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堪忧灵境难闻入

阿芙忒娜站在门内迎接,请小白到客厅坐下喝茶,她坐在对面道:“白少流先生,上次你在齐仙岭救下了伊娃,还特意让顾影把她送到我这里,多亏你了,也多谢你了!”

白少流说话开门见山:“不必客气,有人滋扰风先生闹得乌由不安,伊娃如果死在齐仙岭麻烦就大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借机要造多少孽!幸亏我赶去及时,可惜还是让刺客跑了,伊娃也身受重伤。……伊娃的伤势怎么样了,她醒没醒?”

阿芙忒娜叹了一口气,有些尴尬的说道:“以前我有些误会,灵魂中也有些困惑,但现在我想明白了,不会再去滋扰风先生。……今天请白先生来,其实就是为了伊娃的伤势,她身体所受的伤已经治好,但人却没有醒。”

白少流:“她还没醒?我也不太会治黑魔法的伤啊?听都没听说过。”

阿芙忒娜摇摇头:“她的伤已经不再是黑魔法伤害,而是束缚灵魂的炼狱。”

白少流:“还是不太懂,维纳小姐请我来有什么事?”

顾影说道:“维纳老师想请你找一个人,你在昆仑修行界认识的人比我们多,打听打听能不能找到这样的人。”

白少流:“什么人?”

顾影:“能够进入他人灵魂的人。”

白少流吃了一惊,这个要求可真奇怪,什么叫进入他人灵魂?阿芙忒娜又解释道:“伊娃虽然是昏迷,但同时也是清醒的,她的意识在一种封闭状态中,需要有人能进入到她的灵魂世界,知道她是什么处境,然后才能想办法唤醒她。”

白少流突然心念一动,他可以感受到别人的情绪,也可以把自己见过的任何场景移送到他人的意识中,这算不算是进入他人的灵魂?移情、共情、开扉这三种神通能力他现在运用的已经相当熟练了,但是阿芙忒娜所说的这种方式他还从来没有试过。想了想他说道:“伊娃在哪里?我想我可以试试。……顾影,你也见过我的移情开扉术是不是?”

顾影当然见过小白的神通,但是听见这句话却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手下意识的做了个虚推的动作:“不可以轻易去试,这是很危险的,话还没说完,这个人还要符合三个条件。”

顾影详细解释了邓普瑞多提出的三个条件:第一此人要求心中不染邪念,第二要求一生行事气节无亏,第三要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如果是个死灵法师来这里,倒不需要这三个条件,他可以直接操纵伊娃的灵魂让她成为受自己控制的傀儡,但那不是阿芙忒娜等人想要的唤醒方式。现在要进入灵魂安全的把她唤醒不仅难度很大而且很危险,如果不符合那三个要求,救人者的灵魂弄不好也会陷进去醒不过来。

小白听完之后沉默了,阿芙忒娜和顾影也不说话。顾影担心小白要勉强一试,她虽然知道小白有他心神通但能不能进入到别人灵魂还两说,就算进入了伊娃的神识之中也是一种极大的冒险。阿芙忒娜则是充满期待却又不好开口,小白说自己可以试试,这就说明东方修行人真可能有这种本领,但她不能强迫白少流冒险。

小白也在那里琢磨,自己的他心通可以侵入他人神识,但是进入他人灵魂深处的法术他并不会。他本来想去试一试说不定能让神通更上一层楼,再创一门独特的法术,现在看来还真不是乱试的。

好半天之后小白才开口:“这三个条件当中,第一条我没有问题,我从小就能感应世人种种邪念,也许是幼年懵懂不受影响,到现在确实能做到不受沾染。至于第三个条件我想我也是符合的,我以前的修行就是以心念为主,控制精神的力量应该比伊娃强大。但第二个条件我自己也不清楚,一生行事从未亏欠于心,很多人都自夸如此,但真正灵魂深处能否接受这个考验是疑问,我也不敢自夸有这个把握。”

阿芙忒娜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今天请白先生来,并不是要让白先生亲自救人,只是想托你打听打听,昆仑修行界有没有这样的高人?如果能找到,又愿意来救伊娃,尽管可以提报酬。”

