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浪女淫徒命堪虞

小白一边把脉一边说话的时候,吴桐已经伸手打开了伊娃的风衣前襟,他的动作还算温柔,没有直接去撕,而是从下往上撩开她的紧身上衣一直掀到脖子下面。健康柔美的身体露了出来,她的腰很细肌肤很嫩滑,小巧的肚脐周围隐约可以看见腹肌的轮廓。紧身的黑衣下没有穿胸衣,双乳弹现在眼前饱满而坚挺,乳晕是深玫瑰色的。

这样的女体简直就是为男人的欲望而设计,可是在她的胸腹之间却又两道伤口,伤口很细仍在往外渗出鲜血,一道在肚脐上方,一道在右胸的乳根下。血色的伤痕更显得躯体完美艳熟,甚至多了一种刺激感,连小白看了都忍不住眼热,转过脸道:“治伤不用把衣服全掀开吧?……这里有金创铁扇散,你快给她敷上止血。”

吴桐接过小白扔过来的一包药末,头也不抬的说:“这样包扎方便,你有金创药,太好了!……她不会有事吧?”

白少流:“外伤虽重但还不至于危险,只是内伤奇特,经腑之中有阴郁之气纠结,我治不了她,不过她暂时也死不了,你还是赶紧包扎吧。”小白与萧正容也学了不少辨证疗伤之道,普通的内外伤也知道处置,可伊娃的内伤他很难治疗,不知被何种法术所伤。

吴桐不说话开始为伊娃处置伤口,动作很轻,渐渐地的他的呼吸粗重起来。小白没回头喝了一句:“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吴桐的话音有些喘:“没,没有!”

白少流:“没有?不要在我面前撒谎,我知道你丫阴茎都硬了,我看你就是见色起意,原来只知道你是狼人,原来还是头色狼。”

吴桐辩解道:“这小娘们可真勾人,我还真有点的看上她了。”

白少流哼笑一声:“你昨天才见到她,还说不是见色起意?”

吴桐舔了舔嘴唇:“我是男人,有反应很正常,可我没有非礼她,治伤救人而已。”

白少流:“你的手放在什么地方?别以为我没回头就不知道!包好伤口就快点把人家衣服掩好。”

吴桐脸红了,讪讪道:“你说我见色起意也行,可我不是乱来的人。”

白少流:“你一旦乱来就不是人。”

吴桐:“那是以前,现在不会了。说一见钟情可以呀,我真的动心了,白总不信吗?”

白少流淡淡道:“我信,你喜欢她,我心里一清二楚。”

吴桐诧异道:“白总怎么会知道?”

白少流的声音严肃起来:“你自己身上的伤口比她多,到现在还没完全止血,拿到金疮药先给她上药,傻子才看不出你的鬼心思,我又不是傻子!……但是这个女人不能碰,她是个大麻烦,色字头上一把刀,说的就是你。”

吴桐:“咦,风先生也是这么说的。”

白少流:“你和风先生说话了?他还说了什么?”

吴桐有点不好意思的答道:“还有一句话和你说的一样,他说我是色狼。”

白少流:“好端端的怎么说这个?”

吴桐:“风先生上山摆摊算命,我请他为我看相,他就和我开了句玩笑。……你们怎么总拿我开玩笑,难道自己就不近女色吗?又不是出家人!”

白少流:“你说呢?”

吴桐:“我有什么好说的,白总你为什么要把头转过去?”

白少流转过头来道:“修行大成之真人,并非无欲,不随欲勾牵而已,发乎情止乎礼,不矫不枉。我可没说你喜欢谁有什么不对,但这个伊娃确实是个麻烦,你一厢情愿恐怕不是好事。”

吴桐:“白总这句话的口气很像风先生。”

白少流淡淡一笑:“是吗?我就是跟他学的。风先生在山上都做了些什么,详细告诉我。”

吴桐一指伊娃:“别再耽误时间了,她怎么办?”

