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朝云霞光照婀娜

如果王波褴泉下有知,此时应该感到有一丝安慰,他留下的线索就是这个,别人发现不了可他的师父于苍梧都发现了。白少流赶紧点头:“于大侠放心,我一定找到这个人,只要一发现就绝对不会放过他,王道友的仇我来报!”

于苍梧:“王波褴的妻儿有人照顾,你也愿意为他报仇,我也不说你什么了。不过此地先后出手的四人,至少有两人修为远在你之上,特别是最后出手的第四人。算了,你还是帮我找人吧,找到线索就通知我,我自会出手,不需要你替我卖命。”

白少流有些着急:“于大侠似乎总对我有些成见,我是真心如此,怎么能说是我替你卖命呢?”

于苍梧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有两个徒弟最为喜欢,第一个就是王波褴,我甚至打算将来传以海天谷的衣钵。还有一个就是清尘,虽然她并非我的正式弟子,但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可惜王波褴与你见面后转瞬身亡,而清尘在你身边连番遭遇也不是很好,你如果是我,会如何感想?”

白少流低下头,于苍梧的话似乎有点不讲理,不过说的也是事实,他退后一步抱拳道:“于大侠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于苍梧:“你不必向我交代,还是向王波褴交代,向清尘交代,最主要是在天下传言之前给你自己一个交代。我走了,你若想找我,就到洛园东侧的路边以手指天,自然会有人与你联络。”

白少流:“于大侠会留在乌由吗?”

于苍梧:“西北大漠最近也不太平,我不会久留此地,但只要教廷那个叫福帝摩的高手未走,我暂时也不会离开。”

白少流:“既然您留在乌由,不如……”小白的意思是不如让他来安排于苍梧在乌由的落脚之地,这样也好随时向这位高人请教。

话还没说完就让于苍梧打断:“我自有我的去处,不用你操心。忘情宫和梅盟主都曾劝告天下修行人不要行走乌由,可我海天谷今日却有必要插手乌由事了。……如果梅盟主问起海天谷弟子在乌由之事,你可以告诉他我来此绝不会扰风前辈清静。”

于苍梧一边说一边已经举步离去,小白只有在他身后答道:“知道了,于大侠还有什么吩咐?”

“什么时候方便,带清尘来见我,当着你的面,我有话问她!”于苍梧的声音远远传来,身影已经消失在夜色中。

……

天色微明的时候,小白又回到了坐怀丘,他刚刚走进山谷,白毛就从树丛中窜了出来:“刚才是不是于苍梧来了?”

白少流:“是啊,是不是吓了你一跳?”

白毛哼道:“二十年前的手下败将,我会怕他?”

白少流笑了:“你不怕为什么躲着不出来?”

白毛:“不想见他而已,这人对我有成见。”

白少流:“于大侠不是坏人,他如果对你有成见,恐怕你也有责任。”

白毛一瞪眼:“你就不能说点别的?我看现在他也对你有成见,想想你有什么责任?”

白少流苦笑:“他的徒弟王波褴死了,心情不好可以理解,再说他也没把我怎么样。”

白毛吃了一惊:“修行人找一个好传人不容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白少流将如何与王波褴相识,其后又听闻王波褴失踪的消息,以及罗兵手下的调查和于苍梧今夜重现当时场景的经过,都详细的告诉了白毛。说完之后月亮已经隐在西边的山梁下,东边的半天升起了霞光。

白毛吸了一口冷气道:“此事有蹊跷啊。”

白少流:“我也觉得有蹊跷,四个高手去围剿一个拣破烂的,什么人干的呢?”

白毛:“你自己想想,应该能想到。”

白少流:“按情理来说,王波褴曾经在齐仙岭附近看见一个持剑的东方人,还有一个匆匆离去的西方人背影,据你分析这两人都有可能是杀海恩特的凶手。最有可能是他们干的,杀人灭口这种事也不意外。”

白毛:“还有一个目的呀,可以嫁祸于你,你想想,于苍梧派王波褴在乌由,有监视你的用意,一点破身份立刻没命,不论是谁都会怀疑你的。……他不是找上门来算帐了吗?”

