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从来淡定撼亏移

福帝摩猜想的没错,就算邓普瑞多来了也一样唤不醒伊娃,黑魔法的伤害可以消除,但是她的灵魂仍在内心深处的炼狱中挣扎。阿芙忒娜问邓普瑞多怎样才能唤醒伊娃,邓普瑞多说了两种可能:第一是伊娃通过了炼狱中永生的考验,自己唤醒自己;另一种是进入她的灵魂,将她从封闭的精神世界中解救出来。

至于第一点,伊娃恐怕做不到,如果她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量也不会遇袭受伤。第二种方法邓普瑞多也做不到,他挽救过很多人的灵魂却从未进入过他人的灵魂世界,不是他的魔法修为不够高,而是他没有也不愿意学习这样的魔法。在教廷的传统观念中,这是死灵法师才会去做的事情,这种手段非常危险而邪恶。

阿芙忒娜又追问邓普瑞多该怎么办,她不可能向一个死灵法师求助,而且在当今世界上死灵法师已经绝迹,想找也找不到。邓普瑞多看着伊娃沉吟半晌,终于说了一句:“你可以向一个朋友求助,他也许有办法。”

“什么朋友?我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朋友。”阿芙忒娜不解的问。

邓普瑞多:“未必是死灵法术,昆仑修行人的魔法有很多奇特的地方,也许你可以去寻找另一种神迹。……昨天夜里,我也去了那个公园的上空,看见了神奇的一幕,我不想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你的朋友。”

这句话分明是让阿芙忒娜去找风君子帮忙,邓普瑞多没有说出风君子的名字,但意思应该很明白了。让阿芙忒娜感到惊讶的是,邓普瑞多说风君子是她的朋友,而没有说风君子是她的耻辱。

波特夫人在一旁小声的提醒道:“尊敬的老师,那人是教廷的敌人。”

邓普瑞多笑了笑:“是吗?我怎么没有听说?神圣教廷从来没有公开宣称昆仑修行界是敌人,也没有公开谈论过那个人。……昨天晚上我看见了,我觉得那个人至少比我们身边很多的朋友做事要有趣的多。……维纳小姐,我只是提醒,没有别的意思。”

阿芙忒娜:“他——能行吗?”

邓普瑞多:“我也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去问,也许行也许不行。不过想唤醒伊娃,不仅需要能进他人灵魂,而且这个人要满足三个条件。”

邓普瑞多解释了这三个条件,它非常特别。首先这个人要有一颗不沾染邪念纯净的心灵,并不是简单的要求这是一个没有邪念的人,而是他的心灵纯净能够拒绝邪念的牵引保持清醒。因为谁也不知道伊娃的灵魂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在什么可怕或者荒诞的场景中停留,一旦进入如果心念不纯,恐怕救不了伊娃。就算能把伊娃唤醒,醒来后的这个人会变成什么样谁也说不好,死灵法师恐怕不能满足这个条件。

第二个条件更特别,那就是这个人的一生没有亏欠之处,因此灵魂在炼狱中不会受到伤害。这句话说起来简单,可这样的人就太难找了,扪心自问,我们有谁这一生行事从无亏欠于心?谁都可能有后悔、愤恨、伤心之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举动是否问心无愧呢?心灵中是否有破绽能让魔鬼的欲念火焰侵入呢?这人一旦进入伊娃的精神世界,想平安的解救她,同时也会感受到伊娃所受到的精神折磨,只有一心不动才可自保无虞。

第三个条件简单一些,这个人要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他的精神力量一定要比伊娃更强大,否则也可能困入到伊娃的灵魂中解脱不出,就更别提救人了。

三个条件当中第三个条件不难,符合第一个条件的人很少但也不是找不到,但符合第二个条件的人就很少了,而且很多人自己也不清楚是否符合?当然除了这三个条件之外,前提是这人还有进入他人灵魂世界的本领。

邓普瑞多说完之后一屋子人都沉默了,这样的人太难找了,风君子是不是这种人?就算他曾经是,那如今封印神识之后还能不能做到?如果风君子不合适,还有谁可以?邓普瑞多让阿芙忒娜去找风君子帮忙,用意未必是让风君子救人,也可能是让风君子帮忙在昆仑修行界找这样的人。