白少流:“一时半会死不了,你说你的,我找个内行人来救她。”他打了个电话低低的说了几句,然后放下电话帮吴桐处置他身上的伤口,吴桐身上至少受了十几处外伤,狼人真的筋骨强悍,咬牙也能挺住。

一边处置伤口一边听吴桐讲述刚刚齐仙岭上的经过,越听小白的眉头锁的越紧。根据吴桐的描述,偷袭者应该早就到了齐仙岭,甚至在风君子上山之前,而他怎么上的山连吴桐也没发现。那人是个西方魔法高手,精通潜行术,潜行术小白见过,洛兮最近与阿芙忒娜在洛园也学习了这门法术,只是洛兮那两把刷子还远远不能与这种高手相比。

偷袭者埋伏在山中目标却不是风君子,他甚至不敢在风君子面前出手,只有等到风君子下山后才出手,目标却是伊娃。他想对伊娃不利,很可能是要栽赃给风君子,因为他手里拿着一柄宝剑,这柄剑与风君子的天心剑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除了剑锷上没有刻字。能看出来他出手时根本不用剑,法术都是用一根魔法杖发出,那他拿那柄剑干什么?应该是制服伊娃之后用剑伤人。

这人穿着斗篷遮住面目,却一直没有现身,如果不是小白赶到把他从藏身处逼了出来,估计也一直不会现身。他现身后伊娃惊叫了一声,说的是什么小白没太听清楚,但是从心里感应来看,伊娃应该是认出了这个人而且很意外。他会是谁呢?这种高手可不多见,在乌由据小白所知有如此修为的恐怕只有阿芙忒娜,可这人不是阿芙忒娜,而伊娃又认识。

伊娃刚到志虚国没几天,连见到风君子都没认出来,却能认出这个遮挡面目的人,说明此人一定与她相熟。是西方人,而且很可能是教廷中的人!谁呢?白毛曾经提醒他鲁兹主教可能是个绝顶高手,教廷新派来的枢机神官也会是高手,但是这一批人白少流还没有试探过深浅,总之这人修为之高、心机之险足够可怕。

风君子对伊娃的面相做了四字评语“泛乱桃花”,小白知道这位先生摆摊算命像玩游戏一样,可开口说的话向来极准,就算他不是在世仙人也是世间难遇的命算大师,仙人指路的招牌一点都不吹牛。这四个字不可能说的是伊娃和海恩特,难道伊娃……?想到这里忍不住又对吴桐道:“风先生对伊娃的评语你听见了吗?泛乱桃花四个字你应该是懂的。”

吴桐:“有可能吧,这女子确实挺招人喜欢的,犯过什么错也有可能。不过她的伤心可不是装出来的,你是没看见她昨天的样子,她要为丈夫报仇也是真的,虽然找错了仇人,但确实是不顾生死危险,现在这种女人太少了。”

白少流皱眉道:“你并不完全懂人心,正因为有悔恨愧疚之意才会如此,这是一种赎罪感,报仇只是一种表像,更多的是一种自罚中的安慰。”

吴桐嘴硬道:“有悔愧之心总比没有强,会报仇的总比不顾的强。”

白少流:“你一定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好自为之吧。”

话刚说到这里就听远处的海面上传来马达的轰鸣声,有一艘快艇乘风破浪而来,远远看见快艇上站着一位身材高佻的白衣女子。小白赶紧走到海边掏出九孔响天螺发出呜鸣之声,女子听见信号快艇转向封闭的小海滩驶来。快艇停在沙滩上,顾影跳了下来。

白少流迎上前去道:“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你,可现在找不到别人能帮忙,所以把你叫来了,你帮我看看一个人好吗?她受了伤我治不了,你不是会西方的治疗魔法吗?能不能试试把她叫醒,我想问她几句话。”

顾影微微一笑:“你我之间没必要这么客气,如果你有事不来找我,反倒不应该。魔法治疗术我懂的不多,但可以试试。……就是这个女人吗?她是谁?”当她看见躺在沙滩上的伊娃时,脸色微微沉了下来,也收起了笑容。

白少流:“教廷神官海恩特在齐仙岭遇刺你听说过了吗?”

顾影点头:“我听说了,维纳老师因此心情非常不好。”

白少流:“她是海恩特的妻子,有人诬陷风先生是凶手,她不问青红皂白就跑到齐仙岭想寻机报仇,结果被一个魔法高手所伤。”

顾影:“原来她就是伊娃,我听说过但没有见过,她是被什么人打伤的?”