白少流叹气:“他有责问的意思,倒也没有为难我。”

白毛:“梅野石等昆仑修行大派给你面子,他总不能当面翻脸。但是与这样的高人留下嫌隙对你没什么好处。……江湖有传言,说你与西方教廷走的很近,这是怎么回事?”

白少流一皱眉:“这我怎么知道?我杀了拉希斯,昆仑修行界还称我为白小义士呢,怎么会传出这种风声?”

白毛:“你杀了拉希斯,也可以说是帮教廷下台阶,这个人他们不好处置,昆仑修行界又咬住不放,你下手不是正好吗?……就算是与教廷作对,别人还不能回头拉拢收买你吗?”

白少流:“连你都这么说?”

白毛:“人嘴两张皮,一件事怎么说都可以,只要能自圆其说,我估计有人故意想把你抹黑,想想你都得罪什么人了?”

白少流:“我得罪什么人还用问吗?”

白毛突然又惊呼一声道:“小白,你要小心!”

这一下很突兀,白少流道:“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吓我一跳!”

白毛:“连环计懂吗?假设,仅仅是假设,假设你突然死了,谁最有嫌疑?想想,好好想想!”

白毛与小白以神念交流,它的意思不用多想小白就能领会,也惊呼一声道:“于大侠!”

白毛:“杀海恩特栽赃风君子,杀王波褴栽赃于你,这些虽然没有成功,但也不能说毫无影响。”

白少流:“杀我栽赃于苍梧?……谁的心思如此缜密,一连想到这么多后招?”

白毛:“已经用过一次的手段,难保不用第二次,谁叫于苍梧来了呢?……也不能算是栽赃,可以传言你勾结教廷杀了王波褴,于苍梧为弟子报仇再杀了你。无论于苍梧是承认还是否认,表面上对他的声望并没有什么损害,但昆仑大派高人之间必生疑忌,我若是敌方对手,恐怕也会想到这么做的。”

白少流:“听你这么说,我一定要小心了?”

白毛:“那当然,于苍梧怎么样我们管不着,但你可不能出意外。这一段时间出门一定要挑人多的地方走,落单的时候千万小心不要让人咬上尾巴,不能总让人猜到你在什么时间会去什么地方。……差点忘了你是保镖出身,这些不用我提醒,反正神宵雕和软烟罗一定要随身携带,锁兽环和拦妖索也一定要随时带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但愿我们的猜测是错的。”

白少流:“知道了,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周围有人心有歹意,我会随时注意的。那锁兽环和拦妖索这几天却不能带在身上,我用它锁住了一个人,正关在石龛后面。”

白毛:“什么人?”

白少流:“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我还没来得及一一细说,是个女孩,教廷的人,可能还是高手。”他又简单的将昨晚如何锁拿救下一个西方少女的经过告诉了白毛,白毛听完之后两眼放光,很感兴趣的道:“走,我们现在就去审一审,弄不好能查出点什么来。”

白少流:“你怎么这么高兴?”

白毛:“我还没干过这种事呢!”

海伦·歌琳从昏迷中醒来,周围一片黑暗,她下意识的一伸手去拿魔法棒想施展一个光明魔法照亮四周,却摸着了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原来她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那里,身上裹着一张毯子。也不能算是一丝不挂,因为她的右手腕上多了一个手镯,脖子上多了一串项链,伸手能摸到不知是什么人给她戴上的。

她吃了一惊,本能的并拢双腿蜷缩身体双手抱在胸前坐了起来,自己这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她开始回忆昏迷前的事情……她是随福帝摩大导师从遥远的教廷赶到志虚大陆的,她不知道自己来执行什么任务,但是能协助福帝摩大导师也是一种荣耀。她最后的记忆是站在福帝摩大导师身后,天空有一场恐怖的大爆发,那是末日卷轴被开启的毁灭力量。

当时她虽然全速后退,但是还是慢了,只来得及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抵御伤害的祝福魔法,然后黑光将自己吞没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自己这是死了吗?长老们都说虔诚的信徒死后会来到天国,可天国不应该是这样啊?

