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剑气纵横花雨袭

送走海伦之后,白少流绕了个圈从远处无人海滩上岸,来到大路上坐公交车回了家。按响门铃之后是庄茹开的门,一看见小白差点没扑到他怀里,眼圈都红了。小白已经好久没回家了,清尘闻声走出房间看见小白回来也是又惊又喜,她和庄茹两个一左一右拉着小白胳膊就像押送犯人一般把他拉进客厅按在沙发上坐下。

小白回家就是想看一眼庄茹和清尘可好,顺便换件衣服就走,可两个女人非要他在家里好好洗个澡,吃完晚饭再走。干净的内衣已经准备好放在卫生间里,打电话让黄静早点下班顺便从市场买点好菜,小白就坐在那里喝茶吃水果。白少流突然感觉自己回到了幸福的旧社会,成了一位四体不勤只会享受的大老爷,这滋味也真不错。

黄静还没下班,庄茹已经去厨房准备晚饭,小白告诉清尘于苍梧来了,想见她一面。清尘当然很高兴,问小白什么时候去见她师父,小白和清尘约好了明天。清尘劝他今天晚上就别走就在家里住一夜得了,反正明天要去见于苍梧。小白拉着清尘的手笑道:“我最近修炼白莲秘典,正在紧要关头,一日不可懈怠。……再说了,家中有你千娇百媚,我晚上一个忍不住走错房间,那不是前功尽弃?”

清尘脸红了,啐了一口道:“一天到晚就想那些不正经的,还是修行人呢,叫你羞人得了!你想走错哪个房间,我的还是庄姐的?……对了,你已经有一个月没给姐姐治伤了,姐姐嘴上不说心里很着急,我都能看出来。”

白少流:“不是你说的吗,你的武功没有恢复之前不许碰你,庄姐的脸没有治好之前也不许碰她,怎么自己着急了?今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无法运用法力可能是一种奇怪的伤势,顾影可能有办法,她如果没办法她的老师阿芙忒娜也会有办法的,我有空就去找她问问。”

清尘闻言有些高兴也有些不高兴,撅了撅嘴又问:“那姐姐的脸呢?”

白少流:“离开家之前我发了封邮件买药,这几天一直没机会上网看,应该有回信了,走,去庄姐房间打开电脑看看。”

梅先生上次卖给他那一瓶金疮断续胶药末,同时告诉他如果用完了可以联系一个叫丹紫成的人,曾经留下一个电子信箱。后来小白认识了阿游,才知道丹紫成是三梦宗大弟子,阿游的师兄,父母也是昆仑修行大派轩辕派的高人。他和清尘去了庄茹的房间上网查邮件,还真有回复,两人看了这个回复都吃了一惊。

丹紫成很客气,在回信中称小白为师弟,说收到邮件立刻准备金疮断续胶,现有药材调配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所以回信晚了很抱歉。丹紫成还说金疮断续胶的药末将会快递到乌由,随药他和三梦宗几位长辈以及师兄弟另有礼物相送。这些当然都是好事,不过还有一件为难的事,丹紫成开价五十万,留下了一个银行帐号要小白自己把钱打过去。

梅先生上次那瓶药末只收了三万还送了他一把神宵雕,当然是象征性的,否则仅神宵雕的价值也是无法用金钱计算的。当时梅先生就告诉他找丹紫成买药可能会贵很多,没想到是这么贵!小白最近花钱不少,敲诈灵顿侯爵的那一百六十万全部花完买下坐怀丘,他自己买了个车库又花钱布置坐怀丘道场。现在手头剩的钱不多不少正好五十万,除去这五十万帐户里恐怕只有几千块零钱了。

小白不是弄不到钱,但是他从来不向黑龙帮伸手,也没有理由问黑龙帮借钱,也许洛水寒死后到明年他会很有钱,但是他现在也不会向洛家父女伸手要钱。清尘对他的财务情况比较了解,看了这份邮件后小声的问:“怎么办,钱还够不够?”

白少流:“我的银行卡在家里,密码庄姐知道,你们用没用过?”

清尘:“你的银行卡就在卧室抽屉里,姐姐从来不动,我们平时用的都是姐姐的工资。”

白少流有些惊讶:“庄姐的工资只有五千,每月交房贷就要三千多,剩下的够一家人开支吗?”

