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藏剑襟怀为谁开

风君子的相貌儒雅略带几分书卷气,照片上的他就是如此。现在的胡子茬虽然不长可也很明显,给他的面容平添了几分粗犷。再加上他今天的打扮很特殊,伊娃从没见过这种东方古典装束,感觉这人就像个马戏团里的魔术师,无形中分散了观察的注意力。现在的风君子如果刮干净胡子眼镜片的颜色退去,再换上一身普通的衣服,别说伊娃,就连和他不太熟悉的邻居也会认成两个人。看过平时的照片就想一眼认出这个人,除非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或刑侦高手,伊娃显然不是这种人。

灵顿侯爵也从来没见过风君子本人可一见面就认出来了,一方面当时的情景不一样,另一方面灵顿和伊娃的情况也不同。灵顿侯爵关注风君子很久了,研究此人大量的资料,各种照片之外还有他在电视与电台里做节目的影音资料,所以他曾一眼就认出了风君子。伊娃可不行,她不仅没认出来,而且好奇的看了半天,想都没有往那方面想,想当然的把他当作一个陌生的东方人。

那么醒目的风君子,所有上齐仙岭的人,不想看见他都难,伊娃大老远就看见了。伊娃发现齐仙岭上有人,也走到山顶看看,正好遇到风君子要给吴桐算命。她对志需国不是很了解,对乌由更是一无所知,看见这么奇怪的人很好奇,但并非那么惊异。这两个人出现在此地究竟是什么来头?与海恩特遇刺是否有关?伊娃不动声色的站在一边看着,一点也不回避。

风君子看见伊娃微笑点头,伊娃也淡淡的点头,这两人举止还算正常,可是把吴桐给搞迷糊了。吴桐一时忘记了说话,风君子在他身后咳嗽一声问道:“既然交了卦金,你想算什么?”

算什么?吴桐没想好,怔了一下回头道:“先生给我看看面相吧?”听他说的话就是外行,因为起课与看相本就是两门路数,大多数找人算命的都不太知道这些,以为算命先生就应该什么都会。

不过他今天还真碰见了一位信手拈来的先生。风君子抬起头看着他信口开河道:“你的样子,包括你刚才的身姿神态,很象一头狼!”

吴桐暗吃一惊,随即笑了,这一口断的还真准!他笑着问:“狼?是猛狼还是恶狼?”

风君子:“色狼!”

吴桐:“您怎么这么说话呢?”

风君子呵呵一笑:“别生气,刚才是开句玩笑。你的本相先不谈,但是外相很有意思,小心啊,色字头上一把刀。”

“外相?”吴桐没听明白。

风君子问:“你脑门上落了什么?”

吴桐一伸手,在额前的头发上摘下一片细长的柳树叶,山顶附近并没有柳树,应该是刚才落到他头上的。吴桐拿着树叶问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和这树叶有什么关系?”

风君子:“本来没什么关系,可是偏偏在你要我看相的时候,那就有关系了。俗话说‘春意风情柳叶刀’,这绿柳叶不就是色字头上那把刀吗?我问你,最近是不是见美色起意,对谁家女子动了心?”

这一句话点中了吴桐的心事,而且让他动心的女子就站在身后,不知为何一言不发。他立刻追问到:“先生,我就想看这个,您帮我算一算。”

风君子:“噢?还真有这回事?这是你自己的事,我就说不清了!”

吴桐:“先生,您就指点指点吧?”

风君子看了看吴桐,又看了看伊娃,突然笑了:“她不是志虚人,应该来自西方?”

吴桐又吃了一惊,怎么风先生看得这么准,他刚才说话前还看了伊娃一眼。吴桐也回头瞄了伊娃一眼,自己突然明白了,这不用算命先生算,是个人都会误会,不过此时此地却不是误会。为什么,伊娃今天的打扮看上去就像和吴桐穿了情侣装。而且吴桐一看见她就知道她身上藏着家伙,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

伊娃今天换衣服了,应该是有备而来。她穿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外面套着灰蓝色的长风衣,没有束腰带。这和吴桐的打扮几乎一摸一样,稍有区别的地方就是吴桐的风衣是立领,伊娃的风衣是胸前开襟的大翻领。看得见的是如此,还有看不见的,伊娃的风衣下也藏了一把剑,就是海恩特临死时交给谢赫神官的二尺防身短剑。

昨天她来的时候情绪很不稳定,悲愤之中也没想别的,空手就来到齐仙岭待了一天。过了一夜清醒了许多,既然想报仇就得做好动手的准备,所以换了这身装束。可这一男一女又先后出现在无人的齐仙岭上,看见的人恐怕都要误会他们是来约会的。

吴桐点了点头:“先生说对了,请问我应该如何?”