她是一名高级牧师,并不擅长战斗魔法,却是一名很好的战斗辅助人员。她最精通的是各种高级治疗术,也擅长各种祝福与召唤,虽然没有魔法杖她也可以使用简单的魔法。她伸出一只手指轻轻吟唱几句,企图发出一个小小的光球术照亮四周,然而惊恐的发现自己的魔法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什么魔法也施展不出来!

她被吓坏了,立刻想到这里是不是地狱?自己怎么会下地狱呢?这是不可能的!可是这个可拍念头在心中挥之不去,她被周围无边无际的黑暗包围。她本能站了起来,摸索着想往周围走几步,可是一抬脚又发现不对,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虽然手脚可以动可是总是限制在这一片空间里迈不开步子。

这无形的束缚力量竟然来自她脖子上带的一串项链,这项链摸上去轻飘飘的没什么异常,可是摘不下来,一旦用手想往下解双手就突然失去了力量。其实也幸亏拦妖索束缚了她的身形,要不然她刚才迈步出去就一脚踩空摔床底下去了,失去魔法力保护又在黑暗中不给她摔出个好歹才怪!

这一定是地狱,这是传说中地狱的枷锁!海伦鼻子一酸想哭,随后又觉得自己应该坚强些,不能就这样哭出来。她站在那里双手握在一起举在面前,施展了她最强大的召唤术——守护神召唤,这个召唤技能是高级牧师所独有,她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能掌握,已经是教廷当中最出色的年轻牧师之一。而且这种召唤靠的是信念与上帝沟通的境界,并不一定需要使用魔法力。

可就在她施展召唤术的同时,就觉得手腕上的手镯突然一紧,冥想中的精神力量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困住了,无论如何也施展不出来。其实就她现在很难使用召唤术,就算召唤出来的守护神也没有任何实质力量,只能给自己一些精神安慰而已。可因为有锁兽环,她连召唤术也使用不了,小白敢把她一个人留在这个地方不怕她逃走,自然是有把握的。

海伦终于嘤嘤哭出了声,柔弱的双肩不住的抽动,粉嫩的双乳也在黑暗中战栗。她的双手仍然紧握在面前,不再施展任何魔法,而是用抽泣的声音向上帝祷告:“万能而仁慈的主啊,帮帮我吧,让我看见光明,让我的守护神出现在眼前!”

还别说,这祷告真有用,也许是上帝听见了她的声音,她的话音刚落就听见面前响起扎扎的声音,一道光明刺破黑暗将黑幕拉开。黑暗中打开了一扇门,门外露出满天灿烂的霞光,朝霞中有一位英俊的东方少年站在那里看着她。门外不止有这么一位少年,他的身边还站了一头毛色油光发亮的黑驴,这头驴一只耳朵尖上还有一撮白毛,也站在那里瞪大驴眼看着他。

“上帝听见了我的声音吗?这是圣子和他的坐骑吗?”海伦在这一瞬间惊呆了,恍然乎以为这是祷告的奇迹。

她惊呆了,小白和白毛的反应也差不多。一打开石门就看见一位一丝不挂的少女面对朝霞站在眼前,春光尽泄一览无余。少女的身姿纤细而挺拔,站在床上毫无保留的展现,就象一幅精美的西洋油画。她的姿势很奇怪,双手相握在面前就像是抱拳施礼,一双明媚的蓝碧眼眸直定定的看着小白,脸上还有泪痕未干,表情却充满惊喜就像看见了什么奇迹。一人一驴和这少女对视,六只眼睛瞪的大大的互相都看傻了。

白毛突然打了个喷嚏,吓了另外两人一跳,小白也反应过来这少女醒了,却不知为什么站在床上双手抱拳。说她想行礼吧,这也不是西方的礼节,再说也不会光着身子行礼。看上去更像是想上吊的姿势,可是秘室顶上也没挂着绳子。

白少流上前一步招手道:“小姐,您在干什么?”

“啊——!”少女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一下子坐在床上,抓起毛毯紧紧将自己的身体裹住,接着又惊恐的叫道:“你们是什么人,不要过来!”

