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或道此生宁未遇

阿狄罗:“主教大人,您需要什么,尽管说出来。”

鲁兹终于笑了:“我需要你维护教廷的尊严,还有维纳家族的荣誉,这对你和大家都是有贡献的事。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我问你,是谁伤害的你?是谁对你施展了黑魔法?”

阿狄罗:“那个拣破烂的。”

鲁兹摇了摇头:“你是维纳家族的继承人,也是堂堂的神殿骑士,考虑考虑你所说的话吧。”

阿狄罗:“难道你想让我撒谎?”

鲁兹又摇了摇头:“我不逼你说任何话,为了上帝的荣誉,为了维纳家族以及教廷的荣誉,有些人需要坚定她的信仰,做出自己的决择。”

阿狄罗:“你要我告诉阿娜,出手的人是风君子?她会相信吗?”

鲁兹:“我说出来她可能会怀疑,你说出来她会相信的,你毕竟是他的亲弟弟。”

阿狄罗:“我愿意看见那个人下地狱,可是我见过他出手的威力,以阿娜的性格只会当面解决,这样她会有危险的。”

鲁兹:“也可能不会有危险,也许还有人帮她,我告诉你一件事,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福帝摩大导师明天就会到乌由。”

阿狄罗又吃了一惊:“有福帝摩大导师在,还需要阿娜出手吗?”

鲁兹的声音有些飘渺:“福帝摩大导师代表的是教廷,他是地位崇高的长者,他与风君子没有私仇,没有理由出手挑起全面争端,他只能帮助维纳小姐而不能代替她。……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海恩特死了,我是听从了你的建议才让他涉足危险之地,你果然如愿了,你和伊娃之间发生过什么再没有别人知道。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怎样守护维纳家族的荣耀,你可是这个家族爵位的继承人!”

阿狄罗愣住了,看着鲁兹额上的冷汗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鲁兹又露出亲切的微笑:“亲爱的阿狄罗骑士,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维纳家族的荣耀,还有你健康的生命,这些都是神圣教廷才能赐予你的,你总要做些什么吧?”

阿狄罗长叹一声,低下头道:“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鲁兹主教点头:“那就好,其实是我及时将你的伤势报告给了教廷,并且在我的私人请求下,尊敬的福帝摩大导师特意来为你疗伤的。——这可不是随便能享受的荣光!”

阿狄罗是地位崇高的神殿骑士,郁金香公国维纳家族的爵位继承人,但鲁兹主教提到福帝摩大导师来为他疗伤也是难得的荣光。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在教廷中,有两个人在众人的心目中甚至比教皇更受尊敬,就是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院长邓普瑞多与最高骑士训练营的总导师福帝摩。人们一直都在争论这两人谁是教廷第一高手?没有答案,总之不是邓普瑞多就是福帝摩,人们提到他们时往往称为神奇的圣邓普瑞多与无敌的圣福帝摩。

教廷公认邓普瑞多是魔法力最强大的魔法师,而福帝摩是战斗力最强的骑士,然而他们都不仅仅是魔法师和骑士。福帝摩能离开冈比底斯神殿到乌由来,已经非常出人意料,他能亲自为阿狄罗疗伤,简直就是无上的荣光。鲁兹把话说到这个程度,阿狄罗只要还想在教廷混的话已经没有选择了,他只能告诉阿芙忒娜是风君子伤害了自己。

阿狄罗答应了鲁兹主教的条件,同时在心中安慰自己:“风君子就是个罪恶的魔鬼,维纳家族的仇敌,他本就应该被消灭。阿娜消灭他是荣耀,虽然有危险,但有福帝摩大导师在不会有问题的。……我所做的,是正确的决择。”

就在这时,一脸忧色的阿芙忒娜走了进来,她看见阿狄罗坐在那里并没有生命危险的样子松了一口气,关切的问道:“阿狄罗,听说你受伤了,伤的重不重?”