顾影也说:“小白,没有把握的事情千万不能勉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昆仑修行界高人那么多,你去问一问吧?能不能找到这样的人,我和维纳老师都会感谢你的。”

白少流:“其实那三个条件倒是后话,关键是哪门哪派有这种神通法术?我虽认识一些昆仑修行高人,但都是见面之交,人家的门中秘法怎么会告诉我?尤其这种法术十分诡异招人疑忌,掌握的人就更不会大肆宣扬了。……等等,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进入灵魂世界的神通?我听说过一个人,他就在乌由。”

阿芙忒娜与顾影齐声问道:“什么人?还真有其事?”阿芙忒娜差点想问此人是不是死灵法师,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白少流思索着说道:“我一个朋友提起过,她曾听说过乌由道上有这么一个人,能进入另一个人的灵魂世界。但是我没仔细打听,所以也不知道是谁,如果想问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叫她,有些事电话里不好细谈,让她上这里来当面说不知方便不方便?”

顾影:“你这个朋友是什么人?”

小白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是黑龙帮的人,八大金刚之一,绝对可靠。”

阿芙忒娜:“方便的话就请她来,人在哪里?要不要我派车去接?”

白少流:“不必去接,我通知她过来就是了,她现在也算是我的弟子门生,不过还没有正式拜师。”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有一个千娇百媚的妙龄女郎来到了别墅门前,刚想按门铃小白流就打开大门道:“这么快就来了?快请进!”

女郎的笑颜娇媚:“白总有吩咐,我怎敢耽误,这么急叫我来一定有要紧的事情吧?”来人正是黑龙帮的花金刚花蘼芜。

花蘼芜跟着小白走进别墅的客厅,见到顾影和阿芙忒娜微微吃了一惊,很自然的打招呼:“这二位美女是白总的朋友吧?……这位小姐我很眼熟。”

白少流介绍道:“当然眼熟,这位就是罗巴联盟金融集团的投资总监维纳小姐,报纸上应该见过,这位是顾影小姐,河洛集团的董事长助理,你也应该听说过。”

花蘼芜是漫步云端夜总会的大堂领班,平时迎来送往什么场面都见过,很大方的过去与顾影和阿芙忒娜握手问好。顾影看着她心里有些疑惑,又瞄了小白一眼有种酸溜溜的感觉,小白发现自己站的离花蘼芜太近了,肩膀也就离得一指多远,悄悄的往旁边让了一点招呼道:“花小姐快请坐,今天特意找你来主要是有问题想请教。”

花蘼芜:“白总什么时候跟我也这么生分了?谈什么请教,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就行了,设么时候你让我做什么事不可以呢?”

小白倒没觉得什么,花蘼芜出于职业习惯以及与小白的关系,不自觉的就用这种口气说话。可是突然有一股淡淡的怒意传来,是顾影心里不高兴了,虽然她脸上没有流露出来,但是小白感觉到了。小白注意看了花蘼芜一眼,也在心中苦笑,心想等人走了再和顾影解释两句吧,可能有误会了。

花蘼芜人长的有三分明艳七分娇媚,个子不高不矮身材却妙曼有致,今天她穿了一件粉色的紧身束腰的旗袍,开叉直到晶莹修长的大腿侧,一般旗袍是立领的,可花蘼芜这一件改了样式竟然是开襟的,V领之间前到好处露出饱满的乳球的边缘,全身上下十分惹火。尤其是她那一双大眼睛,就像也会说话,眼波流转有一股勾魂的韵味。这分明就是东方版的伊娃,尤其她的笑容和眼神简直太勾男人了!

顾影知道白少流在家中有三个女人一起厮混,但那三人出现在小白身边各有原因,顾影也没有办法计较什么。可今天看见小白身边又多了这么一个女郎,言谈之间还如此暧昧,心里的滋味当然不太好受。小白心里明白只能装糊涂,脸上一本正经的说起了正事:“花金刚,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有一个人的天赋和我差不多,但他的运用能力比我更有经验,这个人是谁?”

花蘼芜:“白总说的是什么人呀?我曾经对你说过很多话,哪能句句都记得?”

