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梦断同君伴志虚

福帝摩用教导的口吻说:“如果伊娃没有死,就是你犯了个错误,现在这种情况想再去杀她,又是第二个错误。用一个错误掩盖另一个错误只会越错越多,留下的线索也越多。就算伊娃认出你来又怎么样?她没有证据,你作为志需国大主教是一个娼妇能污蔑的吗?况且刚才我看的清楚,你的黑魔法击中了她,她就算不死也不会再醒来,就让她沉睡下去吧。”

鲁兹面露轻松之色:“她真的不会醒?”

福帝摩:“燃烧灵魂的黑魔法,用如此强大的白魔法杖发出,除了我们谁还能够解救呢?就算邓普瑞多来了也没用,不懂黑魔法术的昆仑修行人就更没有办法了。……我就不明白邓普瑞多为什么强烈反对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研究黑魔法,力量本身是没有罪恶的,黑暗生物能够掌握,我们为什么就不可以掌握?”

鲁兹点头道:“老师说的对,迟早有一天您会拥有这世上所有的力量。”

福帝摩:“提到邓普瑞多,最近最高骑士训练营和最高神学院之间还起了争执,主要是邓普瑞多想削弱和限制我的力量。”

鲁兹:“骑士训练营和神学院一直相安无事,怎么会起争执?”

福帝摩拿出一枚黑乎乎的石头道:“就是因为这枚神奇的魔法石,这也是今天我带给你的第二个好消息。”

梅野石送出一枚星髓,怎么会引起教廷中地位最高的两位高手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势力之间的争执?说来话长,教廷组织专人通过种种试验发现了星髓的妙用后,将它定名为神奇的魔法石,星髓的研究是由最高神学院进行的,他们发现用这枚星髓可以帮助魔法修炼,发现与挑选更多的骑士同时可以学习魔法师的技能。

这可是个重要的发现,毕竟像阿芙忒娜那种天生就表现出武魔内外双修才华的人很少,很多人这种潜能难以被发掘。可是星髓只有一枚,而且每次只能有一个人使用,要想使一位骑士成功突破限制可以开始学习魔法至少需要三个月时间,教廷只能重点挑选重点有培养前途的骑士进行测试,被认为有合格潜力者才有资格继续使用星髓。

魔法石掌握在神学院手中,却在最高骑士训练营中挑选骑士进行训练,等于神学院可以同时指挥骑士训练营进行这项工作。这引起了最高骑士训练营总导师福帝摩的不满,他认为骑士训练是自己的职责,内外双修的骑士并不是魔法师而是这世界上最好的骑士,魔法石应该交给最高骑士训练营而不是掌握在神学院手中。

其实别人倒无所谓,主要是福帝摩自己有想法,不想看见邓普瑞多指挥原本属于自己的部下,他的话一说出来骑士训练营中其它的导师出于各种原因也得支持。还有一个原因让福帝摩不满,神学院的长老们研究魔法石,发现它可以帮助魔法修炼,也可以用它在骑士中挑选魔法师,却没有研究如何在魔法师中挑选骑士。这么做分明是以我为主,忽视骑士训练营,那不就等于蔑视他福帝摩吗?

后来教皇陛下以及红衣大主教约格出面才平息了这场争执,教皇建议最高神学院与最高骑士训练营轮流掌握这枚神奇魔法石,每方三个月。教皇虽然说是建议,但等于是命令,福帝摩不得不服从但心里还有些不满。同时教皇也下了一道命令——不论是谁,都要尽快找到其它的神奇魔法石,这样才是平息争执的最好办法。

神奇魔法石在最高神学院待了三个月,第一次轮到最高骑士训练营执掌,福帝摩立刻就带着它来到了乌由。虽然魔法石对福帝摩本人的修炼也有帮助,但它对另一个人的帮助要大得多,那就是福帝摩最得意的学生鲁兹。福帝摩本人和阿芙忒娜一样,也是武魔内外双修的天才,只不过他的剑术与武技特别强大,所以才掩盖了魔法修为方面的光芒。

鲁兹是一个魔法天才,其出色的天赋甚至超过了教廷中所有的同龄人,而且从小福帝摩就开始重点培养他,希望他能成为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在福帝摩的预想中,鲁兹是未来取代邓普瑞多执掌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最佳人选。到了那时候,整个教廷甚至整个世界的力量,基本上就控制在福帝摩手中,他甚至能够决定谁能成为下一任教皇。

近身格斗一直是鲁兹的弱点,但是鲁兹这个人很聪明,各种魔法在他手里千变万化甚至能起到阻挡近身格斗的效果,可以弥补这一缺点,但是他自己也可以修炼斗气体术岂不更好?那样鲁兹会拥有完美的力量,将来也会成为福帝摩更得力的帮手。所以福帝摩这一次把魔法石交给鲁兹,让他使用三个月,就是希望他的修炼有所突破,可以从此掌握体术等骑士技能的学习,也能使魔法修为更上一层楼。这对于鲁兹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这两人在密室中暂时没有理会阿狄罗的伤势,福帝摩开始讲授魔法石的运用,以便鲁兹尽快的掌握它,一旁的阿狄罗仍然在昏迷中人事不知。