沉默了半天还是罗恩·波特先开口说道:“维纳小姐,你也不必太着急,伊娃的伤已经好了,人总算脱离了危险,可以慢慢想办法唤醒她,总能找到这样的人。”

阿芙忒娜若有所思:“无论如何,我会找到人救她的,但是现在,她没法开口告诉诸位谁是凶手。行凶者很可能是教廷派到志虚最重要的人物,我不希望他继续玷污上帝的光辉。”

阿芙忒娜就差没有直接说出鲁兹大主教的名字了,教廷派到志虚最重要的人物,当然指的是志虚大主教。邓普瑞多微微动容,波特夫妇对视一眼但都没有说破,这时波特夫人说了一句:“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伊娃开口,人们会相信吗?这是没有旁证的空口指认,教廷是相信伊娃还是相信那样一位地位崇高的人?”

波特夫人为人聪慧,一开口就说出了问题的实质,这和福帝摩对鲁兹分析的一样,就算伊娃醒来开口又有什么关系?人们是相信志虚大主教还是相信一个贵族圈里曾经的玩物?这时波特先生伸手摸了摸鼻尖,咳嗽一声道:“其实想证明凶手是谁,没必要让伊娃开口。”

波特夫人好奇的问:“你难道有什么办法?”

波特先生犹豫着说道:“我确实有个办法,不过需要大家的配合,但是让尊敬的邓普瑞多老师撒谎是不应该的,所以我不想说。”

邓普瑞多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罗恩,你可以不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不会撒谎,也不会拆穿你们的谎言,我很快就会离开乌由,可以不知道随后发生的事情。”

波特夫人眨了眨眼也明白了丈夫的意思,提醒了一句:“福帝摩大导师还在乌由。”

邓普瑞多:“我会和福帝摩一起离开,维纳小姐,无论你想怎么做,请在我们走后,你的力量已经非常强大,我们走后你应该能够自己解决问题。我只有一个希望——你能维护神圣教廷的尊严,尽量挽救每一个即将堕落的灵魂,而不是与它一起毁灭。”

阿芙忒娜感激的看了波特夫妇一眼,对邓普瑞多点头道:“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去维护上帝的尊严,请您放心。”

四个人谁也没有说出该怎么做能确认凶手,但听他们的话语彼此心里都明白,究竟有什么玄机暂且不提。志虚大主教就职典礼之后福帝摩与邓普瑞多按计划就要返回教廷,福帝摩并不想走,借口要等待海伦的消息,又多留了几天。

接下来这三天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发生。阿芙忒娜在别墅里一直守着伊娃没有外出,白少流也一直在坐怀丘和海伦在一起没有公开露面。海伦这三天过的很开心,她还帮小白画了一张坐怀丘的设计草图,其实她不过是一个学习园艺的普通学生,这张草图小白未必会用,但也对她多次表示了感谢。

关于教廷的组织机构、内部制度、有多少神职人员与守护者,教廷有多少高手在世界各地是怎么分布,这些高手基本都有哪些特点,小白也了解了个大概。这些信息让他吃了一惊,教廷的势力远比他想像的要庞大,超过了昆仑任何一个单独的修行门派,而且在西方很多国家是受政府承认的公开神权组织。

教皇以下,十二名红衣大主教是处理内部政务的最高神职人员,三十六名神殿骑士组织成的“守护神圣教廷的功勋骑士团”是教廷的禁卫军。教廷所在的冈比底斯神殿周围还有冈比底斯神学院和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其中的长老与导师无一不是一流高手,教廷很多高级神职人员都是从这里毕业。

除了教廷总部之外,教廷在西方各个国家都设立了大教区,拥有大量的神职人员以及世俗间的守护者。其中拥有高级魔法武技战斗力的魔法师与骑士分别不下千人,经过力量唤醒仪式接受武技魔法培训的核心信徒有接近百万人之众,这些是有魔法战斗力的人员。至于参加教会的普通信徒那更是数以亿计,那是世俗中的影响力。

学习武技魔法的目的是为了展示上帝的神迹,同时也是为了征服黑暗的角落,教廷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神通力量。当然其内部也是派系林立,包含了各国各地的地方势力,但是教廷能够指挥和调动的力量也是惊人的。志虚国境内已建立五个教区,发展的教众与守护者大多是志虚本地人,但核心人员是教廷直接调派的,每个教区都有一名主教与四名神官,同时有一名神殿骑士配合协助,乌由教区在拉希斯时代就是这样。