鲁兹主教抬头答道:“他伤的很重,是被燃烧灵魂的黑魔法所伤,生命力正在流逝,痛苦正折磨着他。”

阿芙忒娜吃了一惊:“黑魔法!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阿狄罗有些痛苦的开口:“阿娜,鲁兹主教说的都是真的,我被危险的黑魔法所伤。”这时鲁兹阴沉着脸停止了治疗魔法,叹息着说道:“维纳小姐,你自己看吧,他的灵魂里一直有黑色的火焰在燃烧,我的治疗可以暂时熄灭痛苦,却无法熄灭火焰。一旦治疗术停下来,阿狄罗又会陷入到地狱的边缘,昏迷是他唯一的解脱。……整个晚上都在为你的弟弟治疗,我现在已经很累了。”

治疗术刚刚停下不久,阿狄罗脸色一紧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阿芙忒娜赶紧一抬手,一道道白光从天花板上降了下来落在阿狄罗的身上,她一边施法一边说道:“你快躺下,闭上眼睛,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阿狄罗闭眼躺下,阿芙忒娜将一只手放在他的额头上,也闭上眼仔细在体会着什么,过了片刻道:“这不是燃烧灵魂的黑魔法,他受到了一种特殊的伤害,肉体并没有损伤,可是意志中有一种诅咒的力量在纠缠,一旦他清醒,就会感到痛楚。”

鲁兹主教:“这就是一种黑魔法。”

阿芙忒娜:“这更像是一种诅咒的力量,主教大人为什么一定要认为是黑魔法呢?”

鲁兹主教:“世上的黑魔法有很多种,这难道不是吗?虽然我没有见过,但维纳小姐认为应该是什么呢?”

阿芙忒娜:“阿狄罗,告诉我,什么人伤害了你?”

阿狄罗的脸抽搐了一下,鲁兹主教在一旁阴笑道:“你为什么到现在才问是什么人伤害了你弟弟?我以为你一见到他就会问这个问题,你是不是在担心什么?”

阿芙忒娜没有理会鲁兹,继续问阿狄罗:“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狄罗闭着眼睛答道:“就是给维纳家族和你带来耻辱的那个人——风君子!”

阿芙忒娜的肩膀颤动了一下,仍然闭着眼睛问道:“为什么?”

阿狄罗睁开了眼睛,看见了鲁兹主教正逼视他的目光,他终于说了自己受伤的“经历”——

昨天晚上他回到乌由大教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在教堂后面的小巷中有一个拿剑的人拦住了他的去路,那人披着一身罩头的斗篷看不清面目。持剑人说了一句话:“阿狄罗,你站住,请问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阿狄罗吃了一惊,手握衣中短剑的剑柄答道:“我是为了上帝的福音而来,让主的光辉照耀所有的子民,跟随神明的召唤。”

持剑人冷笑道:“我不想理会上帝,但是你冒犯了我,请你滚回去,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阿狄罗:“身为神殿骑士,只有上帝才能让我后退,请问你是谁?”

说完话阿狄罗正准备拔剑自卫,但持剑人没等他把剑拔出来就挥手发出了一剑。这一剑没有刺中阿狄罗,但剑身上发出的阴暗与杀戮的力量却侵入了阿狄罗的身体。就是在此时阿狄罗认出了风君子——通过那把剑还有他的声音,风君子的剑有那种威力,阿芙忒娜也曾亲眼所见。阿狄罗倒地,风君子提剑走来正准备行凶,教堂中有人被惊动赶了出来,风君子见有人来此迅速闪身不见。——这便是阿狄罗讲述的受伤经过。

阿芙忒娜听完后良久不语,脸上露出复杂的痛苦之色,最后张开眼睛喃喃的问了一声:“这是真的吗?你能确定就是他?”

阿狄罗:“你是在问我还是在问你自己?难道你认为他不会这么做吗?我虽然没有看见他的脸,但是你认为还会有别人这么做吗?”

鲁兹主教说道:“维纳小姐也不用太担心,福帝摩大导师天亮之后就会赶来,他会亲自给阿狄罗治疗伤势。这是神圣教廷赐予维纳家族的无上荣光,但是不要忘了是谁带来的这一切耻辱,请维纳小姐您仔细想想!……不必再浪费魔法力了,先让阿狄罗睡去吧,一切等福帝摩大导师到来再说,我也要去做一些准备了,您就多陪你弟弟一会吧。”

鲁兹走了出去,阿芙忒娜收起了治疗术阿狄罗又陷入昏迷。她在密室中站着,静静的不说话,不时用手轻轻抚摸弟弟英俊的脸颊,他是维纳家族的希望与继承人,阿芙忒娜最不愿意看见受到伤害的人。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有人不经通报直接走进了这间秘室,守在密室门外的两位枢机神官同时道:“福帝摩大导师到!”