白少流:“我也没认出来,看看你能不能认出这个人?……闭上眼睛,把手给我。”

顾影听话的闭上眼睛伸出一只手,白少流握住她的手在回魂仙梦中施展移情开扉术,将他赶到齐仙岭时所见到的一切场景都展现给顾影,前后也不过是一分钟的经历。顾影的手颤了一下,长长的睫毛也不住的颤动,睁开眼睛道:“好厉害的高手,幸亏你没事!这个人我也不知道是谁,他那个样子我认不出来。”

白少流:“可是伊娃认出来了,但是没来得及说出他的名字,我叫你来就是想救醒伊娃,问问她那个人倒底是谁?”

顾影:“我尽量试试吧。”她也在伊娃身边跪了下来,掀开她的双眼皮看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冷气,表情有些惊骇。然后又把手心贴在伊娃的额头上,紧闭双眼默默的冥想,良久之后才喃喃道:“黑魔法!真的是黑魔法!这是灼烧灵魂的黑魔法!”语气中竟带着几分惊惧。

她一连说了三个黑魔法,小白赶紧问她是怎么回事?顾影摇着头解释了一番——

教廷信徒与守护者学习的魔法自称光明魔法,也称为白魔法,那么与之相对的就有黑魔法。所谓黑魔法有狭义和广义两种含义,狭义的黑魔法是指灵魂堕落者唤醒的黑暗力量,以这种黑暗力量施展的法术就是黑魔法术,传说它不仅阴险而诡异,而且能够将人陷入黑暗的深渊,这是教廷明令禁止任何人学习的。广义的黑魔法术指的是白魔法之外的一切魔法,比如昆仑人修行的各种道法恐怕都归于此类,这并不是邪恶的代词但是一种贬损的称呼。

顾影所说的黑魔法当然指的是第一种狭义的邪恶称谓,对这种燃烧灵魂的黑魔法术顾影也束手无策,她告诉小白自己无法唤醒伊娃。如果用治疗术一类的手段强行把她唤醒,黑魔法力仍然在她的灵魂中燃烧,那这个人将有生命危险甚至会堕入黑暗的深渊。只能尽量想办法暂时维持她的生命,再另找高手去解救她,而安全的黑魔法治疗术极少有人掌握。

最后顾影说道:“精通治疗术的魔法高手可以暂时维持她的生命,不过得尽快,否则她会有危险。”

白少流:“刚才你也看见那人出手了,我尚不是对手,你认为呢?”说话时眼神中有请求之意。

顾影思索了片刻答道:“这人的魔法修为很强,在乌由,恐怕也只有维纳老师才能阻止他,其它人都不行。……而且要用治疗术的话,维纳老师也比我高明多了。”

白少流闻言也伏下身在顾影身边耳语了几句,然后道:“谢谢你了!”

顾影抱着伊娃站起身来:“不用谢,应该是我替维纳老师谢谢你们,伊娃毕竟是维纳家族的人。……你放心,我会把她安全的交给维纳老师的,也会把你的话转告给她。”

白少流:“维纳小姐就在洛园吗?”

顾影:“昨天有事出去了,今天还没回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她会回洛园的。”

白少流:“那就麻烦你了,你自己一定也要小心,如果有人要对伊娃出手,你还是先顾自己的安全。”

顾影笑了笑:“我明白的,先告辞了。”说完她抱着伊娃跳到快艇上,发动快艇飞速的从海上离开。

吴桐来没来得及说话顾影已经带着伊娃走了,他拉着小白的袖子很着急的问道:“你怎么把她送回去了?”

白少流:“不把她送回去,难道还要死在我们手中吗?”

吴桐:“可她还是有危险,偷袭者如果是他们自己人,说不定还会杀人灭口。”

白少流:“那就不关你我和风先生的事了,对不对?我们已经救了她一次,还想怎么样?她今天有此下场也是自作自受,不管是谁出手伤她,她不问对错就对风先生拔剑相向,有报应也是自找的。竖着来横着回去,对其它人也是警告!”

“可是,可是……”吴桐吱唔半天没说出下文来。

白少流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问你,我们能治她的伤吗?不能!那位高手再来杀人,你我能阻止得了吗?也不能!那怎么办?只能交给另一个魔法高手,能真正保护她的人,在乌由只有阿芙忒娜。……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毁尸灭迹,干脆让她消失最省事,你愿意吗?”

吴桐摆手道:“别别别,还是白总处置的妥当!”

白少流:“你现在立刻赶回坐怀丘好好养伤,今天这一战我发现你的修行斗法时还有些缺陷,这几天我要传你一门新的道法,等你把伤养好再说。……注意了,坐怀丘是我秘密经营的道场,外界少有人知那里与我有关,你去一定不能留下行迹让人跟踪。”

吴桐:“我去坐怀丘,白总你干什么?”