风君子的回答若有所指:“有时候我们认为的表象并非真正的事实,会看错一个人,也会看错一件事。但是不能以错误去弥补错误,没搞明白就一厢情愿是不对的,如果真是有心倒也无妨,做真正应该做的事情才是正途。”

吴桐:“不太明白,先生解释一下好吗?”

风君子看着伊娃的方向答非所问:“你猜我看见什么了吗?”

吴桐:“什么?”他顺着风君子的视线回头望去,目光正落在伊娃风衣开襟处曲线高耸的胸脯上,而伊娃一直在听他们说话,表情也是若有所思。

风君子:“凶兆!”

吴桐收回眼光疑问道:“胸罩?”

风君子:“此地已有血光之灾,若心怀恨意而来,不问情由一味寻仇,就是凶险之兆,难免重蹈覆辙。你既然到了齐仙岭上向我请教,就注意这些吧。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把那片柳叶给我看看。”

原来是这个凶兆啊?吴桐苦笑着把柳叶递给风君子。风君子双手将细长的柳叶抻直放在唇边,吹出了悠长的哨音。这哨音很尖锐,在齐仙岭上传出很远,四面也有隐约的回声,周围山林中有不少飞鸟被惊起,扇着翅膀飞向远处。这是一个很随意的动作,有些出人意料,吴桐听在耳中却陡然警觉起来——齐仙岭中还有人潜伏!

风君子吹出的柳叶哨音很有穿透力,听在吴桐的耳中还带着奇异的震颤,这不是一般人能听见的高频,但是狼人的听觉比一般人要灵敏的多。四面山林的回音他都能清楚的察觉出来,这本没什么奇怪,但特别的是不远处有一片空间回音不一样,或者说根本没有回音!哨音传到那里如泥牛入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山野中不可能自然出现这种情况,难道有高人潜伏并且以法术隐藏了自己的神气波动与行迹?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人隐藏的可是太好了,换一种情况根本察觉不出来,隐藏的太完美也是有利有弊,在风君子的哨音中暴露了。不是那人自己暴露了自己,而是山林回响把他的藏身处显了出来,而吴桐的听觉发现了异常。

那个地方就在西边五丈远的树丛中,吴桐本来就时刻凝神戒备,发现有异暗自心惊,看来此地的麻烦不止身后的伊娃。而风君子似乎毫无察觉,一个颤音竟将柳叶吹断成两半,哨音嘎然而止。此时一直沉默旁观的伊娃突然说话了:“这位先生,您是东方的占卜者吗?”她一开口吴桐松了一口气,也明白了伊娃没有认出风君子来,心中暗自祈祷风先生不要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

伊娃的志需国语说的不是很流利,发音有些生涩,但是她的声音非常柔和尾音略带沙哑,听上去别有销魂韵味——至少吴桐的感觉如此。伊娃虽然没有认出风君子,但并不代表她对这两人没有疑心,她能感觉出来这两人都不是普通人,尤其是风君子。吴桐能从哨声回音中听出一个“空”处,伊娃用傀眼术探查四周却发现了另一个“空”处——风君子本人。

风君子就坐在眼前,傀眼术探查却毫无感应,一定是个很特别的人,出现在齐仙岭很可能与海恩特遇刺有关。风君子招牌上龙飞凤舞的方正文她只认出了一个“人”字,但在旁边听了半天也明白了这人是在为别人占卜。

对于占卜者伊娃并不陌生,西方也有,这种人在她的印象中分为两种:一种是真正的占术大师,能够以魔法遇见未来,请这种人占卜要付很大的代价,因为这是在窥测神明的意志。第二种人就是异教族流浪者中的占卜者,同时他们也是小偷和骗子。看风君子的样子没有使用任何魔法,别说水晶球甚至连一副塔罗牌道具都没有,应该是第二种;可这个人说的话,以及他坐在那里无形的那种气度,绝对是一个最高明的占术大师才能具备的。

伊娃也对这个东方占卜者充满好奇与疑问,尤其是风君子刚才最后一句话简直就是说给她听的,可能这人真的知道与海恩特有关的事情,所以才开口发问。风君子听见她的话点头答道:“是的,请问这位女士在此看了半天,有什么想问的吗?”

伊娃:“您既然是占卜者,知道我想问什么吗?”西方人说话就是直接。

风君子回答也一样直接:“我想我能猜到,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你是为此事而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伊娃上前一步,眼中也有了寒光。见此情景吴桐也转身后退站在了风君子身边。

风君子面色如常的答道:“这不难猜,死者是个西方人,这地方西方人本来就不多,会跑到齐仙岭上的就更少。他死了,紧接着你们来了,难道还会因为别的事情吗?”

