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獠牙善面决归宿

白少流抢在阿芙忒娜继续说话之前又道:“顾影,我需要你帮个大忙,我们出去慢慢说好吗?维纳小姐,时候不早了,我和顾影先告辞,我还找她有点事。”说完话已经站起来,拉着顾影就往外走,顾影见他神色郑重,也不得不跟着他起身。

阿芙忒娜没有阻拦,也起身道:“有事情就去办吧,记得明天夜里悄悄接走伊娃,还有这张支票也拿去吧……”

小白与顾影站住了,对望一眼谁也没伸手,倒也不是推辞,因为人有两个支票却只有一张,谁拿呀?阿芙忒娜当然注意到了,看着他们笑了笑:“以你们的关系,谁收下都一样。”

阿芙忒娜看见顾影挽着小白进门,谈话中对小白的安危十分关心,发现小白受伤那反应比她自己受伤还要着急,顾影的脾气她是很了解的,一向是个很冷淡的人,为小白如此动容关系肯定不一般。不过她的话俨然将顾影与小白说成了一家人,小白有些尴尬又不好解释,顾影脸上微微发烫,拿起桌上的支票道:“那我先收着了。”

阿芙忒娜看着两人并肩而去竟有些出神了,刚才顾影不希望小白有危险,她自己也不希望风君子有危险,谁都知道救伊娃很冒险。小白拉顾影一起离开显然是要找借口阻止她参与对付鲁兹的事情,也是关心顾影,阿芙忒娜不由自主想起了风君子,自言自语道:“他如果知道此事,会是什么反应……想当年,他真的是那般风流吗?”

……

鲁兹最近很开心,他在教廷中的地位以火箭般的速度提升,短短半年,从一个普通的教区神官一跃而成为志虚大主教,这志虚大陆真是建立功勋的好地方,就看实力和运气如何了。福帝摩离开乌由却留下星髓帮助他的魔法修炼,同时让他好好研究怎样借助星髓修炼武技,一连几天鲁兹都在密室中研究星髓,发现这神奇的魔法石确实用处很大,留在自己手中这三个月的时间太宝贵了。

开心的同时还有两件烦心事。其一是福帝摩大导师命他调查一个叫“白莲真人雷锋”的昆仑修行人底细,这位雷锋先生救了教廷的海伦·歌琳牧师,然后完好无损的把人送了回来,目的让人琢磨不透。可是海伦却说不清这人的来历、住址、联系方式甚至相貌描述的都很含糊,只知道那人是个年轻男子,拥有一处秘密修炼庄园。

据说那天夜里雷锋路过乌由,恰好救了海伦,留她做客三天然后礼送而回,两人交流了园艺方面的问题以及神圣教廷如何光明伟大,分手后海伦再也找不到这个人。这番说辞别说福帝摩不能相信,谁听了都觉得不太可能,可私下里无论怎么询问海伦答案就是如此。还好海伦总算识趣,公开场合的说法与鲁兹大主教下的命令一致,没有损害福帝摩的威望与尊严,这样一来反倒不好逼问追究了。

鲁兹询问过长白剑派的杜寒枫掌门,结果杜寒枫告诉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但是调查并非毫无结果,至少“雷锋”这个人在志虚国大名鼎鼎,不过却不是鲁兹要找的“白莲真人”,而是很久之前一位相当于“圣徒”的存在,在志虚国是做了好事不留名的象征。如此看来那人不想暴露身份,而且早就想到教廷不会宣扬此事,真的是做好事不留名了。

雷锋的事还是小事,海伦已经返回教廷,只有不了了之,可眼下有一件大麻烦必须解决,就是伊娃那个小骚货!福帝摩曾说过不用担心,她醒不过来,就算醒过来也不怕,一个娼妇的话能够扳倒志虚大主教吗?话虽这么说,鲁兹心中还是有几分担忧,福帝摩虽然在教廷中地位崇高但还没有到一手遮天的程度,至少邓普瑞多就不怕他。