一个高大消瘦的身影已经站在密室中。这人的年纪约四十出头,个子很高超过了一米九,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胸前有金蓝红三色的绶带装饰,清瘦的脸颊上神情庄重而威严,深陷的眼睛闪着光芒。这人站在那里,就像一座不动的山峰,让人不由自主产生想膜拜的冲动。阿芙忒娜走上前去跪地屈身,一只手背贴在福帝摩脚前的地上,低头亲吻这只手的手心。

福帝摩伸出手放在阿芙忒娜的肩膀上,浑厚的声音响起:“起来吧,您的遭遇与维纳家族的不幸我已经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我的孩子。”

阿芙忒娜半起身单膝跪地抬起脸道:“尊敬的大导师,求您一定要挽救阿狄罗,他是维纳家族的希望,也是我的希望。”

福帝摩伸手把她搀扶起来:“擦干你的泪迹,现在的你更需要坚强而不是泪水,我与你们的父亲是朋友,阿狄罗就像我自己的孩子,这次我带来了两位精通各种高级治疗术的最高级牧师,就是为了阿狄罗的伤势。……你不必感谢我,虽然你离开了教廷,神官议会做此决定也是迫不得已,但教皇大人和我一直是很关心你的。现在我担心的不是阿狄罗,而是你。”

阿芙忒娜:“我?”

福帝摩威严的面容上露出了悲悯之意:“是的,就是你,你需要找回主赐予你的力量,需要更加坚强。……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最疼爱你的老师,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萨达特长老不幸去世了。”

阿芙忒娜声音在颤抖,不顾失礼上前一步抓住了福帝摩的衣袖:“萨达特长老去世了?怎么会这样?”

福帝摩从怀中取出一块拳头大小黑乎乎的石头:“因为这个,这是昆仑修行界送给教廷的礼物,他们叫作星髓,我称它为神奇的魔法石。这是你的仇敌风君子留给昆仑修行界的东西,据说一共有七枚,这一枚做为礼物被送到了教廷。萨达特长老就是在用这枚魔法石做魔法实验时引发了能量失控的爆炸,不幸遇难。”

阿芙忒娜松开手退后一步,颤声问道:“这是一场阴谋吗?”

福帝摩叹息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毕竟魔法实验是萨达特长老自己要做的,教廷无法怪罪任何人,也无法去指责留下魔法石的风君子。但是从逻辑上来讲,萨达特长老确实是因为这枚魔法石才献出生命,在他临死之前,没有看见你回归教廷一直是他最大的遗憾。”

刚才看见阿狄罗的伤势,阿芙忒娜一直是无声的轻轻流泪,可现在听见萨达特的死讯,却全身发颤泪流满面。阿芙忒娜从小修习魔法与武技都没有障碍,有两位老师对她的指点最多,其中之一就是萨达特长老。这福帝摩说话也够讲究的,虽然没有直接指责风君子,却无意中把矛头引向了他。星髓明明是昆仑盟主梅野石送给教皇的礼物,他不强调这一点只说这是风君子留下的东西。

短短几天来她遭受的打击实在太多了,先是海恩特遇刺,再是阿狄罗受伤,然后是萨达特长老的死讯,但是阿芙忒娜不知道,还有另一个不幸的消息正在等着她。当她与福帝摩在密室说话的时候,伊娃刚刚在齐仙岭上被黑魔法所伤。

福帝摩看着她,等她止住眼泪才问道:“为什么只有你在这里?鲁兹主教哪里去了?”

阿芙忒娜低头回禀:“主教大人为了迎接你,说要做些准备,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福帝摩:“我来早了,告诉他中午到,但上午就赶来了,我是怕晚来一步阿狄罗有危险。”

阿芙忒娜:“我弟弟的伤势竟然惊动了福帝摩大导师,不知道怎样表达我的感激,我代表整个维纳家族……”

福帝摩打断了她的话:“感激就不必了,让恶梦早点结束,光明照耀在每个人心中吧!不必为阿狄罗担心,但是你自己呢?”

