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门前落眼云天外

吴桐不是小白,当然不知道伊娃心里在想什么,更不可能知道她与海恩特之间的事情,于是有了一个误会,吴桐看见伊娃如此深情的样子莫名有些感动。这位狼人在想什么呢?他在心里不住的暗自嘀咕——

这西洋小娘们长的可真带劲!看见了就忍不住想搂在怀里亲一亲。死鬼是她老公,真可怜啊,年纪轻轻就成了小孤孀。看她的样子是真的伤心欲绝,死了老公伤心哭泣的女人见过不少,可是在老公遇难之处默默长跪,不哭不闹口中自言自语大半天的女子可没见过。她要是我媳妇就好了,有这样的女人哪怕死一次也值!

听白总说她想为老公报仇,真是个贞烈女子!她的同伙想栽赃给风前辈,她也误会风先生是凶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那位风先生可不是一般人,想当初对着月亮拜几下,就能把我变身狼人的狂躁全压下去,谁还能有这种本事?就算风先生不出手,她如果对风先生不利别人也不会饶了她的。不行,我要帮她。

怎么帮呢?先帮白总查出真凶,再帮她报了仇,她一定会感激我的。然后……然后就追她,我决定了,一定要把这女人追到手!……如此说来,杀她老公的那个人还为我做了件好事,否则我怎么会有机会见到她?……嗯,我怎么会这么想呢?这可不是什么好念头!……不管了,反正这小孤孀我看上了,我要帮她还要追她。

吴桐监视伊娃闲得无聊,不由自主竟然动起了这些念头,他怎么就看上伊娃了呢?原因可能很复杂,他自己也不容易说清楚。也许伊娃的魅力就在于第一眼就能激起男人本能的欲望,这欲望包含着冲动、还有企图占有与保护的复杂情绪。现在的她,脸色有些憔悴苍白犹有泪痕未干,一身黑纱裙显得胴体曲线更加妙曼,跪在那里凄怨的样子真的是楚楚动人。

除此之外还有更复杂的原因,吴桐最近失恋了,也不能算是失恋反正就是被女朋友踹了,那是他从大学起就相恋的女友。主要是嫌他没出息又不求上进,以前作为一名广告设计师在业内还算小有名气,虽然总和老板与客户吵架但工作还是不错的。可吴桐最近不吵架了,人却变得三天两头不务正业,也不拼命工作加班赚钱了,也不象以前一样有空就哄着她约会送礼物了,眼看就要结婚的人了,这怎么行?

吴桐的变化当然是因为和小白学修行,这是他人生的一次升华蜕变,自我感觉比以前强多了,简直是一种解脱。可女友看法完全相反,以前对他就有很多不满,这次来了个总爆发,终于约他坐在一起谈判——想要结婚的话,有一二三等条件。吴桐实话实说,他现在还办不到,女友也实话实说,办不到就拜拜。吴桐现在已经是个“完美”的狼人,脾气也变了,很干脆的说拜拜就拜拜,于是就被踹了,这是不久前的事情。

修行中的魔境劫已过,吴桐也能看得开。但是女友与他分手后几乎立刻就有了新男友,原来她早有“后备”,踹了吴桐接着就有新欢。这让吴桐很是感慨人心善变莫测,现在很多人找对象就像找工作,骑驴找驴跳槽前早就瞄好下家。看见伊娃在丈夫死后如此哀恸,不顾危险要报仇,这可不是装给别人看的,所以吴桐有几分感动。

这种误会比较有意思,如果吴桐知道伊娃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就不会那么想了,这世界上很多事比看上去要复杂的多。伊娃跪在齐仙岭中忏悔直到黄昏,她终于抬起头来看着风君子的书房窗户,那里静悄悄的拉着窗帘,风君子一整天都没露面。

伊娃的脸上充满了恨意,有悔恨也有仇恨,此刻的她已不能完全清醒的去思考,灵顿与鲁兹主教都断定风君子是凶手,至少没有这个人海恩特不会死。她自知对不起海恩特,为他报仇恐怕是能为他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只有这样才能使心中的负罪感稍减。这一天伊娃很晚才离开齐仙岭,吴桐一直目送着她远去。

第二天一大早,吴桐又赶到了齐仙岭,在一个逆风的僻静处藏好。狼人有着敏锐的五官,潜伏行动时无声无息,很擅长隐藏与窥测,然而今天他有点藏不住了。首先出现在齐仙岭的不是伊娃,而是迈着方步的风君子。

风君子今天不知那根神经不对,反常的起了个大早,背手拿着一张大白纸上了齐仙岭。他走到小山最高处稍微平坦的峰顶上,拣了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放在一棵树根下,很悠闲的坐着看远方的海景。齐仙岭主峰的位置很特殊,北边就是风君子所住的小区周围有很多疗养院和几家学校,在往前是大马路,过了马路就是繁华的乌由市区了。南边就是海岸,山势甚是陡峭,海风中传来浪花拍击礁石的声音,此地就像一个紧邻都市的世外桃园。

