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古今开朝多白莲

白毛曾建议派一些人以信徒的名义去加入教区组织,搜集最基层信息,同时也为将来做准备。这项工作刘佩风与黑龙帮已经在安排了,否则就不会发生神官签名嫖妓、圣母像被盗的事件,但是如此暂时还接触不到高层信息。

白毛又给他出了两个主意:其一是收买个别接近核心却又处境不佳的教廷内部成员,比如原乌由教区的神官谢赫这样的人。其二是干脆秘密绑架乌由教区的核心成员来个严刑逼供,以小白的移情开扉术以及他心神通,一定会把对方所知的秘密都掏出来。对于这样的建议白少流不是完全赞同,但也在考虑,只是最近不是下手的好时机。

这几天小白自己也没闲着,一直在坐怀丘修炼《白莲秘典》所载“净白莲台”法门,此根本法门有“具名”、“观象”、“妙想”、“实相”、“升座”、“莲华”、“弥陀”七层次第境界。此典籍来源于佛家净土宗,但也糅合了很多民间流传的修行法门,除根本大法之外还有很多应用法门,比如建造白莲净土洞天。

第一层次第“具名”也称“持名”,一方面是指入门受戒的仪轨,另一方面也是入门的心性修行,调摄心中净土光明长在。

第二层次第“观象”是一门观法,心中长奉弥勒,提炼神识清明。

第三层次第“妙想”又是一种境界,定观中出白净神识,现妙法莲华世界。

第四层次第“实相”,由止观定境生智慧成就,发神通妙用,有诸般降魔法力与定力,法力降外魔,定力降心魔。至此可谓大成,可以提点其他弟子入门。

第五层次第“升座”也称“正名”,一方面指修行大成可以往生净土,另一方面也指身心内外洗练无碍,具现莲华纯净,与第一层“具名”境界相对而得真趣。

第六层次第“莲华”也称“立身”,简单的说就是修成莲华化身不灭,立身在人间即为净土。观象不着相而入我相,与第二层境界“观象”相对,所观之法已成真我莲华之身。

第七层次第“弥陀”就是自古以来民间流传的“家家弥陀”的说法,也是所谓“弥勒出世”。当然从修行境界上来讲,不是指弥勒妈妈生下他来了,而是指能够展示十二品莲台相度化世人。将第三层次第“妙想”中的莲华世界,从自己心中化出展现人间……再具体的解释就只可意会了。

这就是自古以来白莲教最高典籍《白莲秘典》中记载的根本修行法门。关于白莲教再多说几句,它源自佛家净土宗,如果谈修行境界自然高妙。但是大家发现没有,这里面除了修行法门之外还有弥勒救世的教义,只要稍加编篡就可以成为一种行动口号甚至政治纲领。自古以来得到它的人,一世修行可能远远达不到“莲华”、“弥陀”境界,但是往往都用作别的目的。

什么目的?这种教义可以曲解成聚众举义的最好号召,历史上有人利用白莲教的名义或类似白莲教的教义,造反起义或者聚众称尊的事件可不止一起。成功者有一代开朝帝王朱哄吾等,失败者有死于白少流手下的洪和全。现在《白莲秘典》落到白少流手中,他倒没那么想,只是把它当作一部修行典籍。

不得不说创立这一法门的宗师非常了不起,这七层次第与白毛所说修行人必须经历的七重天劫色欲、身受、魔境、妄心、真空、换骨、苦海相暗合。所谓天劫就是各种身心考验,各门道法中弟子面对的考验不同,但都绕不过这七种,只是对于不同的人来说难易不同罢了。

那么在“净白莲台”的法门中,七层天劫就包含在七种次第境界当中,每到一层境界,就必须经历一种考验。而且这门道法修行中的天劫不是突然来临的,而是在修行过程中始终要面对,直到一层境界突破,是一种典型的渐修顿悟。

“净白莲台”法门或许难以理解,也有方便理解的办法,将所有术语或宗教教义都忽略,回忆白少流迄今为止的修行——

小白从清尘学习“形神相合”开始修炼道法,修成“形神相安一体”而筑基。后遇白毛,习成“回魂仙梦”、“生死观”、“外景内摄与内境外感”等,合称“摄欲心观”,同时也掌握了“移情开扉术”、“御物”、“御器”、“御形”等应用法术。摄欲心观大成之后,其境界相当于到达净白莲台大法中的第四层“实相”,法门不同但境界是类似的。

白毛说过要指点小白走一条看似弯路的捷径,小白的修行精进速度是极快的。至此可以直接修行“实相”的口诀与心法,同时历妄心天劫,在这个过程当中法力与定力大增,条件是同时通过妄心的考验。