阿芙忒娜满是泪痕的脸上有痛苦的决然之色:“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会将恶梦结束的。”

就在这时又有人道:“鲁兹主教求见。”

福帝摩一招手,封闭的密室入口处有一个魔法阵闪亮,鲁兹主教现身而入抢步在福帝摩的身前行礼,口中道:“尊敬的大导师,无敌的圣福帝摩,真没想到您会亲自前来,这是志虚国所有上帝子民的荣耀。”

福帝摩扶起鲁兹回头对阿芙忒娜道:“维纳小姐,这里已经没什么需要你做的,你既然已经离开教廷,就不要留在这里了。你放心,阿狄罗的伤我会去医治,等他好了自会去找你的。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福帝摩的话有点不近人情,但却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阿芙忒娜再度行礼离开。密室只剩下了鲁兹与福帝摩,鲁兹双手一招,福帝摩身后的空气在扭曲闪烁,虚空中出现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坐椅。他向福帝摩道:“老师,您快请坐!”

福帝摩威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你的魔法越来越神奇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赶上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中那些顽固的长老。”他坐了下来,在一片金光环绕中,鲁兹主教半跪在他身前将一只手放在福帝摩的膝盖上。福帝摩握着他的一只手道:“谁能想到,号称教廷第一骑士的我,最得意的学生却是一位高明的魔法师。”说话时另一只衣袖一挥,屋里的阿狄罗陷入了更深沉的休眠状态中。

鲁兹主教有些献媚的说道:“在我的心目中,您不仅是教廷的第一骑士,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尊严的存在。”

福帝摩微微得意的笑了笑:“鲁兹,我给你带来了两个好消息,刚才你说我的到来是志虚国所有上帝子民的荣幸,看来还真说对了。第一个消息就是你被教廷正式册封为志虚国大主教,而不仅仅是乌由教区的主教。”

鲁兹主教:“睿智的老师您早有预言,您就是引导我的先知,现在这预言成真了!您这次来带着教廷的诏书吗?”

福帝摩:“我不是教廷的使者,邓普瑞多不久后将带着教皇的诏书来到乌由正式册封你。”

鲁兹主教微微一皱眉:“邓普瑞多院长?他来干什么?”

福帝摩的脸色也微微一沉:“我也不是很清楚,他有多少年没有离开冈比底斯山了,怎么这一次主动要求做为教廷使者来册封你这个志虚大主教?总之在他面前你小心些就是了,看来他也想插手志虚大陆壮大自己的势力,波特夫妇是他最喜欢的学生,前不久不也在他的坚持下被派到乌由了吗?”

鲁兹主教:“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罗恩·波特虽然是邓普瑞多的亲信,但也是在我手下听命的枢机神官。……老师第二个好消息呢?”

福帝摩没有直接回答却问了一句:“你的左腿受伤了,什么人伤的你?”

鲁兹主教恨恨的说道:“就是那个叫白少流的志虚人!今天早上在齐仙岭上。我没想到他发出的法术如此凌厉,我虽然提前跃到空中但还是没有完全闪开,腿上受了轻伤,不过倒也没什么已经处置过了。还是老师您的眼睛锐利,竟然能看出来。”

福帝摩:“究竟怎么回事,你详细告诉我。”

鲁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水晶球,口中念念有词水晶球悬浮到半空散发出一团镜面般的光芒,他再掏出魔法杖一指,光芒中显现出齐仙岭上的情景。不是现在的样子,而是今天早上他埋伏在齐仙岭上所见的一切,从风君子上山摆摊算命开始,到他伤了伊娃从海上飞离结束。

福帝摩等光影消失鲁兹收回水晶球的时候才说道:“你暴露了,那个风君子果然不简单,他发现了你,吹哨音把你藏身处露了出来,另外那个男人察觉到了,所以你偷袭才会失手。”

鲁兹的神色有些发冷,有点后怕的说道:“他发现我了?为什么不直接向我攻击?”

福帝摩:“这我也不是很清楚,教廷关于他的材料你也看过,这人比较奇怪,就像一个沉睡的恶魔。我若是维纳小姐,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这个人,不幸遇到了,就不该让他继续存在于噩梦中。不说他了,交给阿芙忒娜自己解决就是了。……你怎么可以当着别人的面对伊娃使用黑魔法?”

鲁兹:“伊娃认出了我,而且当时情况紧急,我不得不用黑魔法。老师你放心,在场的人认不出我来,也不认识黑魔法术,只要伊娃不开口就是永远的秘密。如果伊娃还没有死的话,我一定会赶在她醒来之前杀了她。”

福帝摩摇头:“不必了!”

鲁兹奇怪的问:“为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