风君子今天的打扮很显眼,上身穿滚花银绸对襟盘口唐装,袖子很长袖口很宽,在腕口位置卷起翻出两寸宽的金色内衬镶边。下身穿一条月白色亚麻长裤,裤脚也很宽松,显得整个人既精神又瑕意。现在的大街上几乎没有人这么装衣服,就算有人想这么打扮也不敢这样出门,太特别太显眼了。风君子的神情却很是自得,初升的阳光照在银色的绸衣上很是醒目,甚至在齐仙岭下老远的地方就能看见山顶上树木掩映间有一影银光。

五月的天气已经很温暖,海风吹来,银绸衣角飘飞,风君子坐在那里神情恬淡而腰杆却挺的笔直,就像山海风景的点睛,真有几分仙家气象。可是站近了看这位“仙人”你会忍不住发笑,只见他身前放了一张大白纸,白纸的四角还用小石块压住以防被风吹走,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仙人指路。

那是一张算命先生的招牌,搞了半天他是来摆摊算命的,却来到平时根本无人经过的齐仙岭上。这位业余算命先生有个奇怪的习惯,每年摆摊三次而且地方说不准。去年最后一次摆摊是在高楼背后的街巷中,今年第一次摆摊是在劳动公园的灯会上,这一次应该是今年的第二次。说不清他是出来摆摊算命还是自得其乐,或者说是癖好也行,反正今天他就把算命摊摆这里了。

他跑到这里一坐不要紧,暗中监视的吴桐觉得头皮都发炸,小白布置给吴桐的任务就是盯紧这里不要出事,可是如果一会伊娃也来了,山中无人就看见风君子坐在这里,想不出乱子都不行。吴桐赶紧打电话给小白报告了这个最新情况,小白也觉得不妙准备赶来,可是坐怀丘离齐仙岭很远,在小白未到之前伊娃先来了。

吴桐远远看见大路边停下一辆车,伊娃妖娆的身影下了车,正沿着小路一步步向齐仙岭走来。见此情景吴桐也藏不住了,虽然小白吩咐过他不要打扰风先生,他此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出来上了齐仙岭。他藏身的地方在相邻的一个小山包上,走过去很近,吴桐要在伊娃到来之前出现,有旁人在场也许伊娃不会贸然乱来,就算有事也好出手阻止。

吴桐今天穿着一件灰蓝色的长风衣,风衣里的腰间悬着一把长剑,就是海恩特那把得自维纳家族的神殿骑士佩剑。上次在英流河格斗,这把剑被小白顺手牵羊拿走了,后来就给了吴桐。他走上齐仙岭的时候,风君子听见了脚步身,抬头看见他点头微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吴桐认识风君子可风君子并不认识吴桐,两人曾在去年中秋见过一面,可当时风君子只看着月亮并没有看他。吴桐也不点破,装作看风景的游人走到近前,看清了风君子面前的招牌也吃了一惊,他很意外的开口问道:“这位先生,您是在这里摆摊算命吗?”

风君子微笑着答道:“是啊,生意好像不是太好,到现在只看见你一个人。”

在这个地方摆摊生意能好吗?吴桐哭笑不得的说:“这里不太适合摆摊,乌由的算命先生大多在火车站后面的天桥底下摆摊,找人算命的都知道去那里。……以先生您这身打扮和这种派头,往那里一坐一定生意兴隆,要不,您去那里得了。”

风君子摇头:“你是不知道啊,干哪一行都有地盘,我跑到那里摆摊等于搅场子,会被人赶走的,生意不安稳啊不安稳!”

齐仙岭才真正不安稳呢!吴桐继续劝道:“先生原来担心这个,不要紧,我与黑龙帮有点交情,只要打声招呼没人会赶你。……不要误会,我老远看先生就觉得你真有高人风范,所以主动劝你,在这里摆摊岂不可惜了?”

风君子还是摇头:“就是摆个小摊不至于惊动黑社会吧?再说了,这山顶多好啊,风景好空气也好,还没有街巡城管打扰,不比天桥底下强太多了?”

吴桐一摊双手:“可是这里没人啊!”

风君子一笑:“难道你不是人吗?看见我的招牌了吗?仙人指路!讲究的是仙缘,天桥底下人再多无缘又有什么用?……今天我在此结仙缘,你来了,就是有缘。”

吴桐一愣:“先生是要给我算一卦吗?”

风君子晃了晃脑袋道:“当然,你刚才不是说大老远就发现我有高人风范吗?还要主动帮忙打招呼让我去天桥底下做生意,真想帮忙不要只讨口彩,谁帮谁的忙还说不定呢,现在就照顾我生意吧。……我今天就拿你开张了,来,算一卦!”