邓普瑞多作为教廷特使来到乌由主持志虚大主教的册封仪式,仪式后对他叮嘱了很多话,表面上都是鼓励他尽心传播上帝的福音,要有虔诚而坚定的信仰,关爱志虚大陆上帝的子民等等,可是话里话外明显流露出提醒警告之意。比如作为大主教要洁身自好,魔鬼的诱惑与堕落的陷阱无处不在,身为教廷在志虚大陆最高神职人员,一言一行都代表教廷,不要让神圣教廷蒙羞等叮嘱。总之邓普瑞多的意思是——你不要有污点,不能于德行有亏。

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阿芙忒娜通过波特夫妇的关系请邓普瑞多为伊娃疗伤,鲁兹最怕伊娃醒来在邓普瑞多的面前说出凶手是谁。事情还不算太坏,邓普瑞多离开乌由时并没有任何异常,人到底救没救醒?他假意关心找了个机会询问枢机神官波特:“亲爱的波特,我在教廷就听说您是邓普瑞多长老最喜欢的学生,长老这次来乌由还满意吗?”

波特的回答四平八稳:“长老对正直光明事业的守护者一向敬重,大主教不必多虑。”

鲁兹又做出很关心的神色问道:“听说你请求长老为肯迪夫人疗伤,她的伤势怎么样了?我也很关心肯迪夫人的近况,就是最近太忙一直没有时间去看望。”

波特:“神奇的圣邓普瑞多长老亲自为她治疗,伊娃的伤势当时就治好了。”

鲁兹的脸色微变:“她醒来了?”

波特看了鲁兹一眼:“好消息是不是?大主教也如此激动!她现在还没醒来,不过长老说七天后她就会恢复清醒,现在已经过去四天了。……还有另外一个好消息。”

鲁兹刚送松了一口气又开始提心吊胆:“什么好消息?”

波特:“可能伊娃已经掌握了傀眼空间水晶球术,昏迷时她手里正握着水晶球,可能已经记录下当时发生的一切。如果是这样的话,等她醒来施展这种魔法,就能追查那个使用黑魔法袭击的凶手是谁?邓普瑞多长老对此十分关心,还特意叮嘱维纳小姐要找到这个凶手,在志虚大陆出现掌握黑魔法的人不是小事。”

鲁兹惊骇欲绝,尽量掩饰着问道:“傀眼空间水晶球术?这么高明的魔法伊娃怎么可能掌握?据我所知她精通剑术,但是魔法并不高明。”

鲁兹说话时脸上还是忍不住有惊讶的表情,因为这个消息太难以置信了。“傀眼空间水晶球术”究竟是什么魔法?有点类似于小白的回魂仙梦法术,能够记录与重现曾经历的一切,但是比回魂仙梦更加直接。它的记录与重现展示都需要借助一种特殊的记忆魔法水晶球,与回魂仙梦只能在自己的定境中重历所有往事不一样,它的用处是可以向任何人展示记录下的特定事件过程。

还有更神奇的地方,它记录的信息是以水晶球为中心的立体影像与声音,不是施术者自己看见或听见的场景,记录的范围与施术者的魔法力强弱有关,大约是傀眼术延伸或者说神识所及范围的十分之一到百分之一的空间。记忆魔法水晶球只是中介,记录和演示都需要同一个人施展这种魔法,因此当时到底记录了什么信息要等伊娃本人醒来之后才会知道。

傀眼空间水晶球术是一种非常高深的高级魔法,掌握它的人很少,一方面因为它不仅修炼很困难而且没有实战用途,另一方面它也是中世纪的巫师修炼的魔法,教廷虽不禁止但愿意付出精力学习的人并不多。鲁兹自己就会这种魔法,当然知道它很难掌握,有点不敢相信伊娃能掌握这种魔法,而且在遇袭时那么惊险的情况下还分心施展。