清尘:“怎么不够,我们又没什么大的消费。”

白少流看向门外厨房那边叹了口气:“这是我的错,我平时花钱大手大脚没怎么顾家里的情况,没想到你们日子过的还很紧。”

清尘:“小白哥哥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呀,我和姐姐都很开心,你要是能经常在家就更好了。……是不是钱不够?我在淝水还有一套房子,卖了的话也能值四、五十万。”

白少流坐在那里轻轻搂住身旁站着的清尘的腰:“我不多不少恰好还剩五十万,这次买完药,坐怀丘道场的建造要暂时停工了,这些你知道就行,不要告诉庄姐。……淝水的房子是你父母留下的,你唯一可以怀念记忆他们的地方,怎么能卖呢?你放心,我很快就有办法的,一定让你们都过的都开开心心的。”

这时庄茹走出厨房也向房间走来,小白赶紧关掉了网也松开了搂着清尘的手,庄茹进门问道:“怎么一回家就上网?要看这几天的新闻吗?”

小白笑着说:“庄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金疮断续胶很快就会寄到了,你的脸在三个月内就可以完全治好。”

庄茹的眼睛亮了,这是发自心底的喜悦,她摸着自己的脸说:“真是太好了,我倒不是着急催你,但早点了结这桩心事不是更好。多少钱?我来付!”她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所有的细碎伤口已经消失,三道大的伤疤也治好了一道,只剩下两道交叉的最长最深的伤痕。看上去已经是正常人的模样,不过这样的伤痕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清尘想说话小白却抢前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价钱,和上次一样,三万。不着急,你我谁跟谁,我先付了吧。”

庄茹:“三万块我有。”

白少流:“那这样吧,回头你给我就是了,不着急,钱我已经付了。”

正在说话间,黄静下班回家了,这几天小白不在,黄静也没住在楼下,干脆跑到楼上跟她们一起吃住。看见小白回家当然也十分高兴,高兴中也有几分埋怨,几番问寒问暖又一起围坐吃饭,倒也是其乐融融。

吃完饭小白坚持要回坐怀丘,几个女人也留不住,只得再叮嘱几句放他出门。小白没有开车,他的步行不比车慢,迈开步子飘飘然前行看上去很正常不引人注意,速度却是极快。出了乌由市区,沿市郊公路到达黄金川两岸的龙塘镇,过了龙塘镇向左一拐,穿过一条开满樱花的小道前面不远就是坐怀丘了。

白少流今天出门先送海伦回去,又回家吃了一顿热呼呼香喷喷的晚饭,这几天来风平浪静日子过的也比较舒服,一切都很顺利他也有些大意了。走上这条樱花小道,一阵风吹来,已经接近于凋谢的满树樱花残瓣如雨飞起。小白突然感觉到风中有一股杀意!

这是一种接近狼人般的敏锐直觉,同时也是他心通的能力所特有知觉。他没有感受到修行高人那种特有的神气波动,也没有感受到魔法高手施法前的那种能量变化,他感受到的是某个人或某几个人心里的杀机,却不能判断这些人藏身于何处。小白心中一紧,立刻反应到被人跟踪了包围了。

白毛曾提醒他可能会有人对他不利,要他一切小心,但是这几天没人能找到小白,因为他一直躲在坐怀丘中没有露面。如果是被跟踪,一定是他今天回家之后从家里一出来就开始了。小白不是没有警惕,他之所以不愿意在家里过夜,也是因为知道自己有危险,只是没有说出来让清尘担心而已。

闹市之中人流嘈杂,小白的他心通也不是万能的,他不可能用他心神通刻意去感应每一个人,而是尽量收起不去感应,只注意明显可疑故意接近自己的人。跟踪他的人一定是高手,一直到这个无人的地方小白才发现了可疑的杀气,这杀气一起就说明对方已经要动手了。小白此时心里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王波褴,看来自己和王波褴当初遇害时一样,被人堵住了!

……

海伦在乌由大教堂等待福帝摩大导师,可福帝摩一直到天黑也没回来,他去哪里了呢?此时福帝摩正站在高高的云端之上,与另一人对峙,此人就是曾经与他交过一次手的于苍梧。

福帝摩冷笑道:“又是你?你是昆仑修行门派海天谷的掌门于苍梧?阁下虽然很强大,但还不是我的对手,为何又要拦我去路?”