风君子突然要给吴桐算一卦,吴桐知道这位先生可不是天桥把式,那是如假包换的在世仙人,小白曾经也告诉过他。有这个机会当然难得,可惜偏偏在这个紧张的时候,他已经听见了伊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从身后不远处走上了齐仙岭。他本打算劝风君子从另一边下山,免得碰上麻烦,现在看是来不及了。

吴桐一咬牙,干脆豁出去了,如果伊娃真要动手他就挡着,事后再慢慢解释吧。当下凝神戒备身后的动静,仍然不动声色的问道:“先生要收多少钱?”

风君子双臂在胸前一抱,做高深莫测状:“你看着给吧,我不强求,你认为你所问价值几何就给多少。”他真是干一行象一行,这么说是典型的江湖话,言下之意我不开价,你不是要算命吗?命算值多少钱你就给多少钱——好意思少给吗?

吴桐的注意力都在身后,哪有心情计较这些,有点心不在焉掏出钱包,不仅是钱包连其他兜里的零钱包括钢蹦都掏了出来,弯腰递到风君子手上说:“我身上只有这些钱,再多也没有了,这样行吗?”

风君子看了他一眼,神情有些想笑:“我数数,七百多呢!今天开张生意还不错,请问你回家要坐车吗?”

“坐车?坐二十八路就行了,不用换车。”吴桐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风君子:“二十八路票价一元,我还你一块,你也好坐车回家,剩下的钱就当卦金吧……小伙,你叫什么名字?”他坐在石头上欠了欠身还给吴桐一元硬币,把剩下的钱都揣进裤兜。

“我叫吴桐。”吴桐顺口答道,说话时一直集中注意力在身后,伊娃已经走到近前,就在他身后不远站住。吴桐敏锐的听觉可以清晰的听见她的呼吸声,微风中传来淡淡的幽香气息。

风君子继续问:“梧桐,梧桐疏影的梧桐?”

吴桐心不在焉的答道:“对对对,先生您算的真准,我在网上的昵称就是梧桐疏影。”

风君子一皱眉:“什么准不准,我还没算呢!看你怎么很紧张?”

吴桐:“紧张,没有啊?”

风君子:“你的瞳孔收缩、两耳张廓、双肩微耸、脚踵虚提,还说自己不紧张?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说到紧张,我想起一件事,我小时候想追隔壁班一个女生,结果一见到她我就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和其他女生在一起没这个毛病,可偏在我最想找她说话的女生面前紧张。我要是不想追她吧,就不会紧张,可是我一紧张就不知道该怎么追她,你说有没有意思?……这就叫心里有鬼吗?”他不紧不慢的开起玩笑来了。

吴桐:“是吧,应该是心里有鬼。”

风君子:“知道自己心里有鬼的人,还算可以救药,总比不敬鬼神无所顾忌的人强。”他一边说话一边点头微笑,像是在和什么人打招呼,但视线却不是看着吴桐而是看着他的身后。

身后可只有伊娃,吴桐终于忍不住回头看去,这一眼却让他吃了一惊,好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只见伊娃婷婷袅袅的身姿就在几步开外,棕色略带蔚蓝的眼睛正看着他和风君子,神色中带着疑问和好奇。风君子看见她上山了,刚才点头微笑就是和她打招呼。

伊娃看见风君子点头,竟然也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吴桐正好回头看她,伊娃神色淡淡的冲他也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吴桐这下更紧张了,轻轻舔了一下嘴唇脸上也有些发烫。不过这种紧张与刚才不同,伊娃看见风君子的表情只是奇怪而已,并没有一丝愤怒与仇恨。这是怎么回事?吴桐不禁有些懵了。

怎么回事?看似百思不得其解的场面其实原因也简单,因为伊娃不认识风君子或者说她没认出风君子来。伊娃一心要找风君子报仇怎么见了面没认出来呢?听上去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也正常——

伊娃从来没见过风君子本人,而且在海恩特死之前也从来没有到过东方,她只是几天前看见过风君子的几张照片。照片是鲁兹主教给他的,拍得很清楚,照片上那个人的样子她也记得清清楚楚。可照片是照片真人是真人,本来在伊娃眼里很多东方人的样子就差不多,何况今天的风君子和照片上大不一样。

首先风君子戴的是变色镜,在阳光直射下镜片的颜色很深看不清眼睛,辨认一个人最重要的五官特征被挡住了。其次风君子这两天有点懒没有刮胡子,昨天他一天没出门干脆就没刮,今天起大早出门也忘了刮,也和他老婆这几天出差不在家有关。他长得是连鬓络腮胡,平时天天刮看不出来,可是两天不刮,上唇和整个下颌直到耳根都有一圈胡子茬。


阅读www.yuedu.info