白少流这几天一直在坐怀丘修行净白莲台大法,同时让酒金刚等人按白毛指点的布置这一处道场。在坐怀丘修炼的还有吴桐,小白让他每夜来此练剑,主要修炼的是御器之道。

通过上次齐仙岭之战,小白发现吴桐的斗法时有缺陷。以狼人的速度和力量,当时他遇袭完全可以立即脱身,但是想保护伊娃被困住就被动了,除了速度和剑术之外他没有远程攻击的手段。所以这几天他指点吴桐练剑,就练两招,一是十字剑威力很大的妙用弧光斩,二是脱手御剑的飞剑斩杀之术,也算是东西合璧吧。

小白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回家了,只在坐怀丘中遥控掌握乌由的情况,吴桐每天秘密到齐仙岭巡视一番。他每天早晚都会离开坐怀丘片刻,找一个静处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家里的庄茹和清尘包括楼下的黄静都很想他,但是小白暂时没打算回去。多事之秋,他不想将关心的人牵连进去,特别是还没有完全恢复法力的清尘。

修炼净白莲台大法从境界上来讲尚未突破“实相”,但是有星髓之助,法力和定力进步很快。除此之外,小白还在研究别的法术,他一直在想那天齐仙岭上的偷袭者,那人会飞,所以自己没法阻拦。不仅是那位魔法高手,顾影用那三枚晶石组成阵法护身时也能飞,三少大师也会御器飞行,可偏偏自己不会。将来遇见这样的对手岂不是很难受?人家可以从天上走,自己只能干瞪眼。

他问过白毛:“以我的修行,何时能御器飞天?”

白毛白了他一眼:“突破净白莲台大法第五层‘立身’,进入第六层‘莲华’就没问题了。”

白少流:“我现在第四层‘实相’还没突破,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白毛:“你不是急性子的人啊?怎么问出这种话来?你开始修行到现在不到一年时间,摄欲心观已经大成,够快的了。但也不可能这么快御器飞天,哪怕我当年也不能。就算你有前世福报,此世修行也没那么容易的!……如果你真想御器飞天,倒还有个便宜法子。”

白少流眼睛一亮:“什么法子?”

白毛故作深沉道:“净白莲台大法与你此前所修摄欲心观类似,每一层次第都有‘能入’、‘能守’、‘能破’三重境界。只要你的‘实相’次第到了知常能守的地步,手持忘情天宫的镇宫神器呈风节或者挥云杖,就可以御风腾云飞游天下。”

白少流:“忘情天宫的镇宫神器?怎么能弄到手?”

白毛笑:“你可以去偷啊,如果你的修为到了净白莲台大法中最高的‘弥陀’境界,可以去试试,不过也只是试试,不一定能偷出来。”

白少流伸手给了驴一巴掌:“原来你是在耍我!”

白毛:“不是耍你,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世间行事可以用权谋心机手段,但修行境界没有取巧投机之道。你遇到我已经算走上捷径,还想怎么样?……对了,你怎么突然想问这个问题?”

白少流:“还不是因为那天齐仙岭遇到的高手,他飞天而走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白毛:“这样啊,让我想想。……你不是有锁兽环和拦妖索吗?别人飞上去你给锁下来就是了!现在你的境界恰好可以运用这两件法器,至于效果怎样就要看你的法力和定力了,否则就算你会飞技不如人也没用。”

白毛的话提醒了小白,到现在那两件法器还没有拿出来研究妙用,看来法宝就和女人一样,太多了还真照顾不过来。星髓天天在用,润物枝在建造道场时是必不可少的东西,软烟罗正在抽空不断炼化准备将来给洛兮防身,还真没时间研究锁兽环和拦妖索。于是就将这两件法器拿出来和白毛一起研究。

拦妖索很像神话传说中的捆仙绳,有定身缚形之妙用;锁兽环的妙用很像神话传说中的紧箍咒,锁住一个人的一身法力,越施法挣扎其威力越大。这两件法器可以分开使用,但它们炼制之时就是一体成形,合在一起妙用最佳。使用时以法力祭出,以定力锁拿,以御大块之形的力量控制对方。

不会御形之术,用不了这两件法器,锁兽拦妖的力量不仅来自于施法者自身。至于它的威力有多大,要看使用者的法力和定力如何,不是什么人都能拿下的。小白要试验它的妙用,吴桐可就吃大苦头了。

关吴桐什么事?锁兽拦妖总得有人做试验吧,找不到飞天高手,就让吴桐从坐怀丘顶峰上一次又一次向四面飞跃而下。狼人虽然不会飞,但是能从山顶跃出很远,速度比飞鸟都快,是个很好的模拟对手。小白站在山谷中祭出锁兽环和拦妖索,此器可以化实为虚再化虚为实,变化种种形状,一次又一次将天上的吴桐锁住。往回收的时候一不小心控制的不好,经常将吴桐摔得七荤八素。

