲过去了。

……

阿芙忒娜·维纳与罗琳·波特代表罗巴联盟金融集团去志虚国都城参加一个会议,这天中午波特先生亲自将她们送到机场挥手告别,然后返回了阿芙忒娜租下的别墅。所有护理人员已经都打发走了,天快黑的时候,二楼似乎有响动,波特先生上楼看了一眼,伊娃还躺在卧室中昏迷不醒,别墅内外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接近午夜的时候,波特先生喝完茶准备休息了,他的卧室就在伊娃病房的隔壁,正要上楼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很紧急的电话通知。乌由市北部的一个小城市瓦兰店发生了一起骚乱,当地居民在莫名谣言的扇动下冲击教堂,领头的人可能是志虚民间巫师神汉,当地信徒应付不了。乌由教区现在抽不出其它的人手,只能急紧调派枢机神官波特立即前去协助当地的神父处置此事,任务是暗中制服那个领头的巫师。

波特接到这个命令先是一愣,然后又微微一笑。瓦兰店距离乌由市区走高速公路有两个小时车程,就算波特的速度再快一个来回再加上执行任务的时间也不能短了,他将离开几个小时去另一个城市。他想了想,又在电话里寻问了一下神殿骑士阿狄罗在哪里?果然不出所料,阿狄罗也被派出去执行别的任务了。

波特的掩护身份是一名领事馆商务参赞,但他是教廷正式任命的枢机神官,教区的命令是必须执行的,看护伊娃只是私事不能与教廷的任务相冲突。波特匆匆收拾了一下关好了门窗,出门驱车直奔城外的高速公路。

这是一个晴天,星光闪烁微有轻云,如果注意看高空,会发现有那么一片星空光影朦胧,就像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毛玻璃显得比较恍惚。波特先生离去之后,这一片模糊的星空范围在慢慢的扩大,本来明亮的星星也开始闪烁渐渐的隐去,一道雾气从天空开始蔓延,渐渐的笼罩住别墅周围的海滨。

静夜无风,海边起雾,这在乌由很常见,何况是在夜深人静之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有什么异常。这雾越来越浓,十几分钟之后别墅周围能见度已经很低,整栋别墅笼罩在浓雾中消失不见。高高的天空缓缓飞下一条披着黑斗篷的人影,由于浓雾的掩护谁也看不见他,他手中拿着一根透明的魔法杖,水晶锥一般的杖尖还在往外散发着丝丝的白绮,这白汽一飘到周围的空气中就膨胀凝结成浓云状。

鲁兹终于来了,他很小心,离别墅二楼窗户十几米远就凌空停住。他用魔法杖对着房子画了个圈,浓雾不再飘散全部静止下来,就像一个巨大的云堆把整栋别墅层层掩埋。然后他又用魔法杖一指别墅的方向,整座房子的表面突然发出了红色的亮光,亮光中还有噼啪的爆裂声,这可不是鲁兹的魔法,而是他企图打开窗户时引发了这栋别墅的魔法守护。

波特走的时候对别墅做了手脚,这样才显得更真实,他不可能毫不负责的丢下伊娃离开。红光和爆裂声就像在房子周围燃起了火焰,他人根本接近不了,而且附近居民看见了一定会以为是房子着火了,消防救援人员会马上赶过来,在魔法力守护消失之前伊娃应该安全了。可是鲁兹的魔法更加高明,他用了最高级的水系魔法凝成浓雾阻止了光芒外射,同时又施展空间魔法隔断了声音。

魔法杖轻微颤动,鲁兹站在空中指着别墅念念有词,红光渐渐的淡了下去,爆裂的声音也消失了,十几分钟之后别墅恢复了正常,静悄悄的矗立在浓雾里。这时鲁兹手中的魔法杖一挑,二楼的一扇窗户无风自开,这正是伊娃病房的窗户。鲁兹却没有立刻靠近,而是一挥手,浓雾中有一团雾气凝聚越来越密,变成灰色的人形形状,鲁兹再把手一招,这雾气凝结的灰色人形飞进了窗护直接扑到了床上,然后又散开成一团雾气。

屋里静悄悄的毫无反应,躺在床上的那个人仍然昏迷不醒,鲁兹这才放心的飘近身形停在了窗户外。床上的那个人脸上好像带着呼吸器一类的东西,遮的严严实实看不清面目,身上盖了一层薄薄的毯子,从毛毯下面的身体曲线来看是个身材很美的女人。

鲁兹站在窗外对着床上的女人说了一句:“你又何必支撑到现在,早一点死去岂不免了很多烦恼,又省了我不少麻烦。今天还要再杀你一次,可惜情况紧急找不到人背黑锅了,你的死就永远成为乌由悬案吧!”然后他终于真正的出手了。

鲁兹在窗外用魔法杖的杖尖在空中交叉画了个十字,卧室的天花板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金色十字,旋即化成一股金色的漩涡飞卷而下越来越大,带着炙烈的光芒像无数利刃包围了伊娃躺的那张床。所有的东西,床单、衣物、甚至整张床都被绞成了粉末似的碎片,躺在床上的伊娃不可能幸免。

眼看伊娃必死无疑,行凶的鲁兹突然心生警觉,他不愧是福帝摩精心栽培的魔法天才,魔法漩涡刚刚展开的一瞬间,他就感应到漩涡最中间的那个人并没有被绞成粉末,这人不可能是昏迷不醒的伊娃。他的反应极快,这一刻顾不得再杀人,立刻倒飞直冲天际,在自己身前留下一个无色的透明的护盾。

他的反应快床上那人反应更快,鲁兹的身形刚刚一动,一道刺眼的银光飞出将金色漩涡斩灭紧接着又将窗口无形的护盾劈的粉碎,一个妙曼的女子身影快如闪电随着银光直追而去冲上云宵。只见阿芙忒娜手中发出一道银色的剑芒如飞舞的匹练,紧紧追随空中逃窜的黑影,后发先至眼看就要飞斩及身。

鲁兹已经知道自己中了埋伏,身后那人展示神迹力量之强大在自己之上,早有准备出手速度比自己快,一味逃窜只有死路一条,转身斗法尚可有机会脱身。剑芒刚刚到达的背后,他的黑斗篷突然像鼓气一般膨胀开来,砰的一声炸裂,无数黑色的碎片聚作一道卷风将他的身形包围。剑芒斩在黑卷风上化成丝丝的电光消失,龙卷风又重新变成了碎布片缓缓从天空洒落。

这时鲁兹已经手持魔法杖转过身来站定了身形,他的样子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已经看不清原先的样式,金色的头发像鸡窝一般在头上乱蓬蓬的站着,脸色铁青神色惊疑,但是握住魔法杖的手仍然很稳定没有一丝颤动。

阿芙忒娜就站在几十米外的空中,他们此时的位置已经飞离了海岸站在了大海之上的云端。只见阿芙忒娜手持银色的长剑,光着如玉雕一般的双足,身披白色的神圣法袍,金色的卷发在星空下随风飞舞,蔚蓝美丽的眼珠此时充满了杀意。出剑一击不中,她并没有着急继续动手,而是站在那里冷冷的开了口:“鲁兹,果然是你!”

鲁兹已经恢复了平静,恨恨的说道:“阿芙忒娜,是你和波特串通一气,设局陷害我!”

阿芙忒娜冷笑:“你如果不来杀人灭口,一切将风平浪静,可惜你来了,自己的罪恶怨不得任何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