于苍梧似笑非笑:“晚饭吃的太饱,上天上漫步消消食,没想到又碰到你?高人斗法不是拿嘴皮子说的,也不是用尺子量的,真正动起手来胜负未知,我知道你不怕我,我也用不着怕你。不过呢,我却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福帝摩:“那你为何全神戒备?”

于苍梧:“不打架,找你打个赌!”

福帝摩:“你想打什么赌?”

于苍梧:“地上樱花林中的赌,设埋伏的人杀不了白少流那孩子,你敢不敢赌?”

福帝摩:“赌赢了怎么样,赌输了又怎么样?”

于苍梧:“我输了他不就死了吗,你们的用意不就是杀他嫁祸于我?没想到你这种高人也会插手这样卑鄙无聊的事情。”

福帝摩:“你以为我有兴趣关心那样微不足道的一个小人物是否被暗杀吗?下面发生的事情与我无关,甚至很多人我根本不认识也懒得理会。……但是你来了就与我有关了,不论下面发生什么,我不插手也阻止你插手,这应该是你的荣幸。”

于苍梧冷哼一声:“我的荣幸?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如果我赢了,请你离开乌由,你敢不敢跟我打这个赌?”

福帝摩以傀眼术从云端之上远远向下探查一番,抬起头冷冷道:“好,我和你赌就是!”

……

樱花道上的小白刚刚感受到杀意,立刻就动了,他的反应之快出乎所有人意料。他没有往坐怀丘的方向逃,而是一转身向来路飞速而去,动作快得像脱缰的惊马。他一动早就蓄势待发的杀手也动了,风中漫天飞舞的樱花残瓣突然静止了一瞬间,然后就像无数片薄薄的利刃从四面八方向小白飞遁的身形射了过去。小白刚刚从林间小道上起速,无论他跑的多快也躲避不了花瓣雨的攻击,一头撞向无数迎面而来的利刃。

可小白的脸上毫无犹豫躲闪的神色,速度也没有一丝放慢,身形如箭射出笔直的向前。漫天的花雨落到他的身上,小白的衣服里突然冒出一片白色的烟雾,浓烈的烟雾环绕带着力量层层流转,将近身的花瓣绞的粉碎!这是软烟罗,小白一直随身携带,此时突然祭出化作一件无形的铠甲护住周身,不躲不闪直接穿樱花雨而过。

樱花雨刚刚落下,左右树丛中突然分别飞起一道青碧色的剑光,前后交叉斩向白少流的身形,无论他继续前行还是停顿后退都躲不开。剑芒飞斩恐怕不是软烟罗能挡住的,可这交叉的剑芒却劈了个空,林间小道中烟尘爆裂,小白怒吼一声身形突然加速,恰恰把两道剑芒闪在身后。

一个逃命的人本已经是全速飞奔,怎么又会突然加速呢?就在小白祭出软烟罗的同时,嗓子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如狼嚎一般的嘶吼,一脚踏在地上腾空而起向前飞跃直去。这一脚踏在地上尘土未起,等他离地腾空之后地面上才升起一股发热的白烟,可想而知他的速度有多快?在紧急关头小白使用了他的一个特殊技能,不是什么玄妙的法术,而是像吴桐那样进入狼人的狂化状态,一瞬间速度、力量极大的提升。

小白的身形刚刚腾空,在空中就挥出右手,神宵雕已经拿在手上,他也不看前面有什么阻挡,一片巨大的如白色羽毛形状光芒直切了出去,边缘还带着丝丝作响的闪电一样跳耀流光。这是他所能发出最强的雕翎神芒,没有什么特意的目标,只是对着他前行的方向,谁如果在那里拦路就劈向谁。

你别说,前面还真有个拦路的,穿着一身黑袍就在小道拐弯处,周围的空间与光线似乎都有奇异的扭曲把他的身形隐藏的很好,小白在紧急情况下也没有时间去搜索发现,可此时的白少流可不管小道拐没拐弯,前面有没有人,雕翎神芒发出人就像出膛的炮弹一样跟在后面冲了出去,恰好对着那人的藏身处。

小白是转身逃跑,那人原先是应该站在他身后断退路的,施展魔法操纵樱花瓣雨攻击的也是此人。第一击没有奏效,一左一右的伏击也落了空,此人穿着一身黑斗篷挥舞着魔法杖正要发出第二波凌厉的魔法攻击,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雕翎神芒劈了过来,就算这一下劈不死他,后面冲过来的白少流也要把他撞个筋断骨折,小白可没有一点要减速躲闪的意思。

小白腾空而起,雕翎神芒挥出面前土石横飞树木碎裂,硬生生的被劈开一条通路。烟尘中蹿出一条狼狈的黑影,长长的斗篷后摆化成一片片碎裂的黑蝴蝶,他身后的衣服也被雕翎神芒的余波撕碎了一大片,连屁股蛋子都露出来半边。他人还算是躲开了,真是好险!