伊娃:“那就请为我算一算,杀人者的下场如何?”

风君子:“听你的口气,好像已经知道凶手是谁?可是据我所知警察还没破案呐?别人问这种问题通常应该问凶手是谁才对。”

伊娃眯起了眼睛:“那好,我就问你凶手是谁,你能告诉我吗?”

风君子:“可以试试——拿来!”

什么拿来,伊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伸手要钱,这人是摆摊做生意的,算命当然要收钱,刚才另一个人就给了,而且是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伊娃这种人很少在身上带许多现金的,但是现在恰好就有,因为她到了乌由之后发现在此地出门还是带着现金方便,所以也取了一笔现金随身带着。

她学着吴桐刚才的样子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崭新的钞票厚厚的一叠,看着风君子问道:“我身上的钱也全在这里了,行了吗?”

风君子却没有全接过来,伸手抽了一张道:“这就行了,剩下的收回去吧。”

伊娃:“你就拿这么少?”

风君子淡淡一笑:“全拿走,我怕你回头告我抢劫,我可解释不清楚!再说了,你要问的问题就值这么多,一百块足够了,快问吧!”

伊娃:“我已经问了,凶手是谁?”

风君子一皱眉:“我就是个算命的,不是破案的,没有证据不能空口定罪。我只能告诉你遇事则思的道理,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伊娃:“请问。”

风君子:“是不是有人告诉过你凶手是谁?”

伊娃侧头看着山下答道:“是的。”

风君子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正是自己家所住的那栋楼,脸色也沉了下来,接着问道:“一件没有旁观者的凶杀案,在没有破案之前,什么人能知道凶手是谁?”

他的话里有话,伊娃转回头问道:“什么人?”

风君子冷冷的说了一句:“凶手自己!”

这句话声音不大却异常清晰,连吴桐都怔住了,这是一句非常简单的大实话,但在此时此地说出来显然另有所指,吴桐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什么人要栽赃风先生。风君子不等回答又问了一句:“凶手会说自己是凶手吗?”

伊娃:“通常不会。”

风君子:“什么最希望别人背上凶手的罪名?”

伊娃:“也是凶手自己。”

风君子冷笑道:“一件没有证据的凶杀案,却有人告诉你凶手是谁,无外乎三个可能。他说的那人是他的仇人、那人也可能真是凶手,还有最后一个可能是什么?……我看你也能明白事理,告诉我最后一个可能是什么?”

伊娃思索良久,终于说了出来:“指出凶手的人自己就是凶手,但这仅仅是一种可能。”

风君子伸手卷起“仙人指路”的幌子站起身来道:“确实只是一种可能,既然对你来说有三种可能,那就要对每一种可能都去思考,找到真凶才是对死者的尊重,而不是随便找一个人报仇。……你对此事如此关心,请问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伊娃眼圈有些发红,下颌微收双肩内拢,脚尖也向里并了并说道:“死者是我丈夫。”

风君子站在她身前眼睛象两根刺一样看着她,一旁的吴桐终于找到机会对伊娃说了第一句话:“原来是这样啊?对你的不幸遭遇我真的很遗憾!你放心,事情一定会查清的,如果在乌由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他还没说完就被风君子打断了,风君子的语气里一种自然而然的威严:“既然远道而来,我又收了你的卦金,就再给你看一次面相——犯乱桃花!”

伊娃没听懂,不知如何回答,风君子已经迈步走向山下,一边走一边说道:“提到你丈夫,面带伤痛人之常情,可悔愧之色因何而来?既然知悔,那就认真的去悔。”

伊娃心中一惊,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人绝不是一般的占卜师,在他身后追问:“占卜者,你能告诉我是哪一种可能吗?”

风君子:“只收了你一百块,还想问多少事?你们为此事而来,我也是为此事而来,有人无端上门指我为凶,今天就是想看看到底有什么人在山中徘徊?”

伊娃:“你是谁?”

“风——君——子——”他的声音传来,人已经消失在崎岖的小道上山林掩映之间。

听见这三个字吴桐就心道一声不好,这位先生到底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伊娃闻言如惊雷震耳,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在原地愣了半秒钟,接着拨脚追了下去,在山林中拐过第一个弯就抽出了风衣中的短剑。

然而她刚刚抽出剑,身边风声扫过,一道人影比风还快落在身前,正是刚才山上那位年轻人。伊娃喝道:“让开!”同时挥剑刺向那人左肩,这一剑又稳又快动作流畅毫不凝滞,她的剑术本就比海恩特高明,出手只想把此人逼开好继续去追风君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