……

接下来一连几天几夜,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平静的几乎让人感到窒息。福帝摩大导师与鲁兹大主教一直在乌由大教堂没有离开;阿芙忒娜回去见到了顾影,也得知了小白要顾影转述的话,却一直守着昏迷的伊娃一言不发,连顾影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伊娃没有留在洛园中,阿芙忒娜本就是在洛园中做客,当然不能再将一个昏迷不醒的伤者留在洛园。阿芙忒娜租了一套独立别墅,就在洛园的西边离海岸不远的地方。

介绍一下乌由的地形,这个滨海城市沿着曲折的海岸分布,东西稍长南北稍窄。海岸线的最东边是港口区,往西多山,小白见丹游成的燕窝岭就在其中,连绵山地将繁华市区与海滨分割,山中有一条沿海景观路。市区中部偏西的地方地势平坦,有滨海公园,洛园在滨海公园的西面只隔了一条小道。

洛园往西沿海滨分布着军区干休所、居民区、高档别墅区。萧正容的家就在军区干休所内一栋带独立小院的二层小楼中,那是他爷爷萧天红的房子。再往西是几所大学,然后接近市郊的地方又是起伏的山地齐仙岭,风君子家住在齐仙岭下。

阿芙忒娜在洛园西边的高档别墅区租了一栋独立别墅,将昏迷不醒的伊娃安置在其中,并且请来专业护理人员照顾,自己也离开洛园住到这里。她几乎足不出户,每天的生活就是祈祷、冥想、还有就是以各种治疗术为伊娃治疗。她的治疗术可以维持伊娃的生命,却唤不醒她。

教廷数一数二的高手福帝摩就在乌由,带来了两位精通各种高级治疗术的最高等级牧师,阿芙忒娜却没有去求他。一方面福帝摩正在为阿狄罗疗伤,另一方面福帝摩已经明确告诉她离开乌由大教堂等消息。象福帝摩那种与教皇一样受人尊敬地位崇高的人,不能去求他为你做事。也不是没有人帮她,顾影经常来看她,教廷方面,谢赫神官与新任枢机神官伊恩·波特携妻子也来过这里。

谢赫与海恩特原本都是前任主教拉希斯手下的神官,两人的关系非常好,而且从私人角度,谢赫也很同情维纳家族的遭遇,尤其是现在,谢赫甚至有些佩服阿芙忒娜。乌由教区原主教拉希斯以及他手下的四大神官如今只剩下谢赫一个,而且谢赫明显不招鲁兹主教的待见,这一切让他心中很郁闷。谢赫回想往事,认为阿芙忒娜与拉希斯之间的争执中其实阿芙忒娜是对的,如果教廷当初认真考虑她对拉希斯的指控,后来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当然这些只能在心里想,不能说出来。

这一场冲突目前看来教廷方面获益最大的人是鲁兹,鲁兹从与谢赫一样的神官一跃将成为整个志虚国的大主教,而且这个消息是尊敬的福帝摩带来的,册封仪式将由尊敬的长者邓普瑞多亲自主持,这是多么大的荣耀?而且鲁兹也表现出与地位和荣耀相衬的实力来,这让谢赫很有些寒意——既然鲁兹如此厉害,当初英流河一战为什么借故中途离开没有出手?他早就想让拉希斯等人去送死!

谢赫是一名专职牧师,战斗力很弱,但是擅长各种祝福与治疗术,所以也来帮助阿芙忒娜治疗伊娃。可是对于燃烧灵魂的黑魔法术,谢赫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阿狄罗受了什么伤阿芙忒娜和谢赫都不敢肯定,可是伊娃确实受的是黑魔法伤害,勉强去唤醒她对受伤者和治疗者可能都有危险,而谢赫也没有学过黑魔法治疗术。

鲁兹主教知道谢赫去看过阿芙忒娜与伊娃,当他第二次来的时候,鲁兹命令谢赫转问两句话,这也是个有意为难的差事。

鲁兹问的第一句话是:“您需要什么帮助?”

阿芙忒娜的回答是:“不需要了,离开冈比底斯山的时候,教皇陛下已经给过我不少东西。”

鲁兹的第二句话是:“您还在等待什么?”

阿芙忒娜的回答很特别:“维纳家族不能没有继承人!”