现在情况变了,教廷成立了志虚大教区,总部设在乌由,鲁兹成了志虚大主教,同时在乌由还有两名神殿骑士,另外有六名枢机神官,据说这六名枢机神官都是冈比底斯派来的高手,在教廷中都有背景,是被派到志虚大陆建立功勋的。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派到志虚的这些教廷高层人员未必都是公开的神职人员,比如阿芙忒娜曾经是神殿骑士,但她的身份是罗巴联盟金融集团的投资总监。

第三天小白要送海伦离开坐怀丘,海伦的神情还有些不舍。小白知道她失去了魔法力,可看她的样子并不是很担心,临走之前终于忍不住问她为什么?海伦告诉他,学习上帝的神迹也要经历各种各样的考验,有一种情况就是她现在这样失去全身的魔法力。但只要她的信仰虔诚,在祷告与冥想中还能感受到与上帝沟通的力量,没有堕入黑暗的深渊,不接受魔鬼的诱惑,可以将自己的力量重新唤醒。

“力量的重新唤醒”也是一种仪式,可以自我完成,也可以由魔法力强大的长老协助,只是自我完成很困难。现在教廷有了一枚神奇的魔法石,在它的帮助下进行力量的重新唤醒仪式比以前方便多了,海伦在冈比底斯中是个很受人喜欢的孩子,回去之后求几位长老与导师利用魔法石给她进行力量的重新唤醒仪式,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原来学习魔法也要经过各种考验,那头驴对小白说过,修行获得神通都回避不了天劫,只是方式和称呼不同。“力量的重新唤醒”使小白联想起“真空天劫”,看来清尘现在的状况和她所受的“神之审判”伤害有关。星髓自己手里也有一枚,有空去问问顾影,实在不行厚着脸皮去求阿芙忒娜,看看能不能想类似的办法恢复清尘的法力运用?清尘现在的问题不是失去了法力,而是无法运用施展,看来问题就出在这里。

海伦还向小白介绍了很多魔法修行中的知识,除了不能透露的具体方法与仪式,基本上她所知的讲的都很详细,当然小白也介绍了很多东方修行的趣闻,除了口诀和心法之外也有很多可谈的。白少流在利用她,但也没有刻意去欺骗她,至少在海伦眼里,这位雷锋先生是一位知心朋友,她甚至喜欢上这个地方还有这个人。

临走之前海伦问小白:“雷锋哥哥,你救了我的命,这几天又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感谢你呢?……你有什么要求吗,想要什么就开口,其实我家很有钱。”

海伦这么说既不是撒谎也不是炫耀,他们家在阿拉丁也算是殷实人家,在海伦的印像中对于志虚人来说那就是很有钱了。其实她家不过是个普通的富裕家庭而已,论财富无法与阿芙忒娜或者洛水寒等人相比,白少流也不会放在眼里。但小白还是很客气的说:“我没什么要求,如果有机会去罗巴联盟,到你家做客你好好招待就是。”

海伦很高兴的拍手笑:“好的,你一定要去!”

这时白少流又说:“其实我还有一个要求。”

海伦:“有什么要求?你说!”

白少流:“昆仑修行人大多隐居于世,不希望在普通人中暴露自己的修行身份,而修行道场洞天也是隐蔽的。现在昆仑修行人和教廷修行人之间也多有误会,前不久还在乌由的天上发生一场混战。我把你救到这里来,你认识了我,也看遍了我的修行道场,能不能……”

海伦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很认真的点头道:“我知道,我不会把这里的秘密说出去的。”

白少流:“那我可不可以提一个更过分的要求?离开这里的时候,你不要看出入的道路以及周围的环境。不是对你不放心,世界上坏人很多,假如和我有仇的坏人知道你了解我的秘密,恐怕会对你不利。”

海伦很痛快的说道:“那你蒙住我的眼睛好了,我现在用不了魔法,也没有办法留下追踪信号。”

白少流:“谢谢了,希望你不要介意。”他并没有蒙上海伦的眼睛,而是祭出软烟罗化作一团遮蔽视线与方位的青雾,缭绕在他与海伦的周围。青烟淡雾缭绕中他拉着海伦的手在黄昏时走出了坐怀丘。他绕的路可不近,翻过一座山,穿过一片林地来到了海边,拦腰抱起海伦凌波踏浪而去。在海上不辨方位的转了好几个大圈,直到快天明时才收起软烟罗。

等海伦再看清周围的情景时,他们竟然站在滨海公园的栈桥尽头,东方刚刚露出一线金白色,这里正是白少流救走海伦的地方。白少流放下海伦笑道:“海伦妹妹,这个地方你应该认识的,我们在此告别吧!”