其实说到会飞的对手,可以找顾影来试验,但小白怎么好意思?找清尘来从峰顶飞跃也可以,她比吴桐强,但小白怎么舍得?如此只有吴桐倒霉做奉献了,好在狼人皮肉筋骨强悍,倒也没什么大问题。

没大问题可也够受罪的,试验到第二天吴桐就开始叫苦了:“白总,我们歇歇好不好?再练下去我都要被你摔散架了。”

白少流摇头:“你再忍一忍,器物妙用我还没掌握纯熟,等到熟练之后就不会摔着你了。我们歇别人可不会歇手,下次再遇到飞天高手怎么办?”

吴桐:“我就不明白了,天下那么多高人,怎么只有我们在这里忙乎?”

白少流正色道:“你怎知道其他高人没有动作,他们做得只会比你我更多,只是你我不知而已,人家干了什么还要上电视报纸吗?还要向你我汇报吗?……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这是修行之要,我们就别抱怨了。”

吴桐:“我不是抱怨,只是现在乌由的形势不妙,我们不是教廷的对手。听说他们要来两位绝顶高手,昆仑修行人怎么……”

白少流打断了他的话:“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人家又不是来打架的,是来处理教廷内部的事情。教皇早就修书发诏,与昆仑修行界平息争端,谁也不想世界大战,难道你认为死伤无数的事情很好玩吗?又怎知死的不是你!”

吴桐:“可是海恩特、伊娃都出事了,他们一直在找风先生的麻烦。”

白少流:“死伤的都是教廷自己人,其他人能知道什么又能说什么?至于风先生,谁也不敢直接对他出手,比如那天齐仙岭中的高手也不敢暗算风先生,背地里搞花样而已。他与阿芙忒娜的私人恩怨说不清,谁也不可能为这件事以教廷或昆仑修行界的名义公然起全面冲突,否则各位高人送我这么多法宝又是为什么?”

吴桐:“白总,我是为你担心,真要有绝世高手在暗中使坏恐怕我们还搞不定,这些法宝不是好拿的。”

白少流微微点头:“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我本应该向梅盟主通告,不过现在没必要,梅盟主与一众昆仑前辈高人不在志虚国,教廷两大高手离开冈比底斯山到乌由的消息,梅盟主等人肯定知道的比我还早。……梅盟主等人的意思我早已知道,他们做他们的,我在乌由做我的,他不闻不问是让我行事更方便。”

吴桐:“那你说梅盟主等人会不会也到乌由来?”

白少流:“如果是我,恐怕不会。”

吴桐不解的问:“为什么?”

白少流:“你懂点谋略好不好,如果那两大高手来意不善,何必万里迢迢追到乌由?只要在教廷附近闹出动静,教皇一慌肯定会将看家高手召回,到时候就算在半路劫杀也比在乌由动手强。”

吴桐:“这样虽是更好,可白总在乌由的处境就比较麻烦了。”

白少流叹息一声道:“这是风先生的考验,也是我的考验,谁又没有麻烦呢?天下本就不应该只围着某个人转。……不过你放心,别人不好说,昆仑修行界有一位绝世高手一定会来到乌由。”

吴桐:“谁啊?”

白少流:“海天谷掌门,沧浪大侠于苍梧,他是清尘的授业恩师,不过他不承认是清尘正式的师父。但王波褴可是海天谷弟子,是于大侠亲自派到乌由的,失踪这么多天于大侠那种高人不可能不知道,况且昨天我已经告诉淝水知味楼陈雁这个消息。……于大侠应该会到乌由来,他有必要也有理由来,只是不知是何时。”

吴桐赞道:“白总,你真高,什么事情在你眼里都能看得如此透彻,佩服!佩服!”

小白闻言在心中苦笑,现在天天听那头驴在耳边唠叨,还真很难不明白许多烦恼事。只是他虽然想到于苍梧会到乌由,却没想到于苍梧到乌由首先要找的就是他白少流的麻烦,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

教廷中德高望重的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院长邓普瑞多,在六月初来到志虚国,他带来了教皇的诏书,将代表教廷册封鲁兹为志虚国大主教。邓普瑞多将在六月四号抵达并进行册封典礼,在六月三日上午福帝摩终于“治好”了阿狄罗的伤。

鲁兹告诉阿狄罗去见阿芙忒娜一面,并说阿芙忒娜在等他,见到他会有口信带回。阿狄罗千恩万谢的走后,鲁兹在密室中问福帝摩:“神奇的老师,您是怎么治好他的伤的?”

福帝摩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我没有完全治好他的伤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