白少流提醒道:“你忘了,那天我单独传你法术的时候,你提起一个人来着。”这句话一出口,顾影心里更加酸溜溜的,她虽然不好说什么可嘴已经轻轻的撅了起来。

花蘼芜恍然大悟:“哦,想起来了!这个人叫魂师,他有天生的异能,据说他发现自己这种能力之后摸索锻炼多年,已经到了极致,自成一门法术,可以进入别人的灵魂世界。”

阿芙忒娜闻言有几分激动:“花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乌由真有这种人?”

花蘼芜:“当然是真的,其实问我不如问我们黑龙帮的武金刚武胆,这个魂师曾经和武胆一起为乌由黑老大孙公子卖命,那时候还没有黑龙帮呢,我也是听武胆喝酒的时候说的。”

白少流:“武胆到南方收债去了,今天你就把所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吧,这人什么来历,还能不能找到?”

花蘼芜:“找?找不到,他已经不在了。”

阿芙忒娜着急的问:“不在了!去哪里了?”

花蘼芜笑:“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白少流:“死了!他这种人是怎么死的?”

花蘼芜喝了一口茶:“魂师的法术从不失手,几乎是杀人不留任何痕迹,可是他第一次失手就要了自己的命,因为他碰见了一位高人,……白总,你问我干什么,风君子先生你也认识啊?魂师就是死在风先生手上,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屋子里另外三个人同时愣住了,人是找到了可是已经死了,而且恰恰死在风君子手上。邓普瑞多暗示阿芙忒娜去找风君子帮忙,阿芙忒娜不想再把风君子卷进自己的麻烦事,所以才让顾影找来白少流,绕了一圈还是把风君子扯进来了。小白好奇的追问:“怎么回事,风先生为什么要杀魂师?”

花蘼芜:“不是风先生杀魂师,是魂师要杀风先生,他企图用法术控制风先生让他跳楼自杀,结果风先生不吃这一套,他被自己的法力反噬控制,然后就从二十四楼跳下去了……武胆曾说魂师是自作孽不可活,这种下场是早晚的事。”

提及风君子杀人,阿芙忒娜有些意外感觉很紧张,随后听花蘼芜解释事情的经过她又松了一口气。她可不希望再听人说什么对风君子不利的传闻,结果花蘼芜说的这个魂师所作所为就像西方传说中邪恶的死灵法师,风君子不动声色顺手就杀了这么一个人,在阿芙忒娜心目中形像更添了几分光彩。花蘼芜又解释了此事的简单经过……

大约十年前,乌由冒出一位权贵之子名叫孙威西,脚踩黑白两道无恶不作。一个偶尔的原因,不知是风君子得罪了他还是他得罪了风君子,反正风君子多管闲事开始调查孙威西的罪证,而孙威西派魂师除掉风君子灭口。

魂师向风君子出手两次,第一次是在一家酒店里,隔着房间施法,所用法术就是小白擅长的移情开扉术,想让风君子自己发疯,结果没成功。第二次他下了狠手,用摄魂法术企图控制风君子制造跳楼自杀的假相,结果跳楼的是魂师自己!

后来孙威西的另一个得力手下武胆被萧正容打成重伤,孙公子自己也在黑白两道的倾轧中身亡。乌由的帮派势力留下真空,黑龙帮趁机兴起做大,武胆后来被刘佩风请到黑龙帮成为八大金刚之一,所以花蘼芜也听说过此事。而风君子卷入此事,却是因为一位在欢场中结识的风尘女子,孙公子怀疑这位小姐无意中知道了他的某些罪证因而想杀人,风君子就是想帮忙救人一命,结果却搞出这么大的事来。

那位女子是某洗浴中心的陪客小姐,具体的内情花金刚就不是十分清楚了。没想到还问出这样一件风流事来,顾影和阿芙忒娜嘴张开半天没说话,小白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不对吧,风先生出去找小姐惹了事,萧正容竟然会帮忙,那风夫人呢?她可是萧正容的妹妹。”

花蘼芜:“那时候风先生刚刚认识萧家兄妹,与萧云衣不熟,对象还没开始搞呢,萧正容和风君子已经是朋友。……再说了,风先生可是什么坏事都没做,他真的是好人呢,太难得了!”