白少流:“我留在此地,齐仙岭一带总得有人。”

吴桐:“现在警察在山上,谁报的警呢?”

白少流:“我报的警,就想把警察引来搅局,但是刚才听见警察说的话,还有人后来也报警了,这和上次海恩特被杀时一样,估计是准备杀了伊娃再把警察引来,又搞出一起凶杀案!可惜因为我,警察到的时间比他预想的时间要早,情况就不一样了,他也变成了报假案。”

……

不提白少流和吴桐如何善后,正如顾影所说,阿芙忒娜此时不在洛园当中,她就有事出去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阿芙忒娜去了哪里?她去了乌由大教堂的秘室,自从与拉希斯闹翻了之后又被教廷放逐,她还从来没有再回到过这个地方。

乌由大教堂是一栋很大的仿古式哥尔特建筑,从外墙看是大尖顶三层楼,但高度却相当于普通的十层楼房,显得它的视觉效果相当庄严而肃穆。但哥尔特式建筑的外墙立面设计与内部空间是相分离的,这座大教堂内部实际上有七层,地上五屋地下两层。建造这座教堂花费的巨资远远超过了表面工程结算上的数字,这里面有很多结构外人根本看不出来,就算走进去也找不到,里面还设有种种魔法阵。

在一间秘室里放着一张祭台似的床,面色铁青的阿狄罗双目紧闭躺在上面人事不知,他是被王波褴临死时发出的苦海业火所伤。苦海业火燃烧神识,只要此人神识中世间苦业未消,只要一清醒就会痛楚无比。治疗术魔法可以减轻这种痛苦,但很难从根本上消除伤势,只要治疗术一停止下来,阿狄罗仍然会觉得全身特别是脑海中苦楚难耐。

他也不是没有醒来过,鲁兹主教昨夜曾经用了两个多小时的高级魔法术为他治疗,暂时消去他的痛苦和他有一番对话。当时他躺在床上睁开眼睛,只见鲁兹主教站在面前,手上的十字架不断闪烁白色光芒,各种治疗祝福法术落在他的身上。

见阿狄罗睁开眼睛,鲁兹主教面色平和的说道:“阿狄罗,我很抱歉只能暂时消除你的痛苦,你受的是燃烧灵魂的黑魔法伤害,我也不知道怎么彻底医治。”

阿狄罗心中惊惧,声音却很虚弱:“黑魔法!怎么会呢?那人是昆仑修行人。”

鲁兹主教:“想听实话吗?我也不知道那人用的是什么法术,但临死之前的致命一击可能唤醒了来自地狱的力量,它对你的伤害很类似燃烧灵魂的黑魔法。”

阿狄罗惊骇不已:“我到底会怎么样?”

鲁兹主教:“谁知道呢?也许只有上帝清楚!……你可能永远只能在昏迷中远离痛苦,就像一盏没有光亮的油灯,直到它耗尽你的生命力,然后将你送往地狱。”

这句话是如此可怕,阿狄罗挣扎着坐了起来:“不,不,一定有办法是不是?”

鲁兹主教:“你一定听说过圣徒摩非的传说,圣徒摩非消灭了世上最强大的黑暗生物,却受到了黑魔法的伤害。在黑暗的诱惑面前,魔鬼与他做了个交易,要用灵魂去交换痛苦的消失,可是摩非拒绝了。他登上了山顶,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祷告,然后将自己献祭给上帝。……阿狄罗,你听明白了吗?”

阿狄罗英俊的脸孔有些扭曲:“不会这样的,我不想就这么结束生命!我还要为神圣教廷贡献余生。”

鲁兹主教的脸色有点冷:“你不想成为圣徒吗?”

阿狄罗:“不是这样的,一定还有别的办法是不是?”

鲁兹主教看着他的眼睛冷冷道:“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你受的伤并不完全像燃烧灵魂的黑魔法,至少我的治疗术还可以暂时消除你的痛苦,你还能与我清醒的对话,这说明你的伤势可能治愈,就算治不好,也可以想办法去抑制。不过黑魔法治疗术不是一般魔法师能够掌握的,治疗你可能要花很大的代价,甚至会有危险。”他给了阿狄罗一线希望,同时也在继续耸人听闻,让阿狄罗心中的恐惧更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