海伦终于看清了周围的清况,反应过来也恢复了清醒,这里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而是一间开在半山壁上的密室。密室刚才打开了,看出去外面已经是清晨,天上有霞光,向下看是一个环抱的山谷。面前的那头驴打了个喷嚏,男子上前说了一句志虚国语。看来自己被关在了这间密室里,面前是个陌生的东方人。紧接着一阵风吹来身上一凉,陡然意识到自己还没穿衣服,惊叫着跌坐在床上裹起了毯子。

她这一声尖叫有点出乎意料,小白又被吓了一跳退后一步道:“你别害怕,是我救了你!”

海伦:“你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说着话她不由自主的想往后退,可是由于拦妖索的束缚她在原地动不了,只能尽量将身体蜷缩在毯子下面。

小白与海伦的对话有点意思,一个说的是志虚国语,另一个说的是阿拉丁语,谁也听不懂谁在说什么。海伦与阿芙忒娜等人不一样,她不是被派到志虚国来的,只是福帝摩这一次离开教廷的随行人员,她没有学过志虚国语当然听不懂小白在说什么。小白从小到大也从来没有学过阿拉丁语,也听不懂这少女又惊又怕的在叫什么?

白毛叫了一句:“小白,你别问了,她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怎么抓了这么个俘虏?还不给人穿衣服!”

小白也没想到会这样,好不容易抓来这个人还心中窃喜,一开口竟然语言不通。他试探着又问了一句:“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吗?”然而少女开口说了几句不知名的鸟语,仍然一脸惊恐的样子。

这下可真麻烦了,小白一皱眉想了一个办法。他不说话伸出一只手指着少女,海伦的脑海中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不再那么惊恐,以一种平静的安抚力量从心中升起,这不是她自己的情绪,而是随着那少年的手指自然而然的产生的。这是白少流的移情之术,先让少女不要那么惊慌再说,这一手法术他已经修炼的很纯熟,以前是用来压制狼人吴桐的狂躁情绪的。

少女感觉到了,面前这男子通过某种神奇的魔法企图让她平静下来,于是不再惊叫,但身体在毯子下面还有些瑟瑟发抖,这时就听见小白用蹩脚生硬的吉利语问了一句:“不要害怕,你受伤了,是我救了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小白说的很慢,少女听懂了,她也用吉利语回答道:“我叫海伦·歌琳,来自阿拉丁半岛,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地方?”

海伦的吉利语也不是很熟练,再加上声音有些发颤,小白也没听懂,只要硬着头皮又道:“麻烦你再说一遍好吗?慢一点,否则我听不懂。”虽然听不懂少女具体说了什么,但是他也能感觉出来少女说了自己的名子,又在问他自己为何在此处,这就是有他心通的好处。

少女又说了一遍,虽然单词小白没有完全听懂,但是连听带心里感应也都明白了。小白现在后悔呀——就后悔当初在学堂中没有好好学习吉利语,现在搜肠刮肚回忆各种单词,想办法如何能拼成完整的句子与这位少女交流。也幸亏他会回魂仙梦的法术,学过的东西都能记起来,但是能够想起所有的往事并不代表开口就能说出流利的吉利语。

小白吭吭哧哧半天少女才勉强听懂他的意思——小白救了她,把她带到这里,然后小白离开了,再回来却发现她已经醒了。接着解释事情的过程就比较复杂了,就算用志虚国语也不容易说明白,何况是用半生不熟的吉利语。小白无奈想了个办法,和白毛一起走进了密室,在密室中施法又关上了石门。

一男一女一头驴被黑暗包围,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却看不见人。海伦又觉得一阵恐惧,她不知道小白想干什么,难道是想非礼……?可干这种事还带一头驴,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啊?正在惊疑间突然有一只手在黑暗中按在了她的额头上,海伦一声尖叫伸手想把这只手拨开,然而全身酸软无力怎么样也拿不开这只手。

海伦双眼一闭泪水又流了下来,今天真是碰到色狼了,他想对自己干那种事!……然而过了半天小白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搞得海伦又有些莫名其妙渐渐止住哭声。哭声一止她就觉得眼前一花,就像离开了这间密室又回到了昨夜,然而自己的视角却不是在天上而是在海中一块礁石上。天空有一道黑光炸裂,一个恐怖的大爆发突然出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