顾影看了阿芙忒娜一眼:“想救一个风尘女子脱险,风先生竟然不惜设法铲掉了乌由最大的黑帮,帮人的救人的我见过,但如此度人离难的确实少见!”这句话说得阿芙忒娜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刚才的一点点困惑也消去了。

花蘼芜不解的道:“你们叫我来就为这件事吗?那不如直接去问风先生了。”

白少流:“不是不是,越说越远了,我们有个朋友昏迷不醒,要找一个能进入她灵魂深处的人才能把她救醒。我听你提起过所以把你叫来问一问,结果那魂师不是好人,而且已经死了。”

花蘼芜突然一顿茶杯:“原来是这么回事,白总你早说呀!唤醒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是不是?乌由就有这么一件事,有个昏迷不醒的小伙躺在医院很久,医生都束手无策,却被一位高人叫醒了。”

白少流、顾影、阿芙忒娜齐声问:“谁?”

花蘼芜笑道:“找小鬼不如求阎王,是谁杀了魂师?”

三人又齐声道:“风先生?”

花蘼芜:“也不是他一个人,是风先生和萧云衣联手把这小伙叫醒的。这小伙是在网吧里打游戏的时候突然昏迷的,萧云衣施法送风先生进入那小伙封闭的精神世界,据说风先生进入他的精神世界之后,那小伙还以为在游戏里杀怪呢。”

阿芙忒娜:“他又不是医生,怎么会到医院救人?”

花蘼芜:“那小伙是个大学生,他有个姐姐却在洗浴中心做小姐,她认识风先生说了这件事,风先生才去救人的,风先生自己一个人感觉没把握,就把萧云衣请来帮忙。他和萧云衣就是从那时开始交往的,后来就好上了……”

阿芙忒娜打断了她的话:“那小伙的姐姐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小姐吗?”

花蘼芜:“不是,是另外一个。”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这也够乱的了,风君子的丑闻倒没什么绯闻却扯出来两桩,小白赶紧收住话头道:“那么请风君子夫妇帮忙,就可以进入他人的灵魂,唤醒一个封闭在自我精神世界中的人吗?”

花蘼芜:“白总,你不必找他们,你自己也可以啊!那个魂师的天生神通和你是一样的,他能做到你也能做到,而且你比他的修为高多了,只是没想到那么试而已。”

白少流:“试?怎么试?”

花蘼芜:“不清楚,我听说魂师让孙公子找来不少人做试验,终于掌握了这种摄魂之法。”

白少流摇头:“这太阴损了,我不可能拿人做这种试验。”说到这里他突然住了口,因为他确实做过这种试验只是自己没意识到,他在修行“摄欲心观”的“外景内摄”之时,是和狼人吴桐一起的,他进入了吴桐的精神世界并且用自己的定力压制他的狂躁。不过当时两人都是在一种修行定境当中,这是白毛所授的一种修行心法,小白也没想到将它转化成另一门法术。

如此说来,以同样的方式也有可能进入伊娃的精神世界,尝试一下很可能成功,那么小白就等于会了另一门法术。于是他顿了顿又说道:“听你这么提醒,我好像还真会一点,完全可以试试。”

顾影突然开口道:“不要,这太危险了,现在的情况可不是沉迷游戏引起精神自闭那么简单!……还是去请风君子夫妇吧,他们有经验,而且风先生……”她的话也只说了半句,下面的意思应该是风君子比小白可高明的太多了,这话不好当面说出口。她说话的时候不看小白而看着阿芙忒娜,她心里其实是不想小白冒险。但是阿芙忒娜同样不想风君子冒险,在那里低着头没有答话。

花蘼芜不太明白这两人复杂的心思,开口道:“其实用不着请风夫人,请风先生来就可以,白总你可以自己进入病人灵魂世界,如果没把握也可以施法送风先生进去。”

这时白少流道:“我明白了,谢谢你,就不继续耽误你时间了,你要回漫步云端吗?我送你!”接下来要商量的事情就比较隐秘了,不适合让花蘼芜听闻,所以小白要送她走。

花蘼芜很知趣的站起身来:“不必送,既然白总还有事要商量我就不打扰了,有什么吩咐随时招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