海伦眨了眨眼睛,依依不舍的说:“雷锋哥哥,如果我想再见你怎么才能和你联系呢?”

白少流:“修行人讲究缘法,有缘自会再见的!”言毕跃下栈桥,软烟罗在身体周围散开,化作一道青烟贴着海面如飞而去。

海伦在栈桥上站了很久,直到完全看不见青烟的影子才转身离开,从这里到乌由大教堂她是认识路的。当她走到乌由大教堂侧门不远的地方时,迎面走来一个熟人,老远就惊呼一声:“感谢上帝!海伦,你终于平安回来了!”这人是枢机神官罗恩·波特。

海伦上前行礼:“波特先生好,我回来了,很抱歉让你们为我担心了,福帝摩大导师在哪里,我要赶紧去见他。”

波特:“尊敬的大导师一早就出去了,先别着急,你跟我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波特把海伦拉进乌由大教堂,在教堂二楼一间休息室里关上门,递给了海伦一卷东西。海伦好奇的问:“波特先生,您为什么要这么神秘?”

波特:“你自己看吧,这是鲁兹大主教发往乌由各教区的命令,就在你失踪的第二天。”

海伦有些莫名其妙,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这道命令的内容大概就是福帝摩大导师在乌由遭遇黑暗生物的攻击,奋起神威消灭了所有的对手。海伦牧师在赶往协助福帝摩的途中不幸遇难,最后鲁兹还提醒众人尽量不要议论此事,以维护福帝摩大导师的威严。海伦放下手中的东西问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在撒谎!”

波特解释道:“当时大家都以为你死了,鲁兹大主教才下了这个命令,福帝摩大导师也是同意的。”

海伦:“可是我雷锋哥哥拍电报了,你们没有收到吗?”

波特:“雷锋哥哥?你说的是白莲真人雷锋?难道还真有这个人?……电报是收到了,但是不知真假,所以这个命令发出没有收回。你回来就好,鲁兹大主教会向志虚教区解释的——你有上帝护佑遇险得救。”

海伦:“确实是上帝保佑,雷锋哥哥救了我,可是这样下命令,不是欺骗所有人吗?”

波特看了一眼关上的门说道:“其实我也很反感鲁兹大人这样做,但他这样是为了维护福帝摩大导师的尊严,我知道你肯定会不高兴,怕你年幼天真也许会说出让大导师与主教大人难堪的话来,所以提前来提醒你。知道这件事就行,暂时就按这道命令上的说法去对他人解释。”

海伦想了想,脸上流露出委屈的神色:“那我能对谁说真话呢?”

波特叹了一口气:“私下询问你的时候你可以说真话,可是回到教廷在众人面前你只能撒这个谎,不要让福帝摩大导师与鲁兹大主教记恨你,这也是为你自己好。”

海伦沉默了,她低头又看了半天鲁兹大主教的那份命令,咬着嘴唇道:“谢谢你波特先生,我知道了!”

波特走到近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海伦,你要相信上帝,万能的主不会让谎言永远蒙蔽世人,至少,谎言不会蒙蔽你自己的心。……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这几天的遭遇吗?”

海伦本来兴冲冲的赶回乌由大教堂,急切的想告诉同伴她遇到了一个好人,一个值得尊敬的乌由修行人,此时却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想说却失去了兴致。她用手理了理额前有些凌乱的头发,神色疲倦的说道:“波特先生,我信任你,什么都会告诉你的,但是现在我累了,可不可以先休息一会?等大导师回来的时候,麻烦你通知我一声。”

波特黯然道:“那你就休息吧,没出什么意外就好,我想大家都会很高兴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