谢赫将她的话转告给鲁兹,相信鲁兹也会转告给福帝摩。阿芙忒娜用一种委婉而坚决的态度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她可以去杀了风君子,但是福帝摩首先要治好阿狄罗的伤,一命换一命,阿芙忒娜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维纳家族的继承人是阿芙忒娜与阿狄罗姐弟,阿芙忒娜说出这种话来,就意味着杀了风君子的同时她自己也没打算活下去。

时至今日,阿芙忒娜已经隐约醒悟这是一场阴谋,风君子是不是恶魔不重要,重要的是教廷不能容忍这样一位异教“在世仙人”的存在。维纳家族的噩梦确实因他而起,只能随着他一起结束,要怪只能怪阿芙忒娜自己不幸遇到了他。因此,阿芙忒娜的内心深处对福帝摩少了几分尊敬,决定提出自己的条件。

除了谢赫之外,波特夫妇也来看过阿芙忒娜。伊恩·波特是教廷的枢机神官,但在世俗中另有身份,他是一名外交官,吉利国驻乌由领事馆的商务参赞。他的夫人罗琳·波特也在乌由,不是专职主妇,身份是罗巴联盟金融集团驻乌由分支机构的高级职员,是阿芙忒娜的同事也是好友。这夫妻二人都是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院长邓普瑞多最喜欢的学生,不久前同时被派到乌由。

谢赫与波特夫妇都给阿芙忒娜带来了教廷的最新消息,鲁兹将成为志虚大主教,邓普瑞多作为教廷特使将来到乌由主持册封仪式。阿芙忒娜以私人名义求了波特夫妇一件事,就是请邓普瑞多来看一看伊娃的伤势,希望邓普瑞多能够解救伊娃,波特夫妇答应了。一切“后事”都安排好了,阿芙忒娜就等着阿狄罗康复以及邓普瑞多来到乌由,然后她就要去找风君子了断。

阿芙忒娜为什么不将伊娃托付给别人,比如福帝摩或鲁兹大主教?她自己没有说,也许她从来就不愿意说出冒犯教廷的话。白少流要顾影转告给她的话就是:“伊娃被魔法高手所伤,她很可能认出了袭击者,小心对方灭口,小心鲁兹主教。”作为志虚旁观者,又是救了伊娃的人,白少流尽管可以表达自己的怀疑。阿芙忒娜听后一言未发,也没有找白少流去详细求证。

这几天看似风平浪静,可是白少流和他的同伙们也没闲着。罗兵派手下寻找王波褴的下落有了一些线索却始终没有确切的消息,目前看来王波褴确实是失踪了,很可能遭遇了意外,这是一个让人遗憾的坏消息。唯一让人感到有些安慰的是洛水寒也听说了这件事,主动派人照顾王波褴的妻儿,给他妻子安排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送他的儿子上了一所很好的学校,帮忙的人都自称是王波褴的朋友。

人之将死,其行也善,洛水寒对罗兵解释自己这么做是因为酒桌上的一句话。他和王波褴只有一面之交,当时这位拣破烂的请堂堂乌由首富喝了一顿酒,在酒桌上洛水寒有感而发说了一句话:“小王,很久没有喝这么痛快了,谢谢你这一顿酒。……就冲这个,你家里面要有什么事我一定照应,放心的喝吧,把这一桌啤酒全消灭!”没想到一句酒话竟成真,随后王波褴真的出事了。

洛水寒照应王波褴的家人,并不仅仅因为那一句话,其中的感情因素是很复杂的。王波褴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是洛水寒更多的想到的是自己的身后事,这么做也是一种自我安慰。因为这件事,小白非常感激洛水寒,甚至从来没有这么感激过他。小白自己也可以去照顾王波褴的家人,但是绝对没有能力比洛先生安排的更好。

黑龙帮的烟金刚仍然在调查海恩特遇刺一案,主要目的不是找出谁杀了海恩特,而是谁打电话举报风君子?凶手是谁白少流已经有大概的判断,风君子在山上算命时就已经说过“栽赃他人的最可能自己就是凶手”,再加上伊娃山中遇袭,应该就是教廷中的高手干的。知道对手强大,小白也叮嘱烟北雨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走漏风声。

白毛曾经说过,对付教廷“敲山头”战略的最佳手段是“张网收兔子”,看来风君子有意无意之间起到了这个作用。各方势力折腾到现在,风先生本人看似浑然不觉还是毫发未伤,但乌由教区以及对手阵营的动静已经越闹越大了。就算这位先生还未解开封印的神识,那么他当年一定也预见了今日的局面,主动选择了己身立地成山头。想到这里,白少流突然想起了一个成语“立地成佛”,不禁有些想笑。

顾影却告诉了他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消息,教廷有一位叫福帝摩的绝世高手到了乌由,还有一位绝世高手邓普瑞多也将赶到乌由。这两人非同小可,就算是昆仑修行界的顶级高人也未必能够完胜,所以她提醒小白最近一定要小心,不可随意强出头。

小白不太清楚教廷的底细,自己身边没有了解对手情况的人,顾影所知也十分有限。白毛提醒他现在不可和教廷人员起正面冲突,但是应该想办法渗透进去了解其内部情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