波特笑着说:“您也很意外是不是?我听说的时候和您一样吃惊,但是想想这也不是不可能。阿芙忒娜就是个内外双修的天才,伊娃也有着同样的维纳家族血统,只是以她的家境请不到最好的老师而已。邓普瑞多长老告诉我,一个偶尔的机会他指点过伊娃傀眼空间水晶球术,伊娃后来学没学会长老就不清楚了。……伊娃昏迷前手中握着一枚记忆魔法水晶球,看来她掌握了,否则在那种时候……”

波特接下来的话鲁兹听不进去了,就觉得脑袋里嗡嗡响,这个消息可是晴天霹雳。他没想到波特会骗他上当,因为伊娃当时还没来得及说出他的名字,白少流等人与他没打过交道,不可能认出来的。他更不敢相信波特撒谎时以邓普瑞多的名义,同时也更想不到他就是偷袭者的秘密是被一头驴首先怀疑到的。

鲁兹安定了一下心神这才又说道:“这个消息真是太好了,等伊娃醒来我一定去看她,同时追查出凶手!伊娃在阿芙忒娜那里情况还好吧?”

波特:“阿芙忒娜专门租了一座海滨别墅照看伊娃,一直在她身边很少离开。……对了,后天阿芙忒娜和我夫人罗琳要一起去志虚都城,代表罗巴联盟金融集团参加一个会议,她还托我照看那座别墅的情况呢。”

鲁兹:“知道了,你去吧,见到维纳小姐请转达我的问候。”

波特走了,鲁兹颓然的靠在椅背上,身上已经全是冷汗。如果伊娃醒来事情就严重了,仅仅是空口指认鲁兹倒不太害怕,但是有傀眼空间水晶球术记录下来的现场信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立体空间影音信息,自己用的魔法杖还有握魔法杖的哪只手肯定能看得很清楚,如果换一个空间角度反复观察说不定还能看见斗篷下挡住的脸。

这能是真的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否则等伊娃醒来一切就晚了,已经来不及请教福帝摩老师,而且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也不适合请教。后天夜里阿芙忒娜不在乌由,那么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动手机会了,只要想个办法支开波特就行……鲁兹的脑筋在飞快的转动着。

……

“有一个秘密可能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今天想托付给你。”这是白少流离开阿芙忒娜别墅后对顾影说的话。此时两人来到了海边,这里是洛园西边,沿海有一条公路,围着锚链护栏的人行道外面就是大片黑色的礁石滩,顾影和小白在海边小道上吹着海风说话。

“你说得这么严重,究竟是什么秘密?”

“跟我来,带你去一个地方,小心些,不要让人跟踪。”

小白将顾影带到了坐怀丘,一走进山谷顾影就惊叹到:“好幽静雅致的地方!小白,这是你建造的修炼庄园吗?真没想到洪和全的秘密据点会被你改变成如此优美境地。”

白少流:“按昆仑修行人的说法,这里应该叫修行洞天,是我的道场所在,刚刚建造了一个轮廓,完工还早的很呢。”

顾影:“这么幽美的山中洞天,它总应该有个名字吧?”

白少流:“有,名为坐怀丘。这里有法阵掩护,普通人不能进入,外界也查探不到里面的信息,是我的藏身与逃命所在。”

顾影:“你说有个关乎身家性命的秘密,就是指这里?托付给我是什么意思?”

白少流:“这里还有一条密道和一间密室,你还记得吗?洪和全当初就是从密道中逃走的,我又重新修建了。”小白带着顾影登上石龛,打开密道机关门户露出曾经藏着海伦的那间密室,接着又打开第二道隐秘的法阵门户露出了真正的密道。

“外面这间密室是掩护,山腹之中才是真正的密室,还有密道通往后山的秘密出口。我准备把伊娃藏在密室中,后天晚上,你能守在此处吗?万一有什么意外我只能逃到此地,如果那样的话还有你能在山外接应我。……但愿不必如此,我只是做万全的准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