黑影飞起的同时,小白已经腾空而过,再想阻挡已经来不及了。小白虽然不会在天上飞但此时的速度比飞还快,就这样冲出了包围圈。就这么简单这么快的冲出了包围?就是这么简单这么快!他要是站在树林中掏出法器想和人比划两下,说不定此时已经跑不掉了。

追是来不及了,但是攻击还是可以的。那黑影手中的透明魔法棒尖端正发着滋滋的金色火花,他在空中不落地就以魔法杖一指,一个金色的十字架出现,十字架中间射出一道凌厉的金光直奔小白的后背。小白跑的再快也不可能比金光还快,但要是回身以法力相斗速度势必要慢下来。与此同时树丛中一左一右两个伏击者第一剑落空,此时也跃上树梢发出了第二剑,两片青色的光芒像交叉的网也射向小白的后背。

奇怪的是小白似乎浑然不觉,身形腾空落地速度竟然慢了一慢却没有转身。金光和剑芒同时击中了他的后背,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小白的身影突然变成了一朵硕大的白莲花,接着白莲花就被金光与剑芒击碎为一片白雾消失。三名暗杀者也愣了一愣,此时就听见不远处的龙塘镇上有人以杀猪般的声音大喊一声:“着火啦,煤气管着火啦!”

这声音凄厉而尖锐,就像屁股上被突然插了一刀的大叫驴,夜晚的天空还传来阵阵回响。就这一嗓子整个龙塘镇都乱了,许多人在第一时间冲出了家门。喊话的人当然是白少流,他很聪明没有喊“杀人了!抢劫了!”之类,那么喊也许有很多人不敢出来,可煤气管着火不一样,弄不好就要爆炸的,谁都要出来看看。

不远处的龙塘镇突然变得灯火通明人声嘈杂,三名伏击者一皱眉,看来是无法追下去了。天上的福帝摩也是脸色一寒,只听于苍梧微微一笑道:“怎么样,你输了,可以离开乌由了,你走我也走!”刚说完这句话神色微微一变,从云端上向下望去嘴里轻轻骂了一句:“臭小子,逃的倒真快,连我都找不着了!”

于苍梧找不到小白,福帝摩当然也找不到,小白不仅冲出了包围圈,而且成功的摆脱了追踪。他跑哪去了?他在混乱间冲下了河口桥,投身到波涛滚滚的黄金川中,速度之快就像一道虚影,桥上桥下很多惊慌的龙塘镇居民都没看清。

黄金川是一条不大的河流,龙塘镇就坐落在黄金川入海口的两岸,中间有一座桥就叫河口桥。别看这条河不大,但是入海口却很宽很深,此时恰逢涨潮海水倒灌,入海口一带风浪很急。小白不惧风浪,一入水就屏息凝神直潜深底,顺着浪涌几闪几折像一条游鱼迅速钻进了大海深处。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一直抓着他的裤腰带不撒手,否则连于苍梧这种高人也无法在混乱中以神识追踪他的形迹。

小白潜入大海深处迅速游离此地,这才来得及感慨后怕,刚才如果反应慢一点不死也是重伤。此时他心里特别感激两个人,第一个人就是于苍梧。于苍梧这次与他见面,虽然没像其它昆仑高人那样送什么宝贝,却也送了一份大礼。他当着小白的面模拟重现了王波褴遇袭的现场,并亲身展示王波褴当时应该如何脱困。

小白遇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王波褴与于苍梧,立刻按照于苍梧指点的方式突围而出,虽然用的法术不一样,但应对之策并无差别。如果他连这个都反应不过来,那也不配得到天下高人的青睐,他不仅资质与悟性一流,同时也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保镖,会保护别人也会保护自己。他要感谢的第二个人令人意想不到,不是任何高手,而